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七章 任务、跟着你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在张依依最开始半道失踪时,唐家因为追查得紧,所以对于当初所有从秘境中出来的弟子几乎都监查得十分严格。

只不过后来一直不曾再有发现,这才渐渐放松了监视。

因为早就料到了这种情况,所以张依依与唐子荣特意约在半年后才见面,正好她本身也需要时间闭关修炼。

“见过仙子!”

再次见到张依依,唐子荣发现对方实力明显更加精进了,明明境界还在他之下,却是强到完全令他看不透。

这亦让他对待张依依的态度愈发的恭敬。

哪怕对方压根就不打算收他为仆,可打心底里的那种敬畏与服从却让唐子荣已然有了主动将其当成主人对待的意识。

“这半年,唐家那边情况如何?”

张依依看了看唐子荣,发现对方修为比半年前有所精进,神情气色亦显得愈发自信从容,想来倒应该是过得不错的。

当初唐子荣在秘境中故意救下的那位嫡支小姐必定对他不错,又少了唐家五少爷那样的仇人,没有了仇恨牵挂,处境与心境同时得到提升,想不好都不可能。

而听到张依依的询问,唐子荣自是一五一实将这半年来唐家大大小小发生的一些事宜选择性地提及说道。

特别是在察觉到张依依对于唐家三爷与发生意外根基被废的唐希小姐有关之事颇感兴趣时,还特意有针对性的挑出来尽可能详细的讲述了一通。

听说唐津为了修复唐希被毁的根基费了极大的代价、做了不少的努力,但现在依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进展,这让张依依很是高兴。

特别是知道因为一个唐希,唐津已不止一次的干涉家族做出的决定,损害了不少唐家其他人的利益,从而引起了唐家内部一部分人极大的不满,张依依更是满意无比。

她倒真没想到唐津对唐希那般看重,这番模样竟大有不惜一切代价,哪怕动用整个唐家资源也一定要治好唐希望一般。

“唐津在唐家的真正话事权有多大?”

唐希如今就是一个废人,唐津虽是化神境,但估计在唐家最多只有极个别人知晓这个秘密,张依依并不介意唐家更多的人因为唐津对唐希无条件的偏护而多多树敌。

甚至于,张依依隐约觉得唐津早就已是化神这事牵扯着唐家一个更大的秘密,所以除非万不得以,唐津是绝对不会主动公开、透露出他的真实实力。

“仅次于家主与几位老祖。”

唐子荣很快便做出回复。

“那他与唐希到底是什么关系?”

张依依再次好奇而问。

总觉得唐津跟唐希之间不像是普通的叔侄关系,反倒更像是一对有着什么特别关系的男女。

张依依不想自己的思维变得太过古怪龌蹉,但实在是唐津与唐希之间给她的感觉着实有些不对劲。

“唐希打小便是唐三爷跟前养大,亦师亦父。不过……”

唐子荣想了想,还是将他的某种大胆猜测说了出来:“不过子荣倒是觉得这两人之间的关系有些不太正常。唐希对唐三爷似乎有着一种畸形的爱慕,但凡出现在唐三爷身边稍微特殊点的女子,往往都会被唐希整治得极惨,最后消失不见,不了了之。”

“而唐三爷对唐希的所作所为往往都是睁只眼闭只眼,从来都不会责罚唐希,宠溺包容得明显有些过了头。”

唐子荣也没有具体点明那两人之间可能存在的乱、伦情爱,但实际上就是这个意思。

不过因为唐希与唐津血脉关系极近,唐希又是唐津打小亲自带大,所以唐家人基本上都没谁会往那方面去想,更没敢往那方面想。

但唐子荣不同,向来比其他人要多不少心眼,也打心底里头没将自己当成唐家仆从,唐家人,是以反倒是有种旁观者清的敏锐。

“啧啧,果然呢。”

张依依听后,倒是不由得点了点头,并未太过惊讶。

她就说那两人之间总是有些不正常,没想到果然够特殊呀。

这样的话也好,唐希一日没好,唐津便得花引导大量精力与修为,不断地用自己的灵气亲自替唐希梳理被废的筋脉,如此方可保证在寻到真正能治好唐希法子之前不让唐希的情况彻底失控。

“好吧,既然你现在在唐家已经站住了脚跟,那是再好不过。”

片刻后,张依依也没有再追问什么。

她很快将一个早就准备好的储物袋扔给了唐子荣,里头装着的正是扒拉出来的一成灵草灵药。

天才地宝是不可能分给唐子荣的,不过一些珍贵的灵花灵草但凡她储物戒里有多出的,却也没太吝惜的分了一株半株的。

“这……这一层的所得,子荣不是早就已经抵给仙子了吗?”

唐子荣一见储物袋里竟是那么多的灵药灵草,一看就知道是出自于秘境所得,顿时震惊不已,明显有些不太敢拿。

当初他清楚的记得,自己用这一成的所得换得了张依依赐教解决二少爷几人的办法,而事实上,那次张依依送给他的阵法与符篆也是价值不菲。

明明自己已经没有再分成的资格,可没想到眼前的少女却是又分了一成的好东西给他。

张依依见状,淡定无比地点了点头:“没错,这是我的东西,你那一层分成早就已经卖给我了。不过……”

顿了顿,她很是肯定地继续说道:“这的确是给你的,我需要你替我办一件事,这些东西算是支付给你的报酬。”

唐子荣目光微闪,愣了愣反问道:“仙子当真这般信得过子荣?”

不管张依依想让他帮忙办什么事,总之如此丰厚的报酬都算是极其惊人,更别说事情都还没有交代,便直接先付报酬,就真不怕他拿了东西直接跑了或者阳奉阴违不尽心办事,或者没那能力办成办好?

“疑人不用,用人不疑。”

张依依似笑非笑地说道:“你若是眼皮子这般浅,那只能说明是我眼瞎不会看人。再说当初你给我那颗奇丹我都敢直接吞服,完全不怕你使诈暗算,现在这么点报酬你觉得还怕你白拿了不成?”

听到这话,再想到当初在秘境自己拿出那颗奇丹告知张依依出秘境的方法时,张依依曾在他身上施加的几道奇怪手法,唐子荣这才猛的记起只要对方愿意,自己的性命本就只是在人家的一念之间。

半年不见,他倒是险些忘记眼前的少女看似良善,但实际上却真真是个人形杀器,心思与实力从不在任何人之下。

人家既然敢直接拿出这么多好东西来给他,便说明有着足够的能耐可以掌控于他,可不真是什么单纯不谙世事的小姑娘。

“多谢仙子信任,不知仙子有何吩咐,子荣定当全心全意竭尽所能替仙子办妥!”

很快,唐子荣再无半点迟疑,直接收起了那一大笔提前收到的报酬。

“我要你替我好好查查,当年唐家那位一夜之间突然坠为邪魔的老祖是不是真的被五大世家联手彻底解决掉了。同时,再好好查查唐津这人,看看他与当年那位坠为邪魔的老祖之间有什么特别关联。”

张依依也没隐瞒,直接将她心底最大的疑惑与猜测道了出来,示意唐子荣替她暗中查证。

“是!”唐子荣听到这些当真震惊无比,但很快却是镇定下来,也没做任何推诿,直接应了下来。

他不知道张依依为何会将这两者之间联系起来,更不明白张依依为何会对唐津如此关注,但如今对他而言,任何的原因由头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只需一五一实按照张依依的吩咐行事便可。

见状,张依依也很是满意于唐子荣的识趣。

那一层的好东西可不是那么好拿的,她让唐子荣打探的事都不是简单容易的,难度系数可以说是最高级别,要办大事没有灵石又怎么行得通?

不过,这些东西都是出自于唐家秘境,唐子荣要是出手的话必须找条绝对保密渠道才行,更不能急于一时一下子抛出。

当然,就冲唐子荣的心思,张依依倒是一点都不担心对方会想不到这些,是以也没有额外提醒的必要。

与唐子荣顺利分开后,张依依更不急着销赃,而是打算先回趟王家。

哪怕不能明晃晃的出入王家,至少也得回去看看那边的情况,也不知道洛启衡量那边怎么样了。

这里离王家可不算近,张依依身处的这处市集倒是有可以搭乘的飞舟去到离王家最近城镇。

刚找到地方,正准备交灵石买票,却发现储物戒内有通讯符动了。

等张依依发现通讯符竟是王家发给她的,倒也不急着再买票,而是先行寻了处僻静安全的地方,将通讯符里的内容查阅完毕。

自打离开王家出往苍琅海猎兽到现在,快一年半的功夫王家都不曾联系过她,而现在这通召集通符讯也不仅仅是传给她一人,更是传给所在可能在最短时间内赶去目的地的王家在外子弟与客卿,说明事情当真十万火急。

算了一下自己离王家要求前往的目的地不算太远,张依依没打算视而不见,当做不知道或者来不及赶去处理。

她现在毕竟还是占着王家客卿的身份,受人家的供奉结了这份因果,自然也得承担起这份责任,在她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履行自己的职责。

很快她再一次来到搭乘飞舟之处,只不过却是买了另一趟不同目的地的,算着时间,不出意外的话,下午就能顺利赶到。

买了票,上了飞舟,张依依刚找了个地方坐下,却不想边上的空位很快就被一个熟悉的身影给占了去。

“你要去哪儿?”

绿俏含笑地看着张依依,熟人似的与张依依打着招呼。

张依依看了一眼眉眼含笑的绿衣女修,淡定地收回了目光没有理会。

她早就发现了绿俏跟着自己,从她跟唐子荣见过面分开后不久,这绿俏出现便有意无意地盯上了她。

原本她还想找个机会试试,看看这姑娘盯上她到底想做什么,没想到绿俏倒是直接一路跟着她上了飞舟,还毫不避讳的主动与她开始搭话。

张依依并不相信巧合之类的,不过也不担心绿俏发现了她跟唐子荣之间的见面。

“你怎么不理人呀,放心,我可不是坏人,也没打什么坏主意,就是觉得你好漂亮,还有点眼熟,看上去好想让人与你亲近,所以才忍不住跟你过来说说话。”

绿俏嘴上这般说,却是一点都不在意张依依理不理她,小嘴巴不停地说道着:“对了,我叫绿俏,绿色的绿,俏丽的俏。你呢?你叫什么名字?”

“你到底想干什么?”

张依依觉得绿俏着实有些聒噪,直接打断反问道:“坏人可不会在脸上写上坏人两个字,你说的这些话自己相信吗?”

啧,这是当她三岁小孩吗,她看上去有这么容易欺骗?

明明一早就有所图的靠近她,却偏偏扯这么不靠谱一下子就被人识破的借口,真不知道这绿俏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

“……呃,果然你不怎么好骗呢。”

绿俏抬手给两人身边打了个结界,防止旁人偷听她们的谈话,也不生气,还是笑呵呵地说道:“不过我真不是坏人,这一点你无需怀疑。至于我想干什么,很简单,我就是想跟着你,不论你去哪里、做什么,打现在起我都跟着你。”

这次倒是直白,也不是询问,而是最直接的告知,管你同意不同意,反正她就是要这般做。

张依依倒是没想到绿俏竟会说出这番话,一时间都有些怀疑这姑娘是不是半年前在秘境时无意中看到过她。

不过再想想,这个可能性完全没有,她们之间唯一的面对面碰上的一次,还是她顶着那名女客卿的面目身份跟着存活下来的唐家人一并混出秘境时。

“你为什么要跟着我?”

她微微皱了皱眉,前前后后一番仔细感知后,倒是并没感受到来自于绿俏对她的恶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