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五章 存货、办法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朱庆是不是真替张依依肉疼得另说,不过郑和却是一点都不疼。

能换得张依依平安归来,别说是那一点东西,就算再多也是值得的。

而事实上,他们两人对于张依依的说辞没有什么怀疑之处,甚至于觉得张依依自己的家底全搭进去耗光也是完全正常之事。

毕竟,那么个鬼地方能够保命已经是侥幸,多大的代价都值得,再说在他们看来,整个事件从头到尾张依依也没有值得说谎的地方。

而唯一的疑惑之处,那就是张依依为何非得不顾危险跟着白进黑沼泽当一回采矿工。

可现在,这对他们来说已经并不重要,反倒是白家弄出这么大个娄子来挺好的,估计接下来整个嘉谷关城都不会怎么消停。

一行人总算是没再受到阻拦,顺利离开了黑沼泽回了城。

进城之后,张依依直接将石锋托付给了郑和,让郑和帮忙先将人给收留一段时日,等白家流云矿脉一事差不多平息之后再说,如此也算是对石锋安全的一种保障。

“韩小兄弟,你不跟我们一起去城主府吗?”

见张依依似乎要走,并未打算跟他们一起,石锋顿时便有些急了。

他心中很清楚,这一次能够平安从那个蚂蚁窝里出来,再完好无损的离开白家人的视线,还能够有个暂时庇护之所,全都要归功于张依依。

不然的话,凭着他自个,早就不知死多少回了。

“是呀琳琳,你现在打算去哪?”

郑和也很是意外,没想到都到了这个时候,张依依竟然一点都不担心白家人暗中乱来,竟还想一个人离开。

“我得先回去一趟,还有点事情必须要去处理。”

张依依知道郑和是想保护她,不过白家现在应该已经焦头烂额,分不出什么闲心来找她这个幸存者的麻烦。

毕竟她的存在早就已经过了明路,白家清清楚楚的知道郑和与朱庆对于她的维护,若是在这个时候她还突然出事的话,白家无异于自己给自己再添新堵。

“可是白家……”

郑和是真心挺担忧的,这姑娘怎么就一点都不知道怕字怎么写呢?

白家虽然会有所顾忌,不敢明着在这个时候对张依依怎么着,可这姑娘一旦离开他们视线,谁知道白家暗地里又会做些什么。

“郑大哥不必担心,我自会保障自己的安全。你们要是不放心,随时可以派人去我现在住的地方。”

张依依刚出黑沼泽地时,就已经将六子那处小院的地址告诉了郑和与朱庆几人,免得下回再有什么事找她都那般麻烦。

这一回郑和与朱庆能够无条件去找她、帮她,足以令她完完全全将他们当成朋友对待。

郑和大概也是清楚张依依的性子脾气,是以当这姑娘再一次拒绝跟他回城主府后,倒也没有强留。

只不过,他直接派了两名手下跟着张依依,说是这段时日内好保护她的安全,也方便有什么事情及时联系。

那两人均是郑和自己的人,与管叔一般只听令服从于郑和,并不归城主府所管,是以调派出去保护张依依不会有什么麻烦。

而他们也只会暗中随护,并不会影响到张依依的正常起居,所以最后张依依也没有执意拒绝,谢过之后便领了这分好意,将人给收了下来。

与郑和几人分开后,张依依直接回了自己临时所居住的小院。

六子此刻并不在家,他的阿奶在看到回来的人是张依依后,很快又安安静静地退回了自己的屋子,并没敢多说什么。

见状,张依依也没在意。

六子的阿奶似乎对修士有着一种根深蒂固地惧畏,哪怕六子私下多次反复与她解释张依依绝对是个好人,却还是无法减少心中对于张依依的害怕。

不过,这些天张依依一直没有回来,自己的孙子明显很是担心,所以在看到张依依平安回来后,阿奶虽然什么都没说,但心中倒也算松了口气。

“吱啦,憋死我了!”

一进屋,终于被放出妖兽袋的毛球连着在屋子里头上窜下跳了好一会,这才重新回到张依依的肩膀上坐好。

没有任何理由,张依依肩膀的位置对它而言好像是最喜欢呆着的地方,就连毛球自个都说不清为什么。

“行啦,你也别太夸张,想想那么那么多的流云矿,想想可以换成的灵石,想想最后你又多了好多的高阶兽丹……”

张依依一进屋就布上了隔绝阵法,是以自然与毛球说起话来并无任何的顾忌:“这回得了如此大的好处,区区妖兽袋里头呆一会算什么。大丈夫能屈能伸,有这样的好事,就是再在妖兽袋里呆久些也划算!”

洗脑式调教不动声色的进行中,张依依觉得毛球往后必须得心甘情愿地习惯时不时会呆在妖兽袋的日子,而它这凶兽的架子也得多多收敛收敛才行。

低调才是王道呀,凶兽的尊严什么的又不能当饭吃。

“啊,你说得也对。”

果然,听到张依依的话,毛球的脑子里头主动便浮现出大把大把高阶兽丹堆得到处都是的场景,一下子便不觉得妖曾袋真有那么惹它讨厌了。

“那还等什么,咱们赶紧把这些流云扣卖了换成灵石拿去给我炼制高阶兽丹呀!”

张依依直接抬手便拍了一下毛球的小脑袋,打击道:“急什么,你当白家真是死的呀。莫说现在,就算是这件事结束了,咱们这些流云扣也不能贸然出手,懂吗?”

如此大量的流云扣,一旦出手肯定立刻会引起白家人的注意与怀疑,更何况东西太多就容易贱卖,此时此刻张依依可是一点都不打算急着脱手。

“那得等到什么时候?我怎么能不急,这可都是要去给我换我的高阶兽丹的!”

毛球一听顿时就不高兴了,它哪里会去想那么多麻烦事,它就知道自己要高阶兽丹,偏偏张依依却说现在不能将这些流云扣出手。

而事实上,不仅仅只是这些高阶兽丹,就连之前他们在贾放歌洞府里头搜刮来的天材地宝也通通还完完整整的全在张依依的储物戒里放着,而毛球连一颗高阶兽丹都不曾真正到手。

“急有什么用,外面买的这些所谓的高阶兽丹你敢吃?”

张依依却是一点都不着急:“就是现在卖了所有流云扣,最后也得等我回师门后才能给你炼制放心的兽丹才行。”

在这一点上,张依依算是把住了毛球的脉门。

做为非一般的凶兽,毛球从不乱吃东西。

它的食物非高阶妖兽不可,天材地宝也只吞食一些极为特殊的,根本不是那种什么都吃的妖兽所能比,挑剔程度令人无语。

而张依依答应毛球的高阶兽丹也非一般的高阶兽丹,不论是用材用料还是炼制手段方式都极其困难,外面很难有人可以达到毛球的高要求高标准。

这话一出,倒是直接将毛球给怼住,老老实实闭了嘴,虽不高兴便也没再说什么。

因为毛球心中清楚,张依依说的的确是实话,而它也没办法总催张依依快些回云宗仙,谁让那该死的宗门外派内务还没完成呢。

要是它再催的话,张依依必定又会问它那个不能回答的问题:吃东西这么挑,这几千年它是怎么活下来的?

呵呵,它才不要告诉张依依,自己体内的储物空间到现在还留有一些顶级存货,那是它的,是它的,谁都不能给,不给!

毛球的小九九自认为藏得极好,其实多多少少早就已经被张依依猜了个大半。

只不过张依依也不是那种连自己小伙伴的好东西都要逼抢的人,毕竟哪怕再好的东西那也是毛球的,她才不至于贪心无良到好样的程度。

而储物袋里的那些流云扣,她打算直接带回宗门处理,根本就没想过在嘉谷关城出手。

反正她也不是真的身家空空,不至于为了点并不急着用的灵石而去冒那些不必要的险。

没隔太久,六子便回来了。

听说张依依平安归来,当下便高兴无比地到了张依依住的屋前敲门。

“咦,这是引气入体了?做得不错吗六子。”

看到六子的第一眼,张依依便发觉了这个孩子的变化。

“多谢韩姐姐鼓励,六子能够成功引气入体,正式踏上修行之路,这一切都是托韩姐姐的福,谢谢韩姐姐!”

六子被夸得有些不好意思,但欣喜与感激之情还是无法抑止。

他是昨天晚上才刚刚成功引气入体,没想到今日韩姐姐刚才也回来了。

“好好努力吧,韩姐姐相信你会越来越好的。”

张依依见状,也不由得替这孩子感到高兴。

以六子的资质能够顺利引气入休实属不易,既然这孩子如此有毅力,她当然也希望六子能够走得更远。

在储物戒里找了找,她取了几瓶练气期的修士能够用得上的丹药给了六子,算做给六子成功引气入体的贺礼。

六子与她不同,丹药的辅助必不可少,否则的话资质上的缺陷将会更加影响到他的修行。

只可惜她本就从不使用这些辅助修行的丹药,加上已经筑基,练气期修士能够用的更是极少,搜罗了全部也只将将这么几瓶。

不过这些差不多也够六子用上很长一段时日了,而至于以后的路当然也得只能够靠六子自已去走。

“这、这么多丹药,我不能要。”

六子见张依依竟一下子拿出那么多丹药给他,顿时连连推辞。

他已经受了张依依天大的恩惠,再多的话便实在是显得贪心了。

“拿着吧,这些都是练气期才用得上的,对我而言本来就已经没任何作用了。”

张依依又取了个空的储物袋直接将这些丹药都装好一并塞到了六子手中:“这算是韩姐姐祝贺你引气入体正式踏入修行之门的贺礼,好好使用可以有助于你修造,但记住也切不可太过于依赖丹药这些外物。”

眼见张依依的态度不容拒绝,六子这才不好再做推辞。

收下这些东西的同时,六子心中对于张依依的感激之情更是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这一生一世就是当牛做马也没法报答完韩姐姐的恩情。

“对了六子,你再去帮我查件事。”

没有让六子有过多感动的功夫,张依依直接转了话题,交代了六子替她去办几件要事。

六子十分认真的听完张依依的交代,当下说道:“大半年前白家的记录名册怕是不太好查,因为我听说白家有隔段时间便将这些不太紧要的东西销毁的习惯。而韩姐姐又说白家的流云矿这次出了大事,好么他们肯定会更加谨慎小心。”

“那你是有其他办法?”

见六子虽直接说不好查,但面色却并无沮丧之感,张依依估计这孩子应该是另有打算。

“韩姐姐,我们可以从那些经常出入白家流云矿的散修入手,据我所知有好几名修士恰好这趟就没有报名,说不定能够从他们嘴里打听出一些大半年前的事情来。”

六子知道韩姐姐怀疑要找的人可能在大半年前在白家矿脉里出了事,但名册比对未必有效。

毕竟,就算白家大半年前的报名记录册没有销毁,那三人说不定使用了化名也难说。

最好的办法就是找到那个时间段一起出入过黑沼泽流云矿的人亲自核实。

张依依一听,觉得六子说的的确更为妥当,因此点了点头,当下将宗门那三名外门弟子的相貌特征幻化了出来让六子记住。

“照你说的去办吧,另外再将这些日子查到的其他一些异常消息给我,若是他们并不曾进入过黑沼泽的话,只怕还得从其他方面着手再行寻找。”

到了现在,张依依除了没有表露自己与要找的那三人的真实身份外,其他的倒也没再刻意瞒着六子。

甚至于,她相信以六子的机灵,在调查的过程中怕是用不了多久,便能够大概猜出他们的身份来历。

六子也看出了张依依对他的信任,心中更是坚定了必不辜负张依依信任的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