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九章 两更合一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等到他们再次启程,两人行直接就变成了三人行。

几天之后,张依依紧赶慢赶终于回到了近两年不曾再回过的王家。

这回路上倒是太平得很,既没有碰上生死门继续派出的杀手,也不曾遇到唐家人的袭击。只不过,洛启衡却并不在王家。

“韩姑娘,你回来了啦?”

王晓丹得知张依依回来后便立马找了过来,边打着招呼还边往张依依身后看去,似乎在寻找着什么。

原本她还想着韩启有没有可能会跟着他妹妹一并回来,但这样的期盼却是一下子被现实给打破掉。

张依依自然没有错过王晓丹那一眼中所包含的落寞,立马便明白这姑娘是为谁而来。

可惜落花有意流水无情,碰上洛启衡那种话都懒得说的木头,王晓丹若是不早些放弃的话,注定只能是黯然伤神、无疾而终。

绿俏与夏洛两个她也并没有带进王家大宅,这会洛启衡既然不在,她自然也不会在王家多做停留。

“五小姐好久不见,近来一切可好?”

张依依大大方方地与王晓丹打了招呼,仿佛根本看不出王晓丹心事的模样。

“多谢韩姑娘记挂,自是一切都好。”

王晓丹倒是很快收起了眼那点落寞,径直同张依依说道:“听丛山叔递回的消息说,此次陈家庄之事韩姑娘功不可没,辛苦了。”

“王小姐客气了,身为客卿,这自是我应尽之职。”

张依依也没打算与王晓丹过多寒暄,当下询问道:“不知五小姐可知我兄长去了哪里?若是出任务在外的话,又不知可去哪儿查询兄长行踪?”

见张依依提到洛启衡,王晓丹面色都积极了几分,主动替其解惑道:“这事我倒是知道一些。大概半年多前,你兄长主动领了一项外派任务,这事还是家主亲自安排的。至于你兄长的具体行踪,除了家主外,谁都不清楚。”

“那这半年来,我兄长一直没回过王家?”

张依依追问了一句:“兄长也不曾送回过任何的消息?”

王晓丹摇了摇头道:“好像是没有,但具体的情况只有家主知晓,你若是担心他的话,可以去家主那儿打听查证一下。不过我听说家主亲自安排的那种外派任务一般来说都不会太容易,莫说如今才半年多没有消息,便是三年五载怕也是极为正常之事。”

其实,私底下她也是找过家主问过洛启衡的去向,只不过家主非但没有告诉她,反倒还因此训斥责罚过她,所以她也不敢再明着打听。

如今张依依回来了,做妹妹的担心兄长合情合理,指不定家主会对张依依私下透露一二也说不定。

王晓丹这半年多来一直很是担心洛启衡,不论如何,多多少少能够让她知晓一点关于洛启衡的最新消息也能安心一些。

“原来如此,那我若是想求见家主的话,不知何时方便?”

张依依自然知道王家家主贵人事忙,哪里是她说见就能见的。

不过既然眼下只有家主知晓洛启衡的情况,那么再如何也还是得见上一面问问清楚才行。

王晓丹见张依依果然提出求见家主,立马主动积极地替其张罗安排,那期待不已的模样倒是让张依依看得都有些不太好意思。

也不知道是她运气好,还是王家家主对她们兄妹这对客卿印象极佳,不过半天功夫,张依依倒是顺利地见到了人。

王家家主倒是对张依依依然颇是热情客气,还着重夸赞了陈家庄一事张依依办得很是漂亮,且亲自将张依依这一年多的供奉以及此次的奖励当场给了她。

至于洛启衡的事,王家家主也没有刻意隐瞒张依依,语里语外都表露出王家对他们兄妹的欣赏与重视。

“你兄长半年前的确领了一个极其特殊麻烦的外派任务,不过他的能力也着实非同一般,仅仅三个月的功夫便将任务成功完成。”

王家家主与张依依解释道:“不过这事还牵扯到了一些其它利害,是以并不好对外公布,而且你兄长秘密回来与我交过任务后,便又直接离开了王家,说是要处理一些私事。具体是什么私事,又去了哪里,我也不便过问,当时还以为他是去寻你这妹妹去了。”

今日看来,这两兄妹半年来怕是压根没有联系上。

不过,王家家主倒并不认为洛启衡会出什么危险,毕竟这对兄妹的实力他是心中有数,估计是在外面被什么事情给绊住了。

从王家家主那儿出来后,张依依也没打算继续呆在王家,直接抬脚便往大门方向走去。

人没找到,也不曾寻到什么有用的线索,洛启衡像是突然之间消失了一般,这让张依依莫名有些不安。

自打出关后,她便一直在试图联系洛启衡,但发出去的通讯符全都如同石沉大海,完全没有半点的回应。

她知道洛启衡量肯定不是去找她,当初从苍琅海回来后他们之间是有过联系的,洛启衡清楚她的处境,绝不会贸然盲目的出去找她。

她现在唯一担心的便是唐津找到了洛启衡,并且出了手。

“韩姑娘,你这是要去哪儿?”

快出王家大门之际,王晓丹再次出现在了张依依的面前:“见过家主了?家主又没有告诉你,关于你兄长的近况?”

“五小姐……”

张依依并不意外再次见到王晓丹,事实上她再清楚不过王晓丹有多想从她这儿探听到洛启衡的消息:“家主说兄长还在外面做任务,应该没那么快回来。既然如此,我便再去处理一点自己的私事,就此告辞!”

好吧,儿女情长什么的现在张依依还真的表示无法理解,像王晓丹这样为了惦记一个人连修行都不得安心,实在是没什么意思。

“韩姑娘请稍等。”

眼见张依依抬脚便欲走人,王晓丹似乎有些急了,也顾不上好不好意思,脱口便反问道:“难道这么久以来,你哥哥当真一次都不曾联系过你,你就没有他一点的消息?”

“兴许兄长现在不太方便联系我吧。”

张依依自然不喜被人如此质疑,面色当下也冷了几分:“五小姐有这么多功夫关心我兄长这么个外人,倒不如多抽点空好好修炼来得实际,毕竟身为修士,自身修行才是真正立身之本。”

她只差没说,你修为这么弱还成天不思进取,只一味沉浸于所谓的儿女之情中,况且这份儿女之情还是单方面的,实在愚蠢而不知所谓。

这两人之间的差距本就不止一点点,如今还越拉越大,在强者为尊的生存法则面前,王晓丹想成为洛启衡的道侣当真只是痴心妄想,更何况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洛启衡对她是一点意思都没有。

这样的纠缠毫无意义,还只会让人越加反感不喜。

同为女修,张依依也不想把话说得太难听,但王晓丹竟然不分青红皂白的质疑于她,便真是叔可忍婶都不想忍了。

扔下这句话后,她也懒得现看王晓丹铁青赤红的脸色,径直离开了王家。

……

再次与绿俏同夏洛汇合后,张依依面色还微带着几分不悦。

早知道王晓丹是那么拎不清的人,当初她就不应该跑出去让洛启衡救人借此进入王家。

莫说她是真的不知道洛启衡此时的下落行踪,就算知道,也没那个义务告诉王晓丹。

再想到半年前最先收到洛启衡发给她的那条讯息内容,说是让她回王家有事找她帮忙处理,如今想想只怕多半与王晓丹对洛启衡的纠缠有些关系。

好在王家家主以及王家其他人总算还拎得清,并没有因为王晓丹单方面的心思而以家族之力出面干涉这两人的婚事,不然的话,王家那可真是直接没法呆下去。

“咦,这是怎么啦,去了一趟王家,出来后脸都臭了?”

绿俏一眼便看出张依依心情不怎么好,好奇怪地问道:“你不是说要去找你兄长吗?这是没找到人?”

对于张依依现为王家客卿的身份,绿俏与夏洛如今都很是清楚,是以刚才张依依进去找人,他们才留在了外头不远的街上,并没有跟进去。

“不会是被你兄长给教训了吗?”

夏洛也凑了过来,笑着说道:“兄妹两斗个嘴吵个架再正常不过,你们这些小姑娘就是想太多,脾气还大,一点……”

张依依直接瞪了夏洛一眼,不想听这人叨叨个没完:“我兄长根本就不在,是你想太多了。”

说完,她直接走人,看都没再看夏洛与绿俏一眼。

“哦,原来没找到人,我说呢,误会误会哈,那咱们现在是要去哪呀?”

被扔下的夏洛也不尴尬,径直追了上去,全然一副看不出自己惹人厌的模样。

张依依也没搭理夏洛,又不想总听夏洛在自己耳边聒噪,便直接递了个眼神给绿俏。

自打夏洛加入她与张依依的同行之列后,绿俏倒是一下子跟开了窍似的聪明了不少,眼力劲更是足足,只一个眼神便立马明白了张依依的意思。

“夏前辈,去哪就别问那么多了,反正咱们跟着走就行。您要是无聊,晚辈陪您说说话,唠唠嗑?”

她一把将夏洛拉到自己身边,还特意与张依依拉开了几步距离,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免得打扰到了张依依。

“哟,成呀,正好这边的情况我也不太清楚,你先跟我说说也好。”

夏洛哪里不知道自己这是又被嫌弃,倒也顺着绿俏给的台阶下了,没再上前去纠缠张依依。

“没问题,您想知道什么都行,晚辈当然是知无不言!”

绿俏本来也是个能说爱说的,倒是很快同夏洛你一言我一语热热闹闹地聊了起来。

张依依见状,自是乐见其成,这两个话唠放到一块也算是趣味相投,绿俏总算还有点用,如此两个都不必再来烦她。

费了大半天的功夫,她们一行三人来到了离这儿最近的交易集市。

张依依打算将唐家秘境中搜刮来的少部分灵草灵药先出售一些,寻的也是这里王家自己经营的店铺。

保险起见,此次她出售的数目并不多,挑的也是相较而言没那么珍贵的。

但即使如此,当王家掌事在贵宾间看到张依依一样又一样拿出来的灵草灵药后,还是震惊无比。

不过,确认后张依依为本家客卿的身份,加之又有王家家主单独给出的信物,掌事也没有任何好担心这些东西的出处,欢喜无比的按照最优价格将张依依拿出的这些灵草灵药通通收了,并且无比识趣的闭上了嘴巴,牢牢替张依依保守着这份卖方信息。

出了王家店铺,张依依身上不仅又多了一笔巨款,同时还有一张王家掌事送出的私人拍卖会邀请函。

这处交易集市上,大大小小的拍卖并不算少,但像今日掌事送出的这种私人拍卖会却并不太多,往往得有一定的身份、地位与人脉才有资格参加。

张依依本来没打算去,但听说这这场私人拍卖会正好就在今日,且举办人名气极大,每次都会有不少稀罕的好东西拍出,所以便才动了心思顺便过去瞧瞧。

绿俏与夏洛自然也嚷嚷着要跟着一块去,反正一张邀请函倒是正好还可以带上两人,是以一行三人很快到了地方。

进去之后,拍卖会将将开始,顺手翻了翻一会大概要拍卖东西的名册,张依依还真看到了好几样让人眼前一亮的。

但很快,她的目光却在拍卖名册的某一处猛的停住,整个人的神情都沉了下来。

“怎么?这是有看中想拍的?”

夏洛很快注意到了张依诊的异常,侧过头来顺着张依诊的视线也停到了相应的名册单上。

“咦……”

看到张依依目光盯着的拍卖之物后,夏洛倒是轻咦一声,不由得更是好奇起来。

还以为是什么特殊之处,不过是一只三足乌而已吗,看上去也不算太稀罕,难道这姑娘是想养只三足乌当灵宠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