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六章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张依依一抬手,笑眯眯地看着立马识趣无比且快速蹦到她手臂上呆着的毛球,心中感慨不已。

啧啧,不容易呀,她家毛球竟然也学会长心眼了。

看看,如今跟她谈条件之前都知道先摆正态度,主动示好,进步很是明显吗。

真说起来,她与毛球之间早就结契,一荣共荣一损共损,所以随身空间什么的她瞒着谁都不会瞒着毛球,也根本瞒不住。

而自由进出空间的权限问题更不是什么多大的事,也诚如毛球所说,它能有此权限的话,万一发生什么突发之事也能够更快的主动做出反应。

只不过这家伙一觉睡了十多年再醒来,性子却是又有些往最开始时的本性复苏,嘴欠起来不治治的话肯定会越来越放飞自我,所以她这才故意掐着毛球的命脉往空间里头关一关。

这不,效果还是极其明显的,现在可不就已经学会先示好退让了吗。

既然毛球这诚意还算不错,张依依也不是真心想要欺负毛球,人家把台阶都给铺好了,那她当然也不会再继续为难毛球。

“行呀。”

张依依很是爽快地应了下来:“看你表现不错,给你开放自由进入空间的权限也无妨,反正随时收回也不过是一念之间的事。”

毛球原本还打算了一大堆的好话劝说,却是没想到张依依就这么一下子痛快地应了下来,顿时整只兽都乐开了花。

当然,若是没有最后面那半句“反正随时收回也不过是一念之间的事”这种话的话,那它肯定会更加欢喜的。

不过毛球也清楚张依依的性子,一向狡猾如狐的女人特意点出这一点来提醒它那才叫正常,不然那么好说话一口便应下才叫奇怪。

有条件就有条件呗,反正先把这权限要过来再说,否则只要这女人一个不高兴就把她扔进空间关小黑屋还切断与它之间的联系,那它可真是说理的地方都没用。

大不了,往后稍微注意一点便是,想它堂堂空间雷兽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跟一个才活了几十年的小小人修计较那么多干什么,偶尔受点委屈就受点委屈呗,能屈能伸才算是真正的凶兽王呀。

“依依你真好!”

几乎是瞬间想通,毛球一旦厚起脸皮来,连拍马屁这种活都一下子无师自通适合得极快。

张依依见状,还真是有些忍俊不禁,忽然间觉得她家毛球的确还是相当可爱的。

“那当然,我向来就是个好人,大大的好人。”

她笑着说道:“行啦,现在你可以随时自由进入空间了,不过这会我们马上就要出剑冢了,你还是先进空间休息一会儿吧,外头守剑人可是化神大能,万一认出你空间雷兽的真实身份来谁都不知道会不会又惹出什么新的麻烦来。”

虽然外头的化神大神是夏家老前辈,照理说来不会对她起什么坏心思,可人心这东西往往太难估量把控,不会害她却也并不代表不会对她的契约凶兽起什么旁的心思。

再说,一个月前进剑冢的时候她可是与绿俏一起进的,现在出去却只有她一人,很难不引起守剑人的注意。

毛球这回倒是二话不说就直接服从了张依依的安排,自个直接便钻进了空间,也算是实验一下自己现在所开启的这个权限。

有了权限后,对于再入空间呆着它是一点都不排斥了,毕竟里头也能看到外面的情况,真论起来光是这一点它还比张依依更强几分。

毛球美滋滋地进了空间,张依依则直也没有继续再在剑冢里头停留,很快便径直出去。

“韩小友收获如何?”

看到时隔一个月后才出来的张依依,守剑人自然少不得关心关心。

说实话,他真没料到这小姑娘会在里头一呆便是一个月,若不是剑冢里面从没听说出现过什么特别的危险,更不曾有进去的择剑人于里面丧命,他都有些担心这姑娘是不是在时碰遇上什么麻烦。

“多谢夏老前辈关心,晚辈运气还算不错,得了把还算称手的剑。”

张依依自是礼貌回复。

“那就好,韩小友与剑有缘,择中一剑也是那把剑本身的运道。但不论如何,既然韩小友能在剑冢带出一剑,那么将来还望珍之、重之。”

守剑人这话倒还真不是随口说说,他看得出来张依依这名女修于剑术上的天赋悟性怕是非同一般,这样的是往往也是最受剑冢中那些宝剑的青眯。

张依依没想到守剑人会对自己说出这么一句话来,特别是后面半句明显是在劝告提醒她莫要小瞧轻视了今日她从剑冢带出来的那把剑。

虽不知这仅仅只是出于守剑人对于剑本身的尊敬喜爱,还是另有深意,不过她倒是都愿意听之信之。

“多谢百夏老前辈赠言,晚辈自当谨记于心。”

眼见张依依是真的将他的话听了进去,并非随口敷衍,守剑人倒是满意地点了点头,微笑说道:“回吧,路上小心。”

……

与守剑人道别离开后,直到张依依都已经坐上了她的飞行小海船了这才发现似乎漏掉了点什么。

“依依,你是在想那个守剑老头为什么问都没有问及绿俏吗?”

上了飞行法宝后便自个钻出空间,坐到张依依对面的毛球很是贴心地替她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对呀,我就觉得有些奇怪来着。”

张依依正了正色,说道:“亏我出剑冢时还想了好几种如何解释绿俏没跟着一起出来的原因,没想到愣是半点都没有用上。”

人家夏老前辈压根提都没有提绿俏半个字,仿佛之前她进剑冢时就只是她一人似的,这可真是让她守全没有想到。

“其实也没什么奇怪的。”

毛球主动将自己的想法摆出来替张依依作参考:“最大的可能是,对夏家来说,真正在意的只有你的安危,毕竟现在冥魂珠还在你身上,而你也与夏家早就因果相交。而守剑老头也是夏家人,所以绿俏如何对他来说本就只是个不相关的人,是生是死压根就没所谓,除非你主动提及,否则的话他肯定是不会在这种无关之人身上耽误功夫。”

这说法直指本质,倒是十分有说服力,让张依依茅塞顿开,十分赞同。

还没等张依依出声夸赞,毛球那儿却是再次开口道:“当然,还有另一种最简单的原因。”

“什么?”张依依反问。

“很简单,守剑老头觉得跟你一起进去的人还没择完剑呗。”

毛球摇了摇那两条并不长的尾巴,一脸的理所当然。

没择完剑可不就得继续呆在里头,别人完事了先走一步太正常不过了。

毛球突然间心理平衡了不少,跟它契约的女修总算也有犯傻的时候,这么简单道理竟然都想不明白,真不知道有什么觉得好奇怪的。

不过,介于之前种种血泪教训,更不希望好不容易争取到的自由权限被收回,所以毛球这回自力力还算什么,可算没把“犯傻”这样的字眼说出来。

只不过在心里暗暗嘲笑鄙视了一番张依依明显有些傻呼呼的智商。

这么笨的契约对象往后可真是得多照看些才行呀,不然早早被人给弄死的话,它去哪再找个勉强算是知根知底的古神族人一并努力寻返故乡呀。

张依依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经被毛球给暗暗鄙视了智商,被毛球这般一说后倒是突然间觉得自己还真是习惯性地对绿俏太过在意了一些,还不如毛球看得明白。

这可真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险些一叶障目了。

好吧,幸好绿俏如今已经离开了,不然再让这姑娘在她身边多跟上几个十年,那么她这智商估计真的会被影响拉低到有些无法言语。

……

将脑海中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通通收拾干净后,回程路上张依依倒是安安心心地开始取出虚无剑开始研究。

将各种方法都往虚无剑上试过之后,她发现这看似再平常不过的剑身果然一点都不普通。

以她金丹中期的实力,再加上淬体六阶的强悍,哪怕使出全力却都无法在虚无剑上留下一道最轻微的痕迹,也就是说,光是虚无剑本身的坚硬程度便已经超出了想象。

而且,在她的神识一缕一缕渗透剑身查看许久后,也终于发现虚无剑本身的材质并非真正她之前所以为的,反倒是一种她根本无从辨识的东西炼制而成。

“毛球,你能看得出虚无剑到底是用什么锻造而成的吗?”

想到自己到底见识有限,张依依虚心地求教自家小伙伴。

“不知道。”

毛球也想在张依依面前好好显摆一下自己的见识,无奈它还真看不透这把虚无剑。

“来,放个雷试试。”

张依依倒是对毛球的答案不算意外,更没有什么失望不失望的,反倒是操纵虚无剑悬浮于半空,让毛球来试试这把剑身到底硬到什么样的程度。

自打毛球炼化了黄泉之火晋级后,不仅雷击威力翻了好几倍,同时因为融入了黄泉之火,所以毛球的雷击变异出了异常可怕的腐蚀融解之力。

被毛球的雷劈中,便是挫骨扬灰都不足以形容对方下场,因为连那灰都直接没了。

张依依估计自己现在的实力也不敢轻易再直接去硬扛毛球的雷击,黄泉之火的所引发的雷击变异实在太过恐怖了些,往后还是让她的敌人们亲自体验便好。

“依依你确定让我劈它?”

毛球小眼睛骨碌骨碌直转:“万一我把它直接给劈没了,你可不能怪我。”

“你要真有这样的本事,我当然不会怪你。”

张依依朝着毛球翻了个小白眼,这家伙未免也太自信了吧。

不直接劈没,合着真当她的虚无剑只是个摆设凡品不成。

毛球现在的雷击的确十分之厉害,等闲人不敢轻易尝试,可并不代表真就天下无敌了。

说到底,毛球现在也还只是六阶凶兽,哪怕带有黄泉之火属性的雷击神通再强大,终究还是受境界限制。

若是她的虚无剑连毛球的一道雷击都扛不住还直接被劈没了,那么她怕真是眼瞎弄错了,那不是宝剑,而是块豆腐。

“那行,看我的!”

见状,毛球自然也不再客气,当下便运足七成之力对着悬浮的虚无剑便是一道雷击。

“砰!”

一击之后,却不想毛球如今最是引以为傲的手段却是压根没对虚无剑造成任何的影响。

那剑依然如先前一般静静虚浮于半空,根本看不曾受到任何创作,哪怕一丁点都没有。

“啧啧,再来!”

毛球有些不服气,这一回自然不再有所保留,直接使出了十成之力,又是一道雷击轰了过去。

但很可惜的是,结果与之前一样,虚无剑依然完好无损,甚至于半点印子都没留一个,就连黄泉之火的恐怖的腐蚀之力也不曾让它受到丝毫影响。

“算了,我还是不白费力气了,依依你这回真是捡到宝了,这把虚无剑怕真是来头不小。”

毛球倒是难得的对一把剑这么快服气。

不说别的,这把虚无剑光凭剑身就能够直接轻易抵挡化解掉它如今的攻击,这足以说明此剑的不凡。

在它的传承记忆中,怕那些仙器级别的宝物也不过如此。

张依依将虚无剑重新召入手中细细摸索,片刻后却是突然说道:“它现在的品级无法鉴定,但它自身却是可以不断成长晋级的。”

“你怎么知道?”

毛球左看看右看看,确定自己是真的看不出来,这虚无剑太过奇怪,不管怎么看,表面上都只像是一把普通的剑,根本看不出其他来。

“不知道,反正就是知道。”

张依依的话虽有些怪异,但却真的一点都没有说谎。

虽然完全不知道原因,也根本说解释不清,但她就是莫名清楚并且坚信她所认知的,就好像是一种本能的解锁,突然间就是一下子知道了与虚无剑有关的这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