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一章 争锋、免费劳力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张依依发现自己到底还是太年轻,想得太简单了。

来来回回试了好多次,可不论用什么方法,她竟然根本就下不去!

那明明看着深不见底的巨坑好似有着一种特殊的力道,每每在她下到三四米处时就再也没办法继续往下。

下都下不去,她还谈什么救人。

“小乌,你家主人当时到底是怎么掉下去的?”

张依依很是无奈地看向在她身边飞得有些焦急沮丧的三足乌,说不出来的郁闷。

当初三足乌传给她的最后一副画面,正是一身黑紫的洛启衡直接掉入巨坑的情形。

为什么那人就那么随随便便地掉进去,而她想方设法偏偏根本下不去?

“……”

三足乌不是不想回答张依依,而是它也不知道自家主人当时到底是怎么掉下去的。

反正情况紧急之下,主人在掉进这坑底的一瞬间,直接动用了秘术将它给送出了万毒岛,再之后的事情,它更是什么都不清楚。

看着三足乌傻呆呆的沮丧模样,张依依也知道肯定问不出什么有用的东西来。

想了想后,她直接摸出了几颗威力极大的雷珠,当初进岛之前本是让王家掌事准备用来对付难缠的妖兽的。

不过妖兽没用上,现在倒是可以试着看能不能炸出一条通往坑底的道来。

扔出、引爆,片刻后爆炸声便响了起来。

巨坑之中的空气都有些扭曲起来,显然刚才的爆炸威力相当之大。

张依依重新跃入坑中尝试下去,这一次倒是比着头一回要多下了十来米,只可惜到了这新的深度后,她却是再一次被那股莫名的力量阻在了十几米深处。

比起她,三足乌更惨,连十几米处都下不来,只能够在巨坑上头不甘地盘旋,一双眼睛都气得通红。

见状,张依依不得不重新回到了上方,冲着三足乌招了招手。

“你进妖兽袋呆着,我再试试看用破界符能不能进去!”

张依依咬咬牙掏出了身上为数不多的一枚特制的破界符。

这符可不是潘师姐那儿得来的,也不是师父、师兄给的,而是王家掌事特意帮她从别的店铺求到的镇店之宝。

据王家掌事说,这枚破界符是专门为了十大禁地这些地方而制,效果也是极具针对性,符成难度太大,所以总共也没多少张。

不用说,眼下她手中拿着的这张特制破界符可是没少花费王家掌事的人脉关系,贵那就更加提都不用提了。

三足乌见状听话得紧,立马便主动钻进了妖兽袋中。

张依依默默心疼了一小小,而后也没耽误,直接启动这张特制破界符跳入了坑中。

白光一闪,虚空晃动,片刻间,跳入坑中的张依依就此消失不见。

而与此同时,冰冷阴暗的坑底深处盘坐着一人,正是张依依要寻找的目标洛启衡。

只不过,此时的洛启衡几乎已经有些算不上是一个活生生的血肉之人,更为准确的来说仅仅只是一具还有着那么一丝气息的可怕尸骨。

他的身上甚至于没有几处完整的血肉,大半躯体早已是森森白骨,血肉都不剩下什么。

而在洛启衡盘坐的四周,早就堆满了一圈又一圈的妖兽尸体,那些都是喝他血、吃他肉,要他命的,只可惜它们怎么也没想到,明明早就应该死去的洛启衡却是硬生生一次又一次地坚持了下来,死的反倒是它们。

突然间,虚空一晃,张依依的身影凭空出现,终是安全落地,进入到了坑地。

抬眼她便看到了眼前的一幕,向来也算是见多识广,这会看到洛启衡量的模样以及周边情形也不免倒抽了口气。

这是死了还是没死?

她刚准备上前查看,却是不想深坑一角处忽然有了波动。

很快,两只五六米高的黑熊怪如同踏着虚空而来,竟是直接出现在坑底。

而那两史黑熊怪出现之后,立马便瞪着腥红的眼准备无误地看向如同死人一般盘坐在那儿的洛启衡量。

“吼!吼!”

瞬间,两只黑熊怪便朝着洛启衡冲了过去,巨大的熊嘴贪婪无比地张开,仿佛看到了这世上最最美味的大补之物,想要一口撕碎吞下。

而这一切,洛启衡似乎毫无所知,只是身上隐隐显现出一层已经弱得可怜的保护层,仿佛轻轻一碰就能破掉消失不见。

“小乌!”

张依依直接放出了妖兽袋中的三足乌,它家主人有难,这会自然轮到它出力了。

三足乌冲出妖兽袋后,立马便看清了自家主人所处之境,眼见那两头黑熊怪竟敢伤害主人,立马怒了。

一道火墙直接从三足乌嘴里喷出,直接便将洛启衡与那两头黑熊怪隔了开来。

而后三足乌不要命的冲了上去,二话不说就跟黑熊怪打了起来。

三足乌好歹也是五阶灵兽,又玩得一把好火,那两头黑熊怪一时间还真讨不了便宜。

张依依逮着空档,趁那两头黑熊怪顾不上防备她,轻轻松松便偷袭成功,没费什么力气就弄死了两头妖兽。

危险解除,三足乌掉头立马便想扑向自家主人的怀抱,只可惜那道看似脆弱得风一吹就能散掉的保护层却是硬生生地将三足乌给拦了下来。

“哇!”

三足乌有些委屈地叫了一声,却还是老老实实地停在了能够离得最近的地方。

而可怜的保护层终于在完成最后一次的防护后,再也坚持不住,轻轻碎裂开来,终于彻底消失不见。

“啧,看来咱们还真是来得及时呀。”

张依依见状,不由得啧啧感慨。

洛启衡现在的情况明显应该是因为某种特殊原因而陷入沉睡之中,这样的沉睡不是他自己想清醒过来就能清醒得来的。

而一旦陷入沉睡,他便彻底失去了自保之力,无法再对外界任何变故做出反应。

所以在他沉睡之前,应该是提前给自己加持了好多层保命之法,不然的话光是这周边妖兽尸体的数目来看,他就不可能在这样的环境下坚持活到现在。

而刚才那层弱得可怜的保护层估计已经是洛启衡最后的自我保护,若是她来得再晚一些的话,估计那两头黑熊怪终于能够完成前面那么多妖兽的心愿,啃下了洛启衡那块硬骨头。

“哇、哇!”

三足乌冲着张依依叫唤了两声,很是焦急不已。

主人不仅快成了一副骷髅,而且还没有半点的反应,若非它还能感应到主人微弱的生机,只怕都会误以为人早就死了好久。

它很想救主人,可完全不知应该怎么救,只能继续求助于张依依。

“小乌别急,你家主人暂时死不了。”

张依依细细打量过后,这才朝着担心不已的三足乌说道:“他体内似乎有着一股极为强大的能量在与他争夺控制权,若是你家主人争赢了自然就能醒过来。这只能靠他自己,我们唯一能做的便是在此替他护法,别再让其它外在危险影响到他便是。”

她的神识不会探错,洛启衡的体内此时正处于一种极为玄妙的争锋之中,具体进入他体内的那股强大能量到底是什么她也不清楚,但很显然这对洛启衡而言既是危机也是转机。

若是争输了,他肯定只有死路一条,莫说是张依依,就连大罗金仙也帮不了他。

若是争赢了,那么强大的能量便臣服于洛启衡,归其所有,对他来说只怕便是天大的机缘。

所以,这事她还真没法插手,一切只能靠洛启衡自己了!

三足乌似懂非懂,但虽然很是担心主人,却还是选择相信听从张依依的话,一门心思地守在自家主人身边,随时关注着周边的情况。

张依依坑底面积虽然极大,但那么多的妖兽尸体堆在周边气味着实难闻。

刚来时忙着杀黑熊怪观察洛启衡的具体情况,所以下意识地忽略了这种小事,而现在空气中到处都是这种腥臭之味,重得张依依实在有些不舒服。

她连忙又从准备的东西里取了块可以隔绝气味的面纱带上,整个人这才觉得好受了一些。

有着三足乌有这里守着,张依依便稍微分了些心用神识细细探查了整个坑底。

一连查了好几遍,她终于确定这坑底面积虽然极大,但的的确确除了上头的洞口外再无别的进出口。

而她与三足乌的亲身经历明显的告诉她,想从坑洞上方下到坑底绝非易事,至少她就是费了老大的代价才下来的。

可眼前这么多的妖兽尸体又是从哪而来?

如果都像是刚才那两只黑熊怪一般突然凭空出现的话,是不是意味着这底下有着什么连通着外界的天然转送通道?

还有,这么多的妖兽到底都是冲着洛启衡而来,还是冲着洛启衡体内多出来的那股强大能量而来?

张依依脑洞大开,如果这里所有的妖兽都是被洛启衡体内的那股强大能量吸取而来,那么那股强大能量又到底是什么?为什么会进入到洛启衡的体内?

洛启衡突然出现在万毒岛又是还是必然?

一切的一切,她都无法找到答案,看来也只有等洛启衡清醒之后才有可能知晓了。

时间一点一点地过去,那之后果然又有好些批妖兽突然凭空出现,皆是一副眼中只有洛启衡,疯了似的出现便想要吃掉洛启衡。

有三足乌在,张依依省了不少力气,解决几波妖兽不在话下。

而她发现,那些妖兽出现间隙的时辰有长有短,并没有什么特定的规律,不过最短之间至少也相差一个来时辰,最长三四个时辰也不在话下。

三天过去,洛启衡还是没有半点要清醒的征兆,不过张依依倒是发现他体内的那股能量似乎在慢慢转弱。

看上去,这样的趋势倒应该是对洛启衡更加有利,不过也不能完全确定那股能量将来会不会反弹。

“小乌,反正现在闲着也是闲着,你去帮我收集下妖丹吧。”

看着满地的妖兽尸体,张依依发现里头有不少五阶妖兽,甚至还有少数的六阶妖兽。

上了五阶的妖兽都有妖丹,这东西最是值钱,等于是白花花的灵石,不要白不要。

至于那些妖兽身上的材料,张依依没打算费那功夫一个个全部去分割,只准备等一会再挑些特别价钱、有用的下手收取。

三足乌对张依依的吩咐并没意见,只是“哇哇”两声示意张依依先替它看守好自家主人,而后便飞向了那些妖兽尸体。

它的速度很快,一把火放去妖丹直接便完整无损的显露出来,翅膀一挥便收了起来。

三足乌的火可不是一般之火,神鸦神火可筑日,小乌现在自然没那么厉害,可火的纯度、威力与控制精准性却也是不容小觑。

半个多时辰后,三足乌便将所有妖兽尸体刨了一遍,但凡有妖丹的硬是一个没都没漏掉,真真是满载而归。

一百六十八颗五阶妖丹,三十颗六阶妖丹,瞬间全都摆到了张依依的面前,圆圆滚滚的不知有多么惹人喜爱。

张依依看着眼前这么多的妖丹,眉眼都笑开了花,这都是灵石呀,好多好多的灵石,也总算是让她能够稍微填被一下储物戒里的损失。

“哇哇!”

正当张依依想将那些妖丹统统收起之际,却见三足乌扑通扑通的拍打着翅膀明显带着阻止。

“怎么啦?”

张依依不解地看向三足乌,这小东西不会成了精还想跟她分赃吧?

“哇哇哇哇……”

三足乌指了指那些妖丹,又指了指自家主人,那意思倒是相当明显。

“你是想让我分一半给你家主人?”

张依依哪里还看不明白三足乌的用意,当下瞪了小东西一眼道:“不行,为了进万毒岛救你家主人,我不知花了多少灵石,就这点妖丹你还好意思让我分一半给你家主人?等你主人醒来后,还得还我大把大把的债知道不?”

说完,她直接将妖丹通通收了起来,一颗也没留。

三足乌见状,搭拉个脑袋却也不敢再有不同意见。

“去,再帮我收集一些妖兽身上的材料,算是小乌替你家主人帮着先还我点利息。”

张依依继续使唤着免费劳力来倒是心安理得:“放心,我会护着你家主人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