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二章 蓝凤花、你杀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王家

自打洛启衡收到张依依的讯息后,不出所料的发现这姑娘果然——失踪了。

他也没擅自行动,而是让自己的灵宠单独往柳林坡那边查探了一圈,顺便收集了一番唐家三爷以及唐希等人的近况。

柳林坡那边早就人去楼空,无从追查出什么特别的东西,不过唐家那边却是伟来了一则十分轰动的消息。

唐家天骄之女唐希突然之间不知被什么人给毁了根基,唐三爷一怒之下连杀了三名兴灾乐祸的唐家子弟,并重金求购塑灵草,不惜任何代价欲替唐希重塑根基。

这样的消息实在太过火爆,便是唐家有意隐瞒也隐瞒不住,而传到洛启衡耳中之后,顿时让他猜测出大概的内幕。

看来张依依那次在柳林坡果然遇上了埋伏,而且设伏之人十有八九正是唐家这对叔侄。

洛启衡可以确定,重伤唐希、毁其根基者一定是张依依无疑,想都不用想就知道肯定是这对叔侄偷鸡不成蚀把米,反倒是把自己给搭了进去。

至于张依依的下落与安全,洛启衡量倒是并不担心。

那姑娘都能想到提前给他发讯息提醒示警,肯定早就想到了可能会发生些什么,以她的心性,必定会给自己留条后路。

而现在,唐家那边连到底是谁伤了唐希都不曾公布,更没有任何消息提及张依依,这便说明那姑娘必定早早脱了身,现在不知道在哪个角落里头避祸。

如此一来,洛启衡真正要操心的反倒是他自己。

找不到张依依,唐津很有可能会来找他,无非是迟早的问题。

再加之王家这边,自打他出关后也总有莫名其妙的女人喜欢跑来打扰他,是以洛启衡索性直接跑去王家家主那儿领了一项重要的秘密任务,早早离开了王家。

等到唐津那边将唐希的情况稍微稳定一些,回过头来再想起洛启衡之际,王家这边却是压根寻不到洛启衡的踪迹。

而张依依那儿同样如水入海洋,完全无处可寻。

这对兄妹就好像一下子从这方世界消失了,任是唐津本事再大一时半会却也真是拿这两人毫无办法,只能够生生吃下这记硬亏,咬着满嘴牙血先忍了下来。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

而此刻,张依依正舒舒服服地混迹于唐家最最宝贵的后花园秘境之中,手握唐家世世代代入过秘境的弟子累积经验绘制而成的地图,一点一点的准备着将这处后花园里的好东西给搬空。

唐子荣不得不屈服于张依依的武力之下,特别是在见识过张依依几下便撂倒一头快要晋级五阶的妖兽,轻轻松松便将那处地方的所有的火舞滕收了个精光后,更是不敢再有阳奉阴违的念头。

“你快把这头妖兽处理好呀,它身上不少地方也能卖灵石吧?”

张依依指了指那头妖兽,理所当然地指使着唐子荣干活。

这人莫不是个傻的,她不发话竟是一点活都不知道主动干,完全没有半点的眼力劲。

比起苍琅海中的妖兽,陆地上的妖兽显然不是每一样都浑身上下哪哪皆值钱,而处理这些妖兽,一般直接将它们身上可以换灵石的那些部分分割下来收集便行,免得白白占了储物空间的地方。

而张依依对于给妖兽分尸这种活当真不太喜欢,既然身边有个免费劳力,不用白不用。

“是!”

说实话,唐子荣暂时还摸不太清张依依的脾气与心思,所以对方没给个准话时他也不好自作主张。

眼下得了吩咐,自是不敢违抗,摸出自己短剑,利落无比地开始处理妖兽。

他们现在所处的位置,并非唐家子弟素来采摘较多的地方,所以周边很远都没有唐家弟子的踪迹,倒是不必担心会有人突然跑出来发现他们的行踪。

“接下来,咱们去找蓝凤花,按地图上所记载离这里最近。”

张依依挑的都是最值钱的,蓝凤花比火舞滕还要稀罕,更主要的是,她自己到时淬体也是用得上的。

没错,论起来她这次的运气还真不差,苍琅海里忙了大半年都没有寻到可以替代的两样五阶淬体材料,此次无意间进到唐家秘境内,竟是在这时都能找到。

等出了秘境之后,张依依要做的第一件事便是寻个安全之处先行突破淬体五阶,练皮到练肉两者之间既有联系,同样也算是个不小的飞跃。

除了蓝凤花以外,还有一样千味末芝林同样也是她突破五阶时用得上的,只不过那东西离她现在所处的地方最远,也是这处秘境最为危险之地。

张依依并不打算冒进,而是按着自己最开始的计划,先把这边几片区域的好东西收了再说。

到底时间有限,每一百年唐家这处秘境只能开放二十日,从开放日起,二十日后若是没能按时出去的话,那么再想有机会离开这方秘境便得等上一百年才行。

当然,这得建立在这一百年里,你得能够在这妖兽众多,天然危险陷阱林立的地方平安活下来的前提下。

张依依虽说有心将唐家这方秘境通通给搬光,奈何自己到底还是精力有限,根本没办法在这剩下的十九天之内将这里头真正来个大扫荡。

是以,她只能尽可能的先挑最好的下手,尽可能做到能拿多少算多少,能给唐家造成多大的损失便造多大的损失。

“仙……仙子,蓝凤花那边怕是不太妥当。”

唐子荣一时间有些不知如何称呼张依依为好,想了想还是只能用仙子一词代替。

“有什么不妥当?”

张依依看了一眼唐子荣,刚才这人收拾妖兽身上有用的材料倒是挺干净利索的,不过张依依绑上这人跟着自己一起走,最主要的目的还是最后得借其顺利离开秘境。

“回仙子,蓝凤花是此次唐三爷指定要取的灵花,唐家嫡支那一脉的二少爷早就得了三爷吩咐,不论如何肯定都得将蓝凤花收取到手的。”

唐子荣最开始还考虑过是否借二少爷之手杀了张依依,以便自己能够脱离这个女人控制的同时还能将五少爷之死的秘密彻底掩埋在这方秘境里。

但是在再一次亲眼见识过张依依杀妖兽后,唐子荣不得打消掉这个念头,甚至于并不希望张依依被二少爷的人碰上。

毕竟,二少爷实力不弱,身边又有两名金丹修士压制修为至筑基大圆满随身保护,根本不是五少爷那种人所能比拟。

他怕双方遇上抢蓝凤花时打起来的话,张依依杀不死二少便推他出去送死,也怕二少杀不了张依依,自己的事则被暴露出来。

总之,唐子荣觉得自己不论怎么样处境都不妙,唯一的办法便是让张依依与二少一行避开最好。

谁知,张依依一听说那蓝凤花竟是唐津那东西指定要的,更是不可能放弃不取。

“既然是你们唐家三爷要的东西,那我更得抢过来才行。”

张依依毫不掩饰自己的心思:“听你的意思,唐家那位二少爷不好对付?”

“回仙子话,二少爷身边有唐三爷派给他的两名压制了修为的金丹护卫,这两名金丹护卫是不算在五十名采灵草灵药的筑基子弟中的。”

唐子荣如实回道:“此次入秘境所有人里头,只有二少爷才有这样的待遇。”

也幸运如此,不然的话,他根本没有机会将那畜牲五少爷引至僻静处弄死,毕竟五少爷要是也有专门的金丹护卫随行,那么他的仇根本报不了。

“哦,这样呀,那咱们就更得去会上一会了。”

张依依才不怕什么金丹护卫,当下扬了扬手,直接便继续往蓝凤花所在的地方走去。

莫说是两名已经将修为压制于筑基大圆满的金丹护卫,便是没压制修为,张依依也是不怕的。

那蓝凤花自己淬体本就需要,还能坏了唐津的盘算,一举两得之事她怎么可能错过。

见张依依知晓这些后还是一点不惧,唐子荣犹豫了一下下却是很快跟了上去。

若是张依依真能够将二少爷几人都解决掉的话,那么他倒是求之不得。

虽说二少爷不似五少爷一般害死了他妹妹,但唐家的这些少爷当真没几个好东西。

唐子荣恨极了整个唐家,巴不得唐家这些从来不将他们当人看的所谓唐家主人倒大霉才好。

甚至于,唐子荣一点都不希望自己被赐上唐姓,有朝一日只要寻得机会,也必定要与这个家族脱离关系、划清界线。

“仙子有把握杀了二少爷跟他那两名护卫吗?”

唐子荣快步跟在张依依身后,颇是有些期盼地询问着。

“我为何要杀他们?”

张依依头也没回,却是将后头跟着的唐子荣面目神情扫了个清清楚楚。

那是一种带着报复与仇视的激动,一种想将他所提之人杀之而后快的欲念。

张依依突然觉得这个唐子荣还真不是一般的可怕,唐家却压根不知道他们养了的并非一条狗,而是一头狼,一头随时都会死死反咬他们一口的儿孤狼。

“不、不杀?”唐子荣怔了怔,明显有些意外:“可是,要是正好遇上了他们呢?”

不是说要蓝凤花吗,难道双方碰上了也不动手?

“除非这里有人敢威胁到我性命,否则的话我早说过了,你们唐家自己的内务事,我是一概不会理会的。”

张依依回头看了唐子荣一眼,冷漠而道:“你要是想杀他们,我肯定不会拦着,但别指望我会帮你杀人,懂了吗?”

对于唐家人,张依依的确不抱任何好感,这自然主要都是因为唐津与唐希的所作所为带来的恶劣影响。

同时,何洁等人的死亡也让张依依短短时时内成熟了不少,哪怕表面看上去还与从前差不多,可实际很多东西却在不经意之中得以改变。

她虽然还坚持着自己的底线与原则,但对于人性的丑陋与劣根却是感受得更加深刻,骨子里也不可避免的要冷漠凉薄起来。

唐子荣也好,还是唐家在秘境中的其他子弟也罢,是好是歹于她而言都不重要,只要不主动招惹到她,她自然不会随便杀人泄愤,但同样,唐家人之间若是内斗互相残杀,她却是冷眼旁观乐见其成。

至于若是有不长眼的要主动招惹她,那自然就别怪她不客气,生也好死也罢,只能看那些人自己的运气。

唐子荣被张依依那一眼给看得有些发怵,反倒是愈发看不明白这个女修到底是什么意思。

不过,他终究还是极为识时务,也不再随意多问,只是立马点头顺从地表示懂了。

风状,张依依扭回头,没再特意看唐子荣,只是又提醒了一句道:“你还是先好好想清楚最后一天要如何将我顺利带出秘境不被唐家察觉吧,若此事办不好的话,别说一九分账得好处了,你的这条性命都保不住。”

唐子荣眉心一跳,心知对方皆是实话,甚至于连威胁都称不上,少女的冷漠是真真正正地令他不敢再有半丝的侥幸心理。

“敢问仙子为何笃定我一定有办法可以帮仙子您顺利离开秘境而不被唐家察觉分毫?”

他心中依然不安,但莫名的因为最后一丝退路全都给前方少女给堵了个干净,反倒真正豁了出去,真正的将自己与少女绑在了一条船上。

“碰碰运气而已,反正不行的话我再想别的办法就是,不过你可就没有第二个活命的机会了。”

张依依无所谓地扔了这么一句话。

她又不是神算子,哪有什么先见之明,只不过是觉得唐子荣杀起人来周密、果断,一看便知道是个心思深沉的人。

这样的人往往做事都会提前给自己留下不少的后路,相较而言肯定比起其他唐家子弟更有可能帮她顺利离开此方秘境而不被唐家人察觉。

更何况,唐子荣杀了唐家那位五少爷,还有另外两名唐家子弟,这样大的把柄握在了她手中,当然是威逼利诱的最佳人选。

而现在看来,唐子荣应当是真有办法做得到,不然也不会这般反问于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