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八章 古神族气息、毒蝗过境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从储物袋最角落里头扯出一面破破烂烂地旗幡出来,绿俏一把塞到了夏洛手中。

“这个送你,等你去了冥界后正好可以多找些恶鬼收进去,好好祭炼的话,也许将来真能再次进化恢复成爷爷所说的法力无边的万鬼幡。”

看着那面破破烂烂的旗幡,夏洛与张依依两人同时直了眼。

别看这东西看上去破破烂烂的,损毁大半,可有一瞬间从上面散发出来的气息却是相当有意思。

这东西以前应该还真是一面法力无边的万鬼幡,只怕曾经时装过的鬼魂以万来计都不止,否则不至于现在受损成这般模样还有着如此令人惊讶的气息。

当然,那样强大的气息也仅仅只是片刻之间一闪而过,更像是落魄的法宝为了有机会重新择一中意的主人而刻意释放出来的一种自我证明。

张依依之所以瞬间感受到了是归功于特殊的体质灵敏程度,而夏洛也未曾错过是因为他便是那面破烂旗幡想要重新追随的主人。

苟延残喘了太久太久,破烂旗幡不但终于重见天日,更是一眼察觉到了自己下任新主人兴许就在眼前,所以才拼着全力自我展示,哪怕只有那一瞬,但却绝对能够让他看中的新主人明白它的珍贵与价值。

“你们别不信呀,我爷爷说了,这东西当年真的是人见人怕的万鬼幡,最多的时候里面都装过几十万甚至上百万的恶鬼。”

绿俏以为夏洛与张依依不信她的话,当下信誓旦旦地说道:“听说过十万年前的三界大战没有,这面万鬼幡当初正是将号称人界第一的大乘修士打得身死道消的鬼界至宝。”

“原来是它!”

夏洛是土生土长的蓝羽小世界原著民,自然听说过绿俏所说的这些。

见张依依似乎有些不太了解,他便补充解释道:“听说当年人界第一的大乘修士的确陨落在鬼界至尊之手,那一战惊天动地,死伤无数。”

“没错,这就是当年那面万鬼幡,那一战之后,万鬼幡也受损极其严重,成了现在这般样子,后来也不知道怎么就到了我爷爷手中。我爷爷发现它就是当年那面万鬼幡后也不敢用呀,毕竟这里是人界又不是冥界,哪里弄那么多恶鬼养幡?而杀生抽魂魄养幡这种大恶之事,我爷爷可是做不出来,所以才一直藏着也不敢拿出去卖,跟个废物一样什么用处都没。”

绿俏一副终于可以脱手的模样笑道:“不过现在,它是夏前辈的了。让它跟着你一块去冥界倒是最好的归宿,毕竟那里最多的就是恶鬼,我爷爷向来常说,法宝没有正邪、善恶之分,单看使用之人罢了。”

这番话一出,张依依倒是不由得对绿俏另眼相看起来。

这姑娘别看平日里性子看似有些不着调,让她总是不那么喜欢,可大是大非上却还是相当清晰明确。

特别是最后一句话,绿俏借着她爷爷的口吻看似随意而道,实际上也是在提醒夏洛将来莫要拿这万鬼幡去做那等大奸大恶、丧尽天良之事。

夏洛也是心中一怔,自然听懂了绿俏最后的话中之意。

他紧紧握了握手中的旗幡,很是严肃郑重地保证道:“多谢!你爷爷的话,夏某必定谨记于心,不敢有忘!”

不止一次听到绿俏提及她的爷爷,夏洛也没有追问绿俏的爷爷到底是谁,但这份提点与警示却是绝对铭记于心,将来不论去到哪里都不敢忘记。

东西实在是好东西,特别是对于他即将要去的地方来说这旗幡简直就是最大的利器。

他想要也必须收下来,所以不会假腥腥的推辞。

这两个姑娘今日之恩,他自当牢牢铭记于心,希望他朝一日当真能够再有重逢报答的一天!

“甭客气,夏前辈也算是帮我处理掉了一个占储物袋地方的破烂,您不嫌弃就好。”

绿俏乐呵呵地摆了摆手,神情之中当真没有一点觉得她送出的东西是多了不得的宝贝。

对她来说,这种自己用不上还不能拿出去卖了换灵石,只能一直占着储物袋空间丢都不能丢的可不就是毫无用处的破烂吗。

听到这话,张依依倒是忍不住笑着打趣道:“你对破烂是不是有什么误解?要是你还有类似的破烂的话,随便送我一样吧,我不嫌弃。”

本是一句玩笑话,张依依可没真想过要绿俏的东西占人家的便宜。

不过,绿俏倒是当了真,立马点头痛快地应了声好,而后真的又众储物袋里摸了一样东西出来。

“韩琳妹子,你看这个喜欢不,喜欢的话就送你了。”

绿俏将一个拳头大小的圆球直接递给了张依依:“不过这东西我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也是我爷爷留给我的,而且他也不知道是什么。不过我爷爷说这东西材质十分奇特,恐怕并非我们蓝羽小世界所有的。”

“你看,我爷爷留给我的尽是些我完全用不上,还不能卖钱只能占地方的没用之物,不过我觉得这东西你兴许能用得上也说不定,所以妹子要是不嫌弃的话就收下吧。”

她是真心穷,而身上爷爷留给她的东西大多自己都用不上,不是根本无法拿出去的就是古里古怪卖也卖不起价格的,所以那次张依依问她讨要酬劳时也是真心觉得身上的东西拿不出手。

而这会拿出古怪圆球纯粹是觉得张依依也跟这古怪圆球一般浑身神秘得紧,两者挺配的,所以才随手拿出来送张依依,希望对方不要嫌弃。

看到那颗拳头大小圆球的后,张依依一开始还并没有觉得这东西有什么特别之处,哪怕绿俏说材质奇特不像是这个小世界所有。

但当圆球到了自己手中后,张依依的神情却是陡然一变。

一股熟悉的气息瞬间被她捕捉到,哪怕那气息十分微弱,但还是让她心神一怔。

为了证实刚才的感觉并没出错,张依依当下闭上了眼睛,全神贯注将自己的神识包裹住圆球,一点一点的探入其中。

神识越是往里,那股熟悉的气息便越是深厚起来,虽然最终她的神识被挡在了层层白雾之外,无法突破圆球中那层白雾真正探知到里头的秘密,但却已完全可以确定自己最开始的判断并没出错。

古神一族的气息,这颗圆球上满满都是古神一族的气息!

张依依实在有些激动,完全没想到竟然会在蓝羽小世界发现与古神一族有关的东西。

虽然现在她还无法确定这圆球到底是什么,有着什么样的用处,但圆球里头如此深厚的古神族气息丝毫做不得假,这东西必定是他们古神族的!

睁开眼后,绿俏正一脸好奇地看着自己,连带着夏洛也默默等着,似乎怕打扰了她的查探。

张依依心中很是激动,但很快平息了下来,朝着绿俏说道:“虽然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不过既然是你爷爷留下的,想来肯定错不了。谢了,这个我收了,以后碰上什么好东西,你先挑。”

她不可能将古神一族的秘密透露半分,但这次还真是误打误撞的从绿俏这里讨了个大便宜,是以也没打算白得人家这个好处。

“行呀,你喜欢就好!”

绿俏倒是无所谓,反正这个圆球对她来说当真一点用处都没有,见张依依看上去是真的不嫌弃心情自是极好。

她也知道张依依是不愿意欠她人情,所以大大方方的应了下来。

三人相互一番送来送去后,彼此之间的关系倒是自然而然的亲近了不少。

一切都交代得差不多后,开启阴阳界之门的事也就不再耽误。

夏洛一扬手,直接取了一把的纸人出来甩了出去。

那些纸人落地之后纷纷变成了活人,只不过看上去明显比真正的活人要木纳了不少。

夏洛得靠近这些纸活人将五行之毒剩下的两种金、木之毒集齐,这样他才能将一个完整的五行之毒一并吸至他的体内,而后再用他含着五行之毒的鲜血开启阴阳界之门。

这番操作很是顺利,派出去的六个纸人果然有两个带回了金、木之毒,夏洛先行替张依依与绿俏将身上的土、寒之毒全数吸尽,又将剩下那两个纸人身上的两种毒一并转移到自己身上。

最后,他划破了手腕,带着五行之毒的鲜血不断的滴落在石碑之上。

鲜血不断涌出,可落到石碑上后却是瞬间消失无踪,仿佛被什么东西直接吃了个干净。

“这到底要多少血才行?夏前辈不会有事吧?”

绿俏在一旁看得有些发怵,夏洛都流了一半的血,整个人看上去连精气都没什么了,更可怕的是就这么一小会儿的功夫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成了皮包骨。

偏偏石碑还在不断的吸住着夏洛的血,半点没有要开启通道的意思。

绿俏觉得,再这般下去,兴许还没来得及开启通道进入冥界,夏洛就得提前变鬼了。

张依依没有出声,只是在一旁静静地等着。

这点血算什么,一条从人界通往冥界的通道又岂是那么容易打开的。

当年五大世家的那些老祖宗还不知付出了多大的代价才弄出了这么块阴阳界碑,如今夏洛只需站在先人的肩膀上开启一下传送通道,当真已经算是天大的福泽。

若是夏洛连这一下子都坚持不住的话,那么冥界之行没走下去的必要。

好在张依依并没看错人,任鲜血不断直流,夏洛愣是眼睛都没眨一下。

直到他整个人身上的血差不多要流干之际,那块石碑这才终于有了动静不再需要夏洛的鲜血。

“轰隆”一声惊雷,一道巨大的漩涡突然出现在石碑面前,阴阳界之门正式开启!

那道门似乎并不太稳定,估计也维持不了多久,是以夏洛只是朝着远远避开的张依依与绿俏点了点头,而后再没说任何话,直接干脆果断的走进了漩涡之中。

漩涡渐渐缩小,最后带着夏洛彻底消失不见。

同时,与漩涡一起消失不见的还有那块巨大的阴阳界石碑。

“走吧!”

看了一眼原本摆放石碑此时却空空荡荡的地方,张依依果然发现那层结界完全消失了。

不过她清楚阴阳界碑依然还在万毒岛上并未真正消失不见,若是五大世家嫡系子弟中还能有人可以像夏洛一般有此机缘,定然也能重新寻到。

三足乌欢快地飞了出来重新带路,它才不管别人的机缘如何,只知道现在终于又可以去找它的主人了。

有了前面两次的经验,张依依与绿俏也没再刻意放慢脚步,小心避开了不少大大小小的危险,倒是离三足乌感应到的那处巨坑越来越近。

总算一路下来勉强还算顺利,至少都是在她们所能够控制的范围,也没有再被耽误停留。

不过,大半天过后,她们的好运气貌似再次用光了。

“韩琳快看!”

看着大半天空乌压压变黑起来,绿俏连妹妹都来不及念叨,脱口便喊出了张依依的名字。

这天可黑得真快,没打雷就要下雨了吗?

显然并不是,绿俏不至于这么简单的事都看不出来,也正因为知道所以才头皮发麻,整个人都不好了。

“快跑!那边有个小湖。”

张依依拖着绿俏扭头就跑,希望在有生之年还能够赶得及跳进湖中避祸。

这哪是乌云压顶呀,分明就是万毒岛上最是赫赫有名的毒蝗过境。

成千上万的毒蝗简直可怕到了极点,这东西不但浑身是毒,还专门吸食修士身上的灵气。

当然,被这群恶心的毒蝗包围住,最终修士的结果自然不可能只是失掉灵气,而是毛发都不会剩下一根,渣渣灰灰都不会再有一点。

绿俏也不傻,知道无论如何也不能落入那群毒蝗包围圈中,当然也明白张依依的意思是要跳入最近的湖中避难。

毕竟毒蝗再厉害也不能进到水里头去追杀她们,当然前提条件是她们的速度得比那些恶心东西要快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