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五章 救人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现在不告诉你,等离开这个鬼地方,回去后再说。”

袁瑛既不承认也不否认,只是脸上的笑容更浓,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送东西的人与她关系可不简单。

“不说就不说,反正回去后迟早也会知道。”

张依依一副才不上当,反正她无所谓的模样:“不过这步摇还真是极好看,看上去应该还能防程度不低的神识攻击,总收在储物袋里干吗,直接戴着物尽其用不是更好?”

“呵呵,你说得对。”

袁瑛挑了挑眉,笑容之中带上了几分古怪,顺手便把步摇骨簪给戴到了头上:“这地方这么危险,还是时刻带着当多一层防护也好。”

陈凡之前那么不给她脸面着实让她恼得不行,虽然肯定是舍不得把人怎么着,但膈应膈应也好,算是替自己先出口气。

张依依不动声色地看了一眼已然戴到袁瑛头上的那枚步摇骨簪,无声地笑了笑。

……

接下来的几天,张桐桐陆陆续续将要收集整理的消息集齐理顺,只等最后一处的情报收尾后,几人便可离开遗留城,重新回到福地闭关,直到擂台赛开启。

因为根本她最新的预知,擂台赛开启后,秘境之中不论身处何方只要还活着的天选者皆会被自动传送到摆台处,所以倒是可以省下他们不少的麻烦。

袁瑛这几天有些着急起来。

夺舍的配药她已经送给了林姐,但偏偏却找不到张桐桐落单的机会将人给神不知鬼不觉的抓走。

而若是等他们几人全都进入福地后,那就更加没有动手的时候。

正当她暗自心急之际,洛启衡却是突然不见了。

“怎么回事,人到底去哪了?”

几人在整个遗留城内找了好几圈都没有发现洛启衡的半点踪迹,一个个不由得担心起来。

“城中没有,怕是已经出城了。”

张桐桐说道:“我让陈大哥去城门处打听了,兴许那边的守城人会有些印象。”

昨晚上张依依都还见过洛启衡,但今日一早去敲门便再没见着人。

现在都下午了,也就是说洛启衡至少已经不见了差不多整整一天。

“他肯定是出事了,不然绝不可能去哪里说都不说一声。”

张依依又急又恼:“这可怎么办,不会是叫人抓去夺舍了吧?”

“别瞎想,肯定不是的。”

袁瑛安慰道:“洛大哥都已是元婴了,修为战力都摆在那儿,谁没事自找麻烦跑去夺舍他?”

她心中再清楚不过,以他们城主府内那几个分得配药的元后情况来看,洛启衡量的灵根明显跟那几人都不适合。

更别说如此高的修为夺舍起来难度太大,成功率也不高,所以洛启衡根本不可能被秘境中任何夺舍者挑中为肉身目标。

只不过,这会儿人的确莫名其妙的消失不见,半个音信都不曾留下,也不知道到底出了什么事。

“那左儿几人同样也不见了,洛大哥也可能是跟左儿几人在一起。”

张桐桐看了一旁的堂妹一眼:“你别急,也许只是走得太匆忙没顾得上留信告知而已。”

“哼,左儿可真是个祸害。”

张依依气鼓鼓地抱怨着:“若洛大哥真是被她给牵连了,看我怎么弄死她!”

刚说完,前去城门口打听的陈凡回来了,虽然花了一些灵石不过倒总算是有了点用得上的消息。

原来,今日天刚亮时,洛启衡便出了城,因为当时他行色极其匆匆,差点连进城的身份牌都没回交,所以守城人这才印象十分深刻。

至于左儿跟大奴、二奴是不是也出了城,守城人那边并不清楚,因为守城人并非同一拔人,打探起来并不方便。

“那怎么办?要不要出城去找人?”

袁瑛看了看几人,说道:“如今城外可不太平,听说光是天选者里便有几个极为厉害的毒修、魔修专门在城外杀天选者,几乎都杀红了眼。”

这消息还真不是乱传的,袁瑛也没想到这一界的天选者会比以往的都要厉害那么多。

光是婴修为的就不少,还有很多看似小众,实则极其难搞的偏门修士,倒是让她这种夺舍者都觉得擂台赛不容小觑,不能大意。

毕竟夺舍之后,她现下的修为被限制在肉身的水准,比其他人多的无非就是几百年的经验与实战能力罢了。

“算了,先别管了,也许迟些就回来了。”

张依依想了想,理智说道:“城外那么大,谁知道他去了哪里,别回头没找到人,反倒是我们几个又碰上了麻烦。”

“这倒也是,再怎么样洛兄的实力摆在那儿,应试不会有什么大事。”

陈凡实事求是的说道:“依我看十有八九是那左儿姑娘出了什么事,洛兄不得不出手,但太过匆忙所以也没来得及告知我们一声。到底受了人家心头血得了人家救命之恩,真出了什么事总归还是不得不理。”

听到这番话,张依依的脸色更是难看起来:“唉,洛大哥多了这么个麻烦,这什么时候算个头呢。”

“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呗,洛大哥要是真不想管左儿了,左儿还能缠得住他?”

袁瑛倒是带着几分不满,用手肘碰了碰张依依拱火道:“以那左儿的美貌,纠缠久了,只怕洛大哥真从了人家也说不定。”

“要是他们将来真你情我愿的也没什么不好,反正别让我们担心就成。”

张依依这会儿反倒是消了气,一副没听懂袁瑛话外之音的模样。

袁瑛微微皱眉,正想再说点什么之际,却不想一道黑影快速朝她们冲了过来。

“是三足乌!”

张依依惊喜不已,当下把不知打哪里飞来的三足乌给抱到了怀中:“小乌,你这是打哪里回来的?你家主人呢?”

“哇!”

三足乌猛地叫了一声,而后直接窜到了张依依头顶,传了几副画面给她。

“真出事了,这个左儿,我饶不了她!”

张依依咬牙切齿,脸都青了,径直朝着几个同伴说道:“洛大哥被左儿连累,这会儿危在旦夕,我必须出城去救他,你们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