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三章 本体、铜镜之威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真正的田园当然不是一个孩子,一万二千年前步入金丹之列的他早就有了一百来岁,只不过魂魄被困八卦镜中太久,才渐渐成了现在这般模样。

当初死得本就不甘,又被困于八卦镜中上万年不得超生,田园最终虽然冲出了后山,却依然无法离开陈家庄,这个地方于他而言就像是一个永远无法解开的诅咒,既然他得不了好,自然也不可能让其他人活得舒坦。

整个陈家庄上千条性命成了他被封万年后的第一批报复对象,再一次让这个庄子横尸遍野的同时更是令他执念所化的循环死局越来越强大。

一个又一个的外来修士如同当初的他一般进到这里就再也出不去,渐渐成为他所布的这个死局的一部分。

但田园除去报复之外,内心深处最大的希望自然还是想要得到真正的解脱,是以这个外来闯入者想要破解这个死循环,唯一的办法便是发现这个死局的真相,并且助它摆脱掉八卦镜的镇压,离开陈家庄这个禁锢了他一万二千年的地方,得以真正的解脱。

听完所有的一切,张依依也不知说什么才好。

可怜之人必要可恨之处,这不仅仅是指当初那些陈家庄的旧族人,田园自身也是一样。

做为受害者,他将一万二千年前的那些诓他害他的男女老少杀了报仇也算情有可原,但一万二千年后,田园再一次灭了现在住在这里的数千人以及用差不多的方式祸害外面来的修士,这样的杀戮与罪孽便明显站不住脚跟。

一万两千年前的事,的确是那些人的错,他们自私自利、无耻狠毒害死了很多无辜之人,也包括田园这个受害者。

但如今田园的做法与那些人又有什么区别,死在他手中的无辜之人又该去向谁讨要公道?

张依依并不认为田园上万年的冤屈与怨恨便能够抵消掉他如今所犯下的罪孽,一个本就镇压禁锢的魂魄沾上了那么大的因果,想要彻底解脱怕是难上加难。

当然,这一切她自然不会傻傻的说出来,毕竟现在的田园早就不再是当初那怀有仁义之心的单纯少年,恨与怨经历过上万年的酝酿早就成了几乎浓得化不开的执念,哪里是那么容易用一句简单的是非对错来评判。

“你是不是觉得我现在所做的一切跟当初那些庄子上的男女老少并没有任何区别?”

好一会儿后,田园直直地盯着张依依的眼睛,似是看透了她的内心:“可那又如何,如果是你被经历了我所经历的那一切,被苦苦镇压一万两千年后,你敢保证不会像我这般报复发泄?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我只恨自己还是太弱,不然也不至于成千上万年都被镇压在一方小小之地,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比其他所受到的痛苦,这些人的生死又算得了什么,他的执念早就成狂,便是死局中唯一留下的破绽也只是为了自己可能的一线转机,而不是特意留给那些闯入者的善意。

田园毫不在意地向张依依表露出自己的恶,哪怕张依依再聪明发现了一切的真相,但若最终没有办法助他摆脱八卦镜的镇压,那么这女修接下来的结局也仍然将与其他人并无两样。

“是非对错,晚辈不做评述,现下也没那资格说道。”

张依依此时并不想与一个早就执念成魔的魂魄讨论什么善恶对错,在现实面前,她首先要解决的是自己的生死,而后才是其他:“前辈不止一次提到让我助你离开这里,但事实上,晚辈的确不知该从哪里下手。”

她不信田园将一切的前因后果说道给她仅仅只是为了说出来舒服些,只怕这其中还有更为特殊的原因。

果然,听到张依依的话后,田园点了点头,明显并没有因为张依依说的“不知该从哪里下手”而直接生气。

“你需先找到八卦镜的本体,将八卦镜收服住,只有这样,才有可能将我被困于镜中的魂魄放出来。”

田园看着张依依,眼带考量:“当然,放出我的魂魄时,还得准备一个暂存魂魄的容器滋养我的魂魄,再剩下的,我自己可以处理,你要做的基本上就是这些。”

“八卦镜的本体在哪里?”

张依依心中已然有了打算,虽并没有百分百将田园的话全信,但也明白多半还是差不多的。

“大槐树,那株大槐树就是八卦镜的本体。”

田园自然不做隐瞒,毕竟这个于他而言干系重大。

“那暂存你魂魄的容器有什么特殊要求没有?”

张依依再问:“神魂木一类的东西可不可以?还是说需要活着的容器?”

“神魂木一类的东西就可以,不需要活的容器。”

田园嗤笑道:“你放心,我没打算直接夺舍你们。”

张依依怔了怔,片刻后回道:“前辈一万二千年前还只是金丹境吧,不及元婴怕是很难直接夺舍他人躯体。更何况被八卦镜镇压了一万来年,魂魄怕是受损严重,便是有夺舍之法一时半会估计也没法实施。”

“……”

田园被张依依不知有意还是无意的话给堵得半天开不了口,若不是还得指望着这女修助他摆脱困境,他真想把直接将人给弄死得了,省得话都不会说。

“哪来那么多废话,直接说你有没有办法做得到我所说的这一切?”

他恶狠狠地瞪了张依依一眼:“我会将这执念所化的死局暂停一柱香的功夫,那一柱香之内你所看到的不再是虚假幻影,找到八卦镜的本体收服并放出我的魂魄安放好后,循环死局自然就完全破掉了。”

“好!”

张依依这次没再废话,简单干脆的应了下来,看上去也是信心十足。

田园见状,目光微闪,却也没再说什么,只是一个转身,小小的身子便再次消失在了张依依与绿俏的眼前。

“嗡”的一声轻鸣,整个世界果真再次发生了变化。

此时她们还是身处那片空地,只不过干干净净的空地早就堆满了各种各样的尸体,散发着阵阵血腥恶臭。

这些死掉的通通都是如今陈家庄的族人,是几天前曾向王家发紧急求助符的陈家人。

也就是说,田原所说的一柱香功夫已经开始,而她得尽快回到大槐树那儿,想办法将八卦镜的本体,那棵大槐树给收服掉。

张依依面无表情,直接无视掉满地的尸体,抬脚便往回走。

而绿俏也一声不吭地跟了上去,一起去寻当初她们总是不断看到的那株大槐树。

“妹妹,那魂魄的话能信吗?”

绿俏暗中传音,许是因为此时两人暂时回到了现实的陈家庄中,所受到的限制倒是不再那般严重。

“不能。”

张依依果断回复,但脚下步子却丝毫没停。

“那你打算怎么办?”

绿俏也快速提醒道:“他怕是另有所图,不然的话怎么可能那般放心的将自己仅存的魂魄任由咱们收入容器之中。”

要知道,一旦魂魄被神魂木之类的东西收入滋养,田园便等于将他所有的命脉都主动交到了张依依手中。

毕竟,以张依诊的实力,要将一个被收入神魂木中的魂魄打得灰飞烟灭没有任何的问题。

除非,田园留了后手,或者本就是真假掺半,另有安排。

“先找到大槐树,将八卦镜收服再说。”

张依依也没有再多解释,不论田园心中到底做何算计,总之想破这死局估计还是得搞定那块八卦镜才行。

至于后头的,便得看到底谁棋高一招才行。

两人很快回到了当初看到大槐树的地方,倒是与之前那么多回见到时看上去并没太大的差别。

“这要怎么收服?”

绿俏觉得脑袋有点疼,难道得先把这东西打回原形不成?

张依依没有说话,仔仔细细观察了一小会儿,正准备动手试试时,却是突然察觉到储物戒中那块好久都不曾有过动静的青铜镜有了反应。

没等她来得及多想,铜镜却是在她用意念打开储物戒的那一瞬间便直接自行飞了出来,转眼便朝着大槐树直冲而去。

而就在张依依的那枚小铜镜快要撞上大槐树之际,那株大槐树竟是发出刺耳的尖叫声,似是遇到了什么天敌一般害怕到了极限。

而后叫尖叫声未停,大槐树便已化做一枚巴掌大的八卦镜,速度极快的朝另一方飞奔而逃。

但很显然,已经被逼出原形的八卦镜在张依依这方铜镜面前竟是一点反抗力都没有,没飞出多远便被铜镜所发出的强大吸力给扯了回去。

“你的镜子是要吃掉这块八卦镜?”

绿俏见状,大惊道:“那循环死局将会如何?”

张依依看着眼前的一幕,一时间也不知道到底会将如何。

八卦镜正在极力挣扎,试图从铜镜的控制中脱身,但这样的挣扎完全没有多大作用,两块镜子之间的距离眼看着越来越小。

她的铜镜面前如同存在一个巨大的黑洞,正一点一点地将八卦镜拉入其中明显是要吞掉对方。。

张依依也不知道若是自己的铜镜直接将八卦镜给吃掉的话,八卦镜中的魂魄会如何,更不知道这对于她们现在所处的循环死局有什么后果。

幸运的话估计是死局直接被强行破掉,她们不会再有什么麻烦,但若是运气不好的话,谁都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小辈,快让你的铜镜住手,否则我会让你们现在就死在死局之中!”

八卦镜内,田园惊恐万分的声音猛的响起,而随着这话一出,四周的空气波动似乎都发生了改变。

张依依敏锐的察觉出原本暂停掉的循环死局已经再次开启,而她们这会怕是又被田园拉入到了死局之中。

“镜子先等等。”

张依依不敢冒险,只得连忙出声叫停。

而实际上,她也并不知道自己到底有没有那样的能耐可以叫得住铜镜,毕竟那家伙可没有认她为主。

但好在运气不算太差,在她出声后,铜镜倒还真听话的暂停了下来,眼看着就将被它吸入镜身内的八卦镜就那般直直地停在了它的面前,完全无法动弹。

见状,张依诊松了口气。

看来这块八卦镜怕是对铜镜来说是个大补之物,这一年多来她也没见过再有入得了铜镜眼的好东西可以给它补补身子,若是能够没有后顾之忧的将八卦镜拿来喂铜镜,张依依自然也是求之不得。

“镜子,那面八卦镜里头还镇压着一个魂魄,你能先把它给单独弄出来吗?”

张依依边说边往自己储物戒里找了找,果然找到了一根还算不错的神魂木,用来安置田园的魂魄倒是不成问题。

铜镜果然听懂了张依依的话,片刻后镜身发出一道昏黄的亮光,直接打到了八卦镜上。

八卦镜瞬间便颤抖个不停,看上去仿佛都快要被炸裂开似的。

但那也仅仅只是看上去像是要被炸裂开,时间一点点的过去,八卦镜还是好好的颤抖着,只不过镜身的颜色变得越来越暗淡起来。

“呼”的一声轰鸣,一道莹光从八卦镜内突然窜了出来,而接紧着,那道莹光以意想不到的速度直接冲着张依依的额头眉心撞去。

“小心!”

绿俏大惊失色,意识到田园的魂魄竟是想要直入张依依身体却是根本来不及阻止。

好在张依依倒是早有防范,就在莹光冲出八卦镜的同时,手中的神魂本便直接准确无误的朝着莹光扔了过去。

“收!”

神魂木一出手,张依诊快速打出封印之术,阵阵白光将莹光团团围住,强行将田园的魂魄挤压至神魂木中。

“不!”

田园一声惨叫,带着千千万万的不甘,但却最终无法突破张依依的白光围堵,没一会儿功夫理被收入神魂木中。

张依依再次补了几个封印于神魂木上,又取了一道早就准备好的符纸,牢牢地贴在了神魂木上。

做完这一切后,张依依才真正松了口气,而与此同时,那块八卦镜也被她的铜镜一口吞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