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二章 分赃、找人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在知道对方要的并不是可以令它们变异、变强的那种神秘之物,而仅仅只是这片矿脉里的流云扣后,蚁后哪有半点迟疑,立马高兴地间子子孙孙即刻起全力开采。

它就说为何区区一个筑基女修自进入这片矿区后就能够让它得心神不宁了,现在才明白原来真正让它胆颤心惊的并非这名女修本身,而是女修肩膀上的王血凶兽。

哪怕那只凶兽如今还仅仅只是幼崽,并未成年,可天生的血脉压制以及凶兽惊人的天赋神通便足够令它敬畏、臣服!

成千上万数不清的变异蚂蚁老老实实地一起替张依依与毛球开采流云扣,这样的场面着实再一次的刷新了石锋和感观与想象。

而张依依则带着毛球舒舒服服地找了处压迫力暂无之地休息,甚至于还烤起了美味的灵兽肉,边吃边聊边看着流云扣以不可思议的速度被开采出来,监工都省了。

“石大哥,你也吃点。”

将烤好的灵兽肉递了些给石锋,张依依同时说道:“到时这些开采出来的流云扣,你能带走多少就拿多少,剩下拿不走的我全包罗掉了,没意见吧?”

幸好她那枚早就与身体融合的储物戒空间极大,再多也装得完,不然这片矿脉那么多流云扣全被变异蚁群帮着开采出来却没法带走,岂不是得心疼死掉。

“哦哦,好的,当然没意见,那我就托韩小兄弟的福,沾你们的光,多谢了!”

石锋原本还真没打算分一点流云扣,毕竟这可都是张依依与毛球的本事、能耐,没道理白白讨要人家的劳动果实。

却没想到张依依如此大方,竟然主动分他不说,还让他能带走多少就带走多少,这份大气仗义当真令他折服。

他也不是那么矫情之人,当下便豪爽地应下谢过。

自己特意进来采矿,储物袋当然没少准备,不过他也不贪心,到时装够差不多能换回弟弟用的灵药就行了。

至于其他所有的,当然都归张依依与毛球所有,他感谢都来不及,怎么可能有意见。

只不过,这里整片矿脉全采光的话,韩小兄弟真有那么大的储物空间,能够一次性全都收起带走吗?

另外,若真是把这里所有的流云扣通通采光了,出去时白家人那些人又将怎么交待?

总不能告诉他们,这么多矿全都是这里头的变异蚂蚁帮他们采的吧?

韩小兄弟明确表示过不能透露毛球的特别之处,那么他们是怎么也无法解释清楚哪来这么大的本事一下子将矿全采光的。

毕竟这一回进来那么多人,除了他跟张依依外,其他可是通通都死了个精光,连尸骨都没留下一点。

想了想,石锋还是将他的担心与张依依都道了出来。

听到这种大实话后,张依依却是不由得笑道:“石大哥你可真是太实诚了,咱们拼死拼活总算弄了这么点流云扣出去,难道你还打算全交给白家,只当个矿工拿那点提成?”

“啊?难道不是吗?”

石锋一脸不解地反问道:“可白家那些人就守在出口处,他们有专门检测流云扣的法宝,咱们身上或者储物袋中哪怕私藏一点点也能检测得出来的。”

不然白家怎么可能放心的由着临征的散修进来帮他们采矿呢?就是因为想要私藏实在是太难太难。

“石大哥不必担心,别说他们有什么法宝,就是专门检测的灵宝也没用,放我这里保证谁都检查不出来。”

张依依直接解决了石锋这一层的担忧:“到时石大哥身上装了流云扣的储物袋也可以先交给我替你保管,等出去安全后再给你就好。”

她身上的储物戒若是连这么个检测工具都挡不住的话,古神族前辈那最后一抹残魂怕也没法安心在里头沉睡千古了。

“那就好,关键之际果然还是靠韩兄弟呀!”

见张依依早有解决办法,石锋自然喜出望外,立马便点头同意了下来。

能够真正收下这批流云扣,谁又愿意只做个采矿工外加搬运工呢?

而且,石锋也没多想张依依身上到底有个什么特别的东西,竟然一次性能够装下那么多的流云扣还不被发现。

那毕竟是人家的秘密,知道得越多不见得是什么好事。

更别说张依依对他当真已经无比仗义,他不是那种不知感恩的贪婪之辈,当然得清楚分寸,知道什么该问什么不该问。

“这一趟里头的情况太过特殊,除了我与你外,所有修士全都死了个精光,正因为如此,为了不让白家对咱们两人心生怀疑引来麻烦,才更加不能交出一丝一毫的流云扣给他们。”

张依依见状,索性多解释了几句:“不然到时咱们怎么跟白家解释?为什么其他人都死了个光,而我们非但活了下来,还能有多余的精力采矿?怕是怎么解释白家都不会信,但凡咱们有一丁点的异常,指不定为了掩饰这次如此大的死亡后果,白家索性连咱们两人都给直接灭了。”

还真不是张依依为了将所有流云扣一两不落的吞下而找的借口,事实上这种情况下他们的确怎么都没法解释清楚,无法令白家信服。

所以出去后,他们同白家还有一场硬仗要打,肯定是没那么容易安然脱身。

“韩兄弟,那你觉得咱们出去后,到底要如何跟白家交代里头的情况才最为妥当?”

石锋明显已经理解了张依依未曾说出口的隐忧,顿时神色都凝重了起来。

他可不想最终没有死在蚁海之中,却反倒被白家弄死。

而他下意识里也早就已对张依依言听计从、马首是瞻,甚至于无比盲目的相信不论多么麻烦的情况,张依依一定都能够有办法解决。

张依依见状,自是趁机将自己的打算道了出来,也算是提前与石锋窜供:“石大哥,到时修咱们就这么办……”

就在张依依与石锋外加一个毛球守在矿区里头谈笑风生,等着数不清的变异蚁兽替他们一点一点采空这片矿脉之际,矿区外头却是已然热闹得不行了。

“少城主,不知您带人来此是什么意思?”

白家负责在此地看守的金丹真人见少城主郑和竟亲自带人跑到他们白家矿脉处来势汹汹,自是不敢大意,当下看似恭敬实则警剔无比。

“什么意思?本少主还能有什么意思,难道你以为我带人过来跟你们白家抢这破矿不成?”

郑和心中焦急,态度自然不可能好到哪去,眼见大老远就有白家人跑上来拉下他们,更是语气不善。

“在下自是不敢,还请少城主切莫误会。”

白家那名金丹真人倒也能屈能伸,连忙陪着小心不敢得罪人。

毕竟对方身份摆在这里,他们这些人怎么可能明着与城主府少主叫板。

“行啦,废话少说,这都进去五六天了,怎么还一个采矿的都不曾出来?”

郑和一把挥开挡在前面碍眼的家伙,往四周扫了一遍,压根没看到一个筑基修士的影子。

除了白家带队留守矿口处的几名金丹外,再无旁人。

进去采流云矿的明显一个都还没有出来,张依依的影子更是半丝都瞧不着。

前些天刚忙完,本想带张依依去拍卖会上耍耍,没想到那姑娘回讯息说临时有事要去处理,得过几天回来了再找他。

结果郑和一等就等了五六天却始终没那姑娘的消息。

偏偏到现在,他竟完全不知道张依依在嘉谷关城的住处,连去哪儿找人都不知道。

正莫名有些担心之际,却是刚好碰上来找他的朱庆,无意间就听朱庆说起几天前张依依竟跑到白家报名想进黑沼泽采流云扣一事。

这不听不要紧,一听郑和可是比朱庆脑子好使得多,当下便察觉出问题来,那姑娘十有八九怕是易装成男修,跟着白家一并跑到黑沼泽进矿脉区了。

一开始朱庆还不信,觉得人家白家明确说了不收女修,而且他也明着跟张依依说过黑沼泽那片矿脉里头最近极不太平的情况,照理说张依依不应该还非得跑进去自找麻烦才对。

可事实证明,郑和却是远比朱庆要了解张依依得多。

两人直接跑去白家找了人翻看了当时报名记录的册子,果然在上头找到了“韩琳”的名字。

又跟当时负责报名的人确认了此“韩琳”的大概相貌特征后,哪怕有些易容改变,但他们还是一下子便分辨出此“韩琳”就是彼“韩琳”。

一时间,郑和自是着急不已,当下便带了人急忙赶到了黑沼泽地。

“少城主,今日才刚刚第六日,离十日期限还有四天,没有人出来也是很正常的。”

白家金丹真人不明白郑和为何会关心这些,却还是耐心地说道:“不知少城主特意前来有何贵干,还请少城明示。”

“本少主急着要找人,现在里头的情况到底如何,你们白家可有办法知晓?”

郑和当然并不满意这个答案,他们哪里不清楚白家这处矿脉近来每次能够平安出来的人越来越少,真正能够活着回来的都不可能在里头呆上十日之久。

虽然张依依的实力远比一般筑基修士要强得多,可毕竟里头的具体情况完全不明,谁都没法保证那姑娘会在里面遇上些什么。

“回少城主,这处矿脉很是特别,有这么群变异蚂蚁在,里头的情况外面的人根本没办法知晓。而且唯有筑基及其以下修为者方可进入矿脉里头,我等也没法进去帮您找人,还请少城主谅解。”

白家金丹完全不知道里头到底有什么人值得堂堂嘉谷关城的少城主亲自带人来寻,一时间也不知道对方所言到底是真是假。

但无论真假,他说的话却都是真的,他们根本进不去,想要找人只能等着里头的人自个出来。

“没办法?怎么可能当真一点办法都没有?”

郑和明显不信,指着远处矿脉周边那看上去仍然是里三层外三层围得严严实实的变异蚂蚁说道:“不过是一群低阶变异妖兽罢了,我就不信堂堂白家所管的矿脉还能让一群畜牲反客为主占了去!”

这话倒不算无理取闻,不论是矿脉里头对于进入者的修为限制,还是这些变异蚂蚁,白家当然不可能真的完全毫不办法,只不过想进去捞人代价肯定不小罢了。

“请少城主莫要为难我等,您的要求的确不是我们能够做得到的。”

白家金丹一脸为难,却是半点都没退让:“不知少城主急着要寻之人到底是谁,不过兴许是少城主弄错了。因为进去这里头替白家采矿者都只是些来往嘉谷关城的普通散修,应该不会有您所要找的人。”

“有没有本少主要找的人,本少主不比你清楚?”

郑和也懒得再跟这人废话,板着一张臭脸说道:“既然你们不肯进去帮本少主找,那本少主就自己想办法亲自带人进去找!”

用特殊方式压制修为至筑基,或许有可能进得去。

郑和其实也从没真想过白家的几条看门狗能帮上他什么忙,只不过不愿让白家人借机抓他没打招呼就强行闯进白家矿的这种小把柄罢了,所以才会故意先为难。

果然,一听郑和竟要想办法试着进去找人,白家金丹顿时急了,一把将人给死死拦下,哪里敢放人进去,甚至连让郑和试一试都不敢呀!

郑和是什么身份他们再清楚不过,若是堂堂少城主真在白家这处矿脉里头出了事的话,别管最开始到底谁对谁错、什么原由,总之这么大的责任他们可担当不起。

同时,害死嘉谷关城少城主这么大一口黑锅,白家也不能无端端给背上。

一时间,白家与郑和的人各不相让,一方要进,一方哪敢给进,争执推搡之类的自然就免不了。

正僵持着,矿脉出口处突然传来一道爆炸声,紧接着,两道身影自里往外狂奔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