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八章 妖兽、奇迹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看到张依依竟这个时候出关了,王晓丹颇是有些尴尬地朝其笑了笑,自是不再继续之前同洛启衡所说的话题。

其实,就算张依依没有恰好在这个时候出来,她的话也已经说不下去了,张依依的突然现身打断反倒是给了她一个台阶。

洛启衡的性子当真不是一般的沉闷,她说十句对方都没有真正开口回应过一句,中间总共也就点了两次点表示已经知晓,再接下来对于她额外的非正事话题明显连敷衍都不愿意敷衍。

再说下去,王晓丹自己都快要哭了,面子里子统统都不知如何挽回。

其实,洛启衡量也就是昨日才出的关,刚一出关王晓丹那边就得到了消息,为了能够有个正当的理由前来见上心上人一面,愣是厚着脸皮将从山叔交代给下人的跑腿任务要了过来。

精心准备了半天,今日一大早特意过来见人,没想到洛启衡对着她跟其他外人毫无两样,冷冷清清得就好似压根就不在同一个世界似的。

王晓丹内心是挫败的。

她自认为当日洛启衡主动出手帮了她替她解了围,而后她又引荐着他们兄妹两回了王家,无论如何两人之间的关系总得比普通人要稍微不同那么一点。

可事实却是,她当真有些想太多了。

洛启衡看她的眼神就跟看个陌生人没什么两样,在听完她转述的公事后,见她还没走竟又接着说旁的与公事无关的东西,当下便显出了几分不耐烦来。

王晓丹从小到大也算是王家捧着长大的,天资相貌在这些中小家族里头绝对算得上是一顶一的,喜欢她的多得去,还从未见到过像洛启衡这般将她当成一块石头或者一根草差不多的男人。

“韩姑娘,两天后丰都城那边举办的中型家族资格赛,还得劳你与令兄一并前往出力。”

她快速调整心态,朝着已然走过来的张依依微笑说道:“我运气倒是不错,正巧碰到你也出关,不然也不知会不会打扰到你修行。”

王晓丹也是有自己的骄傲的,她虽然喜欢洛启衡,却并不希望自己这种主动示好却被漠视的行径落到别的女子眼中,哪怕对方仅仅只是心上人的妹妹。

“有劳五小姐亲自传话,到时我与哥哥定当听从安排,全力以赴。”

张依依对王晓丹还是挺有好感的,自然不可能如同洛启衡一般冷落无视着人家。

再加上他们来王家之前也清楚,这次王家特意招纳客卿,最主要的目的便是为了应对百年一次的中型家族争位战。

所以该他们尽的义务自然心中早就有数,人家特意再来知会一声,也仅仅是出于客套,表示着对他们的重视。

而两天后丰城的那一战仅仅只是资格赛,资格赛中的预赛而已,总之想要真正挤进中型家族,王家还有得磨。

不过,那些都与他们无关,所有伤脑筋的事情都是王家自个解决,而张依依与洛启衡只需要配合着尽上他们的一份力,力争需要他们参加的擂台赛取胜便好。

“既然话都带到了,那我就不再打扰,告辞。”

王晓丹很快走了,来得有多么的期盼,走得就有多么狼狈心酸。

直到再也看不到对方的背影,张依依这才扭头重新看向洛启衡道:“就算不喜欢她,至少也应该给她点礼节性的反应,女孩子总归是要点面子的,况且这也是你的风度呢。”

她倒不是替王晓丹说话,只不过觉得洛启衡的性格也实在太清冷过头,真不知道他这几十年怎么过来的,竟没有把自己给冻死掉。

洛启衡没啥表情地看了多管闲事的张依依一眼,并不觉得自己这样的性子有什么问题。

不过他知道张依依也算是为他好,所以还算给面子的点了下头,只不过今后如何还是如何,并未打算改什么。

对他而言,所有的人只分三种,一类是亲友,一类是同伴、一类是陌生人。

很显然,王晓丹直接被划分到了陌生人的类别,自然是能不开口便懒得开口。

而张依依当然是同伴,至少是在这个蓝羽小世界唯一熟悉并且信任之人,所以对于张依依的态度,洛启衡自觉已经是极为不错,再懒也由着她叨唠几句,有用的便回上一句,没用的随便听听便得了。

不是张依依自个说的吗,女孩子总归是要点面子的,他怕太不给她面子的话,这姑娘面善心黑的,指不定私下里怎么整他。

张依依全然不知沉默寡言的洛启衡内心里头竟然是个如此桀骜不训、我行我素、不爱费心思交流的懒人,也得亏洛启衡有着一张清冷沉稳的正派俊脸做掩饰,以至于旁人从来都没堪破那份冷淡性子的真正的原由。

“好吧,是我多嘴了。”

张依依虽然没有真正看破洛启衡的内心,不过话一出口便觉得自己还是有些愈越,说到底这也不是她的亲哥,管天管地也没资格管到外人头上去。

“咱们还是来想想正事,看看有没有什么好办法可以多挣些灵石,这里修炼灵气太差,太费灵石了。”

话题一转,张依依立马便问起了自己眼下最为感兴趣之事。

成为王家客卿只是解决他们立身于蓝羽小世界的第一步,等于是黑户有了身份证,如此以后做其他事情才方便。

但光靠近王家那点供奉远远不够她跟洛启衡修炼所需,不好好筹划可是不行。

“苍琅海,猎妖兽!”

这次,洛启衡终于开了金口,倒是一下子便给出了张依依想要的答案。

他们这些客卿除了部分需要轮着留守王家看护整个家族安全,大多数人平日里并不需要成天呆在这里。

应该做什么就去做什么,相较而言其实颇为自由,若有任务或者紧要之事,也有传讯符联系通知,一般情况下也不会耽误什么。

所以,张依依想要挣灵石其实并不难。

这些天三足乌已经替他打听好了,离王家万里之外便是无边无际的苍琅海,海中妖兽浑身是宝,上至妖丹,下至皮肉筋骨等都是炼丹、炼器的材料,哪里都收。

区区万里对他们而言并不算什么,来回一趟快得很,完全不会影响到什么,所以哪怕张依依没提出这事,他也是打算得空后便直接去苍琅海域捕杀妖兽换取灵石。

他身上的灵石当真有限,毕竟在他失踪之前,可没有一个大乘真圣的师尊随手甩下一大袋的灵石给他有备无妨。

张依依一听这个,顿时就觉得相当可行。

想起当初她还是云仙宗的外门弟子时,便在万泽山外围靠着猎低阶妖兽一面训练自己的实战能力,一面换灵石修炼,真真是两全其美,各不耽误。

如今这里可以猎海中妖兽,倒也算是熟悉的配方,熟悉的味道,当真是不错的选择。

“那到时咱们组队一起?”

张依依整个人都精神起来,能够拉上洛启衡一起行动的话,不仅安全上更有保障,而且可以有选择性的猎上一些等阶更高的妖兽,灵石自然也能挣得更多。

“嗯。”

洛启衡自然没有反对,张依依绝不是个拖后腿的,到时他一起合作的话,他还能借机多研究一下张依依的剑术,取长补短。

两人一拍即合,当下便敲定丰都城那边的资格赛结束后便直接出发前往苍琅海猎海兽的事宜。

当然,这所谓的敲定皆为张依依一个人在那儿自提自定,毕竟洛启衡那张嘴太金贵,除非必不可少,根本不可能主动开口。

两天后,张依依与洛启衡跟着王家一起到达了丰都城。

此次也算是关乎到王家角逐中型家族的第一步,是以哪怕仅仅只是资格赛预赛,却也还是由王家家主亲自带队,族中中高阶修士外加客卿几乎来了一半之多。

做为外来人员,张依依与洛启衡对这些具体的操作规则都不清楚,倒是亏得程扬这个本地通一路之上都凑到他们边上,时不时地替他们介绍了个七七八八。

原来,所谓的资格赛真正参加的家族并不多,加上王家,达到了最低标准报名的小家族总共就十家。

而这十家通过预赛与决赛之后,将会淘汰掉八家,只留最后两家实力最强的小家族才有资格挑战原本的二十家中型家族任一一家。

胜则取而代之,败则唯有百年之后再继续努力了。

“也就是说,资格赛一开始就将十分残酷,因为到时各家不仅仅要抢挑战赛的两席之位,更得要力争第一,不然的话在挑战赛时就没有先挑选原有中型家族的机会,胜算更是少之又少。”

程扬一口气同身边的小友张依依说了一大通,见其的确很感兴趣,自是投其所好。

原本这些就是些常识性的东西,他也不过是随口扯来,既能打发时间又能同这对兄妹拉近关系,当然再好不过。

至于如此常识性的东西这对兄妹为何竟一点都不懂,程扬虽然也有些奇怪,但却十分聪明识趣的不曾多问。

真是散修跟他们一般求生存也好,还是隐世大能教出来的徒弟跑出来历炼也罢,这些其实并不重要。

修真界的人谁还没有一点自己不能对外言的秘密呢,总之对程扬来说,与这对兄妹交好是错不了的。

“也就是说,这里的二十家中型家族,到时真正要接受挑战,有可能被挤下去的只有两家?”

张依依倒是很快明白了这其中的关键所在,问道:“王家预期中,最想挑战的是哪一家?”

最想挑战的肯定是整体实力相对其他中型家族来说最弱的,王家准备了几百年,想来早早就研究透了预定对手的情况。

“清河唐家。”

程扬也不卖关子,直接解释道:“真论起来,其实清河唐家也算是老牌的中型家族,数千年前更曾稳坐大型家族的位子,手中掌握的资源不知红了多少人的眼,连五大世家都曾有人与唐家联姻过。”

“但可惜的是,清河唐家极盛之际出了大意外,一下子栽了个天大的跟头,以至于直接从大型家族降至中型家族里的末流,浮浮沉沉三千多年,到了如今已然很难再撑起中型家族的位子、护住那么大的所得之利。”

所以,现在的唐家几乎成了一个香饽饽,引得所有摩拳擦掌跃跃欲试想要挤身中型家族的小家族恨不得都去咬上一口。

王家也不例外,唐家如今的实力明显已经是固有的二十中型家族最弱一方,亦是他们想要取而代之成功挤入的最好突破口。

所以,王家家主才会这般重视资格战,不然让其他家族挑走唐家挑战的话,王家便是得到了挑战资格,想赢剩下的那十九家明显机会太小,个个硬得无比硌牙。

“数千年前,清河唐家出了什么大意外?”

张依依一下子便选中的重点关注点,什么样的大跟头可以让一个极盛的大家族一下之间降至中型家族末流,而且浮浮沉沉了三千多年非但没能重返辉煌,反倒是越来越差,连中型家族都将保不住?

“邪魔!”

本也不是什么机密,程扬自然没有瞒着张依依的必要,只不过声音却是下意识地压低了些,哪怕开始说及这些之前已经打了隔绝神识窥探的小术法。

“唐家当初最有天份的嫡系少主竟然成了邪魔,一夜之间不但杀了整个唐家差不多一半的族人,还将屠尽了千里之内的所有凡城,当真是残忍至极、血流成河、生灵涂炭!”

程扬虽然并未亲眼目睹过那样的场面,但当初听人说起时便觉得一阵又一阵的心悸。

对于已然成邪入魔的那名唐家少主来说,那么多的生灵性命还比不上蝼蚁,仅仅只是他用来修炼升级的口粮罢了。

便是与他同根同源的唐家人也是如此,听说当年光是那名少主的至亲血亲便几乎死了个光光,更是令唐家一夜之间几乎被所有家族孤立起来。

真论起来,程扬倒是觉得都那样了,唐家竟然还咬牙坚持下来没被直接除去家族之名已算是奇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