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五章 亏大发了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生死门索命自是非同一般。

据说凡是他们接的单很少有失手的,便是一次不成功,也会有第二次,二次不成还有第三次。

总之,他们在杀人一事上的信誉倒是真的极好,但凡上了他们死名单的,基本上很难再有活命的机会。

所以当张依依知道这些是生死门派来的人后,直接便打消掉了跑路的准备,毕竟她也不想一露面就被人追杀个没完,或者说直接当个地鼠永远躲藏起来吧。

人家狠,那她只能更狠!

“来吧,让我看看生死门到底有多厉害!”

素手一翻,张依依祭出长剑,直接便朝着那八名黑衣人而去。

面对早有准备的敌人,她自然不会有任何的轻视,甚至于连试探都没有,出手便是行云流水最是强悍的星空第一剑。

比起大半年前,张依依的剑术更是有了质的飞跃,一剑在手似是有着气吞山河之势,已有水桶粗的剑气凝化成剑龙,撕吼着直奔八名黑衣人而去。

“结阵!”

领头的黑衣人倒是不慌不忙,当下便命令几名手下一并结成最强的生杀大阵,合力迎击。

对于目标,他们收集的情报方方面面全都不曾落下,张依依的实力如何更是心中有数。

是以,这次派出来完成任务的门人通通都是精挑细选,半点都不曾低估轻视此次的目标。

但很显然,在正式对上后这些黑衣人还是意识到了一个不小的问题。

哪怕他们已经对张依依做出了极大的评估,派出了他们自认为早就超出对方实力数倍的团队,却不想效果还是大大出乎了他们所料。

八人结成的生死大阵威力自然不可小觑,便是极为厉害的金丹大圆满在他们的大阵之下也难逃一死。

可偏偏张依依一出手便直接给了他们最大的打击。

撕吼的剑龙没过多久便直接将他们所结成的大阵破坏掉大半,成堆的爆符更是炸了个满地开花。

张依依出手之果断狠辣超乎了所有人的预料。

没等领头的黑衣人来得及重新修补大阵,一声惨叫响了起来。

“一!”

张依依冷冷清清地声音响起,似远似近,仿佛威胁又好似嘲讽。

意识到这个时候自己竟莫名分了神,领头的黑衣人无端出了一身冷汗,除去干扰后,这才发现身边离得最近的同伴已然倒地,头身分离死得干净利落。

死去的黑衣同伴赫然已是金丹中期,比着他的实力也差不了几分,却是不曾想就这么一下子死在了刺杀目标的手里。

更别说,他们刚才还不是单打独斗,八人结成的生死大阵可杀最厉害的金丹,却偏偏被个筑基女修破了阵不说,还直接弄死了一人。

余下的黑衣人心中更是大惊,万万没想到他们的目标战力竟然强至如此。

他们查到过一年多前的那场中型家族争位赛,也十分清楚张依依连唐家天之骄女唐希都能轻松打败,几乎可以算得上是同境无敌,甚至于有越境挑战的能力都不算意外。

正因为如此,所以这次生死门才会派他们前来。

他们八人中四人皆为金丹,剩下四人也在筑基后期以上。

却万万没想到,如此准备充足之下,这次的目标竟比他们预估的还要难缠太多倍!

张依依却是压根没在意那些生死门人做何感想。

破坏掉对方大阵后,她动起手来更是如鱼得手,宝剑一挥不曾耽误丁点功夫,几乎是片刻间又朝着下一个选中的黑衣人夺命而去。

比起从前,张依依增长的不仅仅是修为实力,更多的还是实战的经验与杀伐果断的作派。

想要她的性命,那就得做好被反杀的准备,不然的话真当谁都能对她任取任杀?

“二!”

又一剑之后,张依依再取一人首级,这次连爆符都不曾浪费,动作真真是快准狠得没法说。

一连死了两人,黑衣人没法再结大阵,刀光剑影之下奋力围堵追杀,却不想越打越是心惊,越打越是无法准备估量对方的真正实力到底到了什么程度。

“三!”

张依依趁空从容不迫地吞了颗回气丹,快速补充消耗掉的灵力,手中之剑越战越勇,整个人的状态也是越来越亢奋。

“四!”

再夺一人性命,原本八名生死门的黑衣人如今已只剩一半,张依依身上半点外伤都没有,可剩下的那四名黑衣人却明显在如此威慑下极不好过。

领头黑衣人无法再忽略心中的那份恐惧,一枚金光闪闪的叶子甩了出来,暂时将双方之间的战场阻隔开来。

“你到底是谁?”

有着金叶子所形成的临时防护,几名黑衣人终于有了喘息的机会。

“我是谁?我就是你们要杀的目标韩琳呀,怎么突然不认识了?”

张依依反问,目光却是盯着半空那枚金光闪闪的叶子,觉得那东西还挺好用的。就是不知道一次阻隔大概可以坚持多久。

那金叶子倒是跟师父给她的护身符有些类似,不过功效却单一粗糙了太多,也不知道能够扛得下她几拳。

看着生死门的人明显一副不信的模样,张依依再次反问:“怎么,给你们下单指名要我性命的人没告诉你们,我可不是一般的筑基修士,而是曾从化神手下安全脱过身的吗?”

“你……”

领头的黑衣人听到这话,已然震惊得话都说不出来。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如今他们的失利便当真再正常不过!

这个女人到底什么来头,竟然以筑基修为厉害强悍到这样的程度?

一个能够在化神大能手下安全逃生的人,凭他们哪里对付得了。

“啧啧,看来你们根本不知道,那这笔卖可就亏大发了,买我命的人想来也没花多少钱吧?”

张依依见状,笑得极有深意:“你们生死门有化神修士吗?要是没有的话那就得去别的地方借个化神来才行,不然的话你们这一单生意可就得砸在我手里了。”

话音落,张依依也没再使剑,抬手直接便朝着那道屏障一拳轰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