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一章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得了那么两大瓶的强灵水,夏杰根本没法淡定,好半天这才渐渐平静了下来。

难怪韩前辈在那里面呆了整整两年,光是他手中得到的这么大一份强灵水,莫说是两年,就是二十年那也算不得什么。

激动之余,夏杰倒是并没有推辞,喜滋滋地收了下来只差没有千恩万谢。

“韩前辈,您接下来准备去哪?”

夏杰更是铁了心要好好报答张依依,想着自己虽说人轻力微,但能够帮着前辈哪怕跑个腿做点事那也行。

更别说能够跟在这位大贵人身边历练一二,对他来说绝对只会是好事。

张依依倒是不知道夏杰心中的盘算,更没想过身边再收一个小跟班什么的,毕竟绿俏都是好不容易才送走,独来独往的挺好。

“得了,这事咱们也算是掰扯清了,接下来你该干吗就干吗去吧,我走了!”

她甚至都没想那么多,扔下这句话后当下便带着毛球转身便走了。

东西都分完了,与这小子之间的因果自然也了结掉了,张依依不觉得他们之间还有什么好多聊的,自然也就挥挥衣袖走得比谁都要洒脱。

“前辈!”

夏杰也没料到张依依说走就走,想追偏偏人家速度快得很,哪里是他能够追得上去。

看到张依依消失的方向,夏杰突然之间又觉得自己是有些魔怔了,人家韩前辈来去如风才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哪里用得着跟他这么一个小辈耽误功夫,倒是自己想得太多了些。

……

张依依可没心思理会不相干人的想法,这会儿功夫她也没再打算去别的地方逛,而是直接回了夏家。

回到夏家第一件事,张依依便是直接去见了夏家家主。

张依依上次是为了去剑冢择剑离开的夏家,从守剑人那儿传来的消息只道一个月功夫便择剑成功离开了剑冢,却没想到整整两年都不曾回来,而且一直都是音讯全无。

夏家家主自然担心张依依的安危,毕竟不论张依依与夏家之间的因果关联,单说如今夏家至宝冥魂珠还在人家身上,这万一有个什么意外后果自然难以估量。

所以这两年夏家家主虽说并没表现出什么来,但暗中对于张依依的音讯却是十分上心。

“韩小友回来了,这两年在外面一切都还安好?”

看到张依依平安归来,夏家家主当真是发自内心的笑容满面。

“多谢夏前辈关心,晚辈一切都好。”

张依依领了夏家家主这份关心之意,自然也简单解释了两句:“当初从剑冢出来后,回来的中途临时有点事处理了一下,没想到一下子便耽误了整整两年功夫。”

“事情解决了就好,正好你兄长前些天也出了关,还特意向我问起了你的近况。”

夏家家主说道:“幸好你回来得还算及时,不然再不回来的话,你兄长只怕也在家里呆不得,马上得出去寻你了。”

“兄长出关了?那我一会儿就去找他。”

听说洛启衡终于出关了,张依依倒是挺高兴的:“劳您费心了。”

“这有什么费心的,有什么事你们兄妹只管开口便是,咱们都不是外人。”

夏家家主还是更喜欢跟张依依打交道,这孩子比起她那兄长来好说话多了。

洛启衡那性子是真的不好说话,而且对于夏家也不是那般信任,若是张依依再不回来的话,只怕他都能疑心到夏家身上。

当然,这一些夏家家主自然不会跟张依依明言,毕竟十二年前来夏家的三人里头,真正对他们夏家重要的也就一个张依依罢了。

剩下的不论是洛启衡还是绿俏,那都只是看在张依依的面子上顺带而已。

想到这个,夏家家主倒是终于记起了一桩事。

那便是两年前张依依出发去剑冢择剑时可不是一个人。

“对了,那位绿俏小友怎么没跟韩小友一并回来?”

夏家家主也仅仅是顺嘴一问。

绿俏根本没有出剑冢一事他还真不知道,毕竟守剑人压根就没有与他提过半个字,他从来只当两人是一起进的剑冢自然也是一起出的。

“她有自己的事情,去了很远的地方,应该再也不会回来了。”

张依依也不算说谎,只不过这个很远的地方远得实在有些离谱而已。

至于其它的,实在没有必要多加解释。

而夏家家主听到这话后,自然也没再追问什么,只是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

每名修士都是独立的个体,去哪儿做什么自在安排,本就是再正常不过的事。

他随口一问也只是碍于张依依的面子,并不是真的多关心绿俏,本来也就是与夏家没什么关系的人,回不回来并不打紧。

“对了夏前辈,这个应该已经好了,现在晚辈将其完璧归赵。”

临走前,张依依自然把最为重要的冥魂珠还给了夏家家主。

人家一族至宝,还了她也是真正完成了这份责任,可以安心不少。

夏家家主看到纯正紫色的冥魂珠后,顿时激动得无法形容,小心翼翼地接过后当真是对着张依依千恩万谢。

张依依很快抽身走人,一则夏家家主那热情程度实在有些让她难以招架,二则事情都交代完了,也的确没必要再呆这儿。

等告别了夏家家主,张依依便直接回了她在夏家所住的院子。

想到洛启衡已经出关,她脚下一顿又拐了个弯,先往洛启衡住的院子而去。

两人住的地方并不远,算起来就是挨在附近。

结果没等她靠近洛启衡的院子,便看到三足乌从院子里头飞了出来,乐和和地直往她身边……

“吱啦!”

就在这时,毛球一把从空间里头蹦了出来,抬起爪子便朝着飞过来的三足乌扑了过去。

什么玩意,小爷还在呢就敢往它家依依身上扑,真当小爷是死的吗?

毛球那叫一个不高兴呀,才走了一个破虫子,现在又来只臭乌鸦,没想到它这契约对象还真是个招虫惹鸟的体质。

三足乌猛的被突然窜出的毛球一挥,危机本能自是立马显现,一个侧身便避了开来,瞬间瞪着眼睛同样极其不快地盯着毛球。

一直以来,它还从没见过张依依身边有过任何灵宠,没想到这才隔了多久竟带回来了只刺猬不像刺猬妖兽来。

“你们两干吗呢,都别闹!”

眼看着气氛不对,毛球与三足乌大有动手干上一架的打算,张依依当下便出声将一兽一鸟给拦了下来:“都给我老实点,不然通通关进妖兽袋呆上一年半裁。”

好吧,张依依发现关小黑屋绝对是一种最佳体罚方法,果然听到这话后,不论是毛球还是三足乌都哼哼着收起了干架的气势,哪怕不情不愿,多少还是老实了下来。

“小乌,这是毛球,毛球,这是小乌,大家都是自己人,往后就算不相亲相爱也不能随便动手。”

张依依倒是十分尊敬灵兽的兽权,认认真真的将它们彼此介绍后,还特意叮嘱了一番。

毛球其实也知道三足乌是洛启衡的灵宠,矛盾什么的本就没有,再加上张依依刚才那态度虽看似公平公正,但却压根没有单独说它这个先动手的一句,是以它依然还是觉得自家契约对象表现不错,怎么着也是偏向它的。

如此一来,毛球的心情自然就舒畅了,舒畅了自然也就得给张依依几分面子,吱啦一声表示应下后,转身径直又回了空间自个睡大觉去了。

张依依却是被毛球这番示威般的骚操作给弄得哭笑不得,却也没有再说什么,只是让再次高兴起来的三足乌在前边领路,继续往洛启衡住的院子而去。

“我回来啦!”

跟着三足乌,张依依直接在后院桃花树下找到了洛启衡。

上次在灵地晋级时,洛启衡倒是临时出了替她在渡劫时护法,不过后来当时两人也没来得及说上两句话又各自去忙各去的。

这会儿坐在洛启衡对面,细细打量过后,倒是不由得点了点头,发现人家这十多年的关可真不是白闭的。

当年洛启衡晋级元婴也算是意外之举,提前了太多年强行突破是以难免留一些隐患,而现在看来,只短短十几年他倒是将这些隐患基本上都解决得七七八八了。

“修为又精进了。”

洛启衡今日难得有闲心没有修炼,就那般随意地在那儿摆弄着棋子,自己跟自己下。

看到张依依后,倒是很是直接的肯定了对方这两年没有白白浪费。

两年前张依依刚刚突破金丹,直接冲至金丹中期之时,虽然境界十分稳固并没留下任何隐患,但两年后现如今的修为却是又明显有了精进提升,显然出去这一趟当是颇有收获。

“哥,你也是呢,恭喜恭喜!”

张依依笑眯眯地道着恭敬:“看样子当初你强升突破元婴留下的隐患已经都解决得差不多了,至于你的修为,如今我还真没法看透,难怪都说元婴才是修士一道真正的分水岭。”

晋级元婴,很多东西都与从前不同起来,修为与境界更加不是简单的升了一级而已。

这种质的飞跃根本就不是简单的数量上便能够弥补的。

要不怎么说那些真正的大能厉害起来,真正可以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以一已之力足以排山倒海,分分种覆灭一方大陆甚至一方世界都有可能。

洛启衡如今算得上是真正踏入了高阶修士的行列,而他的晋级速度莫说是这方世界,便是拿到华仁大世界那也绝对算是数一数二。

只怕,当年也就是自家师尊与师叔才能与之媲美。

所以说,张依依不羡慕是不可能的,她应该只比洛启衡小了顶多十来岁,而两人境界上的差距却少则几十年,多则上百年都有可能。

也许是不是她羡慕的目光实在太过明显,明显到洛启衡这样的人都一下子看了个明白。

“提前晋级元婴只是偶然。”

洛启衡下意识地道了一句,勉强算得上是对张依依的一种开解。

他想说的是世界本源这种东西又不是大白菜,自己能得这么大一机缘提前晋级元婴本就是意外中的意外,往后晋级之路当然不可能再这般快得惊人,所以张依依并不需要担心会差他什么。

以张依依的实力,将来的成就必定不会在他之下,很多东西都不过是迟早罢了。

张依依先是一愣,而后却是很快明白过来洛启衡说这话的用意,当下不由得笑了起来。

“多谢开解,放心吧,我可从来不觉得自己会比任何人差!”

张依依自信满满,不过却也没有再多扯这些,转而问道:“对了,既然你现在出关了,那要不要也跟我一样去趟剑冢?”

洛启衡摇了摇头,表示不必。

他连本命剑都已经有了,自然没有必要单独再去择什么其他名剑。

张依依见状,自然也没劝说,洛启衡这人没半点弯弯绕绕,说不去自然便代表已经有了极其满意之剑。

“这是我在剑冢所选之剑。”

很快,张依依唤出了虚无剑,朝洛启衡问道:“你看看它如何?”

张依依想看看洛启衡是否能够看出虚无剑的一些特别之处,是以这会儿旁的都没说,甚至于连虚无这个名都没有先行透露。

“看不出,但你既选它为本命剑,便说明肯定是把好剑。”

洛启衡如实而道。

第一眼看去,虚无剑当真相貌平平完全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但再看就知道是已经被张依依温养于丹田,哪怕还没温养太久。

而张依依这人又怎么可能将一把寻常无奇的剑当成本命剑置于丹田温养?更何况这把剑还出于剑冢。

“我给它取名为虚无,往后我也算是有了本命剑的剑修了。”

张依依见洛启衡同样看不出虚无剑的异常特殊来,反倒是更加高兴:“哦,对了,绿俏果真离开了这方小世界,在剑冢中时,被空间乱流所带走。”

原本绿俏的事张依依只是随口告知一声,却不想洛启衡在听到这个消息后却是突然闭上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