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九章 出线、逆转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呵,希望你将来别太早再遇到苏某。”

苏虹一脸的无所谓,笑对方倒是勇气可嘉。

只不过,谁都不曾想到,今日的两句口角,在将来的某一天将引发出多大的混乱。

很快,张依依的最后一战拉开序幕。

年轻的控兽师有着一帮威风凛凛的极强战队,六阶灵兽都有两只,五阶八只。

一次可同时控十只这般等级灵兽做战的控兽师实力自然不容小觑,更何况十只也未必就真的是此人的极限。

张依依头一回成了即将被围殴的对象,偏偏自己唯一的凶兽伙伴此时还躲在她的随身空间里,头都不敢往外冒一下。

也许是张依依对毛球的怨念实在过于强烈,以至于自正式开启擂台赛后一直别说冒头,甚至连声都没再吱过一下的毛球顶着巨大的怨念终于悄悄传一句音。

而传音过后,毛球便立马再一次继续装死,就跟从没有过一般。

若非张依依的确听清了毛球所传之音,并且内容正是那些被控兽师所控灵兽最大弱点的话,还真会误以为自己可能出现了幻听。

好吧,总算这家伙还有点良心,关键之时多少也起了点作用,出了点力。

“张道友,我很早就注意过你很多场擂台赛,发现从头到尾你竟然都没有召唤过一只契约兽出来帮过忙。”

控兽师西门南山率先说道:“张道友实力非凡,单凭一己之力便能傲视群雄,西门自知不及,更得仰仗这些灵兽之力,否则寸步难行。”

“西门道友误会了,我可没道友说的那么强,无非是契约兽临时陷入沉睡,这才只能一人独自苦撑罢了。”

张依依看着眼前态度不明的控兽师及他的那些威风无比的灵兽战队,反问道:“可以开战了吗?”

说那么多废话干吗,不知道现在时间越来越宝贵了吗?

“张道友请稍等,西门觉得这一战我们可以不打。”

西门南山看出张依依神情中的不耐,当下快速解释道:“西门愿意主动认输,正好张道友亦只差一分集齐两百,希望张道友可以答应下来,如此一来对咱们双方都是件好事。”

西门南山觉得他主动认输必定能得张依依同意,说到底这对张依依只有利而无害的事,得了他送上的一分,直接便可毫无风险的立马出线。

但事实却很快地打了他的脸,张依依根本没打算同意。

“不行!”

张依依果断拒绝:“开打吧,我不需要你主动送上这一分。”

“为什么?”

西门南山承认自己的确不是张依依的对手,特别是这个女修不久前已然晋级至大圆满,更是难以对付。

加之自己也仅仅只剩最后两分可达两百,所以他才不愿意在这个女修手中冒险。

不论是死还是伤,都将影响到他好不容易逼近的百名之席。

“因为这是我的主场,我同意或者不同意都不需要任何的理由!”

张依依说完便径直动手,根本没有半点商量的余地。

这一场,人不一定非得死,但张依依绝不可能就这么快放他毫发无损、精力充沛的下去重择擂台。

只不过倒是与对方有无恶意没多大的关系,仅仅因为她先前便算过堂姐与大师姐还差的分数有点危险。

而偏偏这个西门南山又正好只差最后两分,她若是不拖上一把,只怕堂姐与大师姐能够争夺的席位又得少上一席。

说句不好听的,万一这两姐关键时离前百就差那么一名呢?

不怪张依依恶毒,生死存亡之争这样的大事,她不向着自家人难道还向着陌生人?

西门南山气极,但人家不答应他也没有办法,不得不打消之前的念头,带着满腔的怒火操纵着自己的灵兽战队与张依依搏斗。

既然这个女修如此不识抬举,那么也别怪他心狠手辣。

一人十兽迅速战成一团,场面极其精彩。

张依依原本身上自然也受过一些暗伤,虽有疗伤丹药控制但总归会有些影响。

但不久前临时顿悟晋级后,倒是直接将所有暗伤清洗一空。

她整个人的状态好得不行,根本不是西门南庆那些已连战百来场、各种大小伤都不可避免受过的灵兽战团所能比拟。

加之毛球传音提点过控兽师控制下灵兽的最大弱点,以至于哪怕西门南山再愤慨再不甘,再使出全身的本事,战况却还是在不断地往一边倒。

就在张依依连着徒手撕了他好几只灵兽甚至包括一只六阶时,西门南山气得一口血生生喷了出来。

“张依依,你找死!”

西门南山愤怒地大吼一声,下一刻手一挥五只全新灵兽快速补齐了原本被灭的几只缺口。

与此同时,整个灵兽战团极速转换了阵形,齐齐朝着张依依怒吼。

就在张依依下意识地觉得西门南山必定要发最大招与她背水一战时,却不想下一刻西门南山竟连人带兽通通消失在擂台之上。

“……”

张依依正无比警惕着对方何时将突然闪现给她致命一击。

然,却突然听到那道机械冰冷的声音宣布她此战已胜,得一分,总共积齐两百分,排名第八十五,得回归本世界资格牌一块。

随即自己这方小擂台往空间拔升时,张依依这才看到了早已出现在擂台下方某处的西门南山。

她这才明白刚才那人的举动竟不是妄想要与她同归于尽,而是用了什么其他手段,强行逃下了擂台。

不过,看西门南山那面色状态,强行逃下擂台明的代价明显相当不小,不然人家那怒视她的眼神也不至于恨不得将她这“不识好歹”的人烧成灰烬。

呵,还敢瞪她!

就西门南山现在这状态,运气好点没机会再轮上擂台攻擂,说不定反倒是可以保下一命,只是得永远留在战英台秘境中成为一名新的遗留者。

而运气不好的话,再轮上擂台时就他现在这实力状态,也只有给其他天选者送分送人头的份。

哦哦,最好是给自家堂姐或者大师姐送分送人头,省得本就生死勿论的擂台赛上,他还好意思恨别人不同意轻易放他一马。

升至百米空中,得到回归资格牌后,张依依这才有了机会跟不远处的洛启衡与陈凡打招呼、交流。

“你最后为什么没直接答应那控兽师的请求?”

忽然间,苏虹的声音隔着好些个小擂台,无比清晰地传到了张依依耳中。

不仅是张依依,洛启衡与陈凡自然也听得分明。

“苏虹前辈这问题问得好生奇怪,我为什么要同意?”

张依依隔空看去,好笑地反问。

“之前那么多场,你可不止一次主动放了原本可以杀死的攻擂者,而那控兽师主动提议认输并不会影响到你这轮出线。”

苏虹说得相当认真,在他认定这个女修最大的缺点是心软与妇人之仁时,却不想又看到了截然不同的一面。

张依依却是极其随意地答道:“这有什么好奇怪的,此一时彼一时,想杀就杀,想放就放,想同意就同意,不想同意就不同意呗,那本就是生死擂台,哪有那么多为什么。”

“不对!”

苏虹十分笃定地说道:“当时你肯定是在算计什么。”

“呵……”

张依依轻笑一声,收回目光没再理会。

信不信拉倒,反正她也没那义务替一个外人解惑。

倒是洛启衡与陈凡片刻间若有所思,同伴之间的默契让他们很容易便想明白了张依依最后愣是没白白让人认输的原因。

换成是他们的话,当时估计也会如此,不论最终到底有没有用,总归也是力所能及范围内唯一可以做的。

“多谢!”

陈凡小小声朝着张依依道谢,能少一个竞争者,便等于是桐桐多出一席争夺机会。

“傻了吧未来姐夫,这还用得着你谢?”

张依依笑着摆了摆手,一个是堂姐,一个是大师姐,她可不是为外人。

“只有十二席了。”

洛启衡简单几个字一下子让张依依与陈凡都不再说话,通通仔细关注着下面有着张桐桐与袁瑛的两处小擂台。

就在张依依突出重围后的这么一小会儿功夫,先后又有三名天选者正式杀入前百,最后仅剩下十二席回归之位。

好在,接下来离两百总分最近的天选者至少也还需要两轮之战,短时间内应该不会再出现频繁而快速的出线者。

也就是说,那最后的十二席两位姐还能有时间可以争夺到。

气氛越来越紧张,张依依此刻甚至比自己打擂时还要揪着心,声也不吭,大气也不敢出的,好似生怕会影响到下面正浴血奋战的袁大师姐与堂姐。

半个时辰过去后,百名之位依然继续不断缩减,已然只剩最后的六席。

最有希望得到最后六席的天选者却有十几人之多,关键得看谁能最快把握住机会。

而就在此时,袁瑛与张桐桐几乎同时杀死了她们各自这一轮的对手。

好消息是,袁瑛终于集齐了最后两分,以第九十五名的成绩拿下一块资格牌。

坏消息是,因为最后仅剩五个名额,而张桐桐却还差两分,偏偏现在还得等上一柱香之后才能再开始下一轮。

一柱香功夫过后,谁都不知道最后的五个名额是否还在。

更别说,谁也无法预知张桐桐下一轮的对手是强是弱,还有没有那么多的时间等着张桐桐完成那一轮。

“桐桐!”

陈凡只觉得整个人都有些喘不过气来,明明他早就不需要所谓的呼吸。

他无法想象将张桐桐一个人独自留在这方永远没有出路的绝望之地会是什么样的情形,稍微一想便觉得万剑锥心不能自己。

“还有机会!”

袁瑛牢牢盯着那处小擂台上的张桐桐:“她不会放弃的,别让你的情绪影响到她!”

这话可有些不客气,但无疑却是最正确的。

一时间陈凡猛然清醒,强行收敛起自己所有的情绪,不敢再显露出丝毫,生怕影响到张桐桐。

“我堂姐肯定没问题,她将来可是要飞升成仙的。”

张依依暗自嘀咕了一句,却是不敢在这会儿说出声来,只是下意识地安安自己的心。

毕竟张桐桐可是原书女主,女主光环在那儿,最后也是会飞升上界的,当然不可能轻易就折在这么个鬼秘境之中。

但此刻的情形又的确太危险了些,不说关心则乱,就是个陌生人看到也难免被紧张的气氛带入而提心吊胆。

一柱香之内,先后又有三人进入前百,面对只剩下最后两席名额的事实,张桐桐此时却反倒完全镇定了下来。

那一柱香的休整时间中,她胡思乱想了很多很多,但最终还是凭借强大的意志生生抛弃了所有杂念,静下心来等候着即将到来的最后对手。

张桐桐此时的表现倒是令陈凡几人添了几分信心,毕竟真正的临危不乱方才有希望把握住最后的机会。

还有最后两个名额!

张桐桐只要能够赶在那几个与她分数一致的天选者前面抢先杀死自己的攻擂者就成!

而她已然做好了孤注一掷的最后准备。

小擂台上银光一闪,张桐桐没有浪费任何的时间直接发动了她早就蓄势的最强攻杀。

“哈哈,竟然是他,堂姐果然运气顶顶好!”

看清张桐桐最后对手面目的那一刻,张依依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反正这会儿也不会影响到堂姐。

她发现自己的嘴可能是开过光的,说什么还真灵验了。

那个千方百计费了极大代价从她擂台上强行逃出的西门南山好巧不巧,果然真就成了堂姐最后的对手。

西门南山原本就在她手上受了伤吃了大亏,加之强行逃离擂台更是受损极大,如今实力大跌哪里会是堂姐的对手?

甚至于,因为双方之间实力明显变得悬殊,所以堂姐拿下这主动送来的人头费不了什么功夫。

在这抢时间赶速度的档口,西门南山简直就是最佳对手!

连陈凡在看到西门南门的那一瞬间,眼中的激动与希望之色亦变得无比强烈起来,只是眼睛仍然半下都不敢移开,死死盯着那方擂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