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二章 队友都在、送死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面对如此有眼力劲的雪山原住民,张依依几乎都要替他大声鼓掌。

而那名女修则直接傻了眼,一张脸憋得通红通红,也不知到底是气的还是臊的。

但不论如何,张依依都没有再搭理这群不知打哪个莫名小世界而来的修士,素手一扬,直接拉着张桐桐绕开,头也不回地走了。

身后很快传来越来越难听的叫骂声,但很快,那些叫骂声渐渐的没了,毕竟雪山土著们又开始继续“狩猎”,那几名修士自顾不暇,压根再没有多的精力。

“看来各个大小世界的天选者还真是参差不齐呀。”

直到彻底远离刚才那突然插入的小风波后,张桐桐由衷地感慨了一句。

她所指的参差不齐倒不是指修士实力,毕竟现在受灵力所限,修为实力什么的还真没法评估,但脑子却是个好东西,然而刚刚那几名修士明显没有。

“要是大多都是那样的其实也挺不错。”

张依依明显又想起了刚才那几人,忍不住笑了笑。

“别整天想那么美的事,那几人应该是来自同一个地方,能把修士统一同化成那种调调的修真世界有这么一个已经是奇迹存在了。”

张桐桐倒是想到了另一个问题,突然停下了脚步:“你说有没有可能每个世界进来的天选者最先降落之处都在一起或者相差不远?”

“你的意思是,有可能咱们团队另外三个队友也都还在这雪山之中?”

张依依自然也跟着停了下来,如果真这样的话,那她们还真不能就这般直接下山离开了。

毕竟,万一洛启衡、陈凡与袁瑛大师姐运气不好也被这雪山中的原住民抓了的话可就麻烦了。

但很快,她的目光又落到了自家堂姐脸上,满是奇怪地问道:“虽然灵力受限,但你怎么就那么轻易被先前那几名土著给抓住了呢?”

张桐桐身上可是一丝一毫的伤都没有,这说明在被抓之前基本上是没怎么打斗过,照理说修行了这么多年,哪怕纯粹的招术身手也不至于弱到如此地步才对。

这也是张依依最开始觉得张桐桐有些违和之处,只不过当时并没有多余的功夫细想,到了这会儿她才重新回起来。

听到这话,面对这么丢脸的问题张桐桐面色微微变了变,明显不想提及,但又不得不回答的样子。

“……”

沉默了片刻,她才面无表情地说道:“运气不太好,被青铜钥匙带进来后便直接掉落在那几人面前,清醒后便发现已经被抓了。”

“哦。”

张依依见状是真有些想笑,但好歹忍了下来,这哪里是直接被抓,是直接被人给扛走了。

不过堂姐这运气也不错太差,毕竟不是很快就遇到她了吗。

只是,如此洛启衡量他们几人也跟张桐桐一样的际遇,就不知道有没有那么好的运气那么快被解救了。

“想笑就笑,不用憋着。”

张桐桐黑着脸说道:“只不过现在最重要的是得确定他们几人是否也在这里。”

“那要怎么确认?”

张依依这会反倒是笑不出来了,想起之前那几人说的男杀女睡的粗暴言论,顿时也没有了了半点玩闹的心思。

张桐桐想了想,很快将纳宝袋取出,没一会儿功夫便从里头拿了个小瓶出来。

小瓶里装了些粉末,反正张依依是看不出来那到底是什么,但张桐桐却是毫不犹豫地将那些粉末直接倒到了自己手中,而后抹匀开来。

再之后,张桐桐便将抹了粉的双手摊开来,一动不动地放在那儿什么也不做,就那般安安静静地呆着。

见状,张依依也没急着询问打拔,反倒是是自发地留意观察四周的情况,防止再有什么突发的人与事而不能提前知晓。

差不多一柱香后,张桐桐这才将手放了下来,而抹在双手上的粉末早就已经一点不剩。

“看来咱们暂时不能下山离开了。”

张桐桐看向张依依,很是肯定地说道:“他们三人果然都还在雪山之中。”

“刚才你抹的是什么?”

张依依发现自家堂姐这准备可真是齐全呀,果然预知者什么的就是个最好的外挂,早早料想到有可能发生的各种情况,早早准备好各种所需,没看到这一来就立马用到了吗。

不过她虽然不是预知者,但好歹运气也挺好,毕竟抱上了一名预知者队友的大腿,论起来真是省心又省事。

“一种可以用来寻人的小东西,普通人都能用,就是特别稀少,我也是偶尔得到了这么一点,用完就没了。”

张桐桐带着几分可惜,解释了两句:“这东西对于类似的气息极其敏锐,而我们五人来自同一方世界,足以区别于这里其他任何人。”

说完,张桐桐便转身指了个方向,示意她们接下来得重新原路返回了。

天色眼看着越来越晚,两姐妹脚下的速度自然也越来越快。

不过,她拉这所谓的快当然也就是相对而言罢了,毕竟雪地路难行。

张桐桐已经很是疲累,普通人的身体在这个时候体力消耗还是十分之大的,反倒是张依依没什么问题,步伐轻快体力充沛,体修的优势一下子便张显了出来。

借着雪色,两姐妹倒是很快追上了之前那两拔人,只不过此时两拔人已经合二为一,六名修士不分男女通通被那伙原住民给抓了起来绑成了串子一溜的扯着走。

看样子,这是要把几名抓获的外来者带回他们自己的族群营地。

见张依依与张桐桐竟然再次去而复返,还重新追上了他们,不论是那些原住民,还是六名修士皆惊讶不已。

“你们还有什么事?”

之前开口放两人走的青年首领带着戒备小心地紧盯着两人,特别是张依依。

没等她们吱声,已经被抓的那名奇葩女修却是激动无比地大声朝张依依说道:“你们两个终于良心发现过来救我们了?快把他们统统给杀了,只要救下我们,我们保证对你们之前的所作所为既往不咎。”

“闭嘴吧!”

张依依没好气地骂了一声,这到底是哪里来的奇葩,脸大得没边了。

还保证对她们之前的所作所为既往不咎,谁他娘的给你这么大的自信与底气?

张桐桐也是实在受不了那名女修,白眼都快翻飞掉,恶心得身上鸡皮疙瘩掉了一层又一层。

“你们什么意思,怎么这么没良心,就不怕……”

那名女修还真是完全不知所谓,都这个时候了还把自己当成一盘大菜,竟再次神经病大发起来。

“啪”的一声,女修的还没来得及骂完的话顿时再没了下文。

青年首领一巴掌过去,直接把那女修的脸都打歪了,而后还嫌恶无比的弯腰抓了把雪搓了搓,好像手上沾上了什么脏东西一般。

被打得头晕眼花的女修再看到这一幕,顿时整个人双眼一番便直接晕了过去,也不知道到底是痛的还是气的。

前车之鉴有了,剩下那几名被抓被绑的修士一个个面色发黑,牢牢地闭上了嘴,再也不敢随便乱喊乱叫。

刚才一番追杀挣扎下来,他们早就被揍得不轻,若不是这些原住民并没打算直接弄死他们,而是要带回营地再做处理的话,只怕早就死透透的。

人性便是如此,再恶心再脑残的人在绝对暴力的镇压下也得变得老实正常起来。

张依依很是满意耳边终于清静了下来,不然就算那名青年首领不动手,她也绝对忍不住要动手了。

“我们不找你们。”

张依依看向那名原住民青年首领说道:“我们还有三名同伴失散在这片雪山之中,去找人正好也是你们走的这个方向。”

听到张依依的话,青年首领似乎是在思索这话的真实性。

张依依见状,也懒得再耽误时间,直接与张桐桐示意了一下,两人直接便动身走人。

反正这些人想留她也留不住,解释这么一句已经是看在那青年首领抽那一巴掌实在爽快的份上。

“等一下!”

还没走几步,青年首领却是直接叫住了张依依两人。

张依依回头,目光淡淡扫了过去,却是并没开口。

但那一眼,却实实在在地让青年首领感受到了一种来自灵魂深处的寒意,下意识里对于眼前的少女更加忌惮起来。

“请别误会,我没有恶意。”

青年首领当下主动解释道:“我可以帮你们一起找你们的同伴,而且等你们人齐后还可以负责将你们安全送离这座雪山。”

“……”

张依依倒是没想到那人竟会主动投诚示好,一时间颇有些意外,只不过面上自是没有显露出来。

她侧目看向一旁的堂姐问道:“需要吗?”

找人这事她是完全一头雾水只能靠着张桐桐,而张桐桐那些粉末到底能够起到多大作用,最清楚的当然是堂姐自个。

果然,听到这话后,张桐桐默默点了点头道:“我最多只能追踪到他们的大概方位。”

话说到这已经是够够的。

这么大的雪山只有洛启衡他们三人的大概方位,而且三人还不一定都在一个地方,想真正找到人自然不是那么容易之事。

更别说不论是白天还是晚上,雪山上都危机四伏,若是能有熟悉这里地形环境的原住民帮忙,肯定是事半功倍。

但唯一的问题是,现在开口主动说要帮她们的是天生同外来者对立的原住民,是将外者当成猎物、口粮、奴隶、生育工具等等的对立者。

知道堂姐的意思后,张依依重新看向了那名青年首领,反问道:“你为什么要帮我们?”

听到这话,青年首领下意识地松了口气,明白这是有商量的余地。

“两位,我叫阿大,是飞鹰族人,我们飞鹰族与这座雪山上其他任何族群都不一样。”

阿大认认真真解释道:“我们虽然也捕捉外人者,但同样也愿意与外来者合作。对于我们飞鹰族来说,只有强者与弱者之分,没有什么本地与外来闯入者之别。”

“所以,你的意思是要跟我们合作?”

张依依心道,这山鹰族的人倒是聪明得紧,管他是本地人还是外来人,打得赢的就抓起来随意处理,打不赢的要么避让绕开,要么寻求合作,总之利益为先。

这样也好,总不至于一根死筋抻着,优胜劣汰什么的倒是在这个族中发扬到了极致,想必他们十有八九便是整个雪山势力最大的族群了。

“没错,我想跟你们合作,我们族是整个雪山最大的部落,也是势力最强者,由我们出面帮你们找人,你们剩下的三名同伴肯定不会有事。”

阿大说道:“我们比这片雪山任何一族都要有脑子得多,所以你无需怀疑我是在骗你们,只要有足够的好处,我们自然可以与你们和平共处,互惠互利!”

他们从先祖起便世世代代居于这片雪山,生于此,长于此,同样也死于此,永远都无法离开这处雪山。

但这并不代表他们对于雪山之外的世界没有半点的了解与渴盼,加之他们寿命十分漫长,因此也就更加的想要找到办法离开这片生生死死困住他们的雪山,哪怕只是去亲自看一眼雪山外面的世界都好。

而这些所谓的外来者对山鹰族的人来说,便是最好的途径,通过这些外来者,他们直接或者间接的研究,希望有朝一日能够为族人们寻到一条离开雪山,通往更加广宽的外面世界的途径。

正因为如此,山鹰族的人对于外来者从不会像其他族那么愚蠢粗暴的对待,杀了做口粮什么的简直太过浪费。

“既是合作,那你们需要从我们这儿得到什么?”

张依依还真是不知道阿大心心念念的是离开雪山看看外面的世界,不然的话非得替这可怜的青年悲叹一声。

这时雪山外面的世界又哪里是什么真正的广阔自由天地?

比起雪山来,雪山外面如今到处都是灵力不受限制,修为强悍的外来修士,你想尽办法跑出去的结果只有一个——送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