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七章 挖墙角、藏书阁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比斗正式开始,唐希所出之剑出人意料,竟非实体,而是熊熊燃烧的火焰所化。

火焰品种未知,但威力极其惊人,一出现便让整个擂台如同陷入极致烈焰世界,仿佛足以吞噬焚灭一切。

有见多识广者暗自心惊,难怪唐希胆敢放出那般狂言,却是没想到极狱山渊之地的万年火精竟是被唐希收服得了去。

怕是这一回那叫做韩琳的女修哪怕逃得过一剑一踹,却终究还是免不了最终丧命擂台。

唐希没有任何的剑招,万年火精所化之剑全力一击狠狠斩向张依依,威力之大根本不是筑基境所能抗衡。

张依依见状,也不敢拖大,手中之剑舞动极速,连绵不断的剑气化做护盾,牢牢将自己护在其中。

剑修手中之剑不但可以勇往直前攻无不克,同样亦退能防守、滴水不露。

两股巨力相撞,那一瞬间整个擂台都被白光吞没,除了少数高阶修士在这样的时候看清白光之下两者间激烈的搏斗,擂台下绝大多数人却是压根无法知道此刻的具体详情。

直到白光渐渐退去,他们这才发现唐希与张依依依已然各自退守已方,前者面色黑到了极点,后者则眉飞色舞,好不开怀。

“一万中品灵石,现在给?”

张依依没打算惯着谁,当场便要账。

唐希的确极强,强到比她在前几天遇到的所有对手加起来都还有过之,的确算是一大劲敌。

但想凭一剑一踹就直接取她性命,简直是天方夜谭,终究还是将她这对手看得太低。

似是被当众打了脸面,唐希竟是一言不发,只是直接取了一个储物袋朝着张依依扔了过来。

刚才她何止出手一次,全力三击之下竟是连对方的身都没能近,更别说一剑一踹取其性命。

愿赌服输,她并不在意这点灵石,也无所谓丢脸,但却更加坚定了先前的打算,绝不能让对方活着离开这方擂台。

张依依接过储物袋,神识一探立马发现数目不差,很快便将储物袋收了起来。

如此明显的情形,底下看客哪里还不明白。

唐家天之骄子片刻间就被华丽丽的打了脸,不但没能一剑一踹取下对方性命,甚至还赔付掉了万枚中品灵石,也算是栽了个不小的跟头。

不过,这场比斗到底还未结束。

毫不犹豫的赔完灵石后的唐希,愈发狠辣起来,一招一招不断朝着张依依而去,全然不给其丁点喘息的功夫,势必要将人置于死地。

张依依难得碰上这么个对手,同样战意盎然,两人你来我往于擂台上一时间竟是难分胜负。

唐希越打越心惊,万万没想到张依依仅凭手中一剑,反反复复使着三招剑法,却是变化繁多越战越勇,连灵力都无需额外补充。

而她不仅动用了火精,更使出了不少法宝,消耗越来越大,却依然奈何不了对方。

这一刻,唐希清楚的认识到自己根本没有足够的能力可以取人性命,甚至于再这般打斗下去,拖得越久,她输掉这场比斗的可能就越大。

毕竟,她还真不信对方仅仅只有那么三剑压身,再无其他手段。

想到这,唐希不再迟疑,左臂素手一扬,手腕上的铃铛无风而响,铃声化为利刃直接斩向张依依的神识。

同时右手一挥,六阶火凤鸟凭空而现,张着巨口朝张依依扑去。

张依依识海受到攻击,但她强大的神识并未如唐希所盼一般受伤,甚至于仅仅一瞬间便恢复清明不受影响。

而六阶火凤鸟带来的巨大威压才是她真正的威胁,避无可避,唯有强行回击。

星空第一剑瞬间出手,漫天剑气朝着火凤鸟强势而去,再无半点保留。

“轰隆!”

一声巨响,擂台都被炸开了半角,巨大的撞击力将那只六阶火凤鸟掀翻在地,刺耳的鸟鸣声惊得唐希面色惨白。

“我……输了!”

唐希并未受什么伤,但这一刻却是不得不承认自己当真输了。

再打下去,她只会越来越狼狈不堪,索性直接抱着火凤鸟转身下了擂台。

张依依最后那一剑的威力实实在在震惊了太多人,不仅仅只有唐希。

虽然这一次她不仅换了一招新剑法,同时打破了一剑一踹的取胜模样,但今日这一场的却是比前几天那十场的影响力都要巨大。

韩琳赢了唐希,现场一片诡异的死静,没有人嘲讽堂堂唐家第一天之骄女竟输给了王家一介散修客卿,但从此之后,怕也不会再有人敢质疑韩琳的绝对实力!

直到擂台上的阵法自行恢复,比斗继续,好些人这才渐渐回过些心神,慢慢消化掉刚才亲眼目睹的事实。

接下来的几场比斗,自然不再有第一场那般令人期盼,王、唐两家各有输赢,比分倒是咬得很紧。

洛启衡对上的同样是唐家四名金丹中最厉害者。

剑修之威再一次刷新了所有人对于剑修绝对战力的评估,而张依依与洛启衡这对兄妹的名声也随之更上了一个新的台阶。

洛启衡自然胜出了那一场,兄妹两个越阶挑战,同境无敌的印象下意识地深入人心。

在场不少中型家族双眼放光,暗自盘算着是否要想办法将这对兄妹招纳过来,让他们改投阵营替自己家族效命才好。

张依依与洛启衡无形中便成了不少人眼中的香饽饽,王家家主自然也感受到了来自其他各中型家族挖墙角的危机,暗自决定回去之后定要给这对兄妹提升待遇,不论如何也得将人安安稳稳地留在家族。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最终王、唐两家打成了五比六,王家以一局之差遗憾落败,没有挑战成功。

如此一来,下一百年的二十中型世家名单还是与现在一样不曾有任何改变,这样的结果于唐家而言自然再好不过。

以至于,唐家第一天之骄女唐希被筑基中期的散修打败一事在整个家族大喜上,显得完全不足为道。

而王家绝大多数人神色晦暗不明,显然准备多年却还是与中型家族擦肩而过令他们打击不小。

不少人甚至有些开始埋怨起家主当初的决定,认为挑战唐家并不是那么明智之举。

今日之战他们都看得清清楚楚,唐家与李家对比起来,唐家明显要更强于李家。

王家虽然输给了唐家,可却仅仅输了一局,差距十分之小,而一开始他们若是选择了李家为挑战目标的话,这会十有八九已然成了最新的中型家族。

“两位韩道友留步!”

离开赛场之际,张依依与洛启衡被人当场拦了下来:“我家三爷十分欣赏两位,若两位韩道友愿意加入唐家,成为我们唐家客卿,三爷说了,条件可任由两位提。”

“多谢唐家三爷欣赏,但不必了。”

张依依一眼便看到了那人嘴里的三爷唐津正站在不远处朝着他们微笑注目,而唐津的身边站着的则是一脸面无表情的唐希。

对方似乎也并不意外于张依依的拒绝,眼见这两人抬脚便走毫不迟疑,却也不再阻拦,只是故意大着嗓子宣扬似地在后头补充道:“我家三爷说了,两位韩道友随时改变主意随时都可去找他。”

张依依再没回头,然心中却将唐家那破三爷唐津骂了个半死。

甭管对方是不是真有心招纳他们,总之这种故意当着那么多人的面,特别是当着王家家主挖人的做法着实不安好心。

身为客卿虽说不是投了哪个家族后便再也不能改投别家,可她跟洛启衡这才刚刚成为王家客卿多久?

再说主家也并没有任何对不住他们的地方,为着更高的利益便转身投靠新主却是身为客卿的大忌,不仅令人唾弃不说,更无法再真正取信于任何家族。

这唐家是怕他们兄妹在王家将来的日子过得太安稳了,所以才故意来这么一出恶心人吗,她又不是傻子,理会这些才怪。

不仅是唐家,其他任何一家都不会令他们动心,他们选择成为家族客卿只是临时融入之举,无关乎其它。

张依依的态度多少让王家人安心了一些,若是今日他们准备数百年失败之后,还要当场被唐家挖走客卿的话,那可真是等于被人将所有的脸面都狠狠踩到了脚底。

回到王家,王家家主在第一时间单独面见了张依依与洛启衡。

无关乎其他,纯粹的只为给他们两人额外提升待遇,发放奖励,安抚人心。

虽然百年一次的中型家族排位最终还是没有成功,对于家族的打击影响不小,但越是这般,整个家族便越是得继续强大发展下去。

留住人才,稳定人心,于唐家家主而言当然是排在首位重中之重。

“多谢家主,王家待人以诚,我们兄妹自是不可能生出二心,愿继续为王家效劳。”

张依依并没推掉任何家主拿出来笼络他们的种种好处,大大方方的收下并明确表态,也算是让王家家主安心。

洛启衡同样收下了那一堆东西,虽然没有出声说什么,但在张依依表态之后跟着点了点头,也算是认可下了这番说辞。

王家家主自是看得出这对兄妹所言非虚,当下自是安心了不少,因为落败而受到影响的心情也好转了不少。

而张依依临走之前,倒是主动与王家家主报备了一下,过些天她与洛启衡打算去苍琅海域转转,族中若有什么事情需要他们处理的话,可提前发讯息联系他们,他们自会及时赶回来。

王家家主自然知道张依依特意提前交代行踪的目标,瞬间倒是对于这对兄妹的品性观感愈发提升了不少。

从家主这里出来后,洛启衡与张依依很快便分头行事。

一个去了王家灵气最浓的族中圣地准备冲击金丹中期。

原本那天顿悟之后他就已经可以水到渠成,不过到底是时间场合都不合适,只得压制下来等到现在。

王家有专门留给族人冲关晋级之地,灵气浓度自是比他们平日修炼之所好上许多。虽然于洛启衡、张依依他们身体海量的需求仍然不够,但相对别的地方来说到底还是可以节省不少的灵石。

而张依依则径直去了王家的藏书阁,刚才王家家主已然给他们两人专开后门提升到了甲等查阅资格。

也就是说,除了藏书阁最顶层专属于王家内部的绝秘不可查阅外,其他一至三层皆可无条件对她开放。

为了迟些天的苍琅海之行,张依依觉得自己有必要提前补习一下关于这方小世界陆地、海域等处各种各样灵植、妖兽之类一系列的基础知识,免得到时碰上什么好东西也不认识,或者遇到了危险还不自知。

世界与世界的差别,必然会有很多不同的物种。

当初她在云仙宗的藏书阁花费了大量积分才狠狠恶补了大量的修真界基础常识,如今在到了这里有免费的地方自然不能错过。

王家的藏书阁看上去并不算小,为着冲击中型家族,包括藏书阁等这方面的硬件措施自然也得跟上提升。

在大门口出示过客卿名牌后,看守人见权限这般高,便直接将张依依放了进去没再理会。

这个时间点,来藏书阁的人并不多,且谁都不会打扰谁,里头显得格外的安静。

张依依直接放开神识快速查阅了一下一楼各处书目,很快便筛选出自己感兴趣的书籍与玉简,反正也不担心超时扣费之类的问题,是以便一本一本轮着翻阅起来。

她的神识远超常人,不仅翻阅速度极快,而且过目不忘,没一会儿功夫将一处书架中筛选出来的内容查阅吸纳完毕。

等她换了一个书架又一个书架,差不多将一楼所需要查阅的内容差不多都看完之后,整个这一层除了在那儿打着瞌睡的看守人外,便只剩下了她一人。

神识再次扫过,确定这一层再没有她感兴趣的内容后,张依依这才直接上了第二层。

相较于第一层,第二层除了玉简外再无纸质书籍。

而她亦很快发现了不同,这里所有的玉简虽然都对她开放了权限,但却并不像第一层那般,每一块玉简她都能看得到里头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