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九章 不要怂,就是干(两更)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突然改变的剧情顿时让张依依心中更沉。

她愈发小心地隐匿着自己的气息,不敢让对方发现。

事情的走向明显不对,方纯对她说谎了!

不仅说谎了,而且这精心的谎言骗局怕是专程为她而设。

好在有古玉掩饰气息,加之打一开始她便十分小心谨慎,是以对方神识扫过之后才并未发现她。

“九、九爷恕罪,那名女修实在太过狡诈心狠,根本就不受小人影响,更不曾将旁人性命放在眼中当成一回事。”

方纯连忙替自己辩解,自是将所有责任都往张依依身上推:“还有她小人觉得,她、她可能当真不是云仙宗派来的人。”

“没用的废物!”

对方一掌直接将方纯拍飞,根本不听这些狡辩之辞。

这一掌可是不轻,差不多要了方纯半条命,可见压根没将方纯当成人看。

不过纵然如此,九爷终究还是留了方纯一条命。

一直惊恐不安的方纯总算松了口气,知道自己这条命暂时又保了下来。

“多谢九爷手下留情,多谢九爷!”

方纯此刻完完全全就像一条被驯服的狗,越是被打得厉害却越是恭敬而感恩戴德。

如此奴颜之相明显取悦了对方,也不曾再对其动手。

“她是不是云仙宗的人区别不大,总之都留不得!”

九爷似乎并不是很在意这个问题,瞪着方纯训骂道:“今日大好的机会就这般被你浪费掉,再想避开城主府动手又得费上一番周折,像你这样的废物早就该扔进血池跟你那两师弟团聚才对!”

“九爷饶命,小人还有用处还有用处!若她当真是云仙宗派来的,便说明师门已经在查我跟两位师弟失联一事,为避免云仙宗无意介入坏了老祖大事,九爷一定得留小人一条性命以备不时之需呀!”

方纯生怕自己也落得两位同门师弟的下场,拼命将自己最后那么一丁点的利用价值道出。

“闭嘴,若非考虑到这一层,你以为像你这样的废物还能活到现在?”

九爷极度鄙视方纯这种贪生怕生的小人,怪不得现在的名门正派一日不如一日,看看这都收了些什么乱七八糟的弟子,还不如个奴才骨头硬。

方纯果然不敢再出声,唯唯诺诺地爬起来站在一边,尽可能的缩减着自己的存在感,生怕再被九爷挑刺寻麻烦。

“滚进去后,再将你跟那女修说过的话一五一实复述禀报,一个字都不许漏掉,包括她的神情反应!”

九爷扔下这句话后,转身便进了黑松林,没有在外头过多逗留。

方纯见状,自是立马跟了进去,转眼两人便消失不见。

虽然人已不见,但张依依并未急着有任何的动静,依然如先前一般继续隐匿。

刚刚亲眼所见、亲耳所闻的内容已经让她对整件事有了个六七分的猜测。

方纯还是那个方纯,只不过却早已背叛了宗门,与那被称做九爷的一伙人同流合污,不知做了些什么坏事,至于云仙宗剩下的两名失踪弟子十有八九怕是已经遇害。

而现在这伙人,明显是又合起来弄死她。

“她是不是云仙宗的人区别不大,总之留不得。”

又想到那个叫九爷的人说的这句话,张依依更是不免怀疑起对方的身份来。

顾忌她是云仙宗的人怕她坏事极为正常,可她是不是云仙宗的人都留不得又是为何?

那些人既然想让她死,自然是有要她命的理由。

除去云仙宗弟子的身份,来嘉谷关城这段时日,她唯一开罪过的只有白家,而今日之事又恰好是在她被白家家主亲自请见后。

近来唯一的一次出门机会应该就是那九爷嘴里所指的浪费掉的好机会吧?

看来,这些人应该跟白家大有关联,不然堂堂白家家主吃饱了饭没事干,非得亲自找她这么个小筑基过去询问什么灭掉变异蚂蚁的建议?

一圈下来,张依依的思路已然明了,心中不由得一阵冷笑。

看来这白家还真是不简单,只怕与黑沼泽流云矿里相比,这处黑丛林里藏着的秘密更得大得惊人吧?

就在这时,先前明明已经走远的九爷与方纯竟是去而又返,神识再次猝不及防地扫过附近查探。

直到再次确认的确并无异样后,九爷这才带着方纯重新转身踏入阵中,消失在黑丛林深处。

如此谨慎的做法倒并不是九爷先前发现了什么端倪,不过是习惯性的一种防范罢了。

好在张依依一早就有所提防对方去而复返,压根就没有急着有所动静。

过了好久,直到确定那所谓的九爷与方纯当真走远,附近再无其他人,张依依这才稍微放松了一点,转身准备离开。

那片黑丛林里到底隐瞒着什么样的秘密,此时张依依虽好奇,却并不打算独自一人前去冒险。

事到如今,她基本上已经弄清了宗门三名外门弟子失踪的原因,算是将此次外派任务完成,剩下的只需将所查情况如实上报宗门就可。

至于到时宗门会处理方纯,如何处理剩下的事情自有其他人负责。

危机暂时解除,张依依转身便走,这等是非之地可是不能久留。

谁知,没走两步脚下突然一滞,还没来得及低头看清到底踩中了个什么玩意,整个人身影一晃,便被一股莫名引力强行拉扯,突然间就这般凭空消失在了原地。

谁都没想到,白家辛辛苦苦布下的大型防护阵法,唯一的那处小漏洞竟然就这般恰巧的被张依依给踩了个正着。

说实话,白家千算万算都没能将这个小漏洞给找出来修补上,也正因为如此所以也从未想过会有人能因这处漏洞直接进入他们封闭的领地。

张依依更是没有想到自己会这般倒霉,明明想着立马离开的是非之地,偏偏就这么一脚直接踏入到了是非中心。

等张依依发现自己突然之间身处与黑丛林景致完全不同的地方时,倒是很快反应过来,自己刚才应该是误踩了什么东西,动了什么阵法被直接传送到了别的地方。

可这里到底是哪?

看着眼前极大的地下溶洞,还有四通八达不知通向何处的十几个不同大小的洞口,张依依疑惑更深。

难道,这里就是先前那九爷跟方纯进去的地方?还是别的并无干系之处?

一时间,张依依根本无法做出判断,只觉得自己这运气也真是够邪门,毕竟一脚一世界的感觉当真并不是那么的美妙。

小心寻了处可遮挡身影之处,她细细朝四周打量了一通,而后极其小心一点点地放出神识,不敢散得太开,免得反叫人察觉到了她的行踪。

与此同时,她仍然借助着古玉隐匿气息,小心的隐藏着自己,不想一个不小心就被人给发现,什么都还没弄清就直接倒了霉。

而事实上,这里头的感觉让她很是不喜,压抑、阴沉、甚至于带着一种凋零毁灭的气息,一看就不像是什么好地方。

不仅不是好地方,而且她的神识在这个地方也莫名受到了极大的压制,只能感知到百米之内的范围,没法再查探更远。

片刻后,她索性收回了神识,没再白费力气。

确定暂时四处无人后,她在附近小心寻找起来,想看看能不能找到出去重回黑丛林外沿的方法。

毕竟,打哪里进来就打哪里出去,这种机率多少应该还是有些的。

但可惜的是,张依依找了半天仍然还在原处,并没有再发生之前随便一脚就踩中什么机关重回的狗屎运。

“毛球,出来。”

片刻后,张依依放弃了,她对阵法本就没有半点研究,与其跟个无头苍蝇似的乱找还不如将具有空间天赋的毛球放出来帮忙。

“吱啦,你终于舍得放我出来了?”

毛球出来后夸张的透了口气,一下子又窜到了张依依的肩膀上坐好。

“咦,这是哪里?”它看了眼四周,发现眼生得紧,不知道张依依这又是跑哪里去了。

“小声点,我也不知道这是哪里,你自己看我的记忆。”

张依依嘘声不让毛球开口说话,而她亦是直接用意念同其交流。

并且她也懒得再废话解释那么多,放开之前的那一段记忆让毛球自个查看更为清楚。

两人之间有契约倒真是方便偷懒,难怪几乎绝大部分的修士都喜欢契约灵兽。

毛球当然不傻,见张依依直接用意念与它交流,也知道这会肯定不是在什么安全之地。

而看过张依依之前的记忆后,倒是愈发觉得它契约的这个女修运气貌似真难言论。

对,没错,在毛球自欺欺人的想法中,一直都是它契约了张依依,而不是张依依契约它。

这也正是它说服自己接受这份契约的最大借口之一。

“啧啧,看来你不想跟着那两人进来继续调查都不行了,因为这里就是就是他们的地盘。”

毛球同样用意念与张依依交流,略带同情地说道:“只不过你和他们进来的地方不同罢了,他们是走阵法正门,而你是恰好闯到了这处阵法的漏洞处。这运气也算是逆天了,毕竟这处阵法很是复杂,哪怕有这么一处小小漏洞,可就算让真正的阵法大师来破解寻找,也很难有希望找到这个地方,偏偏怎么就被你给踩上了?”

“……”

张依依有些无语。

被毛球证实了自己的猜测后,她是一点都不觉得自己运气好,毕竟从头到尾她压根就没想过要孤身一人在情况不明之下跑进来追查了什么。

“你是怀疑这里也跟白家有关系吗?”

毛球见张依依不说话,倒是一本正经地替她分析了起来:“我看那白家当真不是什么好东西,黑沼泽里头那一窝恶心的变异蚂蚁还没有处理干净,这片黑丛林里又藏着不知什么恶心的秘密。咱们反正进来了,要不偷偷去看看,指不定又能找到点好东西。”

“这里又不是第二个低阶妖兽窝,你觉得还能你还能像在流云矿脉中一样不费吹灰之力就能捞到好处?”

张依依可没毛球想的那么简单:“光那九爷就是金丹大圆满,谁知道这里头还有多少个九爷,或者更厉害的对手?就凭咱们两个,哪那么容易抢人家的好处?”

“不试试怎么知道呢?先看看再说吗,我能够感觉到这溶洞底下好像有股奇特的能量存在,指不定真藏着什么好东西也说不定。”

身为凶兽的本能,能够吸引到毛球注意的肯定非同一般。

更主要的是,它现在对于找宝贝挣灵石换兽丹有着非同寻常的热忱与执着。

“真的吗?我的神识在这里受限得厉害,根本看不清什么。”

张依依一听,顿时皱了皱眉,下意识地说道:“可我总觉得这里令人很不舒服,而且情况不明,最好尽快找到出路离开。”

“怕什么,就算真有危险,我可以直接带你撕裂空间离开。”

毛球拍了拍小胸脯,一副听我的没错,不要犹豫就是干的模样。

“你确定?”

张依依倒是记得当初在贾放歌的洞府时,毛球的确撕裂过空间逃跑甚至于还以此抓过她,只不过相对于它现在的修为来说,明显消耗不小。

“当然可以,我可是空间雷兽,那可是我的天赋神通!”

毛球骄傲的再次保证,但停了片刻却还是立马补充道:“不过因为这里有阵法阻隔,再加上还要带上你,所以现在这种情况下,我最多只能施展一次空间转移,而且距离不会太远。”

“不会太远是多远?”

张依依将毛球托到了手上,盯着那家伙的小眼睛让它把话再说具体清楚些。

“呃,顶多离原处五六里距离吧。”

毛球这会也不敢随便乱吹,想了想做出了一个较为保守的估计:“当然,这还是得在我状态最佳之际才行。”

也就是说,若是要让它帮着打架的话,那么在打完架后再施展空间法术的话,它也无法保证再度撕裂空间时能够跑多远了。

这一点毛球没有明说,反正以张依依那智商,肯定是理解得到的。

“怎么样,干不干吗?”

等了片刻,却不见张依依再说话,毛球有些不耐烦的催促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