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八章 天福之人、陈家庄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绿俏一张小嘴吧啦个没完,但愣是半个字都没有解释清为什么一定要跟着张依依。

让张依依觉得又气又好笑的是,她同不同意完全没有半点的作用,人家就跟个无赖似的赖上了,不管她走到哪里便跟到哪里,看这架式还真不像是说着玩的。

“你到底要跟我跟到什么时候?”

下了飞舟,绿俏依然跟听不懂话似的跟着她,她走绿俏就走,她停绿俏就停,那打死都不放弃的模样,要多坚定便有多坚定。

“没关系,你走你的,我跟我的,反正我也不会影响你什么。”

绿俏故意装不懂,还心情格外好的拉开了几步的距离,好似这般就不会打扰到张依依一样。

毕竟,也没人规定了这条路不能给她走吧,反正从小到大她最厚的就是脸皮。

“你怎么就不会影响到我,你这样总跟着我让我很不高兴!”

张依依停了下来,自己的的耐心明显已经被这女修给弄得即将耗尽:“再跟着我,我就杀了你!”

“不,不会的,你肯定不会胡乱杀人。”

绿俏完全没被张依依的威胁吓到,一脸笃定地说道:“这一点你骗不了我,胡乱杀人会坏你道心,你不会干那么蠢的事。”

“呵呵!”

张依依气笑了:“就算不杀人,那我总可以伤人吧!把你打伤打残沾不上什么因果,你还能跟着我不成?”

“咦,那可千万别,咱们之间真没必要喊打喊杀的!”

绿俏下意识地又往后退了几步,一副怕怕地模样拍拍自己的小心脏继续说道:“你真不能动我,我跟你之间有天大的因果存在,所以我才必须一直跟着你。真的,我不骗你,以后你就知道我跟着你不仅对我好,同样对你也是好的。”

似乎是怕张依依真对她动手,绿俏这才不得不稍微透露了一点点,不然的话她又不是疯子,干啥非得死缠烂打另一个姑娘呢?

要知道,她喜欢的从来都是男人!绝对、必须是男人!

“什么因果?”

张依依反问绿俏,明显并不相信。

还天大的因果,还你好我好大家好,她真是越看绿俏越觉得眼睛疼。

亏她当初在秘境中还觉得绿俏挺有趣的,现在看来简直就是个莫名其妙烦死人的粘人精。

“什么因果具体我也说不清,不过我爷爷说了只有你可以带我离开这方世界。”

这一句,绿俏是直接传音给张依依的。

原本爷爷交代过都不让她说来着,可奈何张依依实在太过不好说话,不说点稍微令人相信的东西出来,只怕她真没那个本事一直赖上对方。

“离开这方世界?为何要离开这方世界?你爷爷又是谁?”

张依依同样转为传音,态度却是明显凶狠了不少:“解释清楚,不然的话我保证有一百种方法让你没法如愿,同时还将活得极惨!”

不是死得极惨,而是活得极惨,张依依这话可真不是普通的威胁。

绿俏出现得太过突然,举止太过令人顾忌怀疑,甚至于还提到了离开这方世界之类惊人的言辞,若是没法给出合理交代,她不可能留下这么个隐患。

“是不是我解释清楚了,你就肯同意我一直跟着你?”

绿俏琢磨着爷爷反正都已经仙逝,这会只怕早就投胎转世了,所以那些话就算她提前跟张依依说了,应该也不算是违背诺言。

再说,既然以后她都得跟在张依依身边,那么早就晚说其实也差不多。

嗯嗯,对,她这般想没啥毛病,爷爷也一定会理解她的。

“那得看你说的是真还是假。”

张依依凝视着绿俏,不曾放过对方任何一个细微的神情变化。

“好吧,那我提前告诉你算了。我爷爷是这方世界最最厉害的天算师,在我刚刚出生的时候,他就算出我是天福之命,将来必定飞升成仙。”

绿俏哪怕是在传音却也无意识地压低着声音:“你得知道,我爷爷一生从未算错过,所以我是注定要飞升成仙的。不过,爷爷说这方世界出了问题,飞升之路早已被中断,所以我若想飞升成仙的就必须先离开这方世界,去往其他可以飞升的大千世界。而你,就是爷爷替我算出来的托福之人,只要跟着你,就一定可以跟着离开这方世界。”

“……”

听到这通话,张依依一脸的古怪别扭。

天福之命,托福之人,这都什么跟什么,合着这姑娘盯上她缠着她,就是因为姑娘的爷爷算了一个什么卦?

真也好,假也好,她可做不了人家的托福之人,就算她真有那么通天的能耐可以帮旁人离开这方世界,却也压根没有这样的义务。

更何况,若非有块战英台的钥匙,自己怕是都得被锁死在这方小世界,哪里有那样通天的本事说离开就离开,更别说再带上一个不相干的人一起。

“你找错人了,我可没那样的本事帮得到你。”

片刻后,张依依毫不犹豫的拒绝了:“你爷爷肯定是在跟你开玩笑,醒醒吧,能给你托这么大福的除非是神仙,你找我这种筑基期的小修士怕是脑子被门给夹了。”

“呀呀呀,别呀,可别这么说,我爷爷不会跟我开玩笑,更不会算错的,我是真的注定要飞升成仙的,而你也一定是我的托福之人,我不会找错人,我都找你好久了。”

绿俏生怕张依依转身就走了,连忙一个跨步拦住去路:“我知道你是谁,你就是半年前在唐家秘境中冒充那名死了的女客卿半道离开的人,那次你走得太突然了,我隔了半年才又找到你,绝对不会错的。”

见张依依不肯承认,还完全不信自己,绿俏更是一口气把能说的都说了出来:“还有,我之所以认得出你来,是因为爷爷临死之前教了我特殊辩论方法,你身上的气息与这方世界不太一样,所以只要碰上了我一眼就能把你认出来。再加上你的年纪、性别对得上,所以我肯定不会认错人。”

“不过,你现在不知道如何帮我也是正常,爷爷说过这种事情上天自有安排,等时机到了自然水到渠成无需咱们现在费心。反正我只需找到到你,然后一直跟着你就行。当然,你让我跟着对你而言也绝对没有好处,。我是天福之人,你助我回归天命,将来我亦会替你化去一桩大劫,所以咱们两人缘分天定,因果早结,你是不能甩掉我的!”

“停停停,别说了,再说下去我脑子都快被你给吵晕了!”

张依依脸色很不好看,还缘分天定因果早结,自己还不能甩掉她……

这些话听起来怎么就那么别扭那么古怪,弄得好似她成了什么负心渣女似的。

“那你同意我跟着你一起不就行了吗,你同意了我就不吵你了,我保证!”

绿俏也猜不出张依依到底信没信自己的话,如果信了的话又信了多少,不过反正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不管用什么办法,她都粘上去跟着就好。

“你要跟就跟吧,反正我再次重申,我不可能有你说的那么大的能耐,而且要是敢影响我做事,立马就把你给扔了!”

张依依没好气的扔下这么一句,一副实在被缠得没办法,耐心尽失的模样径直抬脚便走了。

而事实上,此时她心中已经对绿俏之言信了大半。

虽然她并不知道绿俏的爷爷到底是怎么算出这些来的,但自己的确是不折不扣从其他世界来的另类,将来也肯定会离开这方世界。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绿俏若真是什么天福之人,那么她还真可能就是绿俏的托福之人,哪怕她完全不知道要怎么来托这个福。

再想到绿俏所言她们两人之间互有因果,若将来自己真有一桩大劫需绿俏化解的话,那么她似乎也没必要非得跟自己过不去。

真也好假也罢,绿俏执意要跟着她,那便让其跟着就是,反正她也不怕治不住这姑娘。

得了正式准许,绿俏自是乐滋滋、屁颠屁颠地跟上了张依依。

“哎呀,你还没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呢!以后我们可一直得在一起的,我总不能喂喂喂的叫你吧,那多不礼貌,多不好呀。”

“叫姐。”

“那可不行,你还没我大呢,怎么能当我姐,做我妹妹还差不多。”

“……”

“妹呀,咱们现在要去哪呀?”

“……”

“你别不理我呀,以后我们可是要一直在一起的,凡事有商有量多好。”

“闭嘴!再吵吵就不许跟着我了!”

张依依实在受不住绿俏的聒噪,直接瞪了一眼警告威胁。

这姑娘话太多了,真不知道自己脑袋一热同意让她跟着是对还是错。

绿俏的性格倒是跟洛启衡天生互补,两人中和中和一番估计就完美了。

“……”

绿俏被打中七寸,顿时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忍着不敢再在这会功夫说话。

好不容易总算可以光明正大的赖上对方了,她可一点都不想因小失大。

耳边总算清静下来后,张依依不敢再做耽误,直奔目的地而去。

……

八方镇,陈家庄,此时已是一片死寂,数千人的大村庄仿佛一夜之间只剩下了毫无生气的空屋残园,所有的人通通不见踪迹,甚至于连牲畜都没看到半点影子。

陈家是王家的附属家族,而陈家庄则是陈家根基所在。

一天前,王家突然收到陈家的紧急求救,说是附近山林有怪物出没,来无影去无踪,抓走了不少陈家族人,生死不明。

陈家根本没有办法解决掉这个怪物,为免更多人被怪物抓走,陈家不得不向王家求救,希望王家能够派出高阶修士前来灭杀怪物,救出他们的族人。

偏偏陈家离王家当真极远,再加之只是陈家的一面之辞,王家也不知道具体情况是否属实,所以并没有贸然派出高阶修士,而是传信在外的一些王家子弟与客卿,令离得最近的先行赶去调查清楚,算是外派任务。

若情况属实,能够直接帮着陈家解决的话便直接解决,若是当真太过复杂无法解决,便传讯回王家,再由王家派出高阶修士前来处理。

是以,等张依依赶到陈家庄时,眼前的情况明显已很不乐观。

这么大一个庄子,竟是一个人都不见了。

“咱们来这里做什么,怎么一个人都没有?”

绿俏看着眼前空空荡荡的庄子,陡然觉得一股子阴寒从心底扩散开来。

天都快黑了,这种阴森森的地方可是一点都不讨喜,她竟觉得有些慌,想快些离开。

“不知道,进去看看。”

张依依边说边往里走,空荡荡的青石小道延伸至每家每户,干净得一尘不染。

绿俏很想不进,但见张依依已经一处房子一处房子的进去查看,自己怎么也必须得跟着。

“咦,怎么家家户户差不多都摆上了做好的饭菜,看着好像正准备要吃似的。”

走了一会儿后,绿俏挨着张依依更近了。

那些饭菜虽然一丝热气都没了,但明显并未变质,就像是主人家刚刚做好准备食用,却是不知突然发生了什么事,还没来得及吃就全都出去了。

张依依自然也发现了这一点,而且她比绿俏看得更加细致。

各家桌案上做的那些饭菜几乎都是凡人食用的普通食物,不带任何的灵气,甚至于连院子里饲养牲畜的地方也放满了牲畜口粮,但无一例外的都没动过,而且也不见半只畜牲的影子。

而所有的一切全都是真的,并非幻象。

正因为如此,才更令张依依心生怪异。

毕竟陈家庄虽仅仅只是依附于王家的普通小家族,但不是每一家每一户通通都是凡人,过的也并非全是凡人的日子才对。

“妹妹快看,那边是不是有个小孩!”

突然间,绿俏很是兴奋地拍了拍张依诊,朝着不远处的一棵大槐树指去。

张依依抬眼看去,果然发现树后似乎藏着一颗圆圆的小脑袋,正小心翼翼可怜巴巴探着头偷偷看着她们。

“别过去!”

见绿俏似乎想去找那小孩子问话,张依依一把拉住了人,脸色猛地沉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