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一章 内斗、你一我九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没花太久的功夫,张依依就把这方秘境里的大概情况摸了个清楚,同时也对唐家此次派出来的五十名筑基弟子有了个基本的了解。

出乎意料的是,半年多前所有参加过中型家族争位赛的唐家筑基弟子,此番竟是一个人都不曾出现在这趟秘境之行中。

而据张依依从这些秘境里的唐家弟子对话多少能够猜出,唐家的真实实力远非外界表露出来的那般微弱。

这份隐忍与示微倒是愈发让张依依觉得唐家所图不小。

看着那分成数批、三五一起行动的唐家子弟,她心中很快有了主意,难得机缘巧合来此一趟,这里头的好东西自然不能白白便宜了唐家。

正当张依依准备寻个落单的唐家子弟悄摸摸打个黑棍,把他们家族所发放的秘境地图弄一份出来好方便自己来个有计划的大扫荡之际,却不想倒是先碰到了一场杀气腾腾的私斗。

“唐子荣,你好大的狗胆,竟敢在秘境中暗害于我!”

跑了一路,身着青衣的少年已是走投无路。

前有劲敌后有追兵,怎么也没想到刚入秘境才不到一天的功夫,唐子荣这个小畜牲竟敢联合其他唐家子弟一块给他下黑手。

他可是堂堂唐家嫡支一脉,唐子荣甚至于连个旁支都称不上,一家子都只不过是他们唐家的奴才、唐家的狗罢了。

往常他是没少欺辱过唐子荣,但也仅仅只是言辞上的一些侮辱,偶尔让人动动手顶多就是些皮外伤,根本没想过取其性命。

可不曾想,唐子荣竟一直记恨于心,这明显是要对他下死手。

“五少爷说笑了,子荣哪敢暗害五少爷。”

唐子荣冷冷而笑,眼神中的凶狠却是半点都没有掩饰:“五少爷放心,取您性命的是这秘境里的妖兽,与我唐子荣可没半点的干系。”

“呸,你还想让妖兽替你背下这谋害主子的罪名?”

青衣少年万分不甘,又扭头朝着另外两名唐子荣的帮凶威胁道:“你们两个竟敢帮着那狗奴才一起害我,就不怕我爹知道了将你们碎尸万段?还有你们的家人,一个都别想逃得了干系!”

“五少爷,您别生气,我们也是没有办法的事,都是唐子荣逼我们的。不过您放心,我们绝不会对您动手。”

那两人立马表明态度,不会动手,顶多只是帮着唐子荣将五少爷引来这里并拦上一拦罢了。

谁让他们都有把柄死死握在了唐子荣手里呢!

不过反正唐子荣说得也没错,往日里五少爷对他们这些下人素来牛马都不如,真死在这秘境里头于他们而言反倒是一桩好事。

更何况,唐子荣早就保证过,不需要他们亲自动手对付五少爷。

这样一来,便是出了秘境回到唐家被追查起五少爷死因来,自然也绝不可能查到他们头上,顶多他们就是一个保护不力的牵连罢了。

可进了秘境情况特殊,生死本就无常,他们所有人进入秘境最主要的任务便是按照家族所发放的任务采集不同的灵草灵药,只要他们能够顺利完成家族任务,五少爷遇妖兽袭击意外身亡本来也不是他们所能够控制的。

“放屁,你们还真以为我若死了,你们都能完好无损的置身事外?”

青衣少年气得脸都青了:“入秘境之前我爹可是好生交代过你们保护我安全,我若出事,你们第一个跑不了。”

“不会的,家主说过,入秘境后所有人一切都以采集任务为重,除非有确凿的证据,否则谁都不需要为任何人的生死安危负责任。”

唐子荣笑得很是残忍:“五少爷,您不是一直都说自己有多厉害吗?一直都瞧不起我这个唐家的奴才走狗吗?不是一直都觉得自己可以想将我怎么凌辱欺压便怎么凌辱欺压吗?今日你倒是拿出点真本事来呀,让子荣我好好看看五少爷的威风呀?”

“你、你别过来!”

看着唐子荣朝着自己一步一步靠近,青衣少年再也无法克制内心的恐惧,连声求饶道:“子荣对不起,我错了,我错了,以后我再也不敢欺负你了,再也不敢……”

“迟了,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当年你将我妹妹折辱至死时,可曾想过会有今日?”

唐子荣一掌一掌狠狠朝着青衣少年击去,此时此刻他心中真正的仇恨并非来自于自身所受到的不公对待,而是已经死了整整十年的唯一的亲妹妹。

“你就是个畜牲,我妹妹当时还那么小,你怎么下得了手,怎么下得了手?”

打到最后,唐子荣已然改为拳头,一拳一拳直接朝着青年少年的脸上砸去,拳拳见血,明显是想活活将对方折磨死。

青衣少年到了这会才想起唐子荣所说的妹妹到底是谁,毕竟这么多年被他弄死的女孩并不算少,而当初唐子荣的妹妹还是被他们的父母主动送给他的。

“不、不要打了,你妹、妹妹不是我杀的,她是自己、自己寻死的。”

青衣少年气息渐渐弱了下去,但强烈的求生欲望还让他撑着这口气想要解释清楚,想要为自己争得一线生机:“我、我只是要了她而已,是、是你们父母自、自己主动将她送给我的。我、我也没想到她、她会自已寻死,真的不怪我、不怪我,求你饶、饶了我……”

“是吗?那当年她那般苦苦求你放过她的时候,你为什么就不放过她?”

唐子荣红了眼,手上的动作却是越发凶狠,拳拳见骨:“你该死,拿自己亲生女儿不当人当货送出的畜牲也该死,那对畜牲早就已经下了地狱,今日轮到你了!”

最后一拳下去,青衣少年最后一丝微弱之力也完全断去,那血肉模糊的脑袋早就看不出五官样貌,恐怖至极。

报仇之后,唐子荣总算不再似恶魔一般面目扭曲狰狞,他随手打了个清洁术将手上、身上沾上的污血清理干净,仿佛刚才什么都不曾做过一般。

可这样的情形看在另外两个旁观者眼中,却愈发觉得眼下这个看似干干净净的少年却比先前扭曲狰狞的模样反而更加让人恐惧。

“子、子荣,我们……”

彼此看了看对方,他们两人早就已经心生退意,只不过唐子荣没有发话,竟是一个个都不敢擅自走人。

想起平日里唐子荣在家族里头明面上所表现出来的平庸无能,再想到刚才那杀人的一幕,他们哪里还敢对唐子荣再有半点的轻视与不屑。

更别说两人都有把柄在唐子荣手中,而如今五少之死他们也被拖下水当了帮凶,今后除了一切都听这个人的以外,当真很难再有其他什么摆脱的办法。

“你们放心,我说过只要今日你们配合我将人引至此处,其它的自然一笔勾销不会为难你们。”

唐子荣的声音没有半点的起伏,带着几分干涩的磨砺声,显得很是难听:“五少的储物袋你们拿去分了吧,今日之事权当什么都不知道就好。”

那两人听到唐子荣这般说,顿时都松了口气,原本并未想过去占点五少身上的好东西,眼下见唐子荣主动提及直接给他们当成封口费,当下连害怕都忘记了。

“多谢荣哥,荣哥放心,我们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清楚!”

念欲占据了理智,那两人当下便争先恐后的上前往青衣少年尸身上搜刮,任是一丁点值钱的东西都不打算放过。

看着生怕吃了亏忙着抢好东西的两人,唐子荣无声冷笑,盯着那两人的目光就仿佛是在看着死人一般。

片刻间,那两人突然惨叫起来,不知发生了什么事,身上的皮肤肉块竟是一点一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腐烂、掉落。

“你、你下毒害……”

等两人意识自己的异常,转身想冲过去找唐子荣时,一切却早就来不及。

“砰、砰”两声,那两人一前一后全都倒了下来,只剩下一滩腥臭的血肉以及满是发黑的骨架。

唐子荣冷漠地看着眼前的一切,抬手从妖兽袋中放出一条丑不拉几的黑狗。

黑狗倒是机灵得很,瞬间便乐颠颠地冲向三具尸身,将所有的储物袋以及好东西一件不落地给自家主人叨了回来一个劲地讨好着自家主人。

“傻狗!”

唐子荣嫌弃地将黑狗推开了些,也不急着清点那些储物袋,而是直接放了把火,将那三具惨不忍睹的尸身烧了个干净,毁尸灭迹。

等到唐子荣转身想要离开之际,却不想身后竟不知何时站了个亭亭玉立的少女。

少女看上去年岁不大却是极其乖巧可爱,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正在那儿认真的打量着他。

“你还要去杀别的人吗?”

张依依开口询问着,并建议道:“带上我一起吧。”

“你是谁?”

唐子荣的确吓了一大跳,整个人都快速往后退了好些步,尽可能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

他没办法不做到面色不变,要知道刚才他明明一直都有留意周边动静,神识却并未发现任何异常。

可偏偏眼前的少女却能在他眼皮子底下神不知鬼不觉的出现,怕是早就已经将刚才他所做的一切通通看了个遍。

光凭这一点,唐子荣便知道眼前的少女远在他实力之上,哪怕对方看上去仅仅只有筑基中期的修为,而他则早就已是筑基后期。

“我是谁都无所谓,反正你放心,我不会将刚才看到的说出去便是。”

张依依笑了笑,保证道:“我不是个看管闲事的,而且那本就是你们自己之间的私人仇恨恩怨,与我无关。不过,我现在对这处秘境很不熟悉,你得带上我一起,最后等秘境重新打开所有人都出去之际,你也得想办法让我跟着你们顺利混出去。”

“你不是唐家人?那你是如何进来的?”

唐子荣很快便从张依依的话中听出了关键所在,他不会轻易相信眼前的少女,但也不敢随意得罪。

毕竟他现在一点都无法确定自己是否能够打得过对方。

“我当然不是唐家人,至于我是如何进来的这一点我自己还真是不太清楚,可能一不小心走错路就来了吧。”

张依依摊了摊手,有些无奈道:“不过既然来都来了,那么自然没有白走一趟的道理。这里是你们唐家的地盘,你肯定熟,就算不熟也一定有这里面的地图,知道哪些好东西都分布在哪儿吧。?”

“可我凭什么要帮你?”

唐子荣没想到张依依打的竟然是秘境里头灵草灵药、地材地宝这些好东西的主意,不过转念一想倒也正常,毕竟进这里头的又有谁不是冲着这些东西来的。

“哦,自然是凭你打不过我呀!”

张依依边说边一拳朝着唐子荣而去,淬体四阶已然大成,这一拳之威不可小视。

唐子荣抬手想要反击,可对方那一拳竟是如排山倒海般直接砸了过来,生生将他所有的抵抗辗碎成渣。

他扑腾一声单膝直接跪倒了下来,巨大的压力仿若下一刻便能将他化为血泥。

唐子荣心中猛的生出一股说不出来的愤怒与绝望,他才刚刚杀了那畜牲替妹妹报了仇,却不想转眼间自己便得死于别人之手,还是被对方一拳直接辗压,死得何其不堪。

就在他以为自己这一回必死无疑之际,那股排山倒海之力却是并未再进一步,而是突然间毫无征兆的收了回去。

唐子荣身上猛的一轻,整个人瞬间软倒在地,如同从水中捞出来一般大口大口地喘息着,一瞬之意竟是在阎王殿上走了一趟。

“怎么样,这回你还有不同意见吗?”

张依依收回了拳,笑眯眯地朝着唐子荣说道:“放心,你们唐家内部的事情我一点都不会过问,我只对这里头的奇花异草之类的感兴趣。咱们两个临时合作一把,多弄些好东西出去换点灵石不是挺好吗?当然,你好好表现我自然不会亏待于你,到时所有收获咱们一九开账。”

说到这,张依依又比划了一下唐子荣与自己,补充解释道:“你一,我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