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四章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直到第五天时,小空间内那道机械般的声音再次响起在整个天空上方。

第一轮擂台生死混战正式结束,这也就意味着如今还活着的天选者正好只剩整整三千人。

一时间,所有还在动手的天选者们被强行分隔开来中止掉任何的打斗,挂着血月的天空忽然出现了一张巨大的水镜。

水镜之中,清清楚楚地将三千天选者此时分别所在的位置全都显示了出来,任何人在水镜面前无处遁形。

不仅如此,每名天选者此轮排名也已自动显示。

张依依五人不负所望止步于百名奖励名额以外,而且因为一直只被动防守,杀人数量极少,直接排至倒数六七十名之间。

五人这样的成绩明显让苏氏兄弟很是意外,毕竟他们是亲眼见识过对方实力的,排到如此打底的位置只能说明这几人压根就没有主动出击杀过天选者。

也正因为如此,苏虹对于张依依曾说过的那些话不免更加难以理解。

“咦,苏氏兄弟竟然也未进前百。”

袁瑛小小声朝着身旁的张依依嘀咕道:“不应该呀,他们难道他们也……”

她的话没有说完,张依依便直接摇了摇头示意大师姐无需再说。

不管苏氏兄弟到底是错过了前百的奖励,还是因为其他原因主观上没有真正争取,总之那都是苏氏兄弟自己的事。

而他们只需顾好自己这个团队便好。

机械声音开始时提到的各种奖励果然很快如期而至。

所有人亲眼见证着各种各样的天材地宝、灵药秘宝从天而降,准备无误的落到对应的奖励人之手,丝毫没有半点的差错。

这一刻,除了个别人考虑过这么多惊人的奖品到底从何而来的问题外,其他的天选者则完完全全沉浸于收获的喜悦或者极度的妒忌羡慕之中。

直到最后前十名额外奖励的悟心丹出现后,几乎所有人全都一瞬不瞬地盯着浮在半空之中围成一圈的十颗悟心丹,恨不得不顾一切去抢去夺去占为己有。

只可惜这样的念头永远不能实现,随着那道机械声音再次响起,十颗悟心丹分别朝着前十名的天选者飞奔而去,无人可以阻止妨碍。

“服下!”

机械的声音冷冷下达着命令,悟心丹则将将好就停在那十名天选者的嘴边。

与之前那些奖励截然不同,他们根本无法将悟心丹收起,甚至于在机械声音响起之后,所有人压根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被莫名之力控制着张开了嘴。

悟心丹直接被他们当场服下。

而服下的那一刻起,他们身边都生成了一圈透明之光如蚕蛹般将已然盘坐起来的身体包裹起来,隔绝开一切的危险,使得他们有着足够的时间即刻将服下的丹药炼化。

一时间,整个擂台小空间形成了十道最引人注目的光点,其他天选者在痛惜错失悟心丹的同时,也终于退而求其次的亲眼观看那十名天选者炼化丹药的过程,安慰着自己多少也能有所收获。

“所有天选者休整三日,三日之后,第二轮一对一擂台赛正式开启!”

机械声音根本不管小空间内的天选者们如何想,径直开始宣布第二轮的规则与奖励。

与第一轮不同,第二轮最重要的是夺取前百席离开战英台秘境的资格牌,这本身就是所有人最大也是最为重要的奖品。

除此之外,第二轮唯有前十名最快累积到两百分的天选者方有额外的奖励,而这奖励果然不出张依依所料,正是比着悟心丹更加令人无法抵挡的三千大道立道体验。

如此逆天的奖励一出,整个摆台小空间顿时沸腾起来。

化神后方可立道,但也并非所有化神修士都能感悟道法,立道成功。

立道者与非立道者之间的差距离将被拉开,自此修行之路天差地别。

而能够成功立道者,因所立之道不同,实力也是截然不同。

普通之道永远无法与那些厉害、特殊之道比拟,前景、潜力更加不在同一层次水平之上。

一场立法的亲身感悟下来,可以在将来悟道立道的必经之路上少走不少弯路,只要选对了真正适合自身的道法,便等同于拥有了七成以上的成功率。

是以,第二轮前十的奖励三千大道立道体验,这便意味着前十天选者获得了整场秘境之行中最为逆天的机缘。

那边第一轮前十的悟心丹还在炼化之中,这边剩下的天选者们已然激动得难以形容。

张依依可没兴趣理会其他人,目光在自己几名队友身上来回扫过,见几人虽然在听到奖励内容后同样面露震惊,但却没有狂热与挣扎之色,倒是微微安心了一些。

说到底,奖励的东西实在太过惊人,比悟心丹都不止强上几个层次,如此逆天的诱惑面前,她的小伙伴们还能保持本心,理智压制住贪婪,当真不易。

“放心,我可不是出尔反尔之人。”袁瑛悄悄朝张依依挤了挤眉眼,示意好友无需担心她会脑子犯抽改了主意,再次去争夺这惊人的机缘。

而事实上,袁瑛这会儿反倒更加清醒甘愿了,无关于那些奖励是否有问题,而是自身实力摆在这儿,前百自当全力相争,前十根本不关她事。

张桐桐亦冲着自家堂妹笑了笑,而她身边紧挨着的陈凡同样也镇定地点了点头。

至于洛启衡,眼神更是清明一片,完全没有半点动心的模样,哪怕他才是几人之中最有希望争夺前十者。

他早就已经有了自己要走之道,还是与前人都不一样的无情剑道,所谓的三千大道参悟体验于他而言根本没有意义。

张依依这边个个心态稳定,苏氏兄弟那儿却又是另外一番完全不同的情形。

“大哥,这次咱们可千万不能再白白便宜了别人!”

苏紫看着兄弟依然坐在原地面无表情,急切地说服道:“这可不是悟心丹,这可是立道体验!”

苏虹没有吱声,心思却莫名的落到了之前悟心丹发放时的情形。

他无法确定是不是自己出现了错觉,当人关注的那名天选者服下悟心丹的瞬间,好像那名天选者身体之中多了点什么不应该存在之物。

只不过,那种感觉几乎一瞬即逝,快得连苏虹自己都摸不着任何头绪,甚至到现在还处于自我怀疑之中。

“大哥!我跟你说话你呢!”

苏紫哪里知道苏虹现在琢磨着什么,眼见半天都得不到回应,顿时更是急得抓心抓肺,生怕跟第一场似的什么都捞不着。

回过神来的苏虹默默看了看自家兄弟,好一会儿后这才扔了两个字出来:“随你。”

他又没绑着苏紫的手脚,到时苏紫争不争前十跟他并没什么关系。

至于自己,苏虹下意识地从天空巨大的水镜中找到洛启衡与张依依几人的身影,看着他们一个个脸上神态自如,没有因为听到那逆天的奖励而有半点的疯狂与渴求,顿时愈发的沉默了起来。

一旁的苏紫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家兄长的异常,那“随你”两字此刻于他简直就是福音,令他整个人都激动狂喜,恨不得立马开始第二轮一对一擂台赛,好早早将这莫大的机缘抢到手。

虽然他比不上自家大哥实力第一手到擒来,稍微上点心就不可能再有旁人什么事,但全力以赴拼个前十还是可能性极大。

不过,自己那关键时能够出其不意的底牌法宝现在也没了,若能趁机向兄长讨要一两件好东西,想必更能十拿九稳。

“大哥,我那赤黑神棍成人家的了,现下手中也没什么趁手的辅助法宝。你看看能不能先借一两样给弟弟使使?”

苏紫满面都是讨好,拍着马屁道:“反正以大哥的实力,根本用不上辅助法宝,大哥若得第二名,就没人敢得第一!”

“一边呆着,别再来吵我。”

苏虹直接扔了两件辅助法宝给苏紫,并没有打算阻止苏紫争夺奖励的念头。

不过是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或许还是错觉,这种毫无理由的甚至连他自己都觉得不清不楚、不明不白的,根本连说都不知从何说起。

“多谢大哥!”

苏紫得了两件不比赤黑神棍差的辅助法宝,顿时高兴的都来不及,哪里还有多余的功夫再去吵吵兄长。

只是借用,是以并不用额外炼化,他只需要稍微花点时间熟悉一下这两年法宝的操作,到时助他大展雄威即可!

……

三天很快过去,在那道机械声音再次响起后,天空巨大的水镜很快消失,重新变回了原本的那一抹血月。

而小空间内赫然出现了百个差不多有二十米高的特制擂台,三千天选者们亦被同时传送于诸多擂台之下。

“终于要开始了!”

“啧,也不知道到底会如何自动分派对手。”

“就是,万一一下子便碰到了最厉害的那些个可就倒霉了!”

“急啥,只有死不了,不还有机会继续下一场。”

“说是这么说,可谁不想争夺前十,能杀死对手得二分,又怎么可能轻易留对手一命少得一分?”

“拉倒吧,前十奖励的确足以令任何人疯狂,但还是保命争取前百离开名额最实在。”

“呸,老子就不信单打独斗当真就会第一轮的前十名差,第一轮的排名根本没太多参考性,没见连遗留城天选者排行榜上第一的苏虹都位列百名之外吗!”

“说得也是,还没正式开始呢,最后结果谁都说不定,若是运气好的话,谁说咱们没机会?”

……

各个高空擂台下,不少天选者议论纷纷,除了极个别还算理智的声音以外,绝大多数天选者已然迫不及待的想要打下最后的擂台,争抢属于他们回归资格与天大机缘。

很快,令所有人没有想到的是,第一场生死擂台混战中的前百天选者,直接被那道机械的声音宣布成为了每一小擂台的擂主,而后率先被秘境随机送上了最近的一方擂台。

与此同时,随时机械声音继续的宣布,所有天选者们才知道前百名擂主第一轮的对也并非凭运气由秘境在所有剩下的天选者里随意择选生成,而是第一轮生死擂台混战中排名最后的那倒数一百名。

听完第一场的规则后,天选者们的反应基本上是满意的。

不得不说,于规则而言,这其实是一种相对所有人而言最为公正的开局。

因为如此直接便避开了最强者之间的第一时间便将杀成修罗场,从而双双影响到后面的场次,能够尽可能的保证那些真正有实力的人减少因运气导致意外夭折或出局的可能。

至于弱者,原本就应该是被淘汰的,是以哪怕是即将要被分配上不同小擂台的倒数百名天选者,虽然大多数人一脸的沉重,但也无话好说。

“怎么这次改规则了?”

袁瑛一脸蒙,之前可没有过什么第一场前百名直接当擂主,后百名提前被踢上去给人家送人头。

“改了就改了。”

张桐桐倒是淡定:“百名小擂台上的擂主,除了两成的元婴境外,剩下的不是与你同境便是比你还差点的金丹后期,直接抽中元婴境的可能性并不高。”

“我觉得吧,咱们这次可能还占便宜了。”

张依依突然说道:“兴许马上就会宣布具体谁对谁是按第一对倒数第一,第二对倒数第二依次类推来的。”

“真的吗?”

袁瑛有些不太敢相信,若真照着依依猜测成立的话,那么他们几人将对上的应该是第一轮中前六十到七十名左右水平的修士,天选者中所有的元婴境通通已经排除在外了。

一声“真的吗”刚刚问出,果然空中那道机械般冷冰冰的声音再次响起。

而张依依也没有猜错,正是前一对倒数第一这样简单粗暴的分配方式。

除此之外,接下去所有新的场次对手安排皆不再有任何强制规定,一切由擂台随机自动匹配,也就是恢复到以往的正常拼运气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