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六 坑、晋级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唐子荣一眼便看到了不早不晚、独自一人回到秘境开启处的张依依。

两人也没有任何的交流,甚至于连眼神都不曾多交集两下,就仿佛完全不怎么熟的人一样。

而其他人在张依依到来后也只是粗粗看了一眼,顶多也就是觉得张依依运气不错,孤身一人在秘境中呆了二十天竟然还平平安安的回来了。

毕竟像他们基本上都是有固定的同伴一并同行,三三两两总归有个照应。

随着秘境开启时间越来越近,终于有人察觉出嫡支两位身份最为重要的子弟竟然还没有回来。

一个是五少爷,带着两个跟班,另一个则是二少爷,甚至于还有两名金丹护卫随行,照理说来,他们才应该是最有保障,最能平安回来的才对。

特别是二少爷!

可事实上,直到秘境开启,集合至此的所有人都出了秘境,再到秘境重新关闭,他们都再也没有见到过二少爷与五少爷几人。

“怎么回事,老二跟老五呢?”

秘境外头,唐家一名中年长老看着总共活着出来的二十人,一张脸铁青铁青的。

这二十人里没有老五,更没有老二,连同三爷专程调配给老二的两名金丹护卫亦不见踪影。

哪怕他再不愿意承认,却也不得不接受眼前的事实,老二与老五这明显是双双折在了秘境之中。

想到嫡支这一辈里身份最为金贵、潜力亦极大的两位少爷竟同时死在了秘境之中,中年长老一颗心拔凉拔凉的,都不知道回去后要如何交待,如何面对家主的怒火。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没有一个人出声回复。

秘境都关闭了,这会没能出来还能去哪,不就是死了呗。

他们跟二少、五少都不是一伙的,真真是怎么说都说不清楚。

“长老,五哥的情况我不清楚,进去后就一直不曾遇到过。二哥的话,开始我倒是碰到过两回。”

唐家那位身份同样不差的嫡支小姐面对长老的怒火不得不出声解释了一番:“二哥似乎专挑那些天材地宝、奇花益草所在处进去,而这次秘境内的妖兽又格外凶狠。我也劝过二哥别总去那些太危险的地方冒险,但二哥根本不听我的。后来便再也没有碰到过了。”

这话说得还真是一点都不假,只不过因为唐家二少好面子,碰上她时自然不可能告诉任何人自己每每要采的好东西都被人给捷足先登,再后来去的地方看似都越发危险,两方也就再也没遇到过。

当然,这位嫡支小姐多少也是受了后来唐子荣有意无意间的诱导,想当然的认为二少凭着两名金丹护卫这么好的帮手一路冒进不知得了多少天材地宝,只可惜最终却贪心过了头,愣是把命给搭上可惜了那些一早被二少采摘到的却没机会带出秘境的好东西。

她的话说完,倒是很快引来了其他几人的旁证。

“二少爷应该采摘了不少的天才地宝,当时我们本来也想跟着往他们所去的同一方向走上一段,但是被二少爷给警告了,说是那些地方太危险,他们自会去采摘,让我们不要不自量力贸然前去送命。”

存活下来的这些人中,还真有好几人都曾看到过二少带着两名金丹护卫从几处极其危险长有天材地宝的地方离开,而且当真被唐二少给明着警告过。

那个时候,唐二少三人简直都快气疯了,去到一处失手一次,每每都发现被人给抢了先却又不知到底是谁敢在他面前虎口夺食,是以见到有人还想跟着他们当然不会有任何的好脸色。

而被无故警告受气的部分人也不敢反驳多问,只有等三人离去后,才抱着看能不能捞点人家剩下不要的这种念头进去查看一番。

如此一来自然便发现里头不仅是最好的东西,但凡有用的都几乎被搜刮一空。

好巧不巧,一个极其美妙的误会就此诞生。

不少人都以为那些十分危险之地的天材地宝、灵花异草通通都是被唐家二少爷几人给包了圆,却不知无形中,他们的二少竟是给外人背了一个天大的黑锅。

而这一切,当然有唐子荣的手笔在,可惜除了早就已经死了的唐家二少几人外,其他人根本毫不知情。

听到这些话,中年长老当下便理解为老二因为有所恃,因为企图一个人将里头最好的东西通通吃下,所以才会死在自己的自负下,不仅把命给搭在了里头,还连带着那么多的好东西也白白给浪费掉了。

至于老五,连老二都没能活着出来,那个浑不吝的死在秘境里头便显得再正常不过。

等到中年长老将所有人带回秘境的灵草收获一一收缴清点过后,脸色更加难看起来,同时对老二更是生出了不满与责怪。

这一次秘境开启,整个唐家的收获可以说是历界最差的一次,不仅仅因为带出来的灵草数目最少,而且品质绝大多数都是较为普通、寻常的。

莫说顶级的天才地宝,就连比较珍贵一些的花花草草都少之又少,果然好东西都被那个贪心不足偏又自负过头的老二给白瞎掉了。

中年长老气得不轻,无奈他就算想进去将老二装得满满的储物袋给找回来也没有可能,想要再次进入秘境必须再等一百年。

而一百年后,就算老二储物袋里的东西都还在,谁又能保证可以在那么大的秘境里头寻到一个小小储物袋?

更何况,关键是唐家这一百年可怎么过?

此番采摘出来的灵草灵药根本就不够支持这一百年唐家子弟修炼所需,资源的短缺所带来的影响远远不仅仅只是表面所看到的东西少了这般简单。

张依依很不显眼的夹杂在人群中,并没有引起什么人的注意,不过倒是一直同样孤身站在另一处的绿俏倒是多打量了她几眼。

那种看似无意,却又并非真的不经意的目光明显带着几分探竟在里头。

张依依默默地回视了一眼,而后便收回了目光不做理踩,站在那儿继续保持着自己的那种令人忽略的存在感。

刚才她交上去的储物袋是挑的一些最容易采搞到的灵草,差不多将将够交差的样子,多出来的一点点并不打眼。

照着唐家的规矩,虽然他们采摘到的灵药只需交纳足额任务所需,剩下多出来的便都归于个人,但这样的分配当然得等到回唐家以后统一进行,若有需要的话,那些多出来的部分家族将有绝对优先收购权。

而唐家也不怕这些子弟隐瞒收获藏私,他们有专门的搜查法宝,法宝往你身前一搁,便是收得再隐密的灵药灵草,只要是从这方秘境出来的都能够自动报警。

那法宝在轮到张依依跟前检察时,唐子荣面色不变,一颗心却是不由得提了起来。

虽然张依依早就说过无需担心,可毕竟秘境中绝大多数的好东西此时都在张依依身上藏着,万一被法宝检测出来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好在,唐子荣这样的提心吊胆并没有持续多久,片刻之后检测法宝便离开了张依依跟前,未曾出现任何的异常。

直到这会,唐子荣更加明白张依依身上必定有着极其高级的储物空间,也愈发庆幸自己的决定没有错。

等东西都上交、检查完毕,中年长老也没有再在此地久留,很快取出飞舟,带着所有人返回唐家。

不管这次开启秘境有多么不顺,结果有多么差强人意,总之他还是得带着那么一点东西以及剩下的人回唐家交差。

等到一行人终于回到唐家,中年长老准备直接前去面见家主之际,却听忽然有人轻咦了一声。

“怎么了?”

中年长老扫了一眼刚下飞舟,还没来得及各自散了的众人,显得有些不耐心。

“回长老,好像、好像少了一人。”

那轻咦之人连忙回复,似乎觉得有些奇怪,所以带着几分不太确定。

中年长老猛的一怔,目光扫过所有人,当下脸色又是一变。

哪里是好像,分明就是少了一人!

从秘境活着出来的明明有二十人,而此时除了前去接人的以外,那秘境出来的二十人不知何时竟只剩下了十九人。

少的一人是谁?什么时候少的?为何他在这之前竟是一丁点儿都不曾察觉。

“是真的少了一人,少了那个新征来的女客卿!”

当下有人确定下来,语气带着明显的惊讶:“人去哪了,我记得上飞舟时都曾看到过她的。”

对于张依依所代替的那名总喜欢孤身一人没什么存在感的女客卿,很多人都没什么太多印象,但这会单独提起倒是立马想了起来。

莫说是他们,就连唐子荣都还真不太清楚张依依是何时悄然从他们这么多人眼皮子底下不见的。

但张依依的失踪对于他来说却是再好不过的消息,当然,对于唐家而言则又另当别论。

一时间,张依依的失踪虽然被勒令保密不准外透,但还是有各种各样的传言不可避免的流传了出去。

有人说,半道上突然失踪的女客卿很有可能是别的家族派到唐家的奸细,专门为了秘境中的那些珍贵宝物而去。

有人说,就算那女客卿不是奸细,也肯定是在秘境里头得了什么了不得的珍宝,所以这才偷摸带着宝物跑了。

还有人说,那名女客卿十有八九在秘境里头做了什么坏事,怕被唐家发现追究,所以这才做贼心虚跑了。

甚至于都有人阴谋论的认为二少爷与五少爷的死怕是跟那失踪的女客卿有关……

总之,绝大多数旁观者的眼睛其实还真是雪亮的,至少这真相在七拼八凑外加胡编乱造中,竟然生生沾到了不小的边。

可以说,张依依这锅背得也不算太过冤枉。

只可惜,甭管他们将真相猜到了几分,唐家却在这件失踪之上栽了个跟头,明知是个坑偏偏毫无办法,什么都查不出来。

到最后半年过去,他们连张依依的真实身份都没有沾到丁点儿的边,更别说找到人、弄清所谓的失踪真相了。

唐家此番秘境失利,东西没弄到什么还折了不少人,仅有看似异常的失踪女客卿的线索也不可避免的成了个死坑,最终不得不了了之。

这一切张依依自然没有功夫理会,唐家的兴衰哪里比得上她修炼重要。

自打半年前她从唐家秘境顺利脱身后,便什么都没有顾,直接寻了个安全的地方开始闭关。

半年下来,她不但利用秘境内得到的最后两样所需灵花灵草凑齐了冲击淬体五阶的所有药浴材料,顺利突破四阶晋级到五阶练肉,而且还将体内的那滴古神之血炼化了小半。

再次吸收不少古神之血后,她的修为也增长得极快,体内灵力更是积累扩展了大半。

虽然她依然压制着修为,依然没有让自己这么快突破到筑基后期,但心中却也明白,这样压制怕也压制不了太久。

她发现,随着修为的提升,她这具身体对于灵根的依赖越来越弱,反倒是先天神灵体的优势更加的明显,修炼速度也愈发快了起来,哪怕一次次强行压制修为,自己的修行速度却仍然不会比那些天灵根差。

难怪师尊一再让她不要急于提升修为境界,现在看来不仅仅只是他们这一脉习惯性的喜欢先积累到极致再一飞冲天,更主要的是,她若不有意识地控制一番,先天神灵体的优势着实太过容易令人生疑。

而除了修炼以外,这半年张依依还将《时空之门》所有的内容都真正解析了出来,只不过这门功法着实太过复杂深奥,想要练成完全不是一朝一夕之功。

她乐和了好久,却是并没有急着立刻开始照上头的口诀方法练习。

将好不容易全数整理出来的时空之门收了起来,张依依起身离开了闭关了半年的这处隐匿之地。

是时候该出去走动走动了,毕竟当初跟唐子荣约定的时日也快要到了,她还得跑上一趟将唐家的某些事情收收尾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