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章 打脸、秘境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张依依压根不理会唐津说什么,星空第一剑不要钱似的通通都往唐津身上招呼过去,反正有护身符的防护,她也压根不怕对方现在能将她如何。

“啧啧,这大半年进展当真飞速,剑气如虹威力倍增,若当初中型家族资格预赛时便有现在的程度,怕是希儿在你手上不死也得重伤。”

唐津毫不吝惜的夸赞,同时眼中的贪婪愈发明显:“你这剑法也是那位高人教的吧,高明、实在是高明!看来那位高人是真将你当成亲弟子一般传授爱护,只要将你拿捏在手中,他日定将能有机会得他赐教突破之法,哈哈哈哈!”

他轻易便能化解张依依对他不断的攻势,但却不得不说,再稍微多给这姑娘一点时间让其成长起来的话,无需化神,怕是只待晋级元婴之后,他便无法再像今日一般轻而易举的压制拿捏对方。

“呸,唐津你可真是不要脸,以大欺小算什么本事!”

张依依手上攻势不停,嘴上言辞亦反驳了过去:“既然你明知我后头有高人护着,还敢妄图将我拿捏于手中引他出来?就凭你还想从他身上寻找突破晋级、飞升之法,真当人家都是吃素的,弄不死你不成!”

“那些可就不必你费心,你还是担心担心你这护身符什么时候失效吧。”

唐津压根没将张依依的这点威胁放在心上:“原本你若自己配合些还能少吃点苦头,现在看来就你这样的性子,真是不好生磨磨你的棱角都不行了。不过你放心,总归看在高人的面子上,你的性命还是会……”

话未说完,唐津却是突然心头一怔,那颗被张依依不断小打小闹攻击而渐渐麻痹、大意下来的心猛的停顿了一下。

就在这一瞬间,却见张依依原本将要落于他身上的剑却是毫不征兆的拐了一个弯,瞬间爆发出比之前所有攻击都要狠辣、强悍好多倍的剑气通通都落到了唐希身上。

“贱人,你找死!”

唐津当下阻止,却终究还是慢了那么一丁点。

毫无防备的唐希直接被斩断奇经八脉,丹田直接受损,整个人如同纸片似的飞了出去。

那一剑来得太快太狠,之前所有对唐津的攻击都成了突袭唐希的预谋,而张依依打出手开始真正的目标本就是指向唐希。

偷袭得手,张依依没再浪费灵力,手中之剑痛快无比的收了起来,就那般嘲讽地站在那儿看着唐津气极败坏的一把将唐希抱起,不断的往其嘴里塞丹、将他自己的灵力渡给唐希。

“你竟敢毁她根基?”

唐津毫无疑问的保下了唐希一命,但同时也发现张依依出手太过狠毒,竟是直接毁了希儿的根基,这可比要了希儿的性命还要让希儿难以接受。

他憎恨愤怒地瞪着张依依,仿佛下一刻随意就要将张依依生吞活剥,令其魂飞魄散不得好死。

“我有什么不敢的,反正你们也从没打算过要善待我分毫。”

张依依嗤笑道:“怎么,就许你们想如何害我便如何害我,还不兴别人反抗不成?杀人者人恒杀之,你们杀人的时候可没这么叽叽歪歪,更何况她这不还好好活着吗?”

“韩琳,你好胆!”唐津看着张依依,一双眼睛噬血通红,如同地狱里跑出来的恶魔一般:“我会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让你永生永世都后悔今日对希儿所做之事。”

这一万多年以来,还从未有人敢在他的面前如此猖獗,甚至于当着他的面毁了希儿的根基,让希儿受这么大的痛苦折磨。

他不计代价也一定会治好希儿,而希儿今日所受的折辱必将百倍千倍万倍的加之于这个女人身上。

“不好意思,我这人胆子还真不大,怕死得很,所以你说的这些自然不能让你如愿了。”

张依依稍微出了口恶气,扬了扬手中的万里远遁符道:“唐津,今日我杀死不了你、技不如人所以只能先跑,但你听好了,有朝一日我会亲手杀了你替何洁他们报仇,也替我自己永除你这颗毒瘤后患!”

放狠话,谁不会?

况且张依依还真不是放放狠话这么简单,这个仇她记下了,将来不管要等多久也必定会有清算的一天!

看着张依依手中的古符,唐津脸色瞬间大变。

本以为凭着自己所掌控的域,无论如何张依依也不可能逃得过他的手心,可那张古符却清晰的让他意识到自己终究还是失算了。

这个女人背后之人还真没有少给她保命底牌,那古符一看就能够直接遁穿他的领域封锁,逃出的距离之远必定不是他所能再追踪得上的。

更让他痛恨的是这个女人的狡诈,做事安排得竟是滴水不露。

古符虽好但以张依依的修为想要完全激发自是得多费些功夫,若是张依依一开始便直接拿出古符逃跑的话,很有可能被他提前察觉从而于完全激发前将其拦下。

是以张依依这才先发动了护身符,打着防护自保的幌子不但骗得他放松了警惕,害得希儿被偷袭毁了根基不说,此刻竟然还能光明正大、耀武扬威的在他面前安全激发古符逃跑。

“韩琳,你是不打算管你兄长死活了?”

唐津阴狠地威胁着张依依:“你敢跑,我立马就去王家将他杀了!”

“哦,那你去吧。你连我这么个筑基境的都搞不定,还想跑去王家杀他那个金丹期的?想太多了吧?”

张依依怼得很是解气:“真以为你化神立道了就了不起,明知我们背后有人还总想将我们当蝼蚁对待?这年头没点保命手段真当我们兄妹俩就敢跑到外面来不惜命的历练?到底是我天真还是你太蠢?”

这番话真假掺半,她相信越是说得不在意无所谓,唐津肯定会越是有所顾忌,反倒不会再像打她主意一般随意去找洛启衡。

况且,在来柳林坡前,为了以防万一,她早就已经给洛启衡发过一次讯息,告知若是自己没能按时返回王家的话,十有八九是与唐家人有关,让洛启衡务必小心防范唐希以及他们都看不穿看不透的那个唐津。

没想到,这番提前预警倒是真派上了用处。

今日她重创了唐希,又狠狠惹到了唐津,短时之内怕是都得藏好些不让人发现,毕竟以唐津对她仇恨,定然想方设法也要将她掀出来当真让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只可惜暂时她是没办法通知洛启衡量关于唐津的真正可怕之处,不仅仅只是化神那么简单,也许还有更深更惊人的秘密。

她甚至都有些怀疑几千年前唐家那一夜之间变成邪魔的少主与唐津之间有着某些特别的关联,而唐津这位化神怕是比着这方世界其他化神而言要远远厉害得多。

“你放肆!”

唐津着实被气得不轻,还从没有人敢这般轻视贬低过他。

“不过是说了几句大实话而已,唐三爷不必这般恼火。”

张依依已然激发了万里逃遁符,微笑着朝其挥了挥手道:“若是你见到我兄长的话,麻烦替我带句话,告诉他不用担心我,我在外头会好好照顾自己、好好修炼的,谢谢唐三爷了。”

娘的,唯一一张万里逃遁符就这般没了,张依依非但不能表露出半点的心疼,还得坚强的装逼进一步打消唐津立马跑去找洛启衡报复的念头。

洛启衡呀洛启衡,都到了这个时候她还能如此照顾着你,张依依自觉自己做得也算是够意思了。

不过,说到底这些也仅仅只是为洛启衡尽量拖延一点时间罢了。

以唐津对于晋级大乘飞升上界的执着与渴盼,就算她今日老老实实配合任其拿捏,唐津同样也不可能单单放过洛启衡。

毕竟在唐津看来,她与洛启衡所拥有的价值基本上都一样,多一个棋子在手便等于多了一份达成目的野心的保障。

而一开始唐津选择直接朝她下手,不过是想一个个分开来解决,觉得她看起来更弱更好拿捏罢了。

所以张依依相信自己进入柳林坡前的那一通讯息提醒,外加日后她的失踪,定然会让洛启衡有着足够的提防与准备。

唐津再想像对她这般暗算洛启衡量只会愈发难上加难。

而她先前怼唐津的话也不全都是夸大其辞,毕竟像他们这种华仁大世界大宗门最受器重、重点培养的弟子,身上没点保命的底牌又怎么可能。

最后看了一眼被她气得脸色青红交错的唐津,张依依下一刻便直接消失得无影无踪,仿佛从未来过一样。

唐津除了感受到了一股远比他强大的气息冲天而起,而后又瞬间归于宁静再也感受不到任何以外,其他的再也查探不到分毫。

张依依果然已经不再他所掌探的领域之中,不仅是封锁掉的这片柳林坡内,任他的神识再向外扩散追查,却是探到他的极限之处却依然不再有任何的感应。

他不知道那张古符到底将张依依带去了哪里,但唯一可以肯定的是,那个可恶的女人当真在他眼皮子底下逃了个干干净净!

……

“呼……总算摆脱那两个死变态了。”

再次现身时,张依依已然身处一片全新之地。

万里逃遁符一次跨越的距离何止区区万里,只不过因为先破除掉唐津的那片领域费了些力气,是以这次她到的地方离柳林坡倒也仅仅万里多一点罢了。

不过,张依依的运气却是极其不错,没想到最后落定之处竟是在一方不大不小的秘境之中,任是唐津神识再强大,范围再广,却也无法穿透秘境追查到这里。

但保险起见,到了全新之地、确定暂时安全后,张依依所做的第一件事便是用古玉再一次篡改了自己身上的气息,并且好生用面具易容了一番,保证现在的爹妈见到她都绝对认不出来。

说到底她还是实力太弱,没办法与人家正面刚,为了性命着想只能够先谨慎谨慎再谨慎。

神识扫过周围,张依依很快发现这处地方灵气竟是十分浓郁,而且不少地方都生长着外头十分少见的奇花异草甚至于还有少数天材地宝。

相较于蓝羽小世界普通贫瘠的灵气,这里简直就像是天堂。

她甚至都有些怀疑是不是自己在使用万里逃遁符时出了什么意外,是不是已经不在蓝羽小世界,又被传送到了什么不知名的新世界。

不过,这样的念头也仅仅只是一瞬而过,并且很快被证据给彻底打碎。

她很快发现数千里的范围内总共差不多有四五十修士,小心窥探后发现所有修士中最高修为也仅仅只是筑基大圆满后,倒是放心地用神识监听起来。

不监听不要紧,这一监听之后张依依当下都快要笑出声来了。

真是没想到,青山不改,绿水常流,这么快她就又有机会找先收点唐家的利息了。

原来好巧不巧,这里还真是一处秘境,而且还是专属于唐家的一处秘境。

虽然秘境不算太大,但里头灵花异草、天材地宝倒是十分丰富,整个唐家弟子修炼所需丹药的绝大多数材料都来自于这处秘境。

因此,这个地方还真算得上是唐家的后花园,还是那种极其重要、宝贵的后花园。

为了保证更为长久的发展与利用,所以唐家规定每百年才开启一次,而且每次至多不能超出五十人进入秘境采集灵草灵药、天材地宝等。

当然,就算唐家愿意再多派些人也不行,毕竟此处秘境不但有着天然压制与危险,非筑基及以下弟子无法进入,且珍贵的灵药灵草处都有凶猛的妖兽守护,更别说天材地宝了。

总之想要得到好东西都不容易,每百年唐家也得付出极大的代价,牺牲不少的筑基弟子才能够得到他们所需要的东西,哪怕这处秘境名义上专属于唐家也是一样。

毕竟,秘境里头的妖兽以及种种天然险境可不认你唐家为主,并不会因此而给任何人优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