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一章 一剑一踹、自己下去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这一轮一对一,巨型擂台自动调整到了合适的大小,而此番并未有什么特定顺序,谁先谁后自行随意。

在这种情况下,第一个主动跑上擂台的是孙家子弟。

年纪虽有些偏大,但修为却是实打实的筑基大圆满,一看便知道不是什么温室里长大,经验手段都不缺。

也是,敢率先上场多少总会有些底气,这种人比斗起来往往很难缠,不说是整个孙家筑基修士中最强者,但也绝对是最麻烦的。

照着张依依的了解,孙家正是这次百年大赛中王家最强而有力的竞争对手,王家的战略肯定是想在自家得分越多越好的同时,也让孙家得分越少越好。

“我去会会他!”

王家一名筑基大圆满的族人见一开局就让孙家人在那儿扬威风,抬脚便想跟着上擂台。

“等会,还是我先吧。”

张依依拦下了那名王家族人,也没给他们讨论的机会,径直飞身上了擂台。

反正迟早得上,看刚才众人打量她的目光估计也没可能搞什么扮猪吃虎,张依依觉得还是早些打完早些了事。

王家那几名弟子见状倒也没试图拦着,毕竟他们多少也听说了族中新招纳了一对很是厉害的兄妹担任客卿的事。

张依依以筑基中期修为便能单挑金丹初期,虽然后来被族中长老勒令保密不准外传泄露,可内部知道的人却是只多不少。

连金丹初期都打得过,这会率先上去打响第一战也不错,好让王家好好踩着孙家露露脸,涨涨气势。

“孙家、孙杰!请”

看到第一个上台迎战者正是之前备战区内唯一的一个筑基中期,孙杰半点都没轻视之意,主动朝着张依依抱了抱拳,照着规则报上自己名姓。

“王家、韩琳!请”

张依依回了一礼,同样不再说其他废话。

片刻间,擂台两端之人皆亮出了自己的法宝,战斗没有任何耽误。

孙杰擅使暗器,往往使人防不胜防,战斗开始后也没什么客气礼让的念头,直接便是如同暴雨般的赤铁玄针冲着张依依急射而去,全然没有半点留手。

擂台底下,不少人暗自感慨孙杰的狠辣,没想到对着如仙子般的女修也照样下得了这般重手。

那些赤铁玄针上可都是沾了巨毒的,稍微沾上一点也得去掉半条命,而不少人眼中娇娇柔柔的小姑娘修为仅仅筑期中期,便是有点本事手段,怕也很难抵挡孙杰如此凶狠致命的攻击。

就在张杰出手的同时,张依依手中之剑已然出手,清平剑决第三式熟练使出。

一时间剑气轰鸣,排山倒海般朝着孙杰而去。

在无数异样的目光中,那些玄针似受到了极大惊吓一般,竟是生生于半道中坠落失去作用,孙杰猛的惨叫被剑气掀翻在地。

“你……”

没等孙杰来得及爬起来,张依依已快如闪电般出现在他的跟前,飞起一脚就这般直接将人踹下了擂台。

没错,就是一脚,一脚将一个筑基大圆满给干脆利落的踹了下去。

“……我去!”

“哎哟娘呀!”

“赢了?”

“完了?”

……

擂台下,一众人目瞪口呆根本都来不及反应,没想到这一场就这么直接结束了。

而且这结束的方式也着实太让他们难以形容,看似娇娇柔柔的筑基中期小女修,就这般一剑加一脚,直接将个筑基大圆满给踹下擂台了?

娘呀,这女修也太厉害了些吧。

虽说不少人都不认为王家会派一个完全没实力的小女修上来凑数,可你到底只是筑基中期,不是金丹中期呀,要不要上来就这么猛,这么吓人。

王家这是打哪里招来的小客卿,年纪小小便已修出了剑气不说,这出手更是快准狠得紧,老练得不比孙杰那种老油条差。

最后那一脚的力道,看得连他们这些旁观者都觉得疼得慌,简单粗暴的打法简直不要太给力。

“好!”

片刻后,王家人率先从巨大的冲击震惊中清醒过来,当下便兴奋无比的大吼一声,用力拍着掌替轻松羸家一场的张依依呐喊助威。

其他王家人也很快加入助威阵营,顿时底下欢呼声掌声响成一片,一副生怕旁人不知道此时台上站着的正是他们王家之人一般。

相较于王家人的兴奋,其他家人的吃惊,孙家人这会自然是最为难堪的。

孙杰虽不是他们孙家筑基一辈中最强者,但真论起来也绝对是数一数二,却不曾想竟被王家一个筑基中期修为的女修一剑一脚便直接打下了擂台,快得他们压根想都不曾想过。

这样的输法,简直就是在重重地踩着他们孙家的脸,是以这口气孙家人哪里可能咽得下。

可实际上,张依依还真没有任何打人脸的念头。

只不过这本就是真正的战斗,又不是什么切磋技艺,除了不允许死人外,其他手段都可施展,所以为了以防万一着他人之道,她当然是能最快解决对手便最快解决,拖拖拉拉的反倒只会给自己添麻烦。

而一旦踏上这种擂台,亦根本没有藏拙的必要,因为反正藏也藏不住,还不如索性痛痛快快手下见真章。

“韩道友剑术了得,孙艺特来领教!”

很快,孙家再次有人上了擂台,目光阴沉、面色不善地报上名姓,一副要好好教训张依依,替刚才被踹下擂台的孙家族兄报仇的模样。

“不敢当,孙道友请!”

张依依见又是孙家人,倒是乐见其成。

最好孙家气不过一口气全都抢着上来打她报仇,如此她正好可以替王家将最强的竞争对手先行拔去一翼。

孙艺此人早就是半步金丹,若非特意为了此次的中型家族挑战塞压制修为,早几年便可以真正晋级金丹了。

而他修的是刀,一手刀法造诣极佳,对付张依依这种已然修出剑气的剑修正是恰到好处。

孙艺宝刀一现,森森刀气赫然四溢,一式起,刀如蛟龙直接把整个擂台紧紧笼罩,虚虚实实无数刀光似要将张依依削成血水。

“森刀折剑,有看头!”

“孙家刀法到底还是后继有人呀。”

“数年不见,没想到孙艺的刀法竟如此厉害,这一回那小女修怕是……”

底下有人小声议论,只不过话还没有完全说完,擂台上的形势却是已然再次发生了转折性的变化。

只见张依依在这番场景后却是不慌不忙,手中之剑再次提起,又如方才一般又是一招清平剑决第三式使了出来。

随后,不少人还没怎么看清刀剑之间如何相抗,却见张依依一剑之后又是飞身过去便是一脚。

“砰”的一声,还没来得及收刀的孙艺惨着一张煞白的脸,直直摔趴在地上半天爬不起来。

没错,就是脸朝下那般直直趴在地上,比起刚才的孙杰来说,孙艺摔下擂台的模样要更加狼狈得多。

别怪张依依这一脚要比上一脚多使了不少力道,谁让这家伙一上来就那般阴森森地瞪她呢。

看着孙家人急急忙忙上前去将孙艺扶起带回,张依依微微一笑便收回了目光,也没再去关注一个手下败将。

“烦请继续吧,谢谢。”

她好似什么事都不曾发生过一般,朝着擂台旁负责裁定的人员礼貌地点了点头示意,举止投足间文雅大方,哪里像是个二话不说就喜欢一剑一脚解决对手的狠人。

“好,比斗继续!”

裁定者倒还算淡定,见状很快履行着自己的职责,示意下一位挑战者可以上擂。

好吧,他心里其实也挺震惊的,现在的小女娃娃都这么霸气厉害吗?

啧啧,果然他们这些人老了呀,长江后浪推前浪,一浪更比一浪高呢!

因为张依依不但一连赢了两场,而且还赢的还都是孙家最为厉害的两人,所以备战区剩下的那些筑基修士倒还真有了极大的顾忌,一时间没人再立刻上台。

最开始他们发现王家选手中有这么个仅仅筑基中期女修出战时,也是着重关注过了的,心道能以筑基中期修为挤进五个名额中来参加比斗,必定是有些真本事的。

却没想到,他们之前的估计还是过于保守了些,哪想到人家不仅有本事,而且这本事当真极其惊人。

虽只过了两场,但两场下来张依依的实力已然不言而喻,两名筑基大圆满不但都输了,还输得那么简单粗暴,甚至于都没有消耗掉张依依任何。

而更可怕的是,他们完全看不出这个女修真正的实力到底厉害到什么样的程度,一剑一踹兴许便已是她最大的本事依仗,却也可能仅仅只是人家实力的冰山一角。

见竟没人再上来,张依依也不催,面色平静地立在擂台之上,安安稳稳等着,毫不在意那一道又一道投向于她的各种各样的目光。

“既然大家都如此礼让,那便让我先来会一会韩姑娘。”

好一会儿后,终于有人再次上了擂台。

而这一次是个十分漂亮的女修,上台之后朝着张依依颇为友好地开口自我介绍道:“我是林家林堇儿,一会还请韩姑娘脚下留情,好歹看在咱们同为女修的份上,替我留上两分体面。”

这话,听上去如同玩笑似的,不过林堇儿还真没有说笑,反倒是带着几分真心实意。

林家在这次的百年中型世家争位中完全就是个打酱油陪着玩的,是以林家子弟的心态可是比着孙家要好上不知多少百倍。

于他们而言,这次最主要的目的便是前来长长见识,积累些经验,是以输赢什么的也就显得不是那么重要。

林堇儿素来又是个爱洁爱美爱面子的,当然不希望自己同孙家那两人一般当众被踹下擂台一个比一个摔得难看。

没错,林堇儿丝毫都不觉得自己有任何羸的可能,她修为还不如孙家那两个,仅仅筑基后期,实战水平更是没法可比。、

但她却是对张依依这位小姑娘极感兴趣,眼见都没人再上台,索性自己跑上来近距离的感受一下小姑娘的魅力。

“林姐姐说笑了。”

张依依没想到碰到的第一个女修对手便是个如此有意思的。

一上来完全一幅认输的态度不说,还明言一会请她脚下留情,倒是明显把体面看得比这场比斗的胜负重要得多。

上台前她便已经听王家人科谱过了,林家在整体实力上的确不如王、孙两家,甚至于在剩下的这五家里头也是最垫底的,所以林堇儿这态度虽让台下不少人当场笑了起来,却也没谁责骂什么。

甚至于,林家那边的当家人也只是一脸无奈地看着林堇儿摇了摇头,脸上连恼意都不曾闪过。

“不是说笑,我可是说真的,等我领教过你的一剑之后,到时我自个跳下擂台就好,真的。”

林堇儿生怕张依依真当她开玩笑故而连忙补充道:“放心,我绝不会使诈,反正我也打不过你,输给你挺好,只是还是得体面点自己下去就行,可不敢劳韩姑娘动脚。”

“呃……好吧。”

张依依听到林堇儿说的这些话,顿时有着见到了自家潘师姐的既视感。

这姑娘也真是什么都敢说,完全不论场合呀。

弄得她都有些怀疑这到底是真爱体面呢还是爱体面的打开方式完全不正确,不然的话怎么可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就在这擂台之上毫无掩饰说出这些来呢?

“韩妹妹,你真好,你这个朋友我交了,等日后得空后,我一定会去找你玩的!”

林堇儿得了张依依的肯定回应,顿时连称呼都变了。

不但自来熟的将姑娘改叫成了妹妹,还说这个朋友她交定了,甚至于日后得空了还要去找张依依玩,全然不管别人愿意不愿意。

“……”

张依依默默尴尬,应也不是不应也不是,这林家的姑娘倒是一脸的没心没肺,也不知道到底是真还是假。

不过,真假都无所谓,总之张依依都不会因为对方几句话而大意。

“开始了!”

她不想再听小姐姐在擂台上说更多尴尬之言,是以直接先动了手,清平剑决第三式换都没换一下,依然如旧的使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