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五章 大出血、一锅端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黑丛林外沿白光一闪,一人一兔忽然间凭空出现,正好落在先前张依依无意间闯入白家溶洞的附近。

“毛球,你动作也太慢了,害得我差一点被白家那老东西抽死。”

张依依出来后的第一句话便是嘀咕毛球,当然也不忘立马取了疗伤的丹药一把吞了下去。

白家老祖那一鞭虽说最终没有落到自己的身上,可境界上的压制、实力上的差距都不可避免的让她气血凌乱,受了些内伤。

好在并不致命,加之吞服的是高阶疗伤丹药,调息一下并无大碍。

可当时形势当真紧急万分,毛球若是再迟上那么一点点,这会功夫她已经非死既残为人鱼肉,一切计划都不过是场笑话。

“还好还好,这不到底还是平安顺利地跑出来了吗。”

毛球一颗小心脏也扑通扑通跳个不停,只不过除了那一瞬的凶险,更多的还是成功夺下黄泉之火的激动与兴奋。

白家老祖果然有眼无珠,竟然真只是将它当成一般的妖兽灵宠,压根就没有在意过它的动静,更不知道它能有这样的本事堂而皇之的吞下火焰屁事都没。

哈哈,虽然代价挺大的,可黄泉之火最终还是属于它了!

“跑出来了?毛球,你给我解释一下,这就是你说的至少五六里的距离?”

等气血缓和了些,张依依才注意到眼前景色竟是莫名熟悉。

一眼扫过,这哪里是什么五六里外,分明就是自己刚才无意中闯入之处,一点不多,一点不少!

张依依恨不得将毛球暴揍一顿,还好意思说平安顺利,她们现在分明仍在白家人的眼皮子底下,无非就是突破了对方大阵罢了。

“咦,好像是稍微短了那么一丁点。”

看清所处之地后,毛球稍微有那么一点点的心虚:“都怪那什么破追天镜出来得不是时候,不然若没过早显身的话,我也用不着提前消耗那么多灵力,最后撕裂空间肯定能跑远点。”

不过其实已经算不错了,毕竟收取黄泉之火可是费了它不少精力,说真的能够顺顺利利的撕裂空间跑出来当真相当运气。

只不过,这话它自然不敢跟张依依实话实说,不然的话还不知道这女修要怎么着它呢。

“算你狠!”

张依依来不及再跟毛球算账,直接拔腿就朝着北边全速狂奔而去。

毛球被张依依这般一凶,正觉得有些委屈下意识地想要反驳,但很快间就自的闭上了嘴,不敢再打扰张依依带它跑路。

哎呀个天,好像真是离得太近了些,这转眼间白家老祖的气息便已冲出朝着他们追来,难怪张依依话都没来得及多说就撒腿就跑。

“小畜牲,给我站住!”

白家老祖很快便看到了正往北方全速逃命的一人一兔,哪里还顾得上什么节约精气神、生机流逝过快之类的。

黄泉之火若追不回来,五阴生魂祭便再无成术的可能,他的性命自然也没延续的机会!

“你才是小畜牲,你全家都是小畜牲!”

张依依没空回骂,毛球却是在心里早将白家老祖骂了个遍。

不过,这样的诅咒却是没有半点的作用,白家老祖与张依依境界上的差异立马便得到了体现,眼看着对方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越来越近。

毛球见状,连骂人的心思都没了,焦急想要帮忙,恨不得直接一道巨雷下去将后头老不死的东西给劈死。

只可惜它已经接连几次使用极大的空间法术,身上灵力消耗太快,现在能够发出的雷击威力对于白家老祖而言就像饶痒痒。

哎,关键时候它也只能将希望全都寄拖到张依依身上,希望这姑娘跑得快些快些再快些,可是千万别让那白家老鬼线抓住。

“依依,回城方向错了!”

眼见白家老祖离他们越来越近,偏偏毛球发现张依依压根就不是往嘉谷关城的方向跑,自是忍不住出声提醒。

这姑娘不会是急傻了吧,还不赶紧往嘉谷关城跑怎么行?

毕竟嘉谷关城内有城主府的元婴真人坐阵,白家老祖再如何也不敢公然在嘉谷关城行凶。

“闭嘴!”

张依依后有追兵,身边还有个坑货瞎指点,顿时一声吼直接令其闭嘴。

往嘉谷关城跑她脑子才有病,还没到那儿早就被后面的老东西给抓走了,屁用都没有,相反北边还能有一线生机。

因为六子曾给她收集的那份地图,张依依十分清楚的知道正北方向不到十里处就是一处地势极为奇特的天然迷踪林,一旦进入化神以下都得受那里头的影响。

进到迷踪林内,有如石沉大海,白家老祖再想抓住她可不容易。

这也是她最有希望摆脱掉白家老祖,顺利脱身的逃跑路线,只不过此刻哪里分得出那份心来跟毛球解释。

被张依依一吼,毛球委委屈屈地闭上了嘴。

突然间,看到身后的白家老祖已然近在眼前,下意识地又想出声提醒,却被张依依的快速提醒给打断了。

“抓稳了!”

毛球不知道张依依这个时候了到底想干什么,但几乎是本能的选择相信,死死抱住张依依的衣领,甭管发生任何情况都保证自己绝不会摔下去。

而张依依在提醒毛球的同时,手一拍从上次郑和送她的那一袋子法宝中摸出一样,看都没看直接甩向后头已然近在眼前的白家老祖。

“砰!”

法宝在白家老祖面前瞬间自爆。

自爆的威力虽然不足以真正伤到对方,但法宝自爆所产生的影响却也不容小觑,生生将白家老祖眼看着就要追上的脚步给阻断。

趁着这个空当,张依依自是催动灵力更加全速逃跑,强烈的求生欲下,速度的潜能越来越大。

“无耻小儿!”

白家老祖被炸了个满头,两人间生生又被拉开了一段距离,气得直接一掌朝着前头拍去。

可惜张依依早有防备,加之距离到底已远,所以这一掌显然又是白费了力气而已。

“小畜牲,老夫看你能有多少法宝可以自爆,看你能逃到哪里去!”

这种攻击完全没办法伤到对方,白家老祖更是恼羞成怒,飞身继续全速追去。

“老东西废话真多,不过是个永远没机会晋升化神、垂死挣扎的人渣,还真当自己当盘菜!”

张依依刚跑了没一会,见后面那条疯狗果然再次拉近了距离眼看着要追上自己,忍着肉疼,边骂边又是一件法宝甩了出去果断自爆。

呵呵,她身上好东西多着呢,跑到天涯海角都不是问题!

两人之间的距离重新拉开,还是熟悉的配方,还是熟悉的味道,方法重复没关系,只要管用就行。

如此一来,张依依与白家老祖一个在前边跑,一个在后头追,每每快被追上时就会出现一声法宝自爆的巨响,就这般热热闹闹地一路往北方迷踪林而去。

不知道被炸了多少次后,白家老祖都快要自己将自己呕死。

可恨,每每在他将抓住那个小畜牲的时候,小畜牲就会拿出一件法宝自爆阻拦于他,这么大手笔的败家子到底是谁家养出来的?

这身上到底有多少好东西呀,跟没完没了似的可以拿出来随意挥霍,若是他白家的子孙,早就被他一掌将这种败家子拍成了肉泥!

可白家老祖再气再恨再不甘,却依然无法阻止张依依败家保命的行径。

事实上,张依依也从一开始的心疼到最后的麻木习惯后,愈发跟扔萝卜白菜似的顺手干脆。

直到白家老祖眼睁睁的看着张依依一头钻进了迷踪林失去踪迹,再一次在他眼皮子底下脱身,一口精血生生被他给气得喷了出来。

他恨不得现在就追进去将那抢了自己黄泉之火的小畜牲扒皮抽筋,恨不得将小畜牲挫骨扬灰、魂飞魄散,可偏偏小畜牲竟然逃进了迷踪林!

白家老祖生生忍住了脚步没有追进去,因为他比谁都清楚一旦进入这处地方,想出来不知要费多久的功夫,更别说还得在那里头找到一个有心要逃要躲的人。

他现在没有那么多的时间耗在迷踪林里,毕竟运气不好的话,剩下不多的那点点寿命都将全部搭上。

而失了黄泉之火,五阴生魂祭无法再继续,魂器也没法生成,他想要突破瓶颈晋级化神继续活下去的希望同样也成了空。

一时间,白家老祖在迷踪林外纠结徘徊,追与不追之间怎么选择都令他痛苦而绝望。

最终,想到溶洞处还存有的那点东西,想到那个抢了他黄泉之火的小畜牲说不定真的在跑出来后联系了其他人将溶洞里的情况散布了出去,白家老祖最终还是狠着心转身离去。

反正那小畜牲贸然逃进这种地方别想那么容易顺利出来,甚至于小命都将丢在里头。

等他回去先想办法将性命续下去才能有机会再说其它。

而就在白家老祖离开后不久,原本看似已经进入迷踪林的张依依却无声无息地走了出来。

好在白家老祖此刻已经不在,不然看到他要抓的人竟然又骗了他,根本没有真的进入迷踪林,一准又得气得口吐精血,然后也没命蹦达了。

“终于摆脱掉那个老畜牲了!”

毛球松了口气,紧紧抓着张依依领子的两只小爪子也松了开来。

正想问张依依这会是回嘉谷关城还是直接回云仙宗,扭头一看才发现张依依的脸色是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

“怎、怎么啦?”

毛球直觉不好,难不成就这么急着要跟它算账?

虽然它之前撕裂空间跑出来的距离是短了那么一点,但好歹现在不还是平安无事了吗?

退一万步讲,就算要算账咱们能不能不急着这一会儿功夫?万一那个恶心的白家老东畜牲又跑回来找麻烦怎么办?

这里不是真正安全之处,它的黄泉之火在还没彻底炼化成为身体一部分前,到底无法安心。

“怎么啦?你说怎么啦?”

张依依盯着毛球阴阳怪气地反问着。

这会功夫小命是保住了,可她的储物戒却亏空得厉害。

不仅仅是当初郑和与朱庆几人送她的那一堆好东西全没了,就连师兄给她准备的也没剩下什么。

看来,假话还真不能随随便便瞎扯,之前在流云矿时说为了保命将好东西全给耗光了,现在才过多久果然真的就全都没了。

“你不说怎么啦,我怎么知道怎么啦?”

毛球硬着头皮扯着,根本意识不到刚才张依依扔了那么多件法宝、好东西出来自爆拖延逃走时间有什么。

毕竟对它而言,那些东西一点作用也没有,扔了就扔了。

“毛球,你是真不懂还是假不懂?刚才为了逃命我一路不知扔了多少好东西,那些都是灵石、好多好多的灵石懂不懂?”

张依依咬着牙瞪了毛球一眼,突然觉得自己一点都不想给这个没心没肺的家伙炼什么特制兽丹了。

“哦,原来就这个呀,我还以为是什么了不得的大事呢!”

毛球一听并不是要找它算账,顿时松了口气,难得好心地安慰道:“怕什么,这点东西没了就没了,反正咱们还有那么多搜刮来的天材地宝,还有那么那么多的流云矿呀。”

相较于这些真正值钱的东西来说,那点自爆的东西连个零头都算不上,也难怪毛球看不上眼。

张依依自然也明白这个道理,亦知道有舍才有得,没这些东西扔出去的话,她们不可能顺利脱身。

但毛球这满不在乎的语气还是让她很是不爽,幸好真的还有那么多的天材地宝跟流云矿撑家底,一颗心才舒缓了些。

算了算了,她也不是那种蛮不讲理、敌我不分的人,这么多的损失要怪也得怪到白家人的头上,迁怒到自己契约兽身上实在是蠢。

“好东西再多,那也不能由着白家人渣害咱们霍霍掉!”

片刻后,张依依话锋陡转,直接将矛头对上了白家:“哼,这事不算完!”

“对,不算完!”

毛球十分识相地附和着张依依,反正只要不怪到它头上怎么都行,跟张依依相处久了,它也越来越懂得生存之道:“那你想怎么办?”

“怎么办?当然是给他们白家来个一锅端了!”

张依依微眯着眼,心中已然有了成算。

像白家这样邪毒的祸害本就应该铲除掉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