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六章 好心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有那么夸张吗?”

张依依见状,严重表示怀疑。

那么多妖兽平日里没事都是呆在妖兽袋里居多,还从没见过有妖兽被憋死在妖兽袋里的情况发生。

毛球虽说是凶兽,但本质与妖兽并无区别,哪里可能真那么不舒服。

“这哪是夸张,是事实,事实好不好!不信你自己进去试试就知道了!”

毛球重重地哼着,小眼睛一瞪一瞪地抗议道:“以后除非万不得以,否则我是绝对不进这个破袋子了!”

“好好好,没事我让你进那地方做什么,赶紧回去吧,我们得去准备点东西,两天后得亲自进趟黑沼泽。”

张依依拍了拍毛球的小爪子,也没有再跟小家伙多说,直接打道回府。

等她证实了黑沼泽地的真实情况后,再想办法找到白家曾经召集修士的登记名册核对清楚,只要云仙宗的那几人不像她一般用的是化名,那么事情就基本上可以确定了。

到时,她只需将查到的情况与证据送回宗门便算完成了此次外派任务,剩下的事情宗门如何处理自有人会负责,无需她再操心。

接下来的这两天,张依依没有再出门,除了一些必须的准备外,剩下的时间全都认认真真的留在家里打坐修炼。

每当这个时候,毛球便最喜欢窝在张依依布置的聚灵阵中睡大觉,地方都不带挪动一下。

张依依也知道,对于毛球来说,这也算是修炼的一种方式,当然了不介意这家伙每到此时便来蹭灵气。

很快,便到了出发前往黑沼泽的当天。

一大早天都没亮张依依就收到了郑和的通讯符。

张依依这会刚要出门办正事,自然没功夫赴郑和之约,匆忙回了一道讯息,说自己有事要去处理,等过几天回来后再行联系。

“我要去黑沼泽一趟,你是留在这里还是跟我一块去?”

张依依换了身干练的男装,照着那天报名时的模样又把自己的样子简单容易了一下,为了提前适应这个身份角色,还刻意压粗着嗓子询问毛球。

毛球原本睡得正香,冷不丁被张依依叫醒,正有些不高兴来着。

可看到她这个样子后便立马明白要去做什么,当下也顾不上不高兴,连忙说道:“我跟你去!”

成天呆在一个地方有什么意思呀,做为凶兽,条件允许下毛球自然喜欢四处转悠,区区一窝子的低阶变异蚂蚁,它当然不会放在心上。

“跟我去可以,不过因为当时有不少人可是见过你的,所以你得先在妖兽袋里呆着,等合适的时候才能再放你出来。”

张依依趁机提出要求。

“……”

毛球顿时纠结得不行,这才多久就要自己打自己的脸了?

可不同意的话就没办法跟着出去逛了?

最终,毛球还是朝着那讨厌的妖兽袋妥协了,只不过进去之前一个劲的叮嘱一定、绝对、必须尽快将它给放出来才行。

嘉谷关城外望风亭,白家召集的人马已经整装待发。

女扮男装的张依依混在人群中并不打眼,而总共一百五十来号的人里头,除了小部分白家人外,其他的全都是此番特意新征召而来的修士。

而所有修士中,练气期所占的比重极少,张依依觉得这可能与那些变异蚂蚁越来越厉害大有关系。

当初云仙宗的几名外门弟子失踪的时日正好是黑沼泽里头危险提升初始,那个时候对于练气期修士的挑选自然不会这般严格。

“小兄弟,你也是头一回来吧?”

在等待入黑沼泽的过程中,边上有人悄悄碰了碰张依依的胳膊,小小声搭话道:“听说前几回进去的人死伤挺大的。”

“那你还敢来?”

张依依看了对方一眼,见是个浓眉大眼、目光清明的憨汉子,也就没有不搭理对方。

“我是没办法,最近手头太紧,必须得尽快些挣点灵石,不然也不敢拿自己的命去冒险。”

憨汉子声音愈发压低道:“我看你不像是缺那点灵石的,实在没必要来这种地方冒险。等会正式进去前,白家还会跟咱们最后确认进不进,到时你就退出回去吧。”

张依依倒是没想到对方竟然还真这般好心替她着想,一时间也不知道怎么接话才好。

憨汉子却只当张依依不怎么信他的话,当下便有些急了,连忙又小小声说道:“我真没骗你,上回我一朋友的朋友也去了,他可是筑期中期老厉害了,但连他都没有活着回来。还有,我私底早就仔细观察过了,这几次白家新召的修士能够完整从黑沼泽出来的还不到两成,可想而知里头的危险性决不仅仅只是白家人所说的那般简单。”

还有一点,汉子并没有对张依依说,那便是每次活着出来的那两成人里,还占了大半几乎都是次次参加白家采矿的老面孔。

原本他也不打算管这等闲事,就是不知怎的看到张依依后,总觉得这白白净净的漂亮少年越看越像自家病弱的弟弟,若不是真的缺钱得厉害,当真不希望这么个长得像自家弟弟般的少年白白跑去送命。

好歹他还有个筑期中期大圆满的修为,又特意为了这一趟准备了点保命的东西,进去拼一把多少还是有些胜算,那两成活下来的机率中未必没有他一席之位。

可眼前这位羸弱少年则不同,刚刚筑期初期不说,还一副天真得紧的模样,一看就知道应该是哪个小家族出来历练的,平日里被保护得不错,跟他们这种无根无基的普通小散修肯定不同。

“对了,听说以前黑沼泽没什么事的时候,白家什么人都敢临时往采矿队伍招来着,宗门弟子、大家族弟子、散修之类的只要报名都会收,后来估计是出意外的太多,怕被找麻烦,所以通通就只收普通散修了。”

汉子又补充了一句,规劝之意十分明确。

若非如今黑沼泽里头当真极其危险,白家也不至于连召集人员都这般谨慎小心。

不过这话听到张依依耳中却是陡然一惊,下意识地便反问道:“这位大哥,白家是什么时候起不再临时召收宗门与大家族的弟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