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五章 客卿、越境挑战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就这般,张依依与洛启衡直接跟着王晓丹去了王家。

有王家嫡五小姐的亲荐,加之洛启衡也是个货真价实、实力不俗的金丹修士,所以十分顺利的便成为了王家客卿。

王晓丹又私下照料了一番,借着偿还借命之恩,求她父亲开了特权,让洛启衡享受到了王家一等客卿的待遇。

不然的话,照着他原本金丹初期修为,正常来讲应该是二等客卿才对。

王家招纳的客卿等级都是比着着中等甚至于大型家族的规矩统一划定,元婴为特等,一般会加封为王家客卿长老,享受到的自然也是最高规格与礼遇。

当然,若是王家遇到什么麻烦事的话,客卿长老比起其他等级的客卿所需尽到的责任与义务也是最大的。

而金丹后期及大圆满为一等客卿,金丹初、中期为二等客卿,筑期大圆满则是级别最低的三等客卿。

也就是说,张依依此刻面临了一个极其尴尬的问题,貌似以她筑基中期的修为,根本就没有达到招纳为王家客卿的最低要求。

看着王晓丹那一脸为难的模样,张依依深深的替自己感受到了莫名心疼。

修为低不是她的错,王家的规则摆在这儿更不是王晓丹的错,估计是这方小世界与她八字有些不合吧。

不然连客卿这条路都不留给她走,难道真要她去给这些家族子弟当下人不成?

那她还是宁愿继续当个小小散修,反正储物戒里师尊给的那么多灵石足够她修炼挺长一段时日,哪怕是在这种灵气稀薄的地方也一样。

“韩姑娘你的事,实在抱歉,若是韩姑娘再稍微提升一小境的话,我也能与父亲再说说情,说不定可以破例招收你为三等客卿。”

王晓丹也觉得挺遗憾的,她想讨好洛启衡,自然知道要对他的妹妹好。

可有些东西相差得太多,当真不合规则,她便是王家嫡五小姐,却也不好一而再的破例。

其实王家如今要力争成为下一百年的中型家族,所以招纳的客卿基本上都放在金丹境以上,筑期大圆满这样的三等客卿已然很少再招。

而张依依还仅仅只是筑基中期,离大圆满都差得远,她是真的不好再坏规矩。

好在,她总算是替洛启衡争取到了更好的客卿待遇,又替他们挑了处独立的院子,往后这兄妹两在王家安定下来也算是有了立足之地。

“无妨,五小姐已经替我们兄妹两考虑得极好了。”

张依依自然知道王晓丹能够做的已经很好,哪可能对王晓丹有什么不满:“还得多谢五小姐为我们操心,给予我们优待。”

“韩姑娘客气了,这本都是韩公子应得的。救命之恩晓丹没齿难忘,今后韩姑娘与韩公子有任何需要都只管来找我便是,但凡晓丹能力范围之内,必定不会推脱。”

王晓丹见张依依通情达理,并未因为不曾成为王家客卿而生出什么不满来,自是松了口气。

美目一转,她又一脸羞涩地朝一旁沉默不语的洛启衡道:“另外,我已替韩公子额外多申请了一些物资奖励,迟些会让人并韩公子新制成的客卿铭牌一同送过来。便是韩姑娘,虽然暂时还不能成为我们王家的客卿,但客居身份不在话下,新的身份铭牌也会帮你做好。”

这样的安排显然已经是极其周到,张依依这次真真托了洛启衡的福,不然的话,像她这种连个正式身份、哪怕是客居牌都没有的无名散修,根本没办法在这种家族林立的地方安顿下来。

张依依再次开口谢过,心道先前英雄救美那样的戏码果然没有白搭。

虽然小小的牺牲了一下洛启衡的色相,不过最终受益不小,没这一层关系的话,王晓丹也不可能打着报救命之恩的伐子直接让她父亲给洛启衡提高了一等客卿等级。

而她这个连成为最末等客卿都没资格的人,更是托了洛启衡的福,不仅混了个客居的身份牌,无须再担心成为黑户,同时因“哥哥”的待遇提升了一等,有了独立的院子,也能让她跟着蹭个房间,不至于悲惨到居无定所,四处流浪。

“她可以的。”

忽然,一直不曾吱声的洛启衡看似没什么头尾地朝着王晓丹说了几个字。

“什么?”

见爱慕之人竟突然主动与她说话,王晓丹心神一颤,却完全听不懂那话的意思。

倒是张依依,却一下子听出了洛启衡的真正用意,当下摇了摇头道:“哥,别再为难五小姐了。”

这“哥”还真是叫得顺嘴得紧,全然一副早就叫了几十年成了习惯似的,半点都不带生份。

洛启衡莫名觉得有些喜感,这姑娘比起四五年前时,貌似脸皮更厚了。

“她战力强,可越境对敌。”

洛启衡指了指张依依,难得主动地朝着王晓丹解释了一句。

倒并不是他担心张依依无法成为客卿得一直蹭他住处、蹭他资源,只是这姑娘怕是还没意识到,客卿身份的重要性。

蓝羽小世界与华仁大世界的那一套规则完全不同,这里的几乎九成九的修炼资源、哪怕是各种机缘机遇的地盘等,通通都被家族所瓜分掌控,只有真正加入到家族里来,今后他们才能有争夺这些修炼资源的资格与机会。

客居者仅仅只是区别于家族奴仆的寻常人,只有客卿才能算是有了残酷竞争的许可证,否则你连争夺都没地方争夺,压根连接触的机会都没有。

说句不好听的,在三足乌传回来的消息资料中明确显示,这里就算是拍卖场都只允许各家族子弟或者客卿入内,散修什么的连进场的资格都没。

“越境对敌?”

王晓丹一听,顿时惊讶无比:“若真是这样的话,韩姑娘的事自然是可以额外处理的。”

她没有听错,她仰慕的人说的是越境,而不是越阶!

也就是说,韩公子的妹妹战力强大可以单挑金丹修士?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么将韩琳破例招为王家客卿自然不是问题了。

但这种事不是她信就成,只怕还得让韩姑娘用实际行动证明过后才算。

不是她不相信韩公子的话,而是这么大的事当真不是她一人说的算,还得让父亲他们眼见为实,亲眼见证确认后才可。

“真的。”

洛启衡实话实说,半点都不曾说谎。

当初在落仙河秘境时,张依依刚筑基就能够直接斩杀筑基大圆满的其他宗门出色弟子,如今五年之后,打个蓝羽小世界的金丹初期理当毫无压力。

不是他盲目信任张依依,一则这姑娘的战力的确强悍得惊人,二则今日他察觉张依依的神识强度早就超出了寻常金丹修士。

而更重要的一点是,他发现因为这方小世界的某些原因,在此土生土长的修士不但晋级受到影响,数万年都无人再突破化神境的禁制,晋级更高境界,甚至于同境界的修士,明显都要比他们华仁大世界的的修士实力普通差上一些。

所以,洛启衡完全相信张依依有着足够的能力可以越境击败这里的普通金丹初期,毫无压力。

张依依没想到洛启衡竟然会主动与王晓丹提这个,当下便觉得没有必要。

她并不准备太快泄露自己这点子底细,况且暂时不做客卿也没什么大不了,反正自己身上还有不少灵石家底足够撑上一大段时日,到时再另外寻机会便可。

但洛启衡似乎一下子看出了她的心思,当即便与她神识传音,告知她这方世界家族客卿身份对他们这种黑户的重要性。

是以,她自是立马反应过来改了主意,原本想拒绝的话通通改成了自信满满地表态:“五小姐,我哥说的都是真的。若只要能够证明我能越境制敌就可以破例成为王家客卿的话,还请五小姐可以给我这个证明的机会。”

来吧来吧,打架而已!

张依依觉得自己的心态已经属于典型的不见兔子不撒鹰,没有好处的话她当然更喜欢扮猪吃虎,能低调则低调,可如今想要接下来的修行之路在这方小世界走得更顺,就由不得她再继续收着藏着。

“好,既然韩姑娘如此有信心,晓丹自然会愿意替韩姑娘安排,给姑娘一个证明自已的机会。”

王晓丹见状,也不再多问,当下便亲自去安排此事。

对王家而言,能够再多招一个实力强悍的客卿本就是好事,而成功了的话,她这个引荐人同样也能得到家族的称赞。

一举两得,何乐不为。

没多大功夫,王晓丹便将此事禀明了自已父亲,并且得到了许可。

王晓丹的父亲王灿在王家身份不低,自然没空亲自处理这种小事,而是派了一个心腹跟着女儿过去替他做个见证。

若女儿所说的那名筑基中期的女修当真打得过金丹修士,那么王家肯定不会错过这样的一份战力。

说不定到时在争位赛中,这样可以越境挑战的一张底牌还能达到某些出奇不意的效果。

得了许可后,王晓丹的办事效率也极其快速,没一会功夫便安排好了一场比斗,就在族中广场中央的那处擂台进行。

原本,王晓丹并不想把事情闹得那么大,比斗之中也想挑个隐蔽些的地方,如此一来,万一张依依不敌没有成功的话,也不至于让那对兄妹两太过难堪。

可父亲派来之人却并不赞同,不仅将比斗放在了广场最显眼的擂台处,还派人通知族中得空的子弟都可以前来观战,说是这般方才公开公正,而且也能够让族中弟子近身观摩,增长些比斗经验。

如此一来,王晓丹也不好强行反对,只得将人照着要求安排了下去。

所幸在对战人选上,那名心腹倒是并未过于刁难,故意增加难度。

他让人请来族中一名金丹初期修为的二等客卿作为张依依的对手,只要张依依能够打羸那名二等客卿,便可以正式加入王家,成为王家的二等客卿。

“去吧。”

上擂台之前,洛启衡难得主动地与张依依说了句话:“小心一点。”

“哦哦,好的,多谢关心。”

张依依没想到洛启衡还会特意交待她这个,顿时觉得这人还真有了点身为哥哥的自觉性。

“不是说你。”

洛启衡见张依依误会了自己的意思,只得又朝着擂台上已然现身的瘦高修士方向示意了一下。

不是让你小心一点,而是让你小心一点莫要打得太猛了些的意思。

毕竟以后挺长一段时日,大家都还是得要以王家客卿的身份共处的,这才来就直接把人给伤得太厉害的话,对他们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事。

“啊?”

张依依见状,这才明白过来,敢情洛启衡不是怕她受伤之类的,而是担心她把擂台上的对手打得太狠,伤得太厉害了?

这是不是也对她太过信任了些?这么看好她,她都怕自己会太骄傲呀!

“哦哦哦,哥你放心,我会有分寸的。”

张依依腆着一张脸含糊地应着,倒也不敢把洛启衡的真正意思给点破。

毕竟这会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她怕他们现在就把话说得太满直接就能被那些目光给鄙夷死掉。

更何况,张依依虽然对自己的实力有信心,却也从来不会轻视任何一个对手。

等张依依上了摆台后,下头观战的王家人立马发出一阵阵的唏嘘声,显然没有料到那位二等客卿的对手竟然会是一个年轻漂亮的娇娇小女修。

小女修看上去顶多二十的模样,筑基中期的修为,要不是亲眼所见,亲耳所听,他们压根就不相信这么个小女修吃了熊心豺子胆,竟敢越境挑战他们王家的二等客卿金丹修士。

“五小姐,是不是弄错对手了,我好歹也是堂堂金丹,怎么能欺负个筑期中期的女娃娃?”

瘦高的金丹修士心性倒是不坏,见到对手是张依依后第一反应不曾嘲讽看不起,反倒是只是觉得这样的比拼并不公平,而且自己还真有点下不去手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