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章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从头到尾,洛启衡都不曾想过在战英台秘境之中独自行走。

别说张依依,便是华仁大世界其他三名关系并不怎么亲近的同伙也不可能随便放弃。

进入战英台的这几天,他得到的有效信息并不算多,但从那些个死在他手中的劫杀者嘴里,基本上也能够确定一些他们现在的处境与现状。

总之,这个地方的危险程度远超当初得到钥匙时所想的程度,想要顺顺利利的活到离开这方秘境,除了自身的强大,得力而绝对可以信任的队友更是必不可少。

若非被一些突发之事绊住,他第一时间自然便是要找到张依依,而后与其他的队友汇合。

好在自己这边虽然耽搁了,依依他们倒是先找到了他,一个个都完完好好的,也算是令他松了口气。

洛启衡朝着其他几人稍微点了点头示意,打过了招呼,再之后则是完全没有继续开口多说一个字的打算。

一时间场面有些尴尬,张依依还好,到底相处了这么久早就习惯了洛启衡这样的性子,但张桐桐几人多少有些不太自在。

见状,张依依只得出面稍微调和一下,否则的话难保堂姐与陈凡还有袁瑛几人只当洛启衡是对他们有什么成见。

“好啦,既然现在咱们人都齐了,若都没意见的话,咱们便都照着堂姐之前的安排行去往接下来的目的地吧。”

张依依说完,顺便又看向洛启衡解释道:“这里具体的情况,一会路上再告诉你,没意思吧?”

洛启衡面色不变,微一点头应了下来,丝毫没有半点反对或者质疑的意思,明显一副你们说怎么办就怎么办,他怎么都好没有意见的模样。

如此一来,张桐桐几人自然也安心了下来,与洛启衡沟通一事交给张依依,只要没人有什么其他意见就好。

至于洛启衡之前都经历了些什么,人家不说他们也没那探究之心,反正只要不危害到团队安危便无妨。

“走吧,那地方可不好找,这一路上只怕少不了打打杀杀。”

张桐桐抛出这话后便率先启程再次出发,而其他人见状,自然立马便跟了上去。

一路上,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有了洛启衡这个元婴的加入,是以他们一行被遗留者惦记的频率倒是极低。

不过,也总有那些不开眼或者自信心爆棚的遗留者妄图劫杀他们,不过最终的结果却是免不了一个赔了夫人又丢命。

而半道上,张依依也已经将关于这方秘境中他们所掌握的种种信息通通告知了洛启衡,意料之中洛启衡果真显得并不怎么在意,只是点了点头表示已经知晓,其他的他也没什么疑问。

天将黄昏时,一行人在一处空旷的河滩前停了下来,迎面而来的则是五名看上去异常狼狈的筑基修士。

三男两女,三名男修都已筑基大圆满,看样子倒是随时有冲击金丹的可能,而剩下的两名女修稍微差上一点,一个筑基后期,一个则仅仅只是筑期中期。

这样的修为,在张依依他们一行面前肯定是完全不够看,也正因为如此,所以这三男两女此时简直就是一个个满面死灰与绝望,恨不得扭头就逃,只不过偏偏个个脚下生了根似的,硬是不敢随意乱动半下。

“前辈、几位前辈,我等绝无冒犯之心,还请几位前辈高抬贵手,可以放晚辈几人一条生路。”

年纪最大的男修不得不硬着头皮恭敬请求做着最后的侥幸期盼。

他们几个刚刚才又躲过一劫,体内灵力差不多都要消耗一空,却不想运气竟是如此不好,又碰上了一批更加厉害的存在。

这个鬼地方的人根本不讲半点道理,出手便是杀人夺物,弱肉强食得没有半丝的底线。

张桐桐自然看得出这几人同为其他世界新入的天选者,一行五人之中竟然连个金丹都没有,看来每个世界进入的天选者修为境界果然并不一致,颇是参差不齐。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她淡淡地扔下这么一句,并没打算无故犯那些不必要的杀戮。

而她的几名同伴显然亦是如此,目光往那三男两女身上转了一圈后便不再理会。

那三男两女显然没有料到这一次运气竟如此之好,再次碰到的并非之前那些恶意满满只将他们当成猎物随意杀害掠夺的残忍之士。

幸运来得太不可思议,一时间险些让他们误以为听错。

“前辈的意思是,我等可以离开了?”

那名男修愣了愣,片刻后这才情绪激动却又小心翼翼地再次询问求证了一句。

不怪他们不敢置信,之前碰上的修为最高的顶多也就是金丹,而现在这群人一看就知道个个在金丹之上,甚至其中一人身上明显有着属于元婴才有的气息,却反倒是对他们没有恶意。

难道,这里头果然不仅仅只有强盗与杀人恶魔,同样也真的还是有着正派修士?

“走吧走吧,无缘无故的,我们拦着你们做什么。”

袁瑛有些看不下去了,朝着那三男两女挥了挥手,示意他们要走就走。

这几个一看就是被秘境里那些遗留者给祸害得心肝都快抖没了,愣头愣脑的怕是还根本不知道他们自己来到的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怪异之处。

“多谢几位前辈,晚辈告退!”

有了袁瑛这么明显的发话,那三男两女这才真正相信了下来,连忙恭敬致谢,而后一刻都不敢再做耽误,转身便匆匆离开了。

“天快黑了,今晚咱们不赶路了,就在这里休整一个晚上,明日一早再出发。”

没有外人,张桐桐也没打算再继续日夜不停,直接示意几个伙伴在此原地修整。

那处可以让修炼速度成倍增涨的福地并不好找,而这里处处都可能会有陷阱危险,晚上赶路过于冒险,没那必须紧巴着这点时间不放。

其他人自然没意见,在附近布了几个防护预警阵法后,纷纷坐下开始休息。

对于修士来说,这一天下来赶路也好打架杀人也罢都不算什么,累不到哪儿去,但身体不累却并不代表那颗一直保持谨慎处于紧绷,随时做好战斗准备状态的心同样不需要放松一下。

张依依不知其他人如何,反正她这个前世做了一辈子彻底普通凡人的,骨子里头似乎还是保留着普通人休息放松的这种习惯方式。

“刚才那几人不知是打哪个世界来的,竟然通通只是筑基……”

袁瑛挨着张依依左手边坐得很近,声音莫名有些感慨:“就算他们能够熬过这三个月的狩猎期,最终想在擂台赛上活着拿到百名离开名额离开这里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说到底,在袁瑛看来,这些人完完全全就是来送人头,为这场所战英台争霸赛铺砖加瓦的,真相果然就是这般的残忍,只不过绝大多数的人暂时还完全不自知罢了。

“大师姐这是在怜悯他们?”

张依依听得出袁瑛感慨中的那点同情,心情却是无比的平静,平静得早就有些麻木的平静。

“倒也谈不是怜悯,只不过同时也想到了我们自己的命运罢了。”

袁瑛摇了摇头道:“若是没有提前得得知一些情况做足准备,没有你们这群优秀的同伴一起,我怕是比刚刚那些人好不到哪儿去。但即使如此,谁又能说将来最终的擂台之争时,我就一定能够进入前百,平安顺利的离开这里?”

照着张桐桐陆陆续续预知到的各种信息汇总来看,这一次战英台开启总共进入的天选者多达两三万之多,三个月的狩猎期即使被弄死淘汰掉一半也还有万多名天选者竞争最终的百名名额。

不管是来自遗留者的杀戮,还是天选者之间本身的相互排除,最终可以活下来参加擂台之争的绝对都是各个大小世界的最强者。

袁瑛并不觉得自己就一定能够是那么多强者中最强或者最幸运的,那么如此一来,她若是无法顺利排进前百的话,等待她的下场不是死亡便是像其他遗留者一般再也无法离开这里,直到化神被抹,或者寿终而亡。

这样的结局可能她虽然早就预料过,但今日在看到那三男两女后却是莫名的变得更加鲜明且深刻起来。

这种心态其实相当微妙,而且挺不妥当的,只不过袁瑛却是有些没法控制,哪怕不说道出来,一个不经意间心思却早就已经在无形之中不断的加深。

“大师姐无需想太多,我们五人肯定能够平安离开这时原。”

张依依自然也意识到了袁瑛的心态似乎出了点问题,但除了这种没什么营养的安慰以外,她也没有更多的办法真正说服对方。

也不能说袁瑛消极或者不自信,这其实跟这些并没有多大的关系,甚至于本就算得上是一种事实,所以在事实面前,任何言语都显得十分脆弱无力,劝说得越多反倒越是容易无意间加深袁瑛此刻的这种心态。

所以,张依依虽然有些担心,但却真帮不上什么忙,还是得靠袁瑛自己真正放下才行。

“不出意外的话,再有几天就能够找到那处福地了,抓紧时间提升自己比什么都有用。”

张桐桐自然也意识到了什么,倒是索性将话题给扯了开来,不给袁瑛多想那些负面情绪的空间:“我们在一开始就比绝大多数的天选者占据着更多的优势,找到福地之后,这种优势只会越拉越大。若是运气好能够碰上福地最佳状态,三五倍以上的加速提升完全都不是问题,甚至于更有甚至,如此一来,指不定赶在擂台赛前晋级元婴也是有可能的。”

张桐桐这话还真不是安慰,这里虽危险之至,但同样亦是一个充满了变数、机遇与奇迹的地方。

“即使没能在此之前晋级元婴,以我们几人的战力水准,进入前百机率本就很大。”

陈凡补充道:“更何况,除了我以外,你们几人可都是数一数二的名门大派亲传弟子,又提前得知了战英台秘境一事,身上再怎么样也会有几样长辈所赐的底牌吧?”

……

听到这些,张依依发现在座之中,除了洛启衡以外,好像其他人都比她会安慰人得多,果然情商之上她还是比堂姐与陈凡他们差得远得多。

谁知,当张依依无意间庆幸还有一个洛启衡给自己垫底的时候,却不想一直没有出过声的洛启衡竟是极其罕见的主动开口了。

“擂台赛有空子可钻,并非真正意义上的单打独单斗。”

洛启衡这话的意思倒是十分令人想入非非,同时也表明了一点,若是擂台赛时有同伴出现问题单凭自身之力无法进入前百的话,身为一个团队相互扶持的伙伴,有余力时肯定会出手相助。

这个消息还真是一下子刺激到了所有人,毕竟包括张桐桐这个天选者中的预知者都从来不知有这样的情况。

一时间,所有人的目光通通看向了洛启衡,无声地催促着洛启衡将具体意思说明白些。

见状,洛启衡明显有些不太想说那么多来解释他是如何得知,消息是否可靠的,具体操纵规则又是什么样这一系列对他来说算得上是没完没了的话题,是以当下便将三足乌给拎了出来。

三足乌刚出妖兽袋,一眼便看到了张依依顿时便高兴的飞到了她的身边,连自家主子那儿都没这么的热情。

洛启衡却是一点都不在意这个,直接给三足乌传达命令,让三足乌用画面的形式把需要解释的那些内容情况传给张依依就好。

是以,张依依再一次的充当了中间传话者,而三足乌传给她的那些内容倒是令她颇是惊讶,没想到进入战英台后的这几天,洛启衡量独自一人没与他们汇合前,竟然发生了这么多有意思的事。

没错,是有意思的事,特别的有意思。

知晓一切后,张依依面色更是古怪地看了一眼面色毫无波澜的洛启衡,想笑又不敢笑的实在有点不太好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