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七章 被困、问答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张依依快速分析着眼前的形势,虽然有着太多的疑惑存在,但依然很快得出了最为靠谱的结论——这事,是冲着她来的!

但凡阴谋诡计施行起来总有目的可言,修真界与凡俗世界一般无二,有人找你麻烦的话,不是为了钱财就是为了寻仇。

张依依觉得自己寻仇的可能性会更高一些。

毕竟她今日才将将返航,卖出大半年的猎兽所得身怀巨款也不过小半个时辰,就算真被有心人给盯上了,也应该是直接寻机会劫她,而不至于拐弯抹角、神机妙算到一大早便将何洁等人骗走再来给她下套。

当排除掉这种可能性后,剩下的便应该是真相了。

至于说到寻仇,在这个小镇上,能够称得上与她有仇的漂亮大姐姐,张依依立马能够想象出来的人选只有一个——唐希。

当然,客观来说,她并不认为自己与唐希之间有什么仇,但奈何对方并不这般认为。

若她的猜测成真的话,那么今日这事背后搞鬼之人十有八九就是唐希无疑。也只有那个女人才有那么大的本事搞风搞雨。

她的行踪明显已经被人盯上,而且这样的盯十分巧妙,巧妙到她竟压根不曾提前察觉出来。

张依依可从不觉得这会是什么巧合,十有八九上回唐希高价买回那艘法宝海海船后,过了好久才后知后觉的发现又在她这儿吃了亏,所以新仇旧恨加到一起,难免想要找她麻烦,搞点事情。

思索了好一会儿后,张依依最终还是觉得去往柳林坡看看,哪怕那里很有可能便是唐希一早替她设好的陷阱。

她必须得去看看何洁等人是不是真的因为她的缘故而遇上了麻烦,想看看想方设法要她前往柳林坡的人到底想做什么。

柳林坡离这儿并不算远,等张依依到达之际,才发现这里半棵柳树也没有,也不知道这地名到底是怎么得来的,随即转了一大圈,亦并没有发现何洁等人的遗迹。

不仅如此,从进入柳林坡起,张依依便再也没有看到过半丝人影,细细感受了好一会儿也不曾察觉出什么危险的气息。

神识扫过整个柳林坡,除却个别小动物出没以外,这里当真安静得出奇,除了她这么个大活人外,根本不再有第二人。

这倒是让张依依越发觉得奇怪起来,难道那事情并不是她所想象的那般复杂?

也许真的只是何洁等人在这里发生了点什么意外才会给她发那通传讯?

若真这样的话,那么何洁等人现在又去了哪里?

依依对此明显一无所知,心中疑惑反倒是越来越浓烈,可找不到人她也没有办法,再次试图发送传送符讯通知何洁她已经到了,但依然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

张依依不死心的又将整个柳林坡里里外外寻了个遍,见还是一如之前般没有半点发现,也只能放弃。

自己能够做的都做了,一直找不到人也联系不上也并非她的问题,眼下洛启衡那边也等着她回去不知有什么事,如此自然没有办法一直在这里等下去。

想了想后,张依依只好又给何洁留了一通符讯,告知对方自己已来过柳林坡寻他们,但不知何故迟迟等不到他们,而她还有其他事情要办,得先行离开。

将讯息发出后,意料之中依然不曾收到回复,张依依也不再耽误,直接转身离开。

一个时辰之后,张依依黑着一张脸从飞剑上下来。

她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什么时候中的招,先前一直都不曾有任何的异常,却是不想在离开柳林坡时才发现原来早就出了问题。

这会,她根本就没有办法离开这个地方,不论自己往哪个方向走,最终莫名其妙的总会回到最初想要离开之地。

这所谓的柳林坡就像一处牢笼,就这般无声无息的将她关在了里面,无论怎么走竟都走不出去。

张依依一开始以为自己可能是陷入到了某种阵法之中,所以才会像鬼打墙似的一个劲在里面反复折腾。

可如若是阵法便一定有阵眼,只要找到阵眼总能寻到破阵之法。

但一次又一次的折腾之后,张依依似乎发现自己并非阵法所困,毕竟像这种根本没有半点主动攻击性,仅仅只是将人困住不让离开的大困阵并没有什么特别存在的意义。

而在来柳林坡之前,她是有了解过这个地方的大概情况,很普通的平原地带,也不可能存在天然形成的阵法。

是以,她就更加想不明白此时此刻自己这处境到底是个什么意思,也不明白费那么大功夫将她困在这里的人到底想做什么。

既然怎么样都想不明白,她所幸找了个舒服些的地方坐下休息,懒得再去多费心思,反正对方只要有所图总会主动显身。

“她怎么坐下休息,一点都不急着找出路了?”

此时的唐希就呆在离张依依不远的地方,一脸不高兴地同唐津说道:“这心可真够大的,这么久都找不到出路,她不应该害怕慌乱吗?”

只可惜,张依依却完全看不到也感受不到唐希与唐津的存在,更加不清楚,打她踏入柳林坡的第一步起,便已然进入到了唐津所掌控的域之中。

在唐津所掌控的域中,唐津便是这片领域的神,他的意志等同于这方领域的天道法则,可以掌控一切。

是以,他不想让张依依察觉到他们的存在,那张依依就一点儿都无法发现,他不想让张依依发现危险异常,张依依就不可能发现这里头所存有的一丝恶意与异样。

同样,他不想让张依依离开这里,那么张依依就怎么样都没法走出这片领域。

而他若想让张依依去死,那么一个念头之下,在这方领域中,他的一个念头足以直接能将对方抹杀。

“既然你希望她慌乱害怕,那么便如你所愿。”

唐津一脸含笑地摸了摸唐希的脑袋,他是这方领域中唯一的神,他的意志自然不是一个小小的张依依所能够拒绝。

张依依此刻完全不知道自己竟处于什么样的危险之地,甚至于她得庆幸唐津现在还在打着从她身上一步步套出晋升飞行之法的美梦,并不曾想那么早的取她性命。

“你来了……”

忽然之间,一团黑雾出现在张依依的前方不远处。

黑雾看不出什么形状,里头也不像是有人存在,却是诡异的能出声说话,看上去当真是相当吓人。

张依依倒不是被那团黑雾吓到,只是突然间凭空听到声音,想不注意都难。

“阁下是谁,为何在那儿装神弄鬼?”

张依依朝着那团黑雾看去:“真正约我前来此处的是阁下对不对?何洁他们人呢?既然我都已经来了,烦请阁下把他们放了,有什么目的只管跟我明说便是。”

事到如今,张依依哪还看不出何洁几人不过是对方引她前来的诱饵,只希望何洁他们莫要因为她而受连累,白白搭上性命。

“呵呵,什么装神弄鬼,我本就是这里的神,这里唯一的神。”

黑雾笑得很是狂妄:“没想到你倒挺讲义气,为着几个连朋友都称不上的外人竟然真跑来了。”

“这不正是你所希望的吗?”

张依依当下反问道:“他们人呢,到底在哪?你把他们怎么样了?”

“啧啧,听你这口气,似乎一点都不担心自己的能不能活着走出这里,看来果真是有所依恃呀。”

黑雾更是哈哈大笑,仿佛想到什么似的无比开怀:“让我来猜猜,你到底有什么依恃呢?哦不急不急,不如还是你自己来替我解惑,怎么样?”

话音一落,黑雾边上却是凭空又出现了一株参天大树,而那树上竟是齐齐整整的倒挂着六个人。

张依依手中之剑握得更紧,一眼便看清了那大树上倒挂着的六人正是何洁等人。

除了何洁、何则、刘宋、张优外,还有两个亦是他们小队的成员,只是那次并受了伤并未与张依依一同出海猎兽。

“琳琳,对不起,都是我不好,不应该被逼给你乱发讯息。”

何洁看到张依依后,当下便失声大喊起来:“你别管我们,快些跑,快些离开这个鬼地方!”

何洁此时浑身是伤,她的其他同伴也也都好不到哪儿去。

“何姐!你们还好吗?”

张依依见人还活着,反倒是安心了不少,当下便朝着她说道:“别急,我会想办法的。”

没错,她肯定得想办法才行,毕竟现在就算想跑也没法跑,这个地方她怎么走都根本走不出去,而问题的关键所在,自然就是那团黑雾里的声音。

“没用的,你别管我们,这个地方所有的一切都能被他操纵,你……”

何洁的声音突然中断,哪怕嘴巴依然还在不断的说话发出声音,可后头的字却是半个也传不到张依依的耳中,仿佛突然间就被隔绝开了一般。

“啧啧,真是不乖!要受惩罚!”

黑雾明显对于何洁想要泄露什么给张依依的做法很不高兴,不断瞬间隔绝了何洁的声音,而且还直接施下惩罚。

瞬间,一条树枝跟活了似的直接穿透了何洁的肋骨,痛苦的惨叫声倒是一丝不漏的传了出来,鲜血飞溅。

“阁下到底是谁?”

张依依脸色自然难看无比,当下便朝着那黑雾问道:“有什么图谋直说便是,何必拿连累不相干的人?”

“我到底是谁,你猜猜?猜对的话我可以放走这六人中的任意一人哦。”

黑雾猫戏老鼠一般:“接下来也是一样,咱们就现我问你答的游戏,只要你回答的答案能够令我满意,那我保证你每答完一个问题,便放走一人。当然,如果你的答案不能够令我满意的话,每一回我就杀一人。怎么样,这个游戏好玩吧?”

“疯子!”

张依依冷冷盯着那团黑雾:“人命于你而言到底算什么?”

“啧啧,这就生气了?不过就是几只小小蝼蚁罢了,是生是死有什么要紧的?”

黑雾笑得很是冷漠:“不这看来这几只蝼蚁在你眼中还挺有存在的价值,既然你这么在意他们的死活,那么希望你可以好好回答我的问题,尽量让我满意,不然的话,他们可就都是因你而死哦!”

“……”

张依依脸上冷意更甚,对于黑雾明目张胆地拿何洁几人的性命做威胁,她自然不可能真的无动于衷。

哪怕他们之间的交情仅仅只能算是曾经合作过的普通朋友,可何洁等人到底是受了她的连累才会有此一劫。

她并不认为自已最终没能救下何洁等人,就等于这些人是为她而死,但这份因果却的确无法抹去。

“好,你问我答!”

片刻后,张依依点了点头,同时反问:“可我又如何知道你所说的满意到底怎么算?即使我说的都是实话,若你说不满意,那我也不能把你如何。这对我而言并不公平。”

“公平?这世上本就没什么公平,弱者更没有要求公平的资格。”

黑雾啧啧感慨道:“你还真是天真呀,都说了我就是这里的神,你可没有跟神讨价还价的资格。”

张依依握拳之手再次紧了紧,另一只手中的剑却反而渐渐放了下来。

“好,你的第一个问题,猜猜你是谁!”

她暗自吸了口气让自己绝对冷静下来,也没有随意敷衍,答道:“我猜你应该是唐家人,因为在这个地方我既得罪过,又能有如此大本事引我来的人,只可能是唐家人。至于你是唐家哪一位,这一点的确无法准确猜出,但显然十有八九跟唐家天骄之女唐希少不了关联。这个答案,不知阁下是否满意?”

第一道题目,明显是对方的有意试探,并不难猜,若是明明知道却偏偏还不实话实说,那么她相信对方肯定会直接杀人,以实际行动表示他的不满。

“啧啧,倒是个聪明的姑娘,也挺诚实的。”

听到这话,黑雾倒是满意地笑了起来:“很好,第一个问题的答案我挺满意的,可以放走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