第一百零二章 毛球大人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谢礼,一定得收!

不收郑和可是不同意。

至于谢什么,大家心里都有数,也就没必要再去额外多提。

严格意义上来说,郑和他们几兄弟家底都薄。

所以哪怕这一趟收获不多,但真心实意想掏出点东西来感谢张依依代他们挨揍,解救他们出水火之地的话,还是有着足够的资本出手大方。

特别是郑和,趁机塞了不少筑基期修士用得上的好东西进去,一个人拿的比起另外几人加起来都要多。

若张依依真只是个普通的散修,那么对于这么大一笔横财肯定没法淡定接受,心里不知得激动成什么样。

可偏偏张依依压根就不是什么真正的散修,更别说哪怕不拼背景,光凭她跟毛球这一趟扒拉回来的那么多天材地宝撑大的胃口与眼界,这点谢礼还真只能算是一点小小添头罢了。

见状,张依依也没客气,大大方方地将储物袋给收了,心道这也算是她主动替郑和几人挨揍的回报。

果然偶尔做做好人,做点好事还是有好报的。

“琳琳,哥得先回趟城主府,过几天得空了再带你去这里最大的拍卖会逛逛。”

其他人都走光了,郑和却还颇有不舍地在那里拉着张依依叮嘱来叮嘱去。

“要是有什么事,你只管给我发通讯符,收到后我会即刻回复你的。还有,若是万一有什么急事一时找不着我,你找管叔也行,管叔没事一般都在城主府呆着肯定找得着他的。”

郑和婆婆妈妈地说个没完,就跟个老父亲似的却还不自知。

“知道了,郑大哥放心吧,我先走了!”

张依依听得耳朵都快生茧子了,最后实在有些受不住,直接挥了挥手,带着毛球潇洒转身跑了。

……

一路直接回了租住的小院,还没进门便看到了正往门外张望的六子。

“韩姐姐,您回来了呀!”

看到张依依平安回来,六子高兴地迎了上去。

算着时间,张依依从出门到现在已经差不多整整五天了,离当时她说的三五天眼看就到了最后期限。

对于再生父母般的恩人,六子时刻记挂,唯恐恩人在外面发生什么意外。

同时,六子也一眼便看到了张依依肩膀上大老爷一般坐着的毛球,顿时好奇不已。

张依依朝六子笑着点了点头,两人一前一后很直接进了小院。

“韩姐姐,这是您的灵宠吗?”

六子还是头一回近距离地接触到被人修收服的妖兽灵宠。

韩姐姐的灵宠长得有点像刺猬,看着脾气好像不太好,还长得丑丑的,也不知道韩姐姐这么漂亮的仙子怎么会喜欢这种妖兽当灵宠。

谁知,六子的话刚一说出口,还没等到张依依回应,却是直接把毛球给惹炸了。

“吱啦!”

浑蛋,小爷我是凶兽,凶兽懂不懂!你才是灵宠,你他娘的全家都是灵宠!

毛球当即便骂骂咧咧起来,若不是被张依依一把给抓住,这会早就扑到那不长眼的毛头小子身上,一口把他的脖子给咬断了。

“毛球,又不记得我说过的话了?”

张依依一把捂住毛球的嘴,不让它再吱啦吱啦叫骂个没完。

虽然旁人肯定听不懂它在说些什么,可这“吱啦”声辨识度实在太高了些。

如今她们还得在嘉谷关城呆上一段时日,若是这家伙总管不住自己的嘴到处吱啦吱啦个没完,保不准过两天郑和他们就会怀疑毛球的真实身份。

毛球总算从愤怒中清醒了些过来。

它狠狠瞪了六子一眼经示警告,在张依依威胁的目光中这才臭着脸不甘不愿地重新爬回了它的专座处呆着。

哼,若非被张依依早早约束住,无法随意出手,不然像六子这种不长眼的凡人,分分钟早被它本身所有的威压给撕成了碎片。

“六子,它叫毛球,是只变异刺猬。不过它可不是什么灵宠,而是我最亲密的同伴、朋友。以后你要像尊重我一样尊重它。可别再说错话了,它脾气大,发起火来我都有些拉不住的。”

张依依当下便与六子郑重介绍了毛球,算是为其正名。

当然,更为主要的是替它顺顺毛,不然这家伙的脾气那么臭,那么爱记仇,指不定以后会趁机怎么整治六子。

果然,听到张依依这番话后,毛球的那张臭脸才算没那般黑了。

说来说去,张依依对它的态度才是它最为在意的,这样的顺毛效果明显有效。

六子虽然并不太明白韩姐姐为何会对一只脾气那么差、还长得那般丑的小妖兽如此看重,不过但凡韩姐姐的吩咐他都会无条件照做,也根本不需要多问为什么。

“好的,韩姐姐我记住了。”

六子当下便应了下来,同时还朝着对他明显余怒未消的毛球主动道歉:“毛球大人,我为我刚才的失礼郑重向您道歉。还请毛球大人别跟我这个没啥见识的小六子计较,往后有什么能够为毛球大人效劳的地方,请毛球大人尽管吩咐。”

不得不说,六子小小年纪能以一介凡人的身份在嘉谷关城这种地方养活自己与阿奶,精明与察言观色的本事当然不差。

他虽然看不出毛球的等级,可能够被韩姐姐这般重视包容的,肯定不是什么普通寻常的小妖兽。

而且毛球明显能够像人一般听得懂他们的话,脾气不好还记仇得很,如此灵性绝非一般的低阶妖兽做得到。

所以,为了不被这个暴脾气的毛球因为自己最开始的失言记恨上,他自是赶紧着主动道歉,外加拍拍马屁好好哄哄才行。

很明显,六子这番补救效果同样十分不错。

一声声的“毛球大人”更是喊得它浑身无比舒畅,连带着剩下的那些怒火也通通给顺没了。

摆了摆小爪子,毛球老爷似的点了下它高贵的脑袋,一副算你还识相,这次就先饶了你的模样。

张依依见状,心中不免觉得有些好笑。

这一兽一人倒是合拍得紧,看来往后可以让六子哄着着给毛球讲一讲人修世界的规则,也好早点让毛球适应新的环境与生活。

“对了六子,上回让你查的东西有消息了没有?”

见矛盾解决,张依依转而问起了其他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