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章 真相、装逼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苏紫被苏虹那一声“废物”给骂得不敢再开口,颇是不甘却又只得老老实实地放弃了同小空间擂台那一大群的废物争夺悟心丹的打算。

谁让整个苏家连祖爷爷都乐意听大哥的,他一个当弟弟的还有什么资格反对大哥的意思。

虽然心里想不大明白,但既然大哥说了进亭子的那几人不同寻常,那么肯定是错不的,毕竟苏家每隔万年才能够激发的天赋异能独独被苏虹给传承到。

与此同时,闲云亭内,张依依几人头一次产生分歧。

除了洛启衡还未吱声质疑张依依刚才所言外,其他几人皆明显表达出了他们的异议。

“依依,那悟心丹到底有什么问题,为何我们不能去争夺?”

袁瑛挨着张依依坐,她并非是对张依依不信任,而是对这个消息的真假表示怀疑。

尤其是现在她最好的朋友无法详细解释清楚来龙去脉,给出足以说服他们的理由。

“依依能再具体解释得一下吗?”

张桐桐也觉得堂妹突然提出这么一个要求,实在有些异常。

而且,照堂妹的意思,不仅是悟心丹,擂台赛第一轮以及第二轮将提供的任何奖励,他们最好都不要去沾边,越好的越不能要。

“你所言,总得有个出处吧,毕竟我们好不容易来此一趟,明明有机会可以争得的好处,为何不要?”

陈凡也无法理解,哪怕明知平日里张依依从来都不是个信口开河,不负责张嘴乱说之人。

但光凭她这一句话,就让他们所有人放弃争夺那些惊人的好处,又实在难以甘心。

毕竟第一轮前十奖励之中就有悟心丹这样的惊人的存在,可想而知等到第二轮最终之战后,排名最前面的天选者们又将会有何等逆天的奖励。

这甚至已经不是贪心不贪心的问题,而是一个又一个天大的机缘即将出现,而他们明明有那争夺的机会,为何要放手白白错过?

张依依也知道很难一两句话便直接说服众人,但偏偏在这方秘境之中,很多东西她无法明言。

乔师叔特意叮嘱过她,再也不要直接或者间接提及这方秘境背后主宰,因为那样的强大存在几乎无所不能,无处不在。

特别是在这方秘境中,能够随时被抹去的不仅仅是强行突破至化神的修士,还有一切冥冥之中能够让对方不喜的人与物。

她没法挑明乔师叔八九不离十的推测,告诉他们这处秘境的存在仅仅只是上界某个至强主宰一件驯养、择选奴仆的玩意?

甚至于,他们这些大小世界最优秀的天选者,在那人眼中或者连奴仆都不够资格。

但唯一可以确定的是,以这种养蛊方式择选出来表现最佳的天选者,必定会烙上属于他的标记。

这些被烙上标记的天选者,一旦飞升上界,不论愿意与否,都永远无法再摆脱对方的控制。

至于那些给予出来的奖励,便是天选者们被烙上标记的最佳途径。

特别是乔师叔那位朋友无意中所提及的悟心丹,以及最终那轮一对一擂台赛后前十所奖励的三千大道立道体验。

这种天大的馅饼,几乎无人可以抵挡!

甚至于,张依依都有些怀疑哪怕自己将所知道的一切全部挑明,也不一定能够打消所有人的继续争夺的心思。

毕竟能够成为那种大人物的奴仆也是无数修士不能仰望的高度。

她甚至连乔师叔都不能在这里搬出来,不能让那背后之人察觉到有人已然触及到他精心布置的棋局。

“有些事情,我暂且在这里无法多说,但你们可曾想过这么多的奖励到底从何而来?”

张依依反问:“一个种种规则、目的全都是让所有人不断相互杀戮的地方,会有那么多白得的天大好处等着你去争抢?”

须知,得到越多,付出的代价便会越大,只不过这些张依依点到为止没有再提。

“你们若信我,便听我一次,不要去争那些奖励,只需安安全全保证拿到前百离开名额中的一席便可。”

张依依最后又规劝了一遍,但再多透露半个字的内幕都不可能,毕竟这不仅仅是为了保护自己与乔师叔,同样也是为同伴们好。

一句“有些事情,暂且在这里无法多说”倒是让众人很快意识到张依依顾忌的可能是什么,瞬间不由得都沉默了下来。

再次被依依泼了一大桶冷水后,理智倒是渐渐开始占了上风。

本来就是天子骄子的几人哪里可能不够聪明,一旦冷静下来细细思索,辗转之间能够联想到的东西自然越来越多。

张依依虽然还是没有真正解释不能争夺那些顶级奖励的原因,但旁敲侧击的话却无一不是道理。

说到底还是那些奖励的诱惑太大,大到便是他们都情愿为之冒险,大到他们都不愿意去想那些很是明显的问题所在。

眼见几人都不吱声,似乎还没在纠结犹豫,没有完完全全下定决定听从她的劝告,张依依心急的同时也有些有心无力。

就算这会儿所有人都答应得她答应得好好的,但也架不住出去之后面对越来越无法抵抗的逆天奖励,会不会忘记一切。

但同样她也再清楚不过,自己能够做的已经是极限,再多反倒只会是害了所有人,她到底不敢拿那个有着通天神通者做赌,特别是如今已经身处擂台赛中。

片刻之后,一直没有出过声的洛启衡却是忽然开口道:“没有悟心丹,一路修炼上去,心境难道就成了你们过不去的障碍?”

听到这反问,陈凡最先反应过来,下意识地摇了摇头:“当然不是。”

“没有去争夺最好的奖励,难道会影响到你们的仙路仙途?”

“自然不会。”

这次,张桐桐也很快极其肯定地否定掉,同时脑子清明过来。

洛启衡最后看向还袁瑛:“难道依依苦口婆心费心费力,是想害你们?”

“绝对不可能!”

这一下,袁瑛想都没想便大声否认。

“那你们还纠结什么?”

洛启衡又道:“再好的宝物也只是些外物,得到未必是福,但不要却绝对不会有害。”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如何取舍这几人要是还想不明白的话,也着实不值得依依再替他们操心费神。

洛启衡从来就没有怀疑过张依依阻止他们的理由,也不想白白浪费掉她的一番好意。

不然的话,他还真懒得对陈凡几人费这番口舌。

而明显,他的这番口舌起到了极大的作用,以至于原本还有些纠结不舍的几人,最终都被彻底说服。

没错,他们又不是那种必须依靠丹药或者外物帮忙才能在修行路上走下去的废物,既然最信任的朋友、同伴再三劝告警示,为什么还非得寻根问底?

直接相信并且照着去做不就得了,哪来那么多的为什么,归根结底还不是心中贪欲作祟,险些被蒙蔽了眼睛罢了。

眼见小伙伴们终于将自己的话听了进去,张依依这才松了口气安心了不少。

而关键时候洛启衡这种话都不爱说的人口才却如此之好,倒真真令人刮目相看。

搞定心头大事后,几人也没敢在闲云亭里久留。

不是他们不愿意在里头呆久点,而是小空间似乎已经察觉到了他们藏身处,明显不乐意让他们久留其中避开擂台生死混战。

说句不好听的,他们其实就是被这里的规则直接逼出去的,好在在此之前应该说的已经都说完并且有了统一的结果。

张依依暗道这方秘境的强悍与古怪,难怪进入这处小空间后,连毛球都直接在随身空间内装死不敢现身,甚至多余的传音都不敢。

虽然毛球什么都没解释,但张依依却敏锐的察觉到了某一瞬间来自毛球的惊恐与不安,像是被什么东西盯上后不得不老老实实的蛰伏起来。

这也意味着,在接下来所有的比赛中,她怕是少了一大助力,没法再让毛球成为她最好的帮手。

只不过,这会儿功夫,张依依也没有多余的心思考虑毛球这个左膀右臂的问题。

因为出了闲云亭后,他们第一眼便看到了正在那儿守株待兔等着他们的苏虹苏紫兄弟。

“大哥英明,人果然老老实实的回来了。看来那个破亭子也算不得什么,在这小空间内护你们藏身的极限还不足一柱香的功夫。”

苏紫看着张依依几人,神色轻佻,完全没将这五人的小团队放在眼里。

一个元婴初期,三个金丹大圆满,外加一个金丹中期,在他眼里自然没法同他们兄弟抗衡。

毕竟,不说他同为元婴战力极佳,单论自家兄长的实力便一个足以顶两个这样的他都不止。

见状,张依依一把便拦下了准备直接备战的袁瑛,以及同样做好随时出击的张桐桐,也不理会苏紫的嘲讽,反倒径直朝着洛启衡问道:“你打得过那人吗?”

张依依所说的“那人”,自然指的是苏虹。

同为元婴初期,但她第一眼便察觉到了苏虹身上强大的气势以及远超一般元婴初期修士的灵力源。

至于苏紫,虽然对方同样不俗,但比起苏虹而言却明显不像是同一层次的存在,哪怕他们同为元婴初期。

也正因为如此,所以张依依头一回感觉到了致命的危险,因为一个比着洛启衡还要厉害的同境年轻修士,而这样的惊人的程度明显已经超出了一种可怕的极限。

果然,洛启衡在与苏虹片刻对视过后,如实地给出了不太好的答案:“他比我稍强。”

不仅是张依依,便是洛启衡此刻内心深处亦是心惊无比,哪怕他面上并未有任何的变化。

对面盘坐的男修周身气血灵力惊人,哪怕他不想承认,但也不得不说对方实力已然在他之上。

虽然真打起来最终不一定鹿死谁手,但他肯定是不可能讨到半点好处。

“道友好眼力。”

苏虹倒是没想到洛启衡就这么直接的承认自己比他更强,这份气度倒算不错:“道友实力也不差,不过遗留城天选者排名榜上竟然没有道友一席之地,想必你们之间必有预知者,之前绝大多数时间都是在秘境福地所致?”

看似反问,但实际上人家压根没想过听到任何回复。

他的目光从洛启衡身上移开,依次在几人身上转了一圈,最后却是落到了最张依依身上。

“有趣有趣,区区一个三灵根竟然这么快便修炼至金丹中期,而且修为极其厚积稳固,这明显不正常。”

苏虹极感兴趣地朝着张依依说道:“你身上肯定有不为人知的秘密,而且还隐藏得极其完美,连我竟然都看不透,实在有趣有趣!”

“修行之人,谁身上没点不为人知的秘密?”

张依依当下反问。

她觉得眼前这元婴修士实在有些装腔作势得厉害,哪怕人家实力的确有那资本,但还是令人不喜:“阁下口气未免也太大了些,说得好像除了我以外,就没你看不透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