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七章 斩断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那道银光来得太快,快得其他人甚至都来不及反应。

而银光不是旁的,正是之前夺舍袁瑛之人的元神。

经历过整整三天多的挣扎,最终在钉魂钉与三元归灵阵的双层夹击下,它一点一点被真正的袁瑛反压得败下阵来。

最终实在没有办法,那道元神不得不舍弃肉夺路而逃,并且耗尽最后一丝力气企图将那个害了自己的罪魁祸首张依依给拖下水。

张依依的灵根与她并不符合,而且此时她元神虚弱,想要再次夺舍根本不可能,但即使是死,她也不打算放过张依依,绝不会让这个坏她好事,害她白白送死的凶手好过。

“啪”的一声轻响,却不料那道银光一头撞进突然出现挡在张依依身前的混沌炼魂壶中。

张依依却是不慌不忙地盖上了壶盖,这才长出了口气:“好险好险,差点被吓死了。”

随后她腾出一只手下意识地拍了拍自己的胸口,一副总算躲过一劫的后怕模样。

经由古神族老祖提醒,她早就猜到夺舍大师姐的元神十有八九会有垂死挣扎的恶意,所以打一开始当真是半点都不敢分心,时刻准备着。

而这混沌炼魂壶还是当初在蓝羽小世界中捡的漏,本是生死门的副门主拿来想要装她的元神魂魄,却不料人最后被洛启衡反杀。

那副门主一众法宝通通毁了干净,唯独剩下的便是这件混沌炼魂壶,如今倒是正好拿来装夺舍大师姐的元神。

“没事就好。”

张桐桐见状也不由得松了口气,暗道自家堂妹果真是什么可能性都算到了也准备妥当了应对之策。

不然若是慢上那么一点点,真被那抹元神强行冲入依依体内自爆成功的话,依依便是不死,也没法再在擂台赛上有多少获胜入前百的机会了。

说话的功夫,袁瑛那边已然渐渐稳定了下来,片刻间慢慢睁开了眼睛。

看到袁瑛清醒过来,张依依几人也没急着将三元归灵阵收起。

“大师姐你放松,别做任何反抗,我得先将你体内的钉魂钉收回。”

张依依当下传话给袁瑛。

收回钉魂钉是一回事,更为主要的还是要用钉魂钉在袁瑛体内再游走一次,好检查清楚大师姐如今体内是否还有别的神魂暗存。

当然,更为主要的是得确认此时掌控躯体者到底是不是真正的大师姐。

虽然不是真正大师姐的可能性基本没有,但为防万一谨慎起见,该走的程序,张依依一点都不会少。

袁瑛自是没有半点意见,由着张依依随意行事。

能够重新夺回身体全都是依依几人的功劳,特别是依依,没有他们帮忙,自己也不知道还能够坚持多久,或许再过上一段时日,就会被那人彻底从自己肉身中吞噬抹去。

“好了!”

确认无误后,张依依将钉魂钉收了回来,很快三元归灵阵也被她收起。

经此一遭,钉魂钉至少得温养百年才能再次使用,也算是袁瑛运气好,当初她那大师兄替她准备的一堆宝贝中,正好就有这么一根看着不起眼的却恰巧用得上。

这也让张依依意识到平日里有事没事时碰到什么好东西收藏起来总是没错,哪怕暂时用不上,谁知道将来什么时候就能派上大用途呢。

一时间,灼热的火海通通消失不见,几人再次回到了那处小山谷,唯一不同的是,众人身边多了一个洛启衡。

洛启衡见张依依朝他点了点头,知道事情已经结束,一切顺利,这才将手中的遮幕伞收了起来。

“各位,大恩不言谢,往后你们但凡有用得上我袁瑛的地方,只管开口!”

袁瑛这会儿虽已夺回肉身,但到底还是极其虚弱,心中虽有万千感激最终也只化成了一句话。

“大师姐客气了。”

张桐桐率先出声道:“是依依最先便识破你被夺舍,还找到了帮你重夺肉身的办法,我们几人都是照着她的安排行事,顶多算是顺手之劳罢了。”

“依依自然要谢,你们也都是我的恩人,这种事哪来的什么顺手之劳。”

袁瑛说得极其认真,谁对她好,谁帮了她,她都铭记在心,可不会认为理所当然。

当初在城主府附近想打探点有用的情况,谁知运气那么不好,竟是一下子就被那个女人给盯上,直接抓进了城主府把肉身都给占了去。

要不是祖父留给她的保命符关键之际护住了她的神魂,当时她就被那个女人给弄得魂灰魄散了。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保命符迟早会有失效的一天,也许还没等那女人占着她的身体离开秘境,也许是出了秘境后不久,总之若非依依即时发现并助她重夺回肉身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谢不谢的现在都甭客气了,此地不宜久留,大师姐的身体也需要找地方安静调养恢复,有什么话不如等咱们先进福地再说吧。”

张依依上前扶住明显极春虚弱的袁瑛,催促着几个小伙伴赶紧离开。

这里可不是什么聊天谈心的好地方,不论是城主府的势力还是其他遗留者或者天选者之间的打打杀杀时不时会碰上,事情办妥了立马转移至福地那是必须的。

其他人自然都没意见,很快便直接动身朝着福地而去。

这一次一行人有了洛启衡在,更是没谁敢轻易上来挑衅,一路之上倒颇是顺利。

再次进入福地,几人熟门熟路的圈出了他们的地盘,布置妥当后这才有功夫坐下喘上口气安安心心休息一会儿。

早早服过安魂丹的袁瑛,身体状况也好转了一些,再在福地内调息几日便能恢复如常。

“对了,那个女人好像还想帮城主府一个叫林姐的女修夺舍你。”

几人小聊一会儿后,袁瑛突然想起了还有这么一件事,当下提醒张桐桐。

“她把夺舍需要的配药给了那个林姐,因为那个林姐灵根正好与你一样。她想不知不觉的弄死你,还要让那林姐顶着你的脸往你身上倒脏水,好让陈大哥厌弃你,然后她趁虚而入。”

“……”

张桐桐听后颇是无语,又下意识地瞪了陈凡一眼,没想到陈凡的魄力竟如此之大,险些害她都被连累。

陈凡见状,连忙好声好气地哄着张桐桐:“与我无关,除了你吩咐我做戏外,我可是从头到尾正眼都没瞧过那女人一眼。那么丑、那么恶心的女人,我又不眼瞎。”

“噗……”

听一这话,张依依忍不住被陈凡强烈的求生欲逗笑,当下说道:“陈大哥,你好歹也考虑一下大师姐的感受,毕竟当时那人顶着的可是大师姐的脸。”

“呃,这……我……”

陈凡瞬间尴尬得不行,这才想起自己刚刚说的话好像无意间似乎也骂到了袁瑛。

“行啦行啦,依依你就别故意曲解陈大哥的话,瞎捣乱了,我的意思是擂台赛开启之前,若非必要,最好都别再离开福地,免得再被人给盯上。”

袁瑛自然不会计较陈凡的无心之言,毕竟人家针对的是之前夺舍她的人,而非她本身。

“大师姐说得没错,原本我们也是这般打算的。”

张桐桐点了点头表示赞同,反正她是没打算再离开福地,谁想夺舍她都绝不会给那人半点的机会。

几人说说笑笑,气氛倒是愈发融洽。

张依依想起书中原有剧情中袁瑛的下场,再看看如今已然重新夺回肉身的大师姐,也不由得暗自道了声幸好。

幸好真正的大师姐还在,幸好关于大师姐的剧情已然得到了全新的改变。

“咦,我是不是忘记了点什么?”

就在几人准备散了各自开始修炼之际,袁瑛忽然朝着几个同伴挨个看了一遍。

而后,她将目光停到了洛启衡身上,有些奇怪地问道:“洛大哥,那个左儿姑娘人呢?”

照着之前小伙伴们的安排来看,左儿可是洛启衡突然出城一个借口,而小伙伴们为了去找洛启衡,这才能顺理成章地将假袁瑛给领进了事先准备好的三元归灵阵中。

但直到现在,袁瑛才意识到好像压根没看到左儿,照着那左儿无时无刻恨不得都缠着洛启衡的性子,分明不正常呀。

一时间,所有人的目光亦都落到了洛启衡身上。

真论起来,他们同样也奇怪左儿的下落,只不过知道洛启衡向来不待见左儿,所以才没有出声询问。

但这会既然袁瑛提了出来,包括张依依在内的所有人都竖起了耳朵。

“无关之人,自然去了她应该去的地方。”

洛启衡淡淡地回了一句,看似随意地扫了张依依一眼,又道:“我已将她心头血逼出返还,仅剩下那点因果在此之前也已还清。”

还清了便不再相欠,他自然不可能由着左儿继续缠着自己。

洛启衡将左儿强加给他的因果关亲手彻底斩断,以后若是那人再敢纠缠,他会毫不犹豫的出手直接杀了。

左儿便是九尾天狐有着所谓的九条命,但也不是随随便便死得起,当洛启衡对她不再有任何顾忌,那她也不敢肆无忌惮的纠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