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三章 合作交易、陈凡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能单独跟你说吗?”

阿大面露请求,当下表示自己要说的事情只能与张依依讲,甚至于连张依依的另一名同伴也不能听。

张依依没有急着回复,而是率先看了看一旁的堂姐,用眼神询问对方的意见。

她倒并不担心阿大单独找她到一旁说话会有什么其他目的,更不怕对方偷袭之类的,毕竟自保之力完全足够。

她担心的是,万一阿大将她引开,剩下的那些飞鹰族人一拥而上直接将堂姐给抓了再反过来威胁她的话,那才是真正的麻烦。

两姐妹间这点默契还是挺足的,张桐桐一眼便看明白了张依依的顾忌,当下往后退开了五六米,这才点了点头。

“过来吧。”

如此,张依依抬脚便朝着另一方向走去,一时间在场之人顿时形成了三方顶足之势。

阿大并不在意张依依对他的防备,相反对他而言这才是有脑子的人,不像刚刚抓的那几个蠢货一样。

天色越来越晚,等阿大与张依依单独交流完毕后,天空已经下起了雪,整座雪山仿佛可以随时将所有人一口吞没。

“暴风雪马上要来了,我们得立马回营地!”

阿大这会极其兴奋,与张依依的的合作谈得很是顺畅,若不是此时天将黑、暴风雪将至不得不先行回营躲避,他是恨不得立马开始他们之间的合作交易。

达成了一致,张依依自然没有意见,朝着堂姐点了点头,两人很快跟上了飞鹰族的队伍,只不过多少隔着距离走在后头。

而阿大对于张依依两姐妹倒是放心得很,只交代自己的族人将这两姐妹当成全族的贵宾,不许有任何得罪。

飞鹰族的营地离这里不算近,好在阿大他们一直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中,迎着风雪也不会迷失方向。

那几名被抓的修士再次被修理一通后早就不敢再有任何的忤逆,便是偶尔回头看着队伍最后自由随意跟着的张依依与张桐桐两人也只敢趁着飞鹰族人不注意时狠狠瞪上几眼。

而这样的瞪眼,反正对张依依她们也起不到任何的负面作用。

“他想干吗?”

张桐桐边走边挨着张依依小声询问。

她们与前方队伍距离不远不近,伴着风雪说话更是不必担心前面的人听得到什么。

“他们一族十分渴望找到离开这座雪山去往雪山外世界的方法。”

张依依简单解释道:“雪山上的原住民与外来者不同,他们是没法离开雪山的。所以他们需要一样至关重要的东西帮他们,而这样东西的所在之处,他们这些原住民无法接近。”

“所以他们想让我们帮着得到这样东西?”

张桐桐反问:“你就这样答应了?”

“准确来说,他是想让我去帮他们取这样东西。”

张依依听出了堂姐语气中的不赞同,心平气和地说道:“放心,我不做没把握的事,若实在不行的话,自然会以性命为重。但具体的情况还真不能告诉你,因为为了保证双方的安全,阿大与我已各自起了誓,到时你别管,就负责带飞鹰族的人把咱们另外三个同伴安全找齐就行。”

阿大是飞鹰族未来的族长,如今的少族主,他以整个飞鹰族的生死存亡起誓言,甚至于还主动祭上了他的鲜血,诚意十足。

这样的誓言,对于阿大他们来讲是绝对不可能违背的,否则的话天神一定会降祸下来,这也代表着他们飞鹰族没有任何欺骗之意。

而张依依也立了道誓,鲜血什么的倒是没有弄,不过阿大显然对于他们这些外来修士的基本情况心中有数,明白道誓对修士而言同样也是不能随意违背,愿意给予充足的信任。

张桐桐见状,倒也没有再多问什么,点了点头表示自己已经明白。

一行人又走了小半时辰,而这一路上他们运气还算不错,并没有再遇到任何的突发情况。

甚至于在天已全黑之际,半道上还迎来了另外一大波特意前来寻找接应阿大他们的天鹰族人。

阿大不愧是少族主,年轻一辈中的首领,三两言便将张依依与张桐桐两姐妹不同于另外被抓修士的情况说了个清楚。

一时间那些来接应的飞鹰族人自然不敢对张依依两人有任何不敬,相反还表现出了极大的热情与尊重。

“看来,他们这样的交易怕是并非头一次了。”

张桐桐顿时觉得这并不是什么好事,人家整个一族的人都那么熟练,足见这么多年以来,他们早就已经找过不少人做过类似的交易,只不过明显都没有成功。

“放心,早已经跟阿大谈好了,若实在没法替他们拿到他们想要的东西,到时我们多给他们一些辟谷丹也成。”

张依依说道:“这一族的人头脑不错,永远知道什么才是对他们最有利的选择。”

听到这话,张桐桐再次闭上了嘴没有吱声。

她纳宝袋里避谷丹十分充足,自己这堂妹倒是越来越会打算了,怕是早早就盯上了她的纳宝袋。

绕了好大一个圈,也不知道到底走了多久,一行人终于回到了天鹰族的营地。

此刻暴风雨几乎都快要把人的眼睛给利得眨不开来,好在飞鹰族的石墙、石屋倒是结实无比,终于隔开了那呼啸凛冽的风雪。

如阿大所言,飞鹰族的确是这座雪山上最大的部落。

大晚上进来的时候,张依依虽然只是匆忙扫了一下四周附近,便发现这个部落人数至少在五百以上。

别小看五百这个数目,要知道在这样恶劣的生存环境下,雪山上还不止一个族群,能够有这么多的族人已经算是相当不错的规模。

张依依与张桐桐被单独安排到了一间干净的屋子里休息,而被抓的那几名修士自然没有这么好的待遇,进入营地后便被人押走,也不知道关到哪里去了。

张依依自然不会在意那几人的下落,哪怕还占据着体修的优势,但累了一天有了个地方到底还是想要好好休息休息。

阿大亲自给她们送来了一些吃的东西,不多较为单一的几块硬肉干,看着也不知到底是什么猎物的肉。另外还有两碗热气腾腾的姜茶。

“两位姑娘今晚先好好休息,其他的事情等明日天亮雪停之后再说。”

阿大已经将与张依依交易合作之事禀明了自己的父亲与族老,此事全权由他负责。

“好。”

张依依点头表示对这样的安排没有异议,同时阿大准备离开时又让其将那几块肉干与姜茶拿了出去。

她与堂姐饿了自可服辟谷丹,肯定不会随便用这里人给的吃食,更别说这吃的东西也实在不是什么好吃的。

阿大倒是一点都不介意张依依拒绝他们送吃食的好意,笑呵呵地照着吩咐将吃食给拿了出去。

一早他就知道这两人肯定不需要他操心吃喝问题,只不过既然是贵客,自然要做到的基本客套还是得有,除非像现在人家主动说了不需要才行。

食物对他们来说永远都是最贵重的东西,雪山上猎物不算少但大多都很危险,所以真正能够猎到的食物并不会太多。

也正因为如此,阿大无经渴望着可以摆脱这座雪山那神奇的力量,可以离开这里去往雪山外面的世界生活。

张依依曾明确告诉他,如今雪山外面的世界对他们来说未必是什么乐园,这一点他又何曾不清楚。

无数的外来者在雪山之外根本不会受到任何的限制,一个个强大得有如神魔,而他们一旦出去便再也没有了雪山之中的优势,弱得有如蝼蚁。

可那又如何,只要给他们足够的时间成长,蝼蚁也终将会有足够自保的一天,他就不信,那么广宽大好天地,不会有一块属地他们立足之地!

阿大站在门外,看着外头狂乱的风雪,目光愈发的坚定。

为了自己,为了飞鹰族的子子孙孙不会像祖辈们一样世世代代生生死死都困在这如同牢笼一般的雪山之中,活得永远那般艰难没有希望,他一定要找到离开雪山的办法!

等阿大走后,屋子里张桐桐也不知想到了什么,突然说道:“这座雪山对这里原住民的束缚何尝不是另外一种保护,只不过生而为人,再怎么样也终究无法甘心永远困死在一方小小的角落之中,连挣扎都挣扎不开来。”

张桐桐清楚的知道,整个战英台秘境极其之大,不亚于一方小小世界,而这里除了这座雪山以外,其他地方都灵力充沛,不会对外来的天选者们有任何的束缚。

一旦出了雪山,随便一个外来修士都有着足够的能力抬手便将这些原住民给灭个干净,毕竟不论何时,战英台秘境便是没有新来的天选者,也永远都会有每次开启后活着但却无法拿到百名离开名额的修士留下存在。

阿大他们哪怕有一天真的找到了可以自由离开雪山的办法,出去却也未必就是什么好事。

“左右都是他们自己的选择罢了。”

张依依说了这么一句便躺下闭上了眼睛休息。

交易归交易,其他的她并不会干涉半分。

而实际上,这处雪山上的原住民也的确没有什么值得她去可怜同情的,哪怕是天鹰族的这些人也是一样。

毕竟若非她已是淬体六阶,而古神族一脉的淬体术比着任何体修都要强悍厉害得多,那么说不定今日她早就已经沦为这些原住民的奴隶或者食物。

说到底,这里比着修真界还要残忍,连最基本的底线都没有,有的只有阿大所说的强弱之分。

强者掌控别人的命运,弱者什么都不是,只能被当成粮食。

第二天一早,天已放晴,没有暴风雪的雪山看上去显得格外的纯洁美丽。

张依依与张桐桐没那闲心欣赏风景,与阿大商量过后很快便分成了两队各自行动。

一队自然是阿大挑选出来的三十名天鹰族勇士跟着张桐桐一起去寻人,而他们也早就被阿大叮嘱命令过,一切行动皆由听从张桐桐的安排。

而另一队,则是由阿大亲自带上五名亲自领着张依依去往另外一处。

张桐桐出发之后,一路很是顺畅。

虽说那点粉末昨日已经全部用光,但至少能够保持五天的效果,也正因为如此,所以昨日她才不怕耽误一个晚上。

有着飞鹰族人的护送,数个时辰后,张依依终于到达了第一处感应之地。

“仙子,您确定是这儿吗?”

有天鹰族人四下看了好几回,发现附近半个人影都没有。

这片地势很是平坦,附近也没什么可遮挡的山石之类的,是以实在是有些怀疑张桐桐是不是找错了地方。

“就是这里。”

张桐桐已经感觉到了陈凡的气息。

比起洛启衡与袁瑛,她对陈凡自然更加熟悉了解,距离越近,便越是清楚的感觉到对方就在附近。

“在这附近四处找找,看看有没有什么隐藏的山洞或者陷落下去的雪坑之类的。”

有了具体任务,天鹰族的三十人倒是没谁抱怨,很快便往各个方面三三两两散开来仔细搜索寻找。

而不如张桐桐所料,陈凡此时就在离张桐桐不到三百米之外的一处雪坑之中。

他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运气好呢还是倒霉,刚进战英台秘境便直接掉到这处极深的雪坑之中。

雪坑有近三米多深不说,四周还硬是一点攀扯着力的地方都没有,偏偏进了这里他一身灵力完全被限制,就跟当初在落仙河秘境的沙漠中一样,又成了个普通凡人。

若不是当初落仙河的经验教训让他早早准备了纳宝袋,吃的穿的纳宝袋中都不缺的话,只怕昨天到现在一天一夜暴风雪过后,他早就冻成了冰干。

好不容易等到暴风雪过去,休息补充了些体力后,陈风再次搓了搓手继续在光滑坚硬的坑壁上刨小坑,怎么着也得给自己弄几处着力点好脱身离开这坑人的坑底。

一双手刨得都不成样子,陈凡叹了口气暗道自己的准备还是差了点,早知道的话在纳宝袋中准备一把小刀都好,照这速度下去,怕还得耽误几天功夫才能上去寻找桐桐。

正担心张桐桐处境之际,雪坑上头却是突然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陈大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