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九章 怪异、顿悟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那后来那位唐家少主怎么样了?”

张依依没想到这里头竟然还有如此曲折的故事,不由得下意识地询问。

“死了呗!”

程扬提起那人的结局,便是数千年前的事却都一幅松了口气地模样道:“屠了那么多凡城后,那位唐家少主便直接跑了,可他犯下的事天理不容,自然成了天下所有正道修士人人得而诛之的目标。”

说到这,程扬顿了顿,满是感慨道:“当时追杀他的大半年间,不知又死了多少人,最后还是五大世家专程派了人追捕围剿,这才在他魔功大成之前将其诛灭。为此五大世家派出的人几乎死了大半,这才除去这么个祸害,匡护正道。”

张依依听得连连点头,五大世家她倒是从洛启衡那只三足乌打探到的情况下多少有些印象。

到底是这方小世界最厉害的五大顶级世家,代代相承掌握着这方世界绝大部分的资源与命脉,若是五大世家联手派人出马都摆不平的话,那唐家少主可真就要逆天了。

说实话,邪魔二字不可避免地让张依依不由得联想起了嘉谷关城五阴生魂阵的起术者白家老祖,不过这样的念头倒是很快一闪而过并未深究。

毕竟邪修也好、魔修也罢,哪方修真世界都不可避免,哪里可能会有什么关联。

只不过,那位清河唐家的少主怎么会一夜之前突然坠入邪魔道?事先整个唐家就一点都不知情,更没有察觉过任何一点不正常的迹象来?

好端端的人修当然不可能突然之间说坠邪魔道便坠邪魔道,也不知道唐家在他们这件事中到底扮演了一个什么样的角色。

就像当初的白家,可不就是明知他们自家老祖正做着多么丧心病狂之事,却还是毫不犹豫的暗中举全族之力相助。

张依依总觉得事情有点奇怪,可具体哪儿奇怪又说不清楚,毕竟这都是几千年前的事了,不知被多少人传来传去,估计着那丁点所谓的真相也早就掩没了个干净。

“发生了这么大的事,唐家竟然还能一路坐稳中型家族几千年,倒也是极有手段的。”

片刻后,张依依似自言自语一般感慨了一句。

照她看来,以唐家当初所面临的情况,能够保住小家族的名号不被撤去就不错了,没想到竟然一连几千年仅仅只是从大型家族降至中型家族而已。

“那是,唐家极盛之时,可是与五大世家中的钟、宋两家都有联姻,就是再落难那也比旁人多不少底蕴。”

程扬点了点头,那些东西其实离他这样的小人物太远,家族的兴衰什么的在他这种散修身上并没有太大的感触。

“哦……”

张依依若有所思地跟着点了点头,倒是没再追问什么。

倒是一旁的洛启衡反倒是在听了一路都没吱过声的情况下,忽然间问道:“那边是唐家人?”

顺着洛启衡的目光望去,对面不远处的席位前方竖着的正是带唐字的族旗,来的人不多,十几个左右,正儿八经坐在最前方主位的则只有两人。

程扬一开始还没意识到洛启衡是在与他说话,毕竟这一路直到丰都城大赛场,他说了那么多也没见洛启衡主动答理过他一句,都险些记他忘记身边除了张依依外,还有一个洛启衡也在。

“啊,对对,那便正是清河唐家的人。”

他反应过来后连忙肯定解说道:“今日虽只是十家小家族间的资格预赛,但做为将被挑战的二十家中型家族一般都将派人前来观战,也算是知已知彼。”

修真之人视力极佳,唐家边上的确还有不少其他中型家族派来观战的代表,相较而言,不论是排场还是气势之上,明显就数清河唐家算得上最弱。

似是有所感,坐在唐家最头边主位上的其中一名青衣男子竟是直直抬眼朝着他们这边看了过来。

哪怕洛启衡他们三人所坐之处明明在人堆之中毫不打眼,但那人的目光却仿佛带了滤镜般一下子穿过其他人,毫无差错的锁定到了他们身上。

只一眼,青衣男子便直接无视掉了程扬,在张依依脸上也仅稍微停留了片刻,最终准确无误的盯上了洛启衡勾唇一笑。

那一笑,来得当真毫无征兆,仅片刻后对方就收回了目光不再看他们这边,可连并没被当成主要目标的张依依在那一刻竟都莫名感到了一阵后背发凉。

反倒是洛启衡面色如常,也不知道是不是真未将那对方那诡异一笑放在心上。

“那人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张依依悄悄与洛启衡神识传音。

洛启衡应该是一早就注意到了那青衣男子,不然的话金口难开之人是不会无缘无故向程扬求证这种看似有些废话的问题。

而那青衣男子也不简单,一眼便直接盯上了洛启衡,还有最后那诡异一笑,当真令她都觉得有些毛骨悚然。

“不知道。”

洛启衡回了传音。

是不知道,而不是有或者没有问题。

一听这话,张依依便知洛启衡定然是真发现了什么异常。

“邪修?魔修?”

她下意识地继续传音反问。

不怪她往这方面想,谁让清河唐家几千年前的老祖宗有前科呢。

“不是。”

洛启衡神识传音不用嘴巴说话时倒是没那么吝惜言辞:“就是觉得他的气息有些古怪,有些别扭,具体说不上来。”

对方五官相当灵敏,他仅仅就是稍微多看了一眼,连神识都不曾动用,却不想一下子就被抓了个正着。

倒不是洛启衡小看那人,只不过他打小修炼的功法较为特殊,不想让人注意的时候,就算他站在对方面前那份存在感也会无形之间削弱到几乎可以令人忽略。

“咦,还真是呢。”

张依依悄然放出了一点神识偷偷窥探那名青衣男子,片刻间便不动声色的收了回来。

一开始她并没有留意,经洛启衡提醒后这才发现青衣男子的气息的确有些古怪有些别扭。

怎么说呢,就好像多出来了点什么,又好像少了点什么,倒是跟邪修魔修什么的没什么关系,但带着一股子莫名的危险感,总之她也说不清楚具体是什么,反正就是有些不太正常。

“你刚才对他动用神识了?”

洛启衡扭过头来看向张依依,冷清的面容终是有了一丝破绽。

这么多修士鱼龙混杂,正常来说谁都不会没事就敢把神识随便外放,更别说窥探他人,毕竟万一冒犯到厉害霸道的,窥视不成反被人家的神识直接绞杀,那可真是死了白死。

可张依依刚才不但悄然对那青衣男子神识查控,而且还安然无恙,甚至于原本五感极强只他看一眼都能察觉、准备发现目标的人,竟是压根没有发现张依依的神识窥视。

“是呀,就动用了一下下,不过你放心,我很小心的,没被人发现。”

张依依很是认真地解释:“你说得没错,他的气息挺古怪的,还带着一种说不出来的危险感,以后咱们若是碰上这人的话,最好还是能避开就避开。”

“……”

洛启衡没有再回复张依依的传音,只是眼神略显复杂地又瞧了她一眼,而后才收回视线算是默认。

好吧,以前他只是觉得张依依的神识强度远超常人,甚至远超金丹境,现在看来,岂止是远超那么简单,简直有毒。

照理说同伴越厉害,他当越安心才对,可碰上张依依这种时不时就会让打翻你刚刚接受的一些新印象的存在,洛启衡觉得他都快有些要生出妒忌之心来了。

这姑娘现在才筑基中期,真动起手来,不借外物只凭本身实力,他也不见得一定就是张依依的对手。

好在修行之路永远终点,而这世上比他天资卓绝、比他惊艳瞩目的绝不少有,别人是别人,他是他,若总是拿自己与其他人相比的话,除了妒恨、不甘,他永远也得不到真正想要的东西。

洛启衡,不论如何,保持住本心,勇往直前走自己的道才是你的路,你的道!

这一刻,洛启衡心中竟因为一瞬间冒出来的那点念头而有所顿悟。

而一旁的张依依立马便察觉到了洛启衡的变化,当下心头一怔,一咬牙不得不直接从储称戒中掏出一枚高阶隔绝符用到了洛启衡身上,将他整个人及气息通通包裹起来。

这高阶隔绝符可不是潘师姐塞给她的那一堆中的,而是大师兄给她的那堆宝贝里头的其中一样,总共也就这么一个,没想到这么快就得用掉,还是用到了别人身上。

有高阶隔绝符发挥奇效,在外人眼中洛启衡此时与之前全然无异,但实际上因为突然陷入顿悟,隔绝符内的情场则是灵力翻腾、气息剧变,动静惊人。

张依依是施符之人,自然可以看清洛启衡此刻真正的状况,也不知道这人到底突然间被什么触动,竟然在这么个鬼地方有所顿悟。

她也清楚一场顿悟对于修士而言有多么重要,可关键是洛启衡这场顿悟却也真是太不会挑时候挑地方了。

一个不好受到影响的话,轻则直接错过顿悟机会,重则甚至还会因此而受伤。

只希望这家伙此次不要是什么天大的顿悟,小小一下就好,可千万别扩搞得太大太过,不然她这高阶隔绝符可派不上用处了。到时浪费掉好东西不说,凭她的本事想在如此鱼龙混杂心思各异之处保住洛启衡绝对不可能。

“你可千万别搞太大阵势呀!”

心中暗自叹了口气,张依依抱怨的同时却还是不得不又悄悄往隔绝符里扔了一些中品灵石进去。

没办法,这方世界灵气实在太渣,更别说洛启衡挑的地方简直让她连吐槽的心都没了。

不给布些灵石补充灵力的话,他这顿悟十有八九得完蛋。

反正连高阶隔绝符都搭上了,这会她也不至于小气到肉疼这些中品灵石,只希望洛启衡这场顿悟一定要顺顺利利的,而且关键是千万别太久,否则的话她可是想帮都帮不上了。

也亏得她六识超常,在洛启衡刚刚有所异之际立马发现便加以掩护,否则的话后果如何真是不敢深想。

“韩姑娘,刚才朝咱们看的那人正是唐家年轻一辈中最负盛名的英才唐津。”

一旁的程扬自然不知就这么一会的功夫,他身边有人竟就直接在那儿顿悟起来。

一开始洛启衡破天荒地主动问他话,他还以为唐家的事也成功的勾起了洛启衡的兴致,正准备再说道一些这个家族其它的秘辛之类,却发现在此之后,这兄妹两竟然都不再吱声理他了。

等了一会儿才发现敢情这兄妹两个在玩传音秘谈呢,一时间他也不好打断或者贸然探问些什么,识趣的没有吱声影响。

可后来发现这兄妹两明明没再传音交流,却也没再跟他说话的意思,自顾自的也不知道想些什么,为了避免冷场得太久显得有些尴尬,是以他才自行挑了个比较适合的话题。

“哦。”

张依依见程扬与她说话,自是分出心神应了一下:“没事,我哥刚才就是随口问问,没其他什么意思。他不爱说话,但偶尔也会有抽风的时候,你不用理他。”

听到张依依的话,程扬倒是并未怀疑什么。

毕竟这么久以来,洛启衡给人的感觉就是那种永远好似游离在什么之外一般,存在感也不是太强的人。

也许是性格使然吧,这对兄妹两一看便知道话事的人是妹妹,而哥哥那种类型的人虽不好接近,但对这唯一的妹妹倒是言听计从的,并无什么特别令人反感不喜之处。

这样倒也好,反正他主要也就是想与这对兄妹攀些交情而已,至于是兄妹中的谁都无所谓。

张依依一边继续有一句没一句的与程扬闲聊,一边则关注着洛启衡的动静。

眼看着离资格预赛正式开始已经不到一柱香的功夫了,希望洛启衡赶紧些顺利结束才好,不然她是真顶不了多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