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二章 三神花、匹配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张依依的推断十分准确。

果然,这一次十号贵宾间那边再没有了动静,仿佛已经默认了放弃,直到主拍女修略有可惜的喊出“十株五千年年份灵药第三次”后,依然没有半点回应。

不少看热闹的似乎都有些失望,毕竟他们都还等着十号贵宾间的神秘土豪大展神威,再次带他们开足眼界,却没想到人家就这般不来了。

但这点所谓的失望倒是很快平息,说到底人家再壕也不关他们的事,愿意不愿意继续竞拍都是人家的自由,虽然十号贵宾室今日已经抢拍了不少东西,但到底也并不是次次开口喊过价的就一定会拍下。

更何况,人家二号贵宾室这一次的开价也着实够牛够猛,一颗三无石头愿意拿十株五千年年限的灵药交易,这种壕气程度,真不比十号那边差。

当然,最是舍不得二号与十号两处贵宾间继续相互较劲的自然还是主拍方,毕竟若真能再抬次价的话,指不定他们这块石头可以拍出一个天价来,只可惜十号间那边的人明显放弃,而其他人更加不可能再在如此高价之上掺上一脚。

随着最后一声“成交”落下,那块所谓的从第三战场天坑之中带出来的特殊石头正式被张依依拍下,待拍卖会结束之后双方便可当面交易。

当然,如若不想再继续参加拍卖会,打算先行走人的话,也是可以即刻交易。

就好像现在,张依依这边在石头所属权归于自己后,便直接招呼了贵宾间外面的侍从,让他们去安排尽快交易。

“琳琳不打算看完最后的洞府空间拍卖过程再走吗?”

郑和没想到张依依竟然拍下那块石头后就准备走人,甚至于连这场拍卖会重中之中的压轴宝物洞府空间都不打算观看。

“不了,反正那东西再好我也没机会拍,看不看都一样。”

张依依直接说道:“当然,主要还是突然想起家中有些急事,得立马赶回去才行,所以一会交易完毕后,我就会直接离开嘉谷关城回家了。”

没错,连六子那儿她都没有再打算回去,今日出门前便已经跟六子说过了,拍卖会结束之后直接离开,短时间之内若无重要之事肯定是不会再回来的。

而现在,她只是临时将离开的时间稍微提前到拍卖会结束之前而已。

反正现在已经口袋空空,哪怕再出现更好的东西也只能干看着,那样的滋味实在太过不爽,还不如眼不见为尽,早些回去算了。

再说,她心里总觉得那块石头怕是不简单,而十号贵宾间的人明显也对石头极感兴趣,为了防止出现一些不必要的麻烦,谨慎起见她先走为好。

张依依的话顿时让郑和几人惊讶不已。

虽然他们都知道这姑娘并不是这里的人,迟早会离开,可实在没想到这一天会来得如此之快。

特别是郑和,总觉得自己都还没来得及多带张依依四处走走,没想到转眼之间便要分离,而这一走后,下次再想见面都不知道要到猴年马月。

对于修士而言,岁月无情、聚散更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除却有些不舍之外,他们没有任何理由劝留,不会也不能干涉。

“既然有急事,那自是不能耽误,不过韩妹子往后再路过嘉谷关城时,可一定要进来看看咱们哥几个。”

朱庆最先反应过来,笑着说道:“可惜你这走得太过匆忙了些,不然的话一定要好好给你举办个欢送宴才行!”

“多谢朱大哥的好意,欢送宴就算了,但以后有机会我肯定还会再回来看你们的。”

张依依还真不是说客气话,嘉谷关城离云仙宗说近不近说远也不是太远,有传送阵直达的地方,无非就是多费些灵石罢了。

郑和几人也算是她在宗门外相处得最久的朋友,虽然修真界大家各自忙着修炼,人情世故肯定极为淡薄,但往后只要有机会,她还是会再回来看看,只是时间上无法确定罢了。

“琳琳,你……”

郑和很想问问张依依到底家在何方,这样的话往后就算小姑娘没空来找他们,他若有机会的话也可以过去看看。

不过,这问题显然有些超出了他们现在相处的尺度,特别明知这姑娘有意掩饰真实来历,他再问的话就显得有些不合适了。

所以话锋一转,郑和硬是生硬地转了过去:“你家离这里远不远,你之前给我的传讯符到时还能不能联系得上你?”

张依依听后快速估算了一下,当下便从储物戒里取出一枚特殊的传讯符:“用这个吧,这个肯定联系得到。不过我身上这种特制传读符也很少,只能留一个给你们,若非十万火急之事,千万别浪费掉了。”

这还是心细如尘的大师兄特意给她准备的,但特殊的远程传讯符明显十分难得,所以她身上总共就三枚,没办法给朱庆等人都留。

反正他们哥几个在一块都有联系,真有什么事留下一枚应急也已经足够。

郑和没想到随口一问竟有意外收获,自是乐呵呵地接了过来,将张依依那枚特制的远程传讯符好好收了起来。

如此一来,他们跟张依依之间自然不算彻底失去联系。

看来以后他也得专门弄些这种远程传讯符备着才行,关键之时还是十分有用。

刚将张依依的远程传讯符收好,主拍方那边已经准备好了张依依拍下的东西送了过来

十株五千年年份的灵药,一块三无石头,双方当场相互验货,确定无误后顺利完成交易。

为了安全起见,郑和并没有让张依依出面交接,而是由他来的。

这般一来,主拍方自是以为花了大代价拍下石头的人是他这个本就不差钱的少城主,而不是一个仅仅筑基期的女散修。

“多谢!”

待主拍方的人走后,张依依拿着郑和递回给她的那块石头,诚心诚意地道了谢。

若是让人知道以她的身份竟一口气能拿出这么多五千年年限的灵药,势必会被人毫无顾忌的当成待宰肥羊盯上。

所以某种意义上来说,郑和是在主动将她的麻烦往自个身上揽。

“客气什么,你可是我妹子!”

郑和倒是挺高兴能够替张依依出这个面,又想起当初在茶楼调戏张依依时的尬样,仿佛就在昨日。

而如今分别就在眼前,只盼着这姑娘记性好点,可别一回去后就直接将他们抛在脑后忘得一干二净。

“郑大哥,这个给你。”

张依依将一株用玉盒装着的三神花递给郑和,权当是还给郑和那几株五千年份灵药的本钱与利息。

三神花最大的功效在于修补、滋养神识,修士神识受损得再厉害,只要有这东西,就不用再忧心。

若按外头普遍所设的价值大小,三神花在张依依那一袋子的天材地宝里头不是最差的。

但因为铜镜的缘故,因为当初落仙河里神魂石液的直接受益,所以跟神识有关的天材地宝反倒不是她目前最需要的。

当然,她手里头还有一株年份品阶更好的三神花以防万一,所以用这个抵债给郑和,于她来说已是最优选择。

“这是什么?给我的谢礼吗?”

郑和自是没想到张依依竟直接会给他一株天材地宝级别的三神花,甚至于压根就没想过要张依依还他那几株灵药的事。

所以待他打开玉盒看到里头的东西后,顿时脸色都变了,抬眼朝张依依反问道:“是不是拿错东西了,这谢礼会不会太过贵重呀?”

朱庆与周仁、周义见状,自然好奇不已,连忙伸长脖子朝玉盒里头看去。

不看不要紧,一看却是吓了一跳。

他们几人都是出自嘉谷关城各大家族嫡系,眼力劲还是有的,纷纷认出玉盒之中装着的竟是一棵品相十分完好的三神花。

“哈哈,想什么好事呀,这可不是谢礼,是还你之前借我那几株灵药所欠之债。”

张依依见郑和完全没意识到要向她讨债,也不知道是说这人有钱任性好呢,还是对她这朋友当真太好。

不过越是这样,她就越觉得这株三神花给得值,就连之前心里的那一点点肉疼也都没了。

“啊……那也太多了。”

郑和回过神,这才想起自己的确替张依依补了几株灵药,凑齐十株拍下那块石头。

可一个是灵药,哪怕有五千年那么久的年限却也仅仅还只是灵药,跟三神花这样的天材地宝完全不是一个级别呀!

莫说就那么几株,就算再来几十株也顶不上这一株三神花,他都不知道要说什么才好。

早就知道张依依肯定不是什么真正的普通散修,却也没想到人家身家竟如此惊人,随便拿出一样东西还债便是天材地宝这样的级别。

这姑娘大方的程度绝对远在他之上,至少他再如何也舍不得用一株天材地宝来抵这点小债。

“没事,多点就当利息,再说自打来嘉谷关城,郑大哥可没少关照我,不过是株三神花,相较于咱们之间的友情,算不得什么。”

张依依摆了摆手:“今日一别,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见面,我身上没其他值钱的东西了,郑大哥总不希望我一直欠着你这笔债心神不安吧?”

修炼之人最忌欠下因果,是以她把话说到这个份上,郑和自然不好再做推辞。

见郑和将东西收了下来,张依依也算了却了最后一桩事,而后便起身告辞,不再耽误逗留。

几人想要相送,却都被张依依好言谢绝,一则接下来还有郑和他们关注的拍卖品,二则这般一来动静反倒太大。

郑和虽颇是不舍,但还是听从了张依依的安排,目送着那抹身影就这般出了贵宾间的门悄然离开。

“老大,快把那株三神花再给我看看。”

张依依走后,朱庆立马兴奋无比地朝郑和说道:“那可是天材地宝,刚才就瞄了一眼压根没看清。”

“看什么看,知道是天材地宝还嚷嚷,今日出了这个门就当什么都没见过,不然漏出一星半点风声我可饶不了你!”

郑和瞪了朱庆一眼,警告之意再明显不过。

要是让人知道张依依随随便便就拿了一株三神花还那么一点小债,还不知会引起多少人对她的觊觎之心。

虽说这姑娘刻意隐瞒了来历,但有心之人真想深挖细究,未必就找不出其真正的底细。

郑和从不愿意给那姑娘招惹麻烦,更别说如今他还得了人家这么大一好处人情。

“哦,不给看就算了,我也是随便说说。”

朱庆也不是真傻,反应过来后自然明白了老大的真正意思:“韩妹子这人也太实诚了,反正要是我,我可舍不得把这么好的东西拿出来。”

“所以人家是人家,你是你!”

郑和嫌弃地白了朱庆一眼,不过这么闹一闹倒是将离别的那点惆怅给闹散了不少。

“老大,你手里的那几样东西再加上这株三神花的话,今日压轴之宝未必不能争上一争。”

周义突然插话道:“我听说洞府空间的所有者最想要换的正好就是你手头那方面的东西,大不了咱们把家底都给你凑上。”

洞府空间呀,那东西的诱惑实在是太大了,周义觉得他实在不想便宜十号贵宾间那不知打哪里跑来的家伙。

若是老大能够将洞府空间拍下,多少他们也能跟着沾点光。

“没可能,你也太小瞧洞府空间的价值了。”

郑和却是直接摇头:“这东西你们就别再想了,而且就算有那么多资本可以拍下也不能拍,不然你以为今日几大家族的那些老东西为什么个个都没过来?难道他们手里头的好东西还会少过咱们?”

别说其他人,就连郑和自己老爹也是早就知道今日拍卖会将拍出一方洞府空间,可硬是瞧都没过来瞧上一眼。

不是他那老爹不稀罕洞府空间,也不是举全族之力当真毫无机会,只不过公开拍下这么一件至宝,你还得有绝对守得住的本事相匹配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