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六章 完了、赏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一锅端?”

毛球一开始还不明白张依依所说的一锅端具体指的是什么意思,毕竟在它看来他们好不容易才逃出了白家那贼窝,断然没有再回去自投罗网的道理。

但基于对张依依发自本性的信任,毛球还是毫不犹豫地支持着张依依所有的决定,相信再如何这姑娘应该不至于带着它去送死。

既然如此,那么跟着就成,让它干啥就干啥呗。

说实话,得了黄泉之火它也急着想快些炼化,可这种事还真急不来,所以还真不差这一时半会。

而等毛球亲眼见证张依依竟真的重新返回那处黑丛林边沿,重新跑到白家溶洞附近,再看到张依依当下所做出的举动后,不由得暗自拍了拍自己的小心脏:果然,得罪谁也别得罪它这契约对象呀!

重返黑丛林边沿,张依依在白家溶洞外头只干了一件事。

在撤去古玉以及毛球帮忙隐匿的所有手段那一瞬间,全力将体内古神之血的气息在那一刹绽放而出。

一时间,霞光满天、神韵流转,直冲云端。

所幸,她控制得极好,故意泄露出来的气息仅仅只有一二息的功夫。

既足以令此地千里之内的大能准备捕捉感受到,却又无法推断出这股强大的波动到底是什么。

“那是什么?”

“有异宝问世!”

“这是要出重宝了?”

……

嘉谷关城周边所有的大能几乎全都感受到了这股强大的能量波动,瞬间锁定方位后几乎想都没想便以最快速度赶了过来。

而张依依已经快速隐匿起体内古神之血所有气息,毫不犹豫逃之夭夭。

就这么一招,全然不担心白家的秘密不会被人识破,毕竟她从来都不会小看世人对于夺宝的狂热。

等那些厉害的大人物通通都涌至白家溶洞外,一眼便能看破大阵的遮掩,更加会相信刚才所察无误,直接将白家贼窝当成异宝隐藏之地。

区区一个白家老祖又怎么可能阻止得了那么多大能联手闯入,白家隐藏于世人下的真面目自然无所遁形。

“依依,你不觉得刚才的做法有点太过冒险了吗?”

此刻的毛球已然恢复了原本的样子,而张依依也不再是易容后的中年汉子。

在确定应该已经足够安全后,毛球这才马后炮似的问道:“万一让人察觉那所谓的异宝出世的假像与你有关,那咱们可就更加危险了。”

毛球早就知道了张依依的真实底细,而她体内那还没有完全炼化的那颗纯净黄金古神血足以引来各种疯狂的争夺与占有,其珍稀价值一点都不会比它这空间兽神差呀。

不然的话,张依依的师父也不会令其时刻带着这枚古玉,以防古神之血气息无意间泄露引出麻烦。

“嗯,是有点冒险,不过你不觉得这样挺痛快的吗?”

张依依笑了笑,离嘉谷关城越来越近,心情也愈发的轻松飞扬起来。

虽然冒险了点,可她也的确算计得十分精确,在确保自己有着充足的退路后才敢如此。

更何况,这显然是可以最短最快时间内令白家暴光所有、彻底完蛋的途径,若不是白家老祖实在欺人太甚逼得她损失那般惨重,她还真不至于一气之下想出这般报仇之法。

“……你高兴就好。”

毛球倒也难得发现张依依在对待生命安全上竟能有这般任性的时候,一下子不知如何接话。

看来这姑娘还真是挺惜财的,为了那点废掉的法宝够拼。

以后他们再找到什么好东西,它是不是要主动多分点给张依依呢?

毛球不知不觉间已经开始纠结起讨契约对象开心的办法来,当然,它自己却是丝毫不曾意识到罢了。

等一人一兽顺利回城后,刚一入城便碰上了带着不少下属正出城的郑和。

“琳琳,你这是打哪里回来呀?”

看到张依依,郑和面色一喜,直接朝着那些下属挥了挥手,示意他们先行出城,一会他自会追上。

几个时辰前,他收到派去暗中保护张依依的两名属下报告,说是张依依在去过白家,与白家家主见面出来后就在大街上突然失去了踪迹。

而他的人跟丢张依依跟丢得太过莫名,又遍寻不见,以至于郑和不得不怀疑是不是白家暗中做了什么。

后来郑和查到了张依依独自出城的记录,这才没有急着做什么,只是心中到底还是担心张依依的安全,无法确定她突然摆脱掉自己派去之人的保护是人为还是意外。

他本打算迟些这姑娘还没回来的话,便亲自去找,结果没想到突然发生了大事,整个城主府,甚至于可以说整个嘉谷关城各方势力都出动了起来。

好在他带人出城之际正好碰上回城的张依依,见到对方安危无恙,总算可以放心的去做任务了。

见郑和带着那么多人一副有大动作的模样,张依依心中多少已经猜到了几分,面上却是不露分毫:“郑大哥,我刚才出城办了点事,你们这是打算去哪呀?怎么看上去像是出了什么大事一般?”

“还真出了大事!”

郑和一把将人拉到了旁边不太起眼的地方,小声说道:“半个时辰前,西北黑丛林外沿处突然霞光满天、异象惊人,似有巨宝出世,引得各家老祖、大能纷纷第一时间赶去查探。结果谁曾想到那里压根就不是什么巨宝出世地,而是个魔窟!”

“魔窟?”

张依依一脸的惊讶,显然对于郑和所说之言带着些不可置信。

“没错,具体的暂时我也不太清楚,得去了才知道,但这事肯定跟白家有关,白家这回可能是真要完了!你要是没事的话跟我一起过去看看?反正嘉谷关城其他几家也都派了不少过去,不算绝密。”

既然张依依无事,郑和也没再多想张依依之前到底去干什么了。

兴许就是自已那两个蠢属下一时分心自己跟丢了人而已,再说眼下发生的大事张依依肯定感兴趣,倒不如带她一块过去亲眼瞧瞧。

“白家?”

一听大事果然指的是这事,张依依一副纠结的模样说道:“既然与白家有关,那我还是不去了,免得再惹些不必要的麻烦。”

好吧,她还真没有做案之后重回现场显摆的习惯,虽然这个比喻不是那么确切,但此刻那里必定聚集了不少的高阶修士,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她才懒得再回去自找麻烦。

郑和一听,以为张依依担心的是黑沼泽流云矿一事与白家的牵扯,所以不想再在这个时候凑上去倒也可以理解。

“那也行,你不去也好,毕竟那边具体的情况我也不太清楚,有什么新情况,等我回来后再告诉你也一样。”

他现下也不再担心张依依的安全,若无意外,白家此时自身难保,根本没那多余的功夫再去为难一个筑基女修。

“那就多谢郑大哥了,你赶紧去忙你的吧,别迟了。”

张依依见郑和如此上道,自是不会拒绝对方到时主动告知白家一事具体进展的好意,当下便挥了挥手催促着郑和走人。

“行,那哥走了,你赶紧回去休息,等我回来后再去找你!”

郑和知道那边事情紧急,也不好再做耽误,当下没再逗留,与张依依挥手告别后急急忙忙出了城。

在郑和一行出城后没过多久,嘉谷关城便开始了戒严,进出者一律严加盘问查探,还续续陆陆抓了不少人,整个气氛顿时陷入了一种莫名的紧张之中。

而绝大多数人不知的是,白家大宅早在城内戒严之前便已经被暗中控制了起来,黑丛林边沿处那隐藏着的溶洞带给白家的已然是灭顶之灾。

五天之后,城内戒严这才正式解除,张依依也从六子的打探中陆陆续续得知了一些关于白家之事。

只不过,六子身份所限,能够打听到的都只是一些极其边缘化的消息。

那些无非仅限于白家出大事了、白家做了极恶之事、白家被整个嘉谷关城的势力一并联手清除等等之类的并无太大意义的大路消息。

不过,张依依也不着急,这些足以说明她当初的冒险效果十分显著。

毕竟让这个地方所有能够真正做主的大佬们亲眼目睹白家的所做所为、体会白家的目的与野心,比任何告密揭发都要来得有用得多。

毕竟,权势这块蛋糕总共就这么大,任何一方势力都不希望成为白家强大后吞并的牺牲品,更何况白家用的还是那般邪恶可怕的手段。

趁着这么好的机会直接将白家彻底铲除既是匡护正义替天行道,亦能平分掉白家的那一份蛋糕扩充自己,各家何乐而不为?

连着调息了几天,张依依所受的那点伤早就完全恢复,甚至于因为一路同行亲身体验感受毛球的空间之术还生出了一丝难得的感悟。

更幸运的是,张依依还真紧紧抓住了那一丝感悟,几天下来短短的功夫对于空间又有了几分新的认识。

至于毛球,打回城后便直接主动要求钻进了妖兽袋,说是要炼化好不容易得来的黄泉之火,还特意提醒张依依没有特别特别重要之事,不要轻易打扰它。

张依依估计毛球短时间根本不可能完全炼化得了黄泉之火归为已用,当然也不会去打扰小东西的好事,由得它去便是。

“韩姐姐,少城主找您。”

六子敲门而入,很快朝着张依依通报外头来了客人。

虽然他早就知道韩姐姐与嘉谷关城的的少城主认识,不过却也没想到对方竟是一点架子都没有,还主动让他先行进来询问这会韩姐姐是否方便见他。

这更加说明韩姐姐是个了不得的厉害人物,不然堂堂金丹修士、嘉谷关城的少城主怎么会如此尊敬、重视韩姐姐?

六子心中涌起一股莫名的骄傲,仿佛那个被敬重的人是他一般。

“请他进来吧。”

张依依已经知道郑和来了,也不意外,点了点头示意六子将人给请进来。

郑和还是头一回来张依依暂住的小院,四下看了一圈虽不太明白张依依为何会喜欢住在这般烟火气息极浓的普通之处,但出于爱屋及乌人的心理倒是并未有对这里以及这里的人有什么轻视。

“赏你的。”

心情极好的他抬手便赏了六子一枚中品灵石,土豪做派倒是一点都不曾改变。

六子连忙接住郑和扔给他的中品灵石,虽然十分惊讶于郑和如此出手大方,却也并没有表现出过多的激动,也不曾立马将那枚中品灵石收起,反倒是扭头看向了张依依。

这模样,明显是在无声的询问张依依的意见,是否要收。

待张依依朝他微微点了点头,示意收下无妨后,他这才真正将灵石收下,谢过之后退了出去。

“哟,你这里的小房东还挺有意思的。”

郑和直接在张依依对面坐了下来,笑着说道:“若不是我一早就知道他是你租住之地的房东而不是你的侍从,只怕少不得要生出误会。”

“那孩子是个好的,与我也算有点缘分。”

张依依只是稍微提了一句,倒也不曾多言。

这边的事情基本上已了,过不了多久她就得离开回归宗门。

她不会专门为了六子替郑和求什么庇护,顺带着提上一句已是极限,今后造化如何还得靠六子自己。

郑和点了点头,自然也明白张依依的意思,因而果断说起了正事没再提六子。

“白家完了,以后你也不用再担心他们再找你的麻烦了。”

他特别高兴的向张依依说着,一副兴高采烈的模样,明显十分欣喜于白家现在的下场。

张依依听后,果然很是感兴趣地顺着郑和的意思反问道:“具体都发生了些什么,说来听听吧。”

“那就是一窝子的畜牲、人渣,已经是妥妥的邪修,不知祸害了多少修士性命!你不知道,那处溶洞里头简直就像是处地狱!”

说到这些,郑和的面色陡然冷冽下来,整个人好像泛起了一层冷霜。

而他也不曾有任何的隐瞒,很快一五一实的将白家那处溶洞处的所见所闻一一讲给了张依依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