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二章 两章合一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空间雷兽自然与九尾狐扯不上任何的关系。

这不仅仅只是两个物种本质上的区别,更让毛球觉得这是张依依对于它王之凶兽的一种挑衅与藐视。

哼!怎么可以将它与下界低等的九尾狐相提并论?

哪怕是上界的九尾天狐也没那资格与它们空间雷兽有半点可比之处,真是眼瞎了,竟然说它跟九尾狐是亲戚!

“吱啦!”

毛球当真气极,跳起来张嘴便想去咬张依依的手,却不想如今早就已经淬体六阶的张依依根本咬不动,那皮肉硬得堪比法宝不止,竟是没地方给它下嘴。

“哎呀,不是就不是,你快别气了,我随口胡说、我错了、我给你道歉行不行?”

张依依见毛球这回是真的恼了,自然也不敢再做得太过份,连忙主动又是道歉又是顺毛的,可是不敢再逗这小祖宗。

“哼!”

毛球龇着牙,重重地哼了一声,算她识相,不然就算咬不动,那也总可以甩两道雷好好劈一劈。

挺着傲骄的小胸脯,毛球斜着了张依依一眼再次质问道:“那只丑虫子到底怎么一回事?”

小样,再不给我好好回话解释,看我怎么收拾你!

“还能怎么回事,反正又不是我的灵宠,只不过跟它的主人一样,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都那么喜欢粘着我而已。”

张依依一脸无辜地摊了摊手:“自打你吞下黄泉之火陷入沉睡到现在,整整已经过去了快十五年,发生的事情多得去,难道你还没发现最大问题应该是,现在咱们压根就不在原先所处的华仁大世界?”

毛球倒是很快被张依依给带偏了思维,一听后头这话顿时哪里还记得区区一只丑虫子。

“我就说这里的灵气怎么那么差劲,那这到底是哪里呀?你怎么无端端跑这么一个破地方来了。”

毛球有些急了,华仁大世界虽不算是它真正的故乡,可到底也是它睁开眼后打小长大的地方,说是第二故乡一点都不差。

那儿再如何至少灵气比这里强得多,而且它隐约间似乎还察觉到这方世界天道规则好似出了什么问题,以至于总令它有种莫名的压抑之感。

“这里是蓝羽小世界,我是被时空间乱流无意间带至这方小世界,当时……”

见状,张依依自是很快将毛球陷入沉睡的这十几年间的事情挑重要的从头到尾简单明了的说道了一通。

这个时候,她真是有些羡慕洛启衡的灵宠三足乌的能力来,要她也能直接将记忆打包甩给毛球的话,也不至于再浪费她这么多的口舌。

好不容易把觉得应该说的都说得差不多了,张依依还没来得及歇口气,却不想竟听到毛球无比嫌弃地感慨道:“你可真能折腾,真是走到哪都不能消停。”

张依依淡淡地盯着神色明显开始飘过头了毛球,一点情绪都不夹杂地反问道:“你再晋升的话,是不是还会再长出新尾巴来?跟九尾狐一样要凑齐九条尾巴?”

来呀,互相伤害呀,十几年没被收拾过了,这就不记得当初到底是谁巴巴地求着谁了?

……

三天后,张依依带着毛球出了门。

原本想直接把这家伙给塞进妖兽袋的,不过如今有了可以容纳活物的空间,毛球哪里还乐意呆在又憋又窄的妖兽袋中,那妖兽袋如今也仅仅是给张依依挂身上做个样子罢了。

“依依,等出了夏家走远些后就立马把我放出来听到没?”

毛球再三提醒却不敢强行抗议。

都睡了这么多年,它哪里还乐意一只兽呆在封闭的地方,不跟着在外头见识见识这方小世界都说不过去呀。

只可惜前几天一不小心把张依依这个小气鬼给惹到了,非得不让它在夏家露面,说什么暂时最好不让夏家的人知道它的存在,还美名其曰将它当成最大的保底王牌。

呵呵,鬼的王牌,这借口可真是一点诚意都没有,敷衍得毫不走心。

不过谁让它前几天一时图个口快得罪了这个女人呢,果然唯小人与女子难养呀!

“废话真多!”

张依依直接将毛球一把给扔进了空间,懒得再看那家伙在自己面前窜来窜去。

其实两人有契约在身,便是毛球进了空间也阻止不了双方神识意念上的沟通,不过眼不见为净多少总叫自己舒服一下眼睛。

啧啧,之前十几年亏得她还总时不时地盼着毛球那家伙早点醒来,甚至一开始还觉得少了这家伙在耳边聒噪冷静得有些不太习惯,现在想想自己当时还是太年轻呀。

“韩琳妹妹,这里这里!”

刚出了夏家大门,便看到绿俏在不远处朝她招手。

张依依自是抬步走了过去,还没走上两步脑海之中便传来了毛球哼哼唧唧地声音。

“让那什么绿俏的那只丑虫子赶紧塞妖兽袋里去,不准你跟那只丑虫子粘粘乎乎的!”

张依依听到这话心里那个憋气,恨不得将毛球那张臭嘴给撕掉。

什么叫她跟只丑虫子粘粘乎乎?说得好像她是什么水性扬花被捉奸了似的!

呸呸呸!毛球这是什么鬼变态心理,差点把她都给误导了。

你一只兽不好好地尽你的本分,成天跟只虫子乱争个什么鬼劲,这一兽一虫还没正式见面呢就一副水火不融之势,等正式见面还不直接掐起来呀。

不过,张依依憋屈归憋屈,看到小虫王果然又像颗小炮弹似的要往她怀中冲时,身体却是无比诚实地照着毛球所要求的做了。

“要办正事呢,把小虫王先收起来。”

她摆着正儿八经的脸,当下便让绿俏将小虫王收进了妖兽袋中,没有心软于小虫王看着她时那可怜巴巴的小眼神。

罢了罢了,毛球那家伙再不讨喜那也是她的小伙伴,在她心中占据的位置与重要程度当然远胜于别人家的灵宠。

张依依自己对毛球再挑三挑四那也是内部矛盾,改变不了她师门这一脉护短的传统,两相比较之下当然还是得多在意一点毛球的想法与心情才行。

绿俏自然不知道张依依心中所想,且向来也习惯了张依依如何说她便如何做,是以立马就照着吩咐把小虫王给一把收进了妖兽袋中,哪里管小东西乐意不乐意。

空间里的毛球倒是十分满意这个结果,高高兴兴地闭上了嘴,心里对于口是心非却还是无比重视于它的张依依宽容了不少。

“咦,毛球你在空间里头能够看到外面的情形吗?”

察觉到了毛球此刻心情飞扬,张依依忽然发现好像哪里有些不太对劲。

她边跟着绿俏往城池大门方向走去,边不动声色地与毛球用意念交流。

“能呀,还别说你现在这升级了的随身空间可真是方便好用得紧。”

毛球脱口便答,而后才后知后觉地察觉出张依依问的话有问题,因此很快反问道:“怎么,你自己呆在空间里面的时候,看不到空间外面现实世界的情形吗?”

“嗯,看不到。”

张依依声音微微有些郁闷。

怎么回事,明明她才是随身空间的主人,怎么毛球都看得到,她这个正儿八百的主人反倒是看不见呢?

“呃……看不到就看不到吧,反正我看得到就成,大不了我到时费点事告诉你就行了。”

毛球这次难得没有嘴欠,还好心地安慰了一句。

不过,它这样的安慰完全没有起到半点安抚作用,但好歹态度还是不错,张依依倒也没有再小气八拉地胡乱迁怒什么。

万事总有因果,看来如今的这处随身空间对她而言还有不少没有探知的秘密。

张依依倒也不着急,等从剑冢回来后得了空,她再细细研究便是。

没有再与毛球交流,她这边刚刚收拾好心神,身边的绿俏却是问起了洛启衡的来。

“韩琳妹妹,你兄长怎么不跟着一起去剑冢?”

绿俏问起洛启衡来倒真不是因为惦记人家还有什么非分之念,就是纯粹觉得兄妹两个都是剑修,自然没道理不跟着一起前去择剑的。

在绿俏看来,不论是张依依还是洛启衡,他们这样的人进入剑冢那绝对是可以寻到一把有缘之剑带出来的,若是运气好的话,兴许得到一把旷世宝剑都有可能。

绿俏曾听爷爷提及过,剑冢里的每把剑其实都大有来头,能得其一者都是机缘气运极佳者。

只可惜自有剑冢起,万万年以来能够被带出剑冢的剑很少很少,说句不好听的,不是人挑不到好剑,而是那些好剑基本上瞧不上想进去择剑之人罢了。

等到时进去之后,她一定要试上一试,看看能不能得到一把属于自己的好剑。

虽说她并非剑修,但绝大多数法修甚至于那些小众的丹修、符修等等之类的,用得最多的武器同样也是剑。

“他呀……可能他已经有了自己的本命宝剑了,其他的剑多一把少一把无所谓吧。”

张依依略微顿了顿,很快搪塞了过去。

好吧,其实她是压根没有想过问洛启衡要不要跟她们一起去剑冢择剑,更为准确的来说,是她根本把洛启衡给忘记了。

算了算了,忘记了就忘记,本来也不是什么大事,反正夏家家主都说了剑冢他们几个随时都能去。

等她回来后,洛启衡出了关,她再告诉他这个消息,让洛启衡自个再跑一趟便是。

“真的吗?你兄长的本命剑是什么样的?”

绿俏一听本命剑,当下就很是感兴趣。

“兄长一直收在丹田内温养,等以后有机会时自然就能看到。”

张依依只能继续扯着瞎话。

她哪里知道洛启衡的本命剑长什么样,甚至于人家现在到底有没有本命剑她也并不清楚。

“说得也是,其实也就是有些好奇,很少见到别人的本命法宝罢了。”

绿俏没有再纠结洛启衡本命剑的问题,转而提起了自己的事来:“说起来,我现在也得开始准备炼制自己的本命法宝了,不过我现在还没考虑好到底用什么做本命法宝比较好。韩琳妹妹你呢?”

“我暂时也没想好,反正也不着急,再说吧。”

张依依简单应付了一句,不想再多提。

关于本命法宝的事当初师尊是跟她提及过的,本来师尊是打算等她金丹后亲自替她量身打造炼制一把剑做为本身法宝,但谁让自己突然之间就被空间乱流给带到了蓝羽小世界了呢。

这可真是计划赶不上变化,等她回华仁大世界还不知道何年何月,本命法宝什么的要么顺其自然干脆不急,要么就只能自己操办了。

绿俏简单的一句话,又成功的勾起了张依依对于宗门以及师尊他们的相念,十多年了,也不知道现在师尊现在怎么样了。

大师兄也不知道是否顺利找到了二师兄,两人有没有平安返回师门。

师叔闭关了那么多年,现如今是否出了关,又是否领悟创造出了当初他所说的独门术法?

还有潘师姐不知道怎么样了,跟地专精符术的师兄感情是否有了进展?

袁瑛大师姐也不晓得好不好,漓山派与云仙宗有没有因为她的失踪而更加闹腾?宗门内莫砚那位表妹是否还在作妖?

郑和还有他那几个小伙伴现在又好不好,是否又寻到了什么好地方探宝求机缘?

甚至于,她那堂姐张桐桐现如今修为如何?与散修陈凡之间的交集有没有更进一步?

……

张依依从来都不觉得自己是个情感丰富之人,甚至于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还颇是有些凉薄,但不可否认的是,莫名流落于他方小世界十几载,她是真的有些想家、想念师门亲友了。

离开夏家所处城池之后,张依依也没有亏待自己,直接祭出了飞行小海船,设定好目的地直奔剑冢而去。

她如今身上有的是灵石,自然也不会为了省这点灵石扣扣索索的。

为了感谢她帮夏家温养冥魂珠,夏家家主这次又派人送了一大笔灵石给她当做酬谢,如今她的家底当真宽绰得紧,总算是再也不会为担心灵石不够用这种小事了。

“站住,什么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