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五章 剑气、二师兄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姜恒知道张依依与那只空间雷兽一起洗劫了某个飞升前辈洞府附近的天材地宝,所以并没有推辞,笑眯眯地收下了好徒儿的孝心。

“都是些不错的东西,便是为师也能用得上,依依有心了。”

他自然不会打击徒弟孝敬自己的积极性,更何况这些也的确用得上,而后倒是稍微又叮嘱了几句。

“毛球的真实身份须得小心掩饰,便是你师兄他们也没必要告之,就让所有人暂且将它当成你的普通契约兽便可。另外,你将炼制高阶兽丹的材料先准备好,到时为师替你去换找人炼制,不然一只普通契约兽哪里用得着那么特殊的高阶兽丹。”

姜恒自然也有契约灵宠,而且品种、等级都非同一般,如此一来这么多天材地宝炼制成的特殊高阶兽丹也有了合适的出处。

张依依明白师父这是实打实的为她着想,毕竟人心隔肚皮,哪怕是云仙宗也不能说是铁板一块,所以一些不必要的麻烦能免则免。

“多谢师父,弟子知道了。”

她连连点头,心道有个好师父就是方便,自己这运气终究还是一顶一的。

“还有,黑色粉末一事你现在不必分心探究,宗门自然会有专人负责处理。”

姜恒再次叮嘱道:“事关机密,还不是你现在的实力可以过问的,为师也不能与你多说,否则反倒是害了你。只要努力修炼,等真正强大起来,有那能力可以肩负起守护宗门的重时责,很多事情自然就会知晓。”

“弟子明白!”

见师尊特意又提了黑色粉末一事,还让她现在莫要探究,张依依更是明白那东西怕是大有问题,而且根本不是她这个层次水平的人可以涉及的。

虽然有些好奇,但她更加明白好奇心害死猫,连师尊都再三提醒现在不要再管,为了小命起见,她还是乖乖照办就好。

师徒两又说了一会话,姜恒还交代了过些天要亲自检查她修为与剑术上的进展情况,而后便打发小徒弟想干麻便干麻去。

张依依高高兴兴地从师尊那儿出来,随后打算去找大师兄。

不过可惜的是,大师兄此刻并不在内一峰,听大师兄那里的守门小童说,貌似临时有事出去了,快则三五日,慢则十来天必定会回来。

如此一来,张依依只好将特意带的礼物继续放在自己身上多存放些时日,等大师兄回来后再说。

转身又给潘师姐发了道讯息,告诉师姐自己回来了,还给她带了礼物,让她得空的话过来内一峰找她。

谁知讯息发出去后,好半天才收到潘师姐的回讯,结果人家这会也不在宗门,正跟着几名同门在外做任务,归宗时日不定。

这下好了,张依依兴冲冲的回来才发现大伙全都忙忙碌碌,哪怕是同一宗门却连见个面都不是那么容易之事。

至于她那堂姐张桐桐此时反倒是在宗门,因为对方在宗内名气还不小,所以张依依随意打听了一下就得知堂姐也是前两天才回来,一回来就闭了关,等出关的话还不知道什么时候。

不过张依依并未给堂姐带礼物,一则她们之间的交情远没到那样的程度,二则送的礼物太次人家看不上,太好她又舍不得。

说起来,她袋里的天材地宝看着不少,可除去毛球用的一大半,自己淬体的一小半,另外还有送给师父、师叔、两位师兄的那些,基本上剩不下什么。

甩了甩头,张依依突然觉得自己想得似乎太多了些。

身为书中女主的堂姐,各种各样的机缘绝对只会比她多不会比她少,兴许人家还看不上她这点东西,更没想过要与她有什么太多不必要的交集。

嗯嗯,点头之交和平共处就已经很好了,带礼物之类的完全没有必要。

回到自己的院子后,突然空闲下来的张依依一把倒在自己的床上,闭上眼什么都不想,就这般像个凡人似的好好睡了一觉。

其实自打筑基以后,她便不必再像普通人一样需要睡眠才能补足精神,但也许是前世的记忆太过深刻,所以偶尔她都还是会用这样的方式让自己彻底放松一会,反倒成了减压的最好方式。

一觉起来,已是新的一天,伸了伸懒腰后,张依依只觉得精气神十足,浑身充满了用不完的力量。

毛球还在妖兽袋中睡得昏天暗地,对于它这种炼化宝物的方式,张依依是大写的服气。

那团黄泉之火太不简单,毛球想要彻底炼化归为已有还不知道得花多久的功夫。

连自己都没察觉到,平日里整天被毛球叨叨着嫌烦,可这才几天不见竟开始想念那家伙,若是让毛球知道了,指不定又要多得意。

至于那面铜镜,张依依这会才有了功夫拿出来细细察觉。

发现铜镜在吞掉拍下来的那块石头后,整个镜身并没有发生什么明显的变化,或许是当初她的猜测并不正确,也可能是石头还没那么快能够完全被炼化吸引。

总之,这个时候的铜镜看上去就像是一块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镜子,可张依依莫名的就是觉得自己能够看得明白铜镜的一些状态。

比如说现在,铜镜明显正处于完全的沉睡之中,跟毛球那家伙类似,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醒来。

“哎,你们一个个的都有事忙,我怎么能落后呢?”

想到过几天师傅又要亲自检查教授自己,张依依自是不再浪费时间,宁神静气同样开始了她的修炼。

一连五天,她连院门都没出,直到被师尊传音召了过去检查她近段时日的修炼情况。

亲自看过张依依剑术演练之后,姜恒还算满意,哪怕出门在外这小徒弟也并未放松修炼。

而且很明显的是,依依剑术上的领悟比之从前更有突破,令他格外惊喜。

当初最开始传授星空九剑,演练第一剑时,小徒弟便从他的剑术中懵懵懂懂地摸到了时间概念的门坎,而如今,他竟在依依的演练里头,感觉到了一丝空间概念的气息。

要知道,时间道与空间道本就是三千大道中最难琢磨的,时空道更是非大机缘者无法碰触,可依依竟这么早便开始对时间、空间有了领悟,虽然还很是模糊,但假以时日,或许真有可能创立时空之道。

“很好,以后出门在外,若有合适的机会练手时,你可以试试星空第一剑的威力。”

检查提点完毕,姜恒笑着朝张依依发放了许可证。

这也意味着,张依依的星空第一剑已经正式小成,便是遇到敌人也可出手,无需担心能力不足而引起反噬。

张依依自然也听明白了师尊的意思,当下高兴地点头称是,而同一时间,脑中星空第二剑赫然解禁,完完整整地浮现出来。

这意味着,从现在起她可以学习星空第二剑了。

虽然自己修为摆在这儿实在低了些,无法将星空第一剑的威力真正发挥出来,但第一剑剑法总算已成。

“先别高兴太早了,虽然第一剑已经学会,却也仅仅只是学会,所以为师建议你暂时先别急着学练第二剑。”

姜恒自然知道封印在小徒弟识海中的星空第二剑已经顺利解禁,所以才特意提点道:“你的剑势已大成,但领悟剑气总还是差上那么临门一脚。这段时日,你试着将星空第一便反复苦练看看,一则熟能生巧可以更好的将第一剑灵活运用、威力提升,二则兴许可借机摸索,生成剑气。”

“多谢师父教导,弟子知道该怎么做了。”

再次得了师父的提点,张依依更是茅塞顿开,同时也愈发跃跃欲试。

知道小徒弟心中所想,姜恒没再留人的打算,只不过小丫头转身就走似乎将替毛球炼丹一事都忘到了脑后根,这才忍不住提醒道:“等会,你那高阶兽还炼不炼?”

“啊?哦,炼,当然炼了。”

张依依这才反应过来,不好意思地拍了拍自己的脸颊,连忙将先前已经准备齐全的各式天材地宝与其他材料通通装在一个空的储物袋中交给了自家师尊:“师父,麻烦您了。”

“行啦,回去吧,等兽丹炼好后,为师自会通知你来拿的。”

姜恒也不免觉得有些好笑。

小丫头看上去虽然迷糊了一点,可对那契约凶兽倒是真好,这么多的天材地宝好东西说拿就拿出来,一点都不心疼。

只怕这些东西拿出来后,他这徒儿身上几乎都没什么值钱的家当了,也难怪那天同他讲述起拍卖场上那些一掷万灵的土豪修士时,眼神都快赶上狼似的泛着绿光。

张依依全然不知自家师尊心中竟将她与饿狼相提并论,不然的话当初带回孝敬给姜恒的礼物时,怕是得考虑要不要少上一两样了。

从师尊那儿回去后,张依依便直接闭关一头扎进了练剑之中无法自拔。

回宗后的无极听说自家小师妹不仅很好的完成了第一次外派任务回来了,而且还给他带了礼物,当时便高兴地直奔师妹住的小院,却没想到师妹竟然闭关了。

略显失望下,无极只得先去面见师尊。

谁知,半个月后,小师妹依然没有出关。

又过了十日,无极再次跑到张依依的小院,却还是阵法开启,门户不能得入。

他心中颇是有些遗憾,因为二师弟在外出了些问题,所以他现在就得离宗去找二师弟。

这一趟出门,再回来还不知道要是什么时候。

本想着走前怎么着也能见上小师妹一面,看来怕是不能如愿了。

无极转身正准备离开,小院外头的防护阵法却是突然被打了开来,一道明丽的身影很快从里面走了出来。

“大师兄?你回来啦?”

看到无极,张依依原本愉悦的面容更是喜气洋洋。

今日真是个好日子,她闭关一个月练剑,总算有所突破生成剑气,没想到刚一出关就看到了在外头等着的大师兄。

无极也没想到要走之前还是如愿的见到了自家小师妹,心情顿时大好起来,二话不说直接便取了不少准备好东西一股脑全塞给了张依依。

“师妹,这些都是给你的,上次大师兄出去几天发了笔横财,兴许有你用得上的。”

无极向来就不是话多的人,但因为马上要走,所以自然而然一口气多说了不少。

“若是都用不上,你就留着送人,等大师兄下次回来,再给你带更好的东西。你二师兄那边可能有些麻烦,大师兄现在就得去找他,你要照顾好自己,听师尊的话好好修炼,若再有外派任务的话一定要注意安全,缺灵石的话就去找师尊要,跟师尊说支取大师兄存放在师尊那儿的份额就好。”

张依依没头没脑的被塞了一手的好东西,总算是反应过来自家大师兄这是立马出远门了。

大师兄不愧是大师兄呀,瞧这做派还有叮嘱的话简直将她当成小孩子一般养,生生让张依依有些汗颜自己是不是真的还没长大。

“大师兄,二师兄出了什么事呀?”

张依依倒是没有客气,直接将无极送她的东西给收了起来。

长师兄不说如父,但如兄是完全没问题的,一家人太过客套反倒显得生分,反正她也是打算一直礼尚往来的。

“离得太远,所以暂时我也不太清楚,只是收到了他的紧急传讯符,得去了才知道。不过你放心,大师兄肯定会带着你二师兄一起平平安安的回来!”

无极见自家小师妹一脸的担心,下意识的抬手拍了拍小姑娘的肩膀以示安抚,内心却还是十分受用这样的一份真诚关怀。

哎,有个小师妹的感觉就是不一样,比起总只会给他惹事的二师弟来说,贴心懂事的小师妹真真可爱了一万倍都不止。

“既然如此,那大师兄可一定要好好保重!”

张依依一听,立马就知道自家师兄这一趟远门怕是要走很久,当下就将自己给他与二师兄准备的几份天材地宝取了出来送上。

“大师兄,这两样是给你的,那两样是给二师兄,都是我这次从嘉关谷城给你们带回的礼物。你见到二师兄后顺便帮我转交给他,说不定你们能用得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