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章 回归、伤痛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一小会儿后,两道机械冰冷的声音几乎前后叠加着响起,报出了最后两席百名之位的出现。

其中第九十九名,正是让张依依他们这个团队所有人都悬着心的最后队友——张桐桐!

与此同时,另外无数道绝望的声音沸腾而起,但却很快被隔绝于百米空中百个小擂台之外。

自此以后,小擂台下方的所有天选者将再无回归本世界的机会,彻底成为这方秘境所属物中之一。

“张桐桐归队,还好,不是倒数第一。”

百米高台重聚,张桐桐看向一路相互扶持走来的所有队友,释然一笑:“还好,能跟你们继续同行!”

几人相视而笑,此时此刻再多的言辞反倒显得有些多余。

离开的时刻终于到来,如来时一般,百名得到回归资格牌的天选者们身形渐渐虚化模糊,而后齐齐消失不见。

在张依依闪失的那一刻,她随身空间内有东西陡然亮起,好在张依依的空间如今级别破为特殊,倒是没有泄露出丝毫。

而那陡然亮起之物正是当初张依依在雪山之顶替阿大取宝贝时的三块怪石其中一块。

随着张依依被传送离开这方秘境,那怪石上的光亮很快消失干净,一如既往般沉寂下来。

若非毛球刚才没睡瞧了个正着,还真没发现这破石头竟然会发光。

……

不知过了多久,等张依依再次醒来之时,却发现自己正身处一片青翠的山林之中。

脑袋微微有些迷糊之感,最开始传送之时她并未昏迷过去,虽然只坚持了几息,但那难以想象、难以形容的特殊传送空间画面的一幕却是死死被她强制性烙印于脑海。

哪怕后来很快陷入昏迷无法再有机会接触更多,但光是那幅画面便足够她于空间领悟之上大获收益。

不过,此时张依依自然不急着立马去钻研那幅空间画面,快速起身辨别周围情形,至少得先确定自己现在在哪儿。

她应该已经回到了华仁大世界无疑,毕竟熟悉的世界气息做不了假,就是不知这种随意传送投放到底会把自己传送到这方世界的哪个角落。

若是离宗门太远,还得想办法找到最近的传送阵赶紧回家。

师父那儿也不知道怎么样了,说飞升就飞升的人呀,当真是有实力任性。

神识快速扩展开来,忽然间,张依依面色一紧,当下便朝着东南角方向快速御风而去。

半山腰乱岩石之上,朱庆绝望地看着提剑一步步紧逼自己的堂兄,痛恨着自己的无能。

“老三,把东西交出来,不然的话今日便是你的死期!”

朱庆堂兄不屑地说道:“就你这样的废物再好的宝贝给你用也是浪费,识趣的话立马交出,我可以饶你一命。”

“放屁,我就算是死也不会便宜你这个畜牲!”

朱庆死死盯着对方,恨得直咬牙:“有种你就杀了我,我看你到时如何骗得过我爹娘,如何与家族交代!像你这种连自家兄弟的东西都要不择手段强抢的畜牲,东西到了手杀我灭口都来不及,我信了你的鬼话才怪!”

被朱庆一通劈头盖脸的恶骂,对方明显也怒了:“哼,既然你自己找死,那就别怪我心狠手辣!”

朱庆已被他重伤连还手之力都没了,一条翻不了身的咸鱼,索性懒得再废话,先强行搜魂找到东西下落,再把人杀了一了百了。

至于回朱家如何了事,他多的是法子把自己择得干干净净。

正当他抬手准备强行搜魂之际,颈上人头却是突然人脖子上掉了下来,连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都来不及想,便已命归黄泉。

朱庆好一会儿才发现堂兄竟然头身分离,死得不能再死,反应过来后这才意识到自己竟是被曾经的故人所救。

“韩琳?你是韩琳?”

朱庆顿时激动而复杂,看向张依依的目光连自己都说不清到底是喜还是怨。

自打郑和失踪后,都快二十年了,他最开始对韩琳是极其责怪与迁怒的,哪怕周义、周仁都劝说他这事怪不到韩琳头上。

他一直固执地认定郑和的失踪肯定与那天拍卖会上的韩琳与那神秘人高价竞拍那块从第三战场出来的东西有关。

如果那天韩琳不跟人家强行抢拍第三战场出来的东西,又或者说韩琳没有以郑和的名义拍的话,也许郑和就不会出事,不会消失这么多年音信全无,生死不知。

可后来这么多年过去,事实到底如何他哪里可能看不清楚。

就好比周仁所说,他这般不断迁怒一个并不知情的姑娘毫无意义,事实上那些害得郑和失踪生死不明的人才是真正的凶手。

只不过他们没有那样的能力去动真正凶手分毫,所以才只能把所有责任与怨恨都转嫁他人,好让自己能够有个可以发泄的途径罢了。

毕竟,就算郑和的失踪当真与竞拍的那样东西有关,谁也不曾想到有人会胆大包天到敢在城中便直接对嘉谷关城的少城主动手。

他们没料到,郑和自己也没料到,韩琳又怎么可能料到。

“朱大哥,你还好吧?”

张依依检查了一下朱庆的大概情况,很快给他喂了一颗疗伤丹药下去。

朱庆人有些木木地,没有回应,却也没有拒绝那丹药。

“朱大哥你先调息一会儿,把丹药炼化便没什么大碍了。”

张依依说道:“我替你护法,你先放心疗伤。”

朱庆沉默了片刻,最终还是点了点头,依言开始打座疗伤。

张依依哪里看不出朱庆的异常,这明显不是一个多年之后故友再次重逢应有的反应,但此刻还是先让朱庆疗伤比较重要,剩下的到时再说也不迟。

一个时辰后,等朱庆再次睁眼时,却发现张依依不但还在认真替他护法,而且堂兄的尸身早就己经处理干净,唯有储物袋还放在一旁明显是等着给他处置。

此刻的心情更加晦涩而复杂,连自己也分不清到底是个什么滋味。

眼前的少女变化极大,不过区区十八年便从当初的低阶筑基变成了如今的金丹大圆满,如此晋级速度,天才中的天才也不为过。

反观他自己,这么多年过去后不但修为如故,甚至于连自保的能力也没有,若非被突然出现的韩琳所救,这会儿早就已被本家堂兄害死。

可眼前的少女似乎又没有什么变化,还是如同当年一般笑语晏晏地叫着他朱大哥,还是如当年一般毫不犹豫的便对他出手相救。

到如今,朱庆早就己经不知到底恨的是谁,或许心底深处真正唾弃的从来都只是自己的那份无能与懦弱。

最好的朋友就在他眼皮子底下出事失踪他无能为力,这么多年他遍寻无踪却将所有的责怪推到别人身上。

“郑和……”

嘴唇抖了抖,朱庆沉默了片刻后,终是率先费劲地说道:“郑和失踪了。”

“什么?”

张依依心神一怔,下意识的有些不大相信刚刚听到的内容。

“郑和失踪了!”

朱庆却并没有让张依依有任何可以侥幸的机会,更不必她再询问半个字,当下说道:“当年拍卖会正式结束后,我们几人一起回去,半道大街上他突然就不见了,就在我们几个人的眼皮子底下一眨眼之间不见的。整整十八年过去了,这里再也没有人见过他,城主和我们找遍了我们能够找的所有地方,却是一无所得。”

他一口气将憋在心中的话通通朝着张依依砸了过去:“我一直都觉得,要是当年你没有来过,没有跟我们一起参加拍卖会,更没有与人高价争拍那件来自第三战场的破东西,大哥是不是就不会出事,不会失踪到现在都一直生死不知、音信全无?”

说到这,朱庆再也忍不住,哇的一声,像个孩子似的失声痛哭起来。

那无尽的压抑与悲伤如同密不透风的网,死死的勒住了张依依,让她好半天的开不了口,一颗心更是沉到了谷底。

原来如此,她总算知道为何朱庆看她的目光那般复杂。

万万没想当年自己刚走,郑和便出了事,若说这中间与她无关,便是她自己都不能相信。

只不过,她当年是真的万万没想到,那些人居然胆大包天到在人家的地盘上却连嘉谷关城少城主都敢不曾放在眼中。

想到郑和是代替自己受了一劫,张依依完完全全被内疚与后悔包围,难受至极。

“魂灯……郑大哥现在的魂灯情况如何。”

好一会儿后,张依依压下心中种种,事已既此任何的后悔与内疚都没有半点作用与意义,想方设法找到郑大哥才是她如今必须要做的事。

“没有魂灯了,他失踪之后,城主这才发现自己嫡长子的魂灯尽然不知何时也不见了。”

痛哭一场后,朱庆的情绪这才恢复了正常:“其实那天大哥失踪的真相本并不难查,只不过没想到那些人却是城主府都没有资格过问的,所以这么多年以来……”

话没再继续,但最后那声无奈的叹息与未尽之意却是再清楚不过。

“我会查清一切替郑大哥讨回应用的公道,将郑大哥找回!”

张依依一字一字坚定无比的说着,不论是谁,都不能阻止。

朱庆听到这话不由得苦笑:“算了,那些人根本不是我们动得了的。就连城主都不敢向他们追问大哥的事,你又能做什么?”

当初大哥和他们都心中清楚,韩琳肯定不是她自己所说的什么普通散修,但即使如此,也起不到多大作用。

毕竟那些人身后的势力滔天,根本不是他们触及得到的。

更别说若是让他们知道当初抢拍失手的东西就在韩琳手中的话,只怕光是搭进去一个郑和还不够,非得再把韩琳也给弄没掉。

朱庆到现在也不能完全说已对韩琳释然,但到底不至于恶毒到希望她去送死。

哪怕只是看在,郑和当年便对韩琳那么好,肯定也不会希望韩琳出什么差池。

“你若有心,能一直记着还有这么个人就行了,若是将来侥幸真能打听到大哥的丁点消息,务必第一时间通知我们便好,其他的……都顺其自然吧。”

朱庆最终还是向现实低了头,或许这么多年他虽然从不愿意承认,但下意识里其实已觉得大哥凶多吉少。

像他这样一个靠着丹才勉强堆积起来的金丹废物,自己的一辈子通通花在漫无目的、虚无飘渺的寻人之上也就算了,却是没有必要再让韩琳也跟着一头扎进来荒废一生。

只是听韩琳那般说,一瞬间曾经心中所有的迁怒与恨意随风而散。

至少大哥眼力劲不算差,没有真心真意白白对一个白眼狼好。

“不管对方是何人,是何身份,只要他们与郑大哥出事有关,我必不会放过!”

张依依却是不曾改变心意,更加郑重无比:“只要郑大哥还活着,我张依依不论付出多大的代价也定当要找到他!”

若是他不幸当真早已亡故,那么便是轮回路上,她也要想方设法找到他的转世,补偿自己的过错。

“你说什么?”

朱庆惊讶地看着面前的女子,却并非因为对方坚定无比的态度,而是那声自称。

他们早就知道韩琳隐瞒了真实身份,绝对不会是什么普通散修,也想过有可能连名姓都是假的,毕竟出门历练者,这样再正常不过。

可猜想是一回事,真正亲耳确定又是另一回事,而他的大哥,怕是再也没有机会知道韩琳的真名。

“对不起。”

张依依知道自己这一声道歉来得太晚,但却不能没有:“对不起,我骗了你们。我叫张依依,是云仙宗姜恒真圣座下关门弟子,韩琳只是我的化名,当初我第一回离开师门做外派任务历练时,为了掩饰身份取的假名。”

朱庆震惊之余半天都不知道说什么好,心中更是唏嘘不已。

早知道、早知道当年的那个韩琳身份背景竟如此了得,他们这么多年哪里还会因为那些人的势力处处碰壁,明知大哥因何失踪却无路可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