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三章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说实话,生死擂台混战中,出现什么样的状况都不出奇,毕竟这里面每一个人都是竞争者。

张依依恶心的是苏虹视他们为蝼蚁、高高在上为所欲为还觉得他们理当接受并感恩般的态度。

然现在脸也打了、气也出了,人家还能屈能伸的主动低了头,那她自然也没必要死磕着不放。

毕竟实力差距摆在这里,她好好的一块玉可以安好存在,就没必要非得跟人玉石俱焚。

“阁下早该如此,既然这样,那我们也不打扰两位。”

张依依说罢,朝着小伙伴们示意了一下,准备立马离开,免得那苏虹突然又发什么疯,实在是费心费力。

“等等!”

苏虹眼见对方走得如此干脆利索,当下便出声制止。

“还有何事?”

张依依面色不显,心中却是咯噔一跳,不会真这么快就要反水改主意了吧?

苏虹自是不知张依依心中所想,但见她那几个同伴立马警惕的死盯着他,特别是实力并不差他多少的洛启衡二话不说祭出古剑屠灵,明显一副随时开打的模样,顿时觉得这伙人当真比他所想的还要难缠。

他甚至于有些庆幸双方并没有真正的拉开生死大战,不然的话可有得头疼。

而且,苏虹很难想象这伙人为何会如此的团结默契,那种不问缘由的信任、不计代价后果的支持与维护,完完全全超出了他对人性的理解。

修真界的冷酷与残忍从小便教会了他任何时候都不能将自己的性命寄托到别人手中,而关键之际只要能够活下来,便是至亲至爱之人都可以毫不犹豫的舍弃。

不仅仅是他,他们那方世界所有的修士几乎如此,在成为至强者的路上,除了自己没有谁能绝对信任,除了自己,什么都可以舍弃。

“你们不必多想,既然我说过井水不犯河水自然不会反悔。”

不动声色地压制住心中如野火般突然窜起的种种疑惑,苏虹看向张依依解释道:“那赤黑神棍既然是赔礼,自当由我那不争气的弟弟抹去一切关联,令其重归无主之宝。”

“如此便有劳了。”

听到这话,张依依倒也没东想西想,直接松开了手,让那根赤黑小棍重新飞回到了苏紫身边。

没错,在她看来就是根小棍,神棍什么实在有些别扭。

苏紫握着好不容易重新回到手中的赤黑神棍,虽万万不舍,却还是没再让兄长再次催促,很快出手将法宝上的神识烙印给收了回来,免得到时被对方强行抹去反倒更加不妥。

重新拿着已是无主之物的赤黑小棍,张依依径直将其收进了空间,这是她的战利品,等有空之时再好好炼化,将来肯定是一件最好的辅助法宝。

其他人自然没有意见,丝毫没有因为那么好的法宝被张依依独吞而心生不满,毕竟若非之前依依提前察觉问题并示警,他们这会儿肯定没法好端端地继续站在这里。

更何况人是依依揍的,东西是依依夺的,战利品的归属没有任何问题,理所当然。

但这样的理所当然看到苏虹眼中就变得更加的难以理解,原本他还以为至少这几人会对法宝的归属提出此许质疑,哪怕真归了张依依一人,其他人多少也会提出一些其他的补偿。

什么时候,人性竟变得如此和谐而美好?

“你们都是同门?”

苏虹实在忍不住开口询问。

“不是。”

张依依摇了摇头,不知道苏虹为何突然问起这样的问题来。

五人之中只有她与堂妹同出一门,其他都不是,但这并没有必要给一个不安好心的外人详细解释。

“那你们都是亲人?”

苏虹再次询问。

“不是。”

张依依再次摇头,除了堂姐外,其他的论起关系来顶多是沾亲带故。

“既然非亲非同门,为何你们能够如此团结一心,彼此信任?”

苏虹没打算隐瞒,径直问出了心底最大的疑惑:“难道你们就不怕关键之时被其他人背后捅上一刀?毕竟即使是血脉至亲、同宗同师也无法绝对信任,更何况你们之间什么都不是。”

“谁说我们什么都不是?”

张依依终于明白了苏虹在疑惑什么,当下笑道:“我们是朋友,是队友,是有着共同信念与目标的同路人,团结信任,相互扶持、共同进退本就是理所当然之事。”

“若是有人背叛呢?”

苏虹还是觉得不可置信,总想证明点什么安抚自己一惯的认知。

张依依沉默了片刻,倒不是不知如何回答,而是并不想给苏虹做那个解惑释疑的人生导师。

若是有人背叛那就说明自己眼瞎呗,还能怎么办,报了仇修正后更加谨慎择友、争取再也不要犯类似的错误便是。

总不能因为别人的错误一辈子来束缚惩罚自己吧,好比凡人吃饭都有噎死的,走平路也有摔死的,喝水也有呛死的,就因为怕出现那个万一,难道就永远不吃饭,走路,喝水了?

那还活个什么劲,干脆直接找根绳子吊死一了百了,省得天天担心这担心那的,活得可怜又可悲。

不过,这些话张依依半个字都不会讲给苏虹听,这种人最好让他一直质疑困惑着才好,算是他自己不经意间挖下的一坑,迟早有得他受。

“不会。”

很快,她一脸正色地说道:“我们之间不会有背叛者,我信他们,他们也信我。”

“……”

苏虹有些无语,总觉得张依依这答案显得有些敷衍,哪怕她看上去一脸的认真,完全看不出半点的问题。

“你们那方世界的修士,都这么容易信任彼此吗?”

他只好换了个方式问道:“你们那方世界修真界崇尚什么?绝大部分的修士大概是个什么样子的?跟你们差不多吗?”

“阁下的问题太多了,貌似我们并没有一一解答的义务。”

张依依直接拒绝继续回答任何问题。

苏虹对于不同于自身世界的探究以及固有思维的质疑本身就代表着心境与格局无形之中的求变。

不仅是张依依意识到了这个问题,洛启衡、张桐桐等人也是如此,所以他们才默契的置身事外半字不言,由着张依依谈判处理。

“做为解答的交换,第二轮一对一擂台赛时,不论我们兄弟两个遇上你们中的任何一人,都当切磋只分胜负,不会伤人。”

苏虹自认为已经极有诚意,换成以往只会直接搜魂。

但张依依并不买账:“先不说一对一擂台赛时三千之众未必咱们就对得上,就算真对上了,能伤人的也不仅仅只有你们。”

苏虹的所谓的交易带着明显施舍般的态度,这让张依依不喜,哪怕心中明白,这个交易条件的确对他们有利。

毕竟抛开其他不提,之前她与堂姐等四人联手对上苏紫才占了上风,真到了一对一擂台赛时,苏紫真遇上他们四人中的任何一个,不往死里报复才怪。

但谈判面前,她肯定得占据主导,方可保证万无一失。

苏虹并未多想张依依隐藏的深意,但却听明白了张依依的那句能伤人的不仅仅只有你们。

他下意识地瞄了一眼自己这拖后腿的弟弟,同样是元婴初期,对方那位男修可是比苏紫厉害得多。

虽然一对一擂台赛他们这边的整体优势无比明显,但张依依所说的可能性并非没有,若是对方运气足够好,而他们运气足够差的话,刚才他所提出的交易条件的确算不得什么。

“你也可以换个交换条件。”

最终他还是再退了一步,下意识地多了几分诚意:“但凡合情合理,皆可。”

“我的答案,阁下确定可信?”

张依依淡定反问,自然也敏锐的察觉出了苏虹态度上的转变。

“可不可信我自会判断,仙子只管提交换条件便可。”

苏虹明显又客气了几分,有求于人该有的态度勉强摆了出来。

到了这会儿他若还看不出张依依侧重的是什么那才叫怪。

哪怕对方现在的修为差他不少,但潜力与身为强者应该有的心态并不差,倒也值得让他放低姿态,给予他们该有的一份尊重。

苏虹态度上的转变所有人都看在眼中,张依依暗道最可怕的果然正是苏虹这样的人,为达目的什么都可以拿得起放得下。

“既然阁下真心求问,旁的交换条件便算了。”

张依依笑了笑,摆出一副你客气我自然也好说话的模样,态度缓和了下来:“就依阁下之前所言条件便可,好歹不打不相识,成不了朋友至少也可以少一个仇人。但我以小心之心度一回两位君子之腹,刚才的交易条件,我们双方都需以正式的誓言约束。”

“可!”

苏虹并不觉得张依依额外的要求有什么不妥。

很快苏虹率先立誓言,并且没忘带上苏紫一起。

而张依依也照做,随后这才一一替苏虹解答了相关的一些问题。

照着誓言,她自然不会说假话欺骗苏虹,但有些东西关注侧重点不同,得出的答案自然大有差别,也就是说她本身的观点并不能够真正代表整个华仁世界的主流。

加之苏虹本就不是个轻易信任他人的,听完张依依种种解说过后,能够起到作用的东西暂时还真没太多。

不过,不同世界不同理念的冲击还是让苏虹颇有受益,视野与格局无形中的拓展首先便体现在对张依依这个团队存在的容忍性。

如果有机会的话,他甚至想亲眼看看处于你死我活的情势下,他们所谓的友情与信任将如何决择。

毕竟他一直都坚定地认为,修士身上所体现出来的基本上都是人性之中的劣根性汇集,而成为强者的路上,所有的一切都能够成为踏脚石,哪有张依依所说的那么美好

得到了答复,苏虹没有再做逗留,先于张依依几人带着苏紫离开。

他虽然并打算夺什么悟心丹,但却需要用赤红的鲜血进一步巩固自己几十年以来正确的认知。

强大才是唯一的准则与出路,其他的那些可笑的情义、坚守永远不过是弱者才需要利用的手段。

“你,是不是把咱们修真界描绘得过于美好了些?”

待苏氏兄弟离开后,张桐桐轻咳了一声,有些好笑地看着自家堂妹。

坑人挺顺溜的呀,那苏虹一看就知道所在的世界生存之道极其残酷无情,而堂妹却告诉对方在华仁大世界具有原则、底线、坚守与仁善等这样的美好品质的修士不仅极多,而且大多数都成为了至强者,站到了强者之巅。

这简直就是与苏虹向来坚信的理念完全背道而驰,但偏偏今日苏虹却又莫名的从他们团队身上还真能够看到这种可能性的存在,如此一来可就不是简单的信与不信的问题。

只怕在将来很久的一段年月中,苏虹有意无意中都将被这样的冲击影响到心境,能过这一关卡自然造化不小,过不了或者拖太久的话有的是倒霉的时候。

“我有说得过于美好吗?”

张依依一脸无辜地摇了摇头:“不会呀,我这可是说的大实话,毕竟你看看光是我周围的修士,我家师祖、师父、师叔他们,还有云仙宗其他峰不少师祖、师叔们,不都符合我所说的?”

“……”

张桐桐听到这番辩解,还真是无话可说:“也是。”

好吧,你赢了,反正她也觉得这样挖坑没什么不好,舒心又解气。

“挺好。”洛启衡难得露出几分笑意。

“我觉得也是。”陈凡当下附和。

“是特别好!哈哈!”

袁瑛忍不住笑出声来,他们这个团队果然威武又霸气,连遗留城天选者排名榜上排名第一的苏虹也欺负不了。

一行人接下来也没有四处游荡,就继续留在原地防守待战。

他们从不主动出击,尽可能的养精蓄锐以备最终的一对一擂台赛。

但时不时总还是有杀红了眼的修士上前挑衅,这个时候出手反杀自然无可避免。

反倒是再没有遇到过如同苏虹这般强的对手,甚至于其他的元婴经过时看到他们如此齐心默契的团队后,也都直接离开继续寻找其他目标。

而事实上,这种现象极其合理,毕竟修为越高,越是懂得克制欲望,再多的诱惑当头也不会真正理智全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