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八章 死、虚化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神魂木里的确锁有魂魄,但并非张依依所说的唐希一魂,而是当初在陈家庄时,那面八卦镜镇压下的恶魂。

只不过,她早就已经在神魂木上动了手脚,哪怕是唐津也没法辨别出异常来。

果然,在看到神魂木的那一瞬间,唐津整个人的神色都变柔和了几分,所有杂念都给抛到了一旁,脑中唯一的念头便是得到神魂木中唐希的那一魂。

他动手就想抢,但张依依哪里可能给他这样的机会。

“再乱动我就直接毁了她这一魂,看看到底是你的动作快还是我的动作快!”

张依依素指一掐,手中的神魂木立马便像是随时将要碎裂:“你的引魂阵已经彻底完了,唐希原本破碎的魂魄再也没法收集齐全,不过我倒是趁着刚才爆炸的功夫替你抢下一魂,要与不要凭你自己做主。”

见唐津果然被威胁到,张依依再次说道:“要么自断一臂,而且得是左臂,要么唐希这一魂便彻底消散。”

她给足了选择的空间,无论唐津做何选择都同时留了后手。

只不过,张依依自然希望唐津能够自断左臂,毕竟先前她观察得十分清楚,魔影在重新进入唐津身体时,所选择的切入点竟然不是其他任何地方,而是左臂。

所以她相信,唐津的左臂于他而言肯定不是那么简单,断其左臂指不定能够给她再添一大优势。

“好!”

很快,唐津竟然当真妥协了,连带着犹豫都没有怎么多犹豫一下,直接一挥手,便将他的左臂给斩了下去。

于修士而言,断肢什么的当真算不得什么,特别是到了高阶,肢体再生容易得很,说句不好听的,只要还有口气在,躯体凭是破烂成什么模样都不算什么大事。

但只有唐津自己心中清楚,他的左臂断掉之后比着其他修士要麻烦得多,若非对方手中有希儿一魂在,他是怎么也不可能做出自断之事来。

“现在可以给我了吧?”

唐津阴狠无比地盯着张依依,伸出此时唯一的右手,向其索要。

“给你!”

张依依直接将那截神魂木朝着唐津扔了过去,与此同时躲开一闪带着毛球一并闪进了空间之中及时躲避开来。

“轰隆”一声巨响,神魂木在被唐津刚刚接到的瞬间爆了开来,瞬间将唐津整个人吞没其中。

“啧啧,依依你到底在那根神魂木里头弄了些什么?”

空间里头呆着的毛球都隐隐能够察觉到外头那种天崩地裂的危险,幸好他们跑得快,想来此次唐津便是不死也剩不了几口气了。

等外头恢复一些,确定唐津的情况后,他们再出去补上一刀,估计着这事也终于算是可以了结了。

“也没什么,就是请九祖他们几个化神老祖每人又封了一击在里头,虽然费事了些,不过看上去效果应该不错。”

张依依倒是丝毫没有松懈:“你别光顾着说话,帮我盯仔细点外头情况。”

一想到自己的空间竟然还不如毛球用得顺,张依依莫名便有着心塞。

完全想不明白,为何毛球能够在空间内看到外头的情形,而她身为空间主人却偏偏看不到呢?

“放心,不会坏你的事。”

毛球虽然有几分得意,但好歹做事还是相当认真,小眼睛倒真是一刻不移地盯着外头唐津那边的情况。

好不容易等外头似乎平息下来后,毛球总算是看清了唐津此刻的状况。

见其一动不动地躺在地上如同死了一般,它连忙说道:“依依,唐老儿不会是死了吧,我看到他一动不动地躲在地上半天没有反应。”

“死不了!”

张依依听到这话,也没再等,直接便闪出了空间。

五名夏家化神同时封印的一击,其威力自然不凡,但张依依还真不信唐津会那么容易被弄死,如今顶多也就是个重伤罢了。

果然,等她出了空间后,很快便察觉到唐津微弱的呼吸,坚持着对方身体竟在以诡异的形式自行修补完善,包括那条已经失掉的左臂。

“这都死不了,果然是个天大的祸害!”

毛球气得不行,当下便是一道雷击朝着正自行恢复的唐津耐而去。

只不过可惜的是,这一次它的雷击压根没能接近唐津,半空间似有什么东西形成了无形的屏障,直接便将毛球的攻击给化得一干二净。

而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恢复的唐津更是如幽灵一般挺立起来,一双死人般的眼睛看着张依依嘲讽而笑。

“我说过,你就算费尽再多心机也没用,本尊是杀不死的!”

“是吗?我还从没听说过这天底下有什么杀不死的恶心东西!”

张依依同样嗤笑,光明正大的骂着唐津,心情显得很是不错:“别看你现在好像打不死似的恢复极快,只怕隐伤早就快到极限了吧?”

“那又如何,反正这样你都弄不死本尊,本尊便是伤再重又如何?这些都不过是无用功罢了,马上本尊便会让你知道什么叫做悔不当初!”

唐津的声音早就不带一丝的温度,如今他连斩魂第三斩都懒得再等,只需一小会儿功夫恢复些后,便将亲手杀了这个贱人。

“唐津,你是不是伤得太重,所以脑子有些糊涂了?”

张依依突然间笑了起来,不过剩下的话却是并没有再说道出来。

封印在神魂木中的几位化神一击之力早就在她计算之中,能将唐津重伤,但又不会直接取了对方性命。

毕竟,怕是打到现在为止,唐津自己都忘记了解斩魂的关键,她毕竟亲手灭杀掉他!

所谓的亲手自然是指最后一击得靠着自己的实力,哪怕夏家几位化神将他们的一击之力封印于符篆或者神魂木中再由她出手并不算违背规则,但也仅仅只能像洛启衡一般当成辅助之力,而最终令唐津死亡的那一击却必须是她亲自动手,绝对的自身实力才行。

不然的话,师尊给她封印的三击之力早就被她拿来直接对付了唐津,哪里还用得上这般麻烦。

说到底,大乘真圣的一击哪怕只是封印于符篆之中打了折扣,却也足以拿下唐津的狗命,更别说是她师尊这样超级厉害的大乘真圣。

“你……”

突然之间,唐津惊恐无比地看向张依依质问道:“你到底在那神魂木中还做了什么手脚?”

这一刻,唐津是真的有些害怕起来,万万没想到张依依竟然阴险狡诈到了这样的地步。

他原本已经恢复大半的身体突然之间中断了恢复,一股无形的阻力硬生生地破坏着他的自我修补。

不仅如此,唐津更加发现,自己体内的灵力在一点一点的减弱,不论他用多少极品灵石补充也起不到任何的作用。

然而,这还不是最坏的结果,直到现在,他才发现那么强大的爆炸过后,连自己都重伤不止,偏偏困住他的阵法还好好的坚挺着,甚至于连最开始自己破坏掉的那几层也不知何时已然自行修复。

阵法之中,杀意盎然,四面八方都有莫名之力强行束缚着自己,他头一回竟觉得自己像是一块粘板上的肉,什么都不能做,只剩下被人宰割的命运。

而那个即将宰割自己的不是旁人,正是打一开始便被他视为蝼蚁的小小女修!

张依依素手一扬,虚无剑已然握在掌中。

强灵水的效果很快将要过去,而她所等待的最佳时机也终于已经来临。

她从来不觉得自己种种算计有任何阴险之处,唐津靠的是纯粹的以大欺小杀人,而她现在靠的是脑子!

两相比较,不要脸这三个字她只能拱手相让于唐津。

“不是神魂木,是困杀阵!”

话落,剑起,星空第二剑在瞬间宛若流星般不断斩向唐津,每一剑极尽毕生之力。

这一刻,没有任何星空的璀璨与美妙,有的只是地狱般的杀机伴着整个困杀大阵相辅相成,将其威力提升到一个几乎想象不到的地步。

整整一柱香过后,张依依这才收了剑,耗空的身体软绵绵地瘫坐到了地上,看着眼前的满目疮痍疲倦却开怀地大笑起来。

只可惜,到底已力竭,只笑了三两声后,便不得不气喘吁吁地突然停下,看得一旁呆愣了半天的毛球都有些哭笑不得。

“那不要脸的老东西这回总该死了吧?”

毛球早就帮张依依摸出了几颗丹,体贴地喂给她服下,不过还是有些不太放心地确认了一句。

“死了!”

张依依十分肯定地挤出了两个字,完全都不必亲自上前检查确认。

因为自打唐津死去的那一瞬间,斩魂便自动解除,而她心头无形中似乎有什么东西被拔了出去,整个人都真正轻快了起来,那种所谓的因果咒彻底离她而去。

唐津一死,不但斩魂解除掉了,原本唐津所掌控的域也自行消失,待稍微恢复了些气力后,张依依抬手将夏家的天罗锁也收了起来。

“还好?”

洛启衡带着三足乌赶了过来,他已先行跑去确定了唐津的生死,见张依依情况应该不算太严重,这才松了口气。

“没事,服了丹药,迟些就好,只是强灵水的效果刚过,这会儿整个人没什么力气。”

张依依见洛启衡看上去也没什么精神,同样明白那也是强灵水的原因。

“先休整半个时辰。”

洛启衡很快做出决定,示意三足乌与毛球替他们护法。

毕竟现在两人的状态当真都不怎么好,一时半会间也不好离开沉渊谷。

话音刚落,天空却是突然下起大雨,伴着狂风汹涌而至,如同有人在痛哭不止。

“这是……天泣?”

张依依恍惚间才意识到,自己刚刚真的亲手灭杀了一名化神大能。

化神陨落必生异象,而唐津曾拥有的一切能量自然都将重新返还给这方世界。

“嗯。”

洛启衡点了点头表示没错,天道眼中可没有正邪好坏之分,像唐津这种达到化神之境的大能陨落,自然会生出这等异象来。

更别说,如今蓝羽小世界中,化神已然是修士所能达到的最高境界。

片刻之后,张依依也没有再理会,周身灵力撑起完完全全的隔绝了那些狂风与暴雨,闭上眼一门心思地开始调息疗伤。

洛启衡同样如此,唯剩三足乌与毛球一鸟一兽各据一旁,静静地替它们身边的契约对象守护着。

半个时辰之后,狂风暴雨早就过去,沉渊谷的天空已然放晴,彩虹高挂,整个谷中一草一木都显得生机勃勃,早就没有最先的颓然之势。

而原本一直呆在沉渊谷外守候的夏家人,也在天泣之后进入谷中。

这会儿他们正在离洛启衡与张依依足够安全的距离之外静静等候。

说实话,他们也没想到张依依与洛启衡这对兄妹竟然真的成功了,以他们兄妹之力硬是将不可能的事变成了可能,就这般灭杀掉了一名化神。

若非刚才的天泣作不得假,他们真怀疑自己看到的是不是假象。

不过现在,已经接受了的夏家自然都替那对兄妹高兴无比,唐津的死对于他们夏家而言同样也是一桩好事。

“夏前辈,您怎么亲自来了?”

张依依与洛启衡都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看到不远处的夏家人,自是连忙起身走了过去。

“虽说我们不能进来帮忙,但到底还是放不下心,所以我便带着人亲自守在了谷外,不想让你们分心,所以没告诉你们而已。”

夏家家主满是欣慰地说道:“好、好、你们没事真是太好了!”

“这可是多亏了夏家各位前辈全力相助,不然的话,光凭我们兄妹之力,哪有可能侥幸活下来。”

张依依将夏家的天罗锁亲手还给了夏家家主,连带着唐津那化神的肉身也一并送给了夏家。

化神大能的肉身用处可不小,哪怕是像夏家这样的大世家也很难有机会得到一具较为完整的化神肉身,毕竟这样的大能便是死多半也会选择自爆。

这意外之喜更是让夏家家主眉开眼笑,正想再好好夸夸眼前两位小友,却不想张依依与洛启衡突然之间整个身子都开始变得虚化模糊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