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一章 内情、渣都不剩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转眼间,一层又一层的变异蚂蚁如潮水般退散开来,因为它们皆感受到了来自灵魂深处最为本能的惊恐与惧怕。

毛球虽还只是幼兽,可毕竟是堂堂凶兽空间雷兽,还是王兽直系血脉,这种血脉上的天生统治烙入灵魂永远无法抹去。

妖兽世界所遵行的血脉等级制度无比严苛,低等级无条件臣服于高等级,更别说是像毛球这种血脉纯粹的真正王级凶兽,光是血脉上的压制就足以令一群低级妖兽颤抖臣服。

“吼吼!”

见那些变异蚂蚁想跑,毛球又是两声警告的威胁,高高在上的霸道无比地不准这些恶心东西逃。

除去吼声威胁,一道惊雷更是从天而降,直接被毛球以惩罚的形式打落下来。

别看才短短几息之间,不过聪明如毛球早就看清了现场情形。

血脉本能里无法挑衅的王威岂容这些低等连妖兽都还称不上的恶心东西们挑衅反抗。

这一记巨雷,毛球直接是朝着蚁王那一片而去,算是第小惩大戒。

看到小爷你们这群没脑子的低等爬虫不立马跪地臣服还敢瞎跑,果然是一群还没开智的东西,不让它们付出真正的代价怎么可能。

毛球一怒,那只蚁王以及蚁王附近数不清的变异蚂蚁都跟着倒了大霉,瞬间就被轰了个灰飞烟灭,也渣渣都不存一丝。

奶奶个毛,不知道张依依是它的人吗,你们这些不长眼的恶心小爬虫竟敢趁它没出来时欺负它的人!

不给你们瞧瞧小爷的厉害怎么行!

所有蚁兽纷纷颤抖,带着灵魂深处的最重的敬畏下意识地朝着毛球跪地膜拜,昭示着它们血液之中对于王血凶兽这种顶级存在天生的臣服。

便是那只初开智,修炼至五阶的蚁后,哪怕心中再不甘愿,却也不得不受血脉灵魂的影响,更是五体投地臣服于王兽之威。

一时间,整片蚁海齐齐朝拜毛球、无条件臣服的场景壮观极了。

毛球带着王之藐视,高高在上的扫过那些低等存在,小小的身子威严尽显,便是向来总觉得它幼稚好笑的张依依此刻也不得不为之刮目。

是呀,她怎么就忘了呢,毛球可是传说中数一数二的凶兽王,血脉之上天生压制普通妖兽,更别说是这种突然变异的最低等蚁兽了。

“毛球,你可真厉害!这回真是帮了我大忙了!”

眼见危险解除,张依依高兴无比地夸赞着毛球。

真是好样的,出来得太及时了,干得也漂亮,一下子就让她省下一张珍贵无比的万里远遁符,免了她心疼得浑身哪哪都疼。

“废话,也不看看小爷是谁,就这点恶心的东西在小爷眼皮子底下哪可能窜出花来!”

毛球骄傲地昂着头,得瑟起来吱啦吱拉说个不停:“早把小爷叫出来不就好了,还用得着你拼死拼活地跟这一群恶心东西费什么鬼劲?小爷就说了,你肯定是把小爷放那破袋子里放太久给忘了,瞧你那鬼记性,差点害得自己连命都没了吧,若不是小爷机灵发现不太……”

说着说着,毛球眼见张依依脸上的表情已然成了似笑非笑,这才下意识地反应过来好像是越说越有些忘形了,因而立马止住了声。

“啊啊啊对了,这些恶心的东西你想怎么处理?”

求生欲十分之强的毛球无比生硬地转了话题,连小爷都没敢再自称:“现在它们都听我的,你想怎么着就怎么着,要如何报仇就如何报仇,妥妥的由你高兴,哈哈。”

“哦,是吗,那可真要谢谢咱们的毛球大人了。嗯……这样,你先帮我问问那只蚁后,这处流云矿底下到底有什么特别之处,为什么它们短短时间内竟会变异到这种程度?”

张依依见状,倒也没揭穿什么,毕竟包括蚁后在内的那么多低阶妖兽还在,哪怕那些蚂蚁听不懂他们之间的对话,可多少在外头得给足毛球王之凶兽的威严才行。

“谢什么谢,咱们两谁跟谁,帮你那不是应该的吗。”

毛球抬着小爪子当下便做出了保证。

随后它一抬小屁股,直接便踩着那些依然颤抖着匍匐于地、没有得到命令再不敢有任何举动的变异蚂蚁径直窜到了蚁后身上。

感受到毛球的气息越来越近,蚁后愈发不敢有半点动弹,甚至于大气都不敢出一下,完全是一幅任由处置的模样。

“韩、韩兄弟,这,这是怎么一回事?”

远远看着毛球站在蚁后身上居高临下、鄙夷众兽,石锋才从这一出惊人的反转中清醒了些过来。

他怎么也没想到,原本以为的必死无疑竟然就这般改写了,而改写这一切的仅仅只是张依依从妖兽袋中放出来的一只看上去像刺猬一般的小妖兽。

石锋哪怕到了现在都还有些不太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因为那只小妖兽几下吼声便直接震住了所有变异蚂蚁群,发出的一道巨雷更是直接便将蚁王与成片成片的变异蚂蚁化为了灰烬。

这到底是只什么样的妖兽,竟然会厉害到这般程度?

“石大哥,咱们现在应该是彻底安全了。”

张依依由着毛球单独在那儿先跟蚁后问话,看着石锋说道:“看来咱们这次运气还算不错,没想到我家小毛球竟刚刚好能克制住这些变异蚂蚁。”

在石锋面前,张依依不可能自爆毛球凶兽的身份,所以只是避重就轻的以毛球正好能够克制变异蚂蚁这种族群为理由简单解释了一句。

石锋一听,虽然觉得那只小妖兽应该不仅那般简单,但也没觉得张依依这种说辞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毕竟那只小妖兽肯定是张依依的底牌所在,谁都不可能将自己的底牌详细完整地告知于外人。

所以石锋很是理解体贴的没有再追问,而是点了点头道:“哦哦,原来如此,这次可真要谢谢你,也得谢谢你这只小灵宠,不然我必定得葬身蚁腹了。”

“石大哥不必客气,这也是恰好误打误着,之前我也没想到会这般。不过,毛球可不是我的灵宠。”

看在毛球立功的份上,张依依特意为它又与石锋解释了一遍:“它是我的朋友,是伙伴,可不是什么灵宠,让它听到你这般说的话,它是会不高兴的。”

“啊,原来这样,那我以后一定注意,不会再乱说话了。”

石锋边说边将自己的嘴巴捂了捂,一副肯定不会再把毛球当成灵宠对待的表情。

原来这只妖兽并非韩小兄弟的灵宠,看来他还真是误会了。

不过倒也不算意外,毕竟那只小妖兽一看就绝不简单,那般灵性逼人、那般厉害特别,怎么可能轻易能够被收服认主。

可不管怎么样,这一次都得多谢韩小兄弟,毕竟毛球可是韩小兄弟的朋友、伙伴。

“毛球还是只幼兽,但颇有几分特殊本事,等出了这处地方,离开黑沼泽后,还请石大哥替其保密。不然若是让外头的人知道它的本事,肯定会惹来不少人的觊觎,强行将它抓走整成灵宠失去自由。”

张依依特意交待了石锋不能将毛球的事说给别人知晓。

毕竟像毛球今日这般壮举一旦传开,哪怕凶兽之名无人猜到,却也依然可以引来无数贪婪者的掠夺。

石锋也不蠢,立马便明白了张依依的意思,当下连连点头保证道:“韩小兄弟自管放心,关于今日种种,我一定不会对任何人提及。我这条命都是你跟毛球所救,这份恩情永远铭刻于心报答都来不及,哪还会去替你们惹麻烦!我石锋绝不是那等忘恩负义之人,韩小兄弟若是不信的话,我这就立下道誓!”

“石大哥言重了,你的品行我自是相信。”

张依依见石锋如此知趣,自然不再多说什么。

道誓什么的就算了,毕竟若是她信不过石锋品性的话,当初也不会打算要带其一并脱身。

特意要其对毛球之事保密也不是信不过,而是怕石锋不小心透露了出去,这才有意提醒罢了。

石锋刚想再说点什么,却见那边在蚁后身上问话的毛球明显已经有了结果,三两下直接便又蹦回到了张依依肩膀上坐好。

“都弄清楚了,原来这处流云矿下头有一种对这群恶心东西十分有益的特殊物质存在,它们就是在吃过那东西后才开始变异的。”

毛球直接将结果道了出来:“那团肉山说那东西到底是什么它们自己也不知道,只知道那东西能够让它们不断变强,所以它们才会一直守在这里,将不断进入的修士给弄死,守住那些东西为它们所用。”

说罢,毛球直接指示几只变异蚂蚁弄了些那个东西出来送到了张依依面前,:“看,就是这种东西。我查看过了,还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而且好像当真只有这些恶心的东西用得上,对其他妖兽没啥用处。不过你们人修可不可以用,我就不知道了,你可以自己看看。”

一旁的石锋完全不知道毛球正跟张依依说些什么,反正他是一点都听不懂的,不过好在他这人好奇心也不那么强,听不明白就老老实实呆在一旁等着便是。

对他而言,命保住了已经是最好的结果,其它什么都不是那么重要。

更何况,他相信韩小兄弟的为人,该他知道的一定会转告于他,而不该他知道的,他也没必要去多那个嘴问东问西。

石锋的态度倒是同时引得了张依依与毛球的认可。

原本毛球还想着要不要暗中让变异蚂蚁把这片矿区里除了张依依外的最后一个人修给弄死,免得它今日的威武凶姿传了出去给它惹来麻烦。

现在看来,张依依明显没这个打算,而这人似乎也不是那种多嘴多舌之人。

既然这样,那它自然主卖个面子给张依依,留这人修一命,免得张依依嫌它成天只想着弄死这弄死那的。

张依依听完毛球的话后,当际便蹲下将那些东西给检查了一番。

能够令普通蚂蚁变异成妖兽,还能够让它们不断强大起来,对于别的妖兽又没有用处?

检查过后,张依依也弄不清这种又黑又臭有点像煤一般的东西到底是什么,想了想后取了个玉盒出来装了一盒,准备拿回去给师父师兄们看,说不定会有什么发现。

“毛球,底下的这种东西多吗?”

站起身后,张依依再次朝毛球问着。

“不算太多,但听那堆肉山说,可以支持它修炼至六阶。”

毛球说的那堆肉山自然指的是蚁后:“但据我看,那堆肉山虽然已是五阶,可修为明显像是被催生起来的,比起那些真正的五阶妖兽根本不堪一击。无非就是仗着小爬虫多才能在这处有莫名压制的地方称王称霸罢了。”

将基本情况都解释情后,毛球催促道:“你现在想怎么收拾它们呀,尽管说,只要我一声令下,让它们自己变着一百个花样去死,它们也绝不敢不从的。”

毛球一副我帮你报仇、你快来夸来呀的表情,得瑟之意再次窜了出来。

张依依这会也由着毛球自我骄傲,想了想后道:“我要它们变着花样的去死干什么,毛球,想不想再多添几瓶高阶兽丹帮你加速修炼呀?”

“当然要了,这里有天材地宝吗?在哪在哪?”

毛球一听,顿时眼睛都亮了,四处张望一副立马就想跑去搜刮的模样。

“天材地宝肯定是没有的,不过这里有流云扣呀!”

张依依挑了挑眉:“你能让这里所有的变异蚂蚁通通都替咱们采流云扣吗?还有近十天功夫,咱们把这里所有的流云扣采个精光,可不就发大财了吗?发大财了还怕买不到给你炼兽丹所需的各种材料?”

“哈哈,明白,我这就让它们去采矿!”

毛球当下亢奋得直接朝蚁后大吼命令了起来。

不将这处矿脉里头所有能换成灵石的流云扣采光搬光,它就让这里成千上万所有恶心的爬虫们通通被雷轰得渣渣都不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