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二章 空间升级、保命绝招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三足乌此时的内心是崩溃的。

想想也真是心酸,它一只乌帮着张依依收集那些妖兽的妖丹也就算了,怎么还能让它去收集那些妖兽身上有用的材料呢?

放火它很行,可分尸这种业务当真没碰过呀。

想到自己笨手笨脚给那些妖兽分尸的场景,三足乌连自己都觉得有些害怕。

哦不,它压根没有手和脚好不好,顶多也只能称得上笨爪。

可莫名的,三足乌还真不敢不听从张依依的吩咐,赖了一会儿后,见人家压根没有半点心软改口的打算,只得委委屈屈地照着张依依说的那一堆具体要求去试着收集被点名的各种材料。

张依依看着三足乌从一开始的磕磕绊绊一塌糊涂,到后面慢慢的开始终于勉强能用得上,再到最后的熟练快速,她那欣慰赞赏的眼神自是毫不吝惜。

“不错不错,小乌现在又学会了一项新技能,所谓技多不压身,将来必定是只最有前途最有出息的三足神乌!”

验收完所有指定地材料之外,张依依自是连连夸赞着三足乌。

皇帝还不差饿兵,她更加不会亏待了小乌,真让小乌给她白出工。

一小瓶兽丹直接送给了小乌,虽然这种兽丹的质量毛球看不上不愿吃,也的确与自家宗门那位丹药老祖特制出来的极品兽丹没法比,可其实品阶也是相当不错的,无非就是她家毛球太过矫情、要求太高罢了。

果然,得了那一瓶兽丹后,三足乌心里最后一点的不高兴也烟消云散,还连连围着张依依飞了几圈,谄媚之情溢于言表。

“小乌辛苦了这么久,去休息一会吧。”

张依依不久前才又斩杀了一波凭空而来的妖兽,接下来短时间之内自然不必担心敌袭。

“哇哇!”

三足乌连连应声,还有模有样的比划了几下,怕张依依弄不明白,特意反复了几回,尽可能的简单明了。

如此一来,张依依自然看明白了三足乌的意思,当下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行,一会再有新妖兽出现,你负责杀,妖丹与那些有利的材料也通通由你负责!”

面对三足乌的主动请樱,张依依自是乐见其成。

果然有钱能使鬼推磨,有兽丹的诱惑,连三足乌这种老实本分的别人家灵宠都抢着要帮她干活了。

得到张依依的肯定保证后,三足乌这才心满意足地飞到了离洛启衡最近之处呆着,边休息边替自家主人护法观望。

连着打了几天座,这会闲着无事,张依依自然没打算白白浪费功夫。

练剑、练体都不合适,倒是想起储物戒中被她好好收着的那本已经全部破解开来的《时空之门》正好可以拿出来钻研一二。

“咦……”

她下意识地发出一声轻咦,神色也不由得微微改变。

再次尝试好多回后,张依依终于发现了一个十分严重的问题,那便是她竟然没办法再打开自己的储物戒。

神识被直接隔绝在储物戒之外,不管自己用什么方法都不能探入其中,更加不能再从其中取物,或者放东西进去。

自从她有了这个储物戒后,这样的事情还是头一回发生,哪怕戒子本身早就与她合二为一。

可现在,她却是真的打不开储物戒,这让张依依瞬间心慌起来。

明明刚刚三足乌给她那么大一堆材料时她还一下子就收进了储物戒来着,储物戒的的确确可以打开,可以正常使用,但为什么突然间一下子就不行了?

毫不夸张的话,她的全部身家基本上都在那枚储物戒里,若是突然不能用或者不见了的话,那就真的完蛋了,便是这万毒岛,只怕也没法再闯得出去!

“哇?”

察觉到了张依依的异样,三足乌倒是极为体贴的飞了过来,小眼睛盯着张认依不解地询问。

“小乌,我没事,你去守好你家主人。”

张依依看到三足乌竟主动跑来关心自己,瞬间倒是镇定冷静了不少。

沉下心来,细细感应了好一会儿,直到完全可以肯定储物戒的确还在,她与戒子间的联系也没有中断后,整个人才稍微松了口气。

虽然不知为何突然间无法再使用储物戒,但也仅仅只是暂时无法使用,并不是丢了没了,这结果也处划不幸中的万幸。

至于强行破开之类的她根本没做打算,不是怕有什么损失,而是那股阻止她神识意念探入使用的力道之大,根本不是她所能抗衡的。

也就是说,就目前来看,她根本没有任何的办法主动解决这个问题,唯一能够做的便是一个字——等!

万事皆有因,不可能无缘无故,她的储物戒自然也是一样,既然突然间发生了这种异常,肯定是有什么特殊的原因才会导致,等到……

这个念头刚刚确定,张依依却是猛的察觉到早就与自己合二为一的储物戒似是不断的颤抖起来。

那样的抖动明显极不正常,不似外力所致,反倒像是储物戒内本身的震动,地动山摇似的猛烈无比,仿佛随时都有可能直接炸开一般。

这样的感觉让张依依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毕竟连她自己都不太清楚这个早就与她身体合二为一的储物戒如今到底是以一种什么样的形态存在于自己身上。

若是储物戒当真炸掉了的话,自己是否也会跟着储物戒一起被直接炸毁掉?

偏偏不论心中如何担忧,她却压根控制不了,那种被别的力量掌控自己的感觉实在令她糟心透了。

不知过了多久,来自储物戒里的那种猛烈震动这才渐渐平息下来,直到最后终于再也不见。

张依依重重地呼了口气,这才发现自己竟是一身冷汗、神色严肃而僵硬。

三足乌虽照着张依依的话早早回到了洛启衡身边守着,不过却时不时地关注着张依依这边的动静,明显还真是挺担心的。

灵宠的直觉感应向来都很敏锐,这会察觉到张依依不再似先前那般紧张不安,神情缓和恢复了下来,这才没总是盯着不放。

后知后觉的张依依倒是没有错过三足乌对她的记挂,心道若等将来储物戒可以重新打开使用后,定然得再赏小乌一瓶兽丹才行。

这小家伙虽然是别人的灵宠,却到底是个有良心的。

“呼!”

她再次吐了口浊气,重新静下心后,第一时间自然是再次尝试打开储物戒。

只可惜,与先前那些回一样,结果还是一样,根本打不开来。

张依依此时反倒是淡定了下来,既然她的储物戒异动连连,那么想必用不了太久还会再有新的变化。

这东西是她的,她就不信无缘无故还能一直打不开来。

心态放平常后,无事可做的她只好重新观察不远处依就一动不动看上去仿佛毫无生机的洛启衡。

算着时间,今日是她下到坑底的第六天,洛启衡的情况看上去虽然没什么变化,但体内那股惊人的能量却是比着之前再次有所减弱。

现在,张依依可以十分确定,在身体控制权的角逐中,洛启衡如今明显已经开始占据上分,并且正在试图吞并那股能量,而那股能量反扑的可能性也在渐渐变小。

那股能量到底是什么,张依依真是越来越感兴趣起来。

毕竟,那股子浓厚得惊人的勃勃生机连她都觉得眼热心馋。

也难怪那么多的妖兽会一波一波又一波地被吸引而来,看来正是洛启衡体内那股莫名多出来的惊人能量所导致。

“呃……”

她连忙将神识退了回来,不敢再逼视那股子能量。

不知为何,这次她再次仔细观察分量那股能量时,竟然莫名地起了占据觊觎之心,差一点点便有了抢夺的念头。

这明显是不正常的,因为她太清楚自己,不可能那般无原则无底线的去杀人夺宝,更别说还是熟识的朋友。

那么唯一的解释便是,刚才那一瞬间,洛启衡体内的那股能量有意或者无意间在诱惑甚至于迷惑于她。

若非自己心志坚定地及时抽身而退的话,恐怕这会已经如那些不断扑上来想要吃了洛启衡的妖兽一般失了心智。

啧啧,看来那股莫名能量还真不是什么省心的,还会想办法救兵,自己差一点便中了它的招呢。

若不是这会儿储物戒打不开没法拿里头的东西,不然的话张依依是真不介意费点灵石再多帮帮洛启衡尽快吞并掉那股能量。

连她的主意都敢打,哪怕你就只是股能量,张依依也从不觉得自己那么好欺负。

想到储物戒,突然间,脑海似春风拂来一般充她舒畅无比。

福临心至,她下意识地冒出了一个念头,自己的储物戒现在怕是应该可以打开了。

果然,张依依这回神识一探,便立马毫无阻碍的打开了自己的储物戒。

“这是……”

只不过,当看到自已储物戒内的情形时,张依依整个人都愣住了。

这是她的储物戒吗?怎么看上去一点都不像?

望着里头模样大变,还乱七八糟的戒内空间,张依依心都凉了。

原本她的储物戒大得出奇,可现在一眼看去还不及百丈,自己原本存放在储物戒中的灵石、与各种各样的好东西竟是生生少了大半,剩下的都不知去了哪里。

这可真是一下子要了张依依的老命,恨不得立马亲自钻进储物戒中去查看个明白才好。

这念头刚起,没想到她整个人影一虚,竟是直接消失不见。

守在洛启衡边上的三足乌猛的见到张依依突然就这般凭空消失,不知去了哪里,顿时急了,连忙飞了过来在原本来回寻找。

而与此同时,突然间消失在三足乌面前的张依依却是整个人出现在了一个新的空间。

看在小到仅仅只有不足百丈的空间,还有空间内乱七八糟摆放着的少了大半的东西,张依依又使劲掐了掐自己的手,感觉到阵阵疼痛后,这才确定她此刻当真身处于自己那突然大变了样的储物戒中。

她可是活生生的人,怎么能够进到自己的储物空间内?

除非是洞府空间,否则的话,不论是储物袋还是储物戒等等这样的储物空间,不都只能存放死物吗?

而她现在竟然真身进入到了自己的储物戒,并非神识意念,而是真真正正的血肉之体进来了,这……

张依依联想到储物戒之间的种种异动,一个惊人的念头在她脑中呼之欲出。

为了证实自己的想法,她默默在心中念叨了声出去。

再转眼,张依依发现,自己果然出了储物戒,重新回到了之前所呆的地方。

“哇哇!”

看着突然再次显身的张依依,三足乌又惊又喜,竟是一把扑到了张依依怀中,一副生怕她突然间再次消失不见一般。

主人现在这般模样,它可一定得看紧了张依依,不然的话,连张依依都不见了,还能有谁可以帮着它一起救自家主人?

“小乌,我带你去个地方!”

张依依一把将三足乌抱住,笑眯眯地说道:“别怕,就一小会儿功夫,马上就送你回来!”

说罢以,张依依意念一动,整个人连同手中的三足乌便一起再次进入到了储物戒中。

来来回回试了好几遍,张依依终于可以确定自己原本的储物戒不知发生了什么变故,竟是突然间升了级,如今不仅能够收取存放死物,连活物甚至于包括她自己都可以在她的允许下自由进出。

也就是说,如今她的储物戒不再仅仅只是普通的储物空间,而是差不多勉强可以称之为简陋的洞府空间。

这是张依依完全没有料想到的意外,虽然空间一下子小了太多太多,而且自己原本的那些好东西一下子生生少了大半,可单凭如今活物包括她真人能自由进出这一点,便是天大的好事。

毕竟,往后若是再遇上什么生死危机时,她至少还有这么个绝对安全之处可以立马逃进来躲藏,于她而言,这才是真真的最好的也最为实用的保命绝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