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六章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从演武台上来,张依依一身轻松,一路面对宗门弟子那种发自内心的敬畏目光,莫名感觉还挺不错。

她到现在都没多少真正身为宗门师叔前辈的自觉,面上倒是一本正经,内里却还有着几分小女儿的雀跃。

“依依!依依!”

前方亭台边,有熟悉的身影正朝着她热情挥手,片刻间人影就直窜到了跟前。

“潘师姐!”

张依依与一把冲到自己面前的女子抱了个满怀,脸上笑容瞬间止都止不住。

两人加起来都快八十的年纪,这会儿全都像个孩子似的抱成一团又笑又闹的,好不幼稚。

不过,这样的真情流露并没有谁人笑话,哪怕偶尔路过的弟子看到后,也仅仅只是对于难得的好友重逢激动场面报以善意之笑。

亭台中的男修温和地看着这一幕,浅浅的目光始终含着笑意尽落于潘悦欣的身上。

“云师兄,这就是我最好的朋友依依。”

潘悦欣在终于激动得差不多后,乐和和地将张依依拉到了亭台中,得意洋洋说道:“看吧,我早就说过她可是天才中的天才,今日你总算是亲眼目睹了吧!”

依依大战那个姓莫的讨厌鬼,打脸那可真叫一个痛快。

这丫头的战力从前便是不同寻常,如今更修为猛涨,战力更是翻倍飙升,像莫砚这种宗门金丹境中本就已算顶级的存在,在依依面前也只能被秒成渣渣。

可想而知,如今的依依真完全发挥出全部战力来将会是多么惊人的存在。

果然能进内一峰的人都不是正常人,厉害到变态的存在几乎全都聚到了那个地方,这才是真正的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哼,也真不知道到底是谁给了莫砚挑战依依的勇气,毕竟大乘真圣的弟子与大乘真圣的弟子那也是天差地别、完全不同的!

“你说得都对。”

云飞扬语带宠溺,配合着眼前女子的得意与高兴,有理没理压根就不重要。

这样的相处模式,一看就知道早就习以为常。

张依依终于亲眼看到了传说中的云师兄,看到这两人间的甜蜜默契,好大一嘴狗粮塞下来却塞得她心甘情愿、满意无比。

“依依,这就是我以前跟你提过的云师兄,你不是总问我塞给你的那些一堆一堆好像不要钱似的符篆都是打那里来的吗?”

潘悦欣朝着张依依挑了挑眉,坦坦荡荡的介绍道:“就是他制的,云师兄打架肯定是打不过你,不过他在符道之上的天赋却是无人可及!”

面对潘悦欣明显带着最大主观色彩的夸张,云飞扬有些无奈地笑了笑,没有半点自负却很是愉悦于心爱人的全心信任与无条件支持。

“云某托大自称上一声师兄,闻名不如见面,张师妹果然如悦欣所言乃天纵之才。悦欣能有张师妹这祥的好友,是她的福气。”

云飞扬礼貌而不失距离的与张依依打了招呼,所言所语看似寻常,却字字皆为了潘悦欣着想。

这声所谓的师兄自然是因为张依依如今仍然唤潘悦欣为师姐的原因,不然的话,以张依依如今在宗门可以和掌门同辈的身份地位,他哪里有资格当人家的师兄。

悦欣这个傻丫头为人到底过于单纯直率,虽然张依依并非势力之人,但身处强者为尊的修真界,面对差距越来越大的昔日好友,很多东西都不可能永远一尘不变。

有些东西或许不是悦欣想不明白,只不过印于脑海之中少时的那些美好回忆对她而言实在太过珍贵,她下意识地并不愿意去打破罢了。

潘悦欣明显并未听出云师兄的那些暗里用意,甚至于还很是赞同的在一旁跟着点头,完全没想过字面之外的那些人情世故。

张依依却是一下子便听懂了,这位云师兄倒是有点意思,聪明还挺护短的,一下子就把潘师姐给扒拉到了他那一方,还专门防着她这个外人。

不过张依依非但没有不悦,反倒是对于这位云师兄的印象越发好了一层。

之前她一直担心潘师姐喜欢的人会不会配不上她、会不会不点真心实意对她好、会不会仅仅只是为了凑合而与她走到一起,会不会……

总之于情爱之上,女修不可避免始终更容易投入吃亏一些,所以最初发现潘师姐竟然这么早有了心仪之人后,她的确对师姐看上的那个男人心存质疑。

而今日亲眼见过真人之后,这些担心暂时可以放下,只需要衷心的祝福他们这一对越来越好。

“云师兄太见外了,我与潘师姐的情谊是彼此间的福气,不会因为任何原因而改变。云师兄无需担心什么,时日久了便能明白。”

张依依笑着说道:“不过潘师姐能够得云师兄如此爱护,我很开心,所以你这未来姐夫我认下了。”

现下认不归现下,但将来若是变了敢对潘师姐不好的话,那可就别怪她翻脸不认人。

最后这话她自然不会说出来,这种时候当然没有放狠话的必要。

与聪明之人说话总是无需多费力气,因为言下之义根本不必说破对方就能听得明白。

云飞扬目光亮了亮,面上虽与之前一般无二,但是看向张依依的眼神倒是真心亲近了几分。

“你也放心,云某不会愧对师妹今日喊出的姐夫两字。”

他微一点头,这次倒是把意思说得直白了不少。

双方你来我去很快理会并且各自满足,唯独潘悦欣一脸懵懵懂懂的样子看看这个,看看那个,似乎听懂了,又似乎不太懂。

“你也难得与张师妹见面,我便不在这里打扰你们叙旧,你们随意,我先回了。”

云飞扬并不避讳张依依,抬手轻轻扯了扯潘悦欣的发丝,含笑与她交代过后,便果真不再打扰,很快率先离开,将这处空间单独留给了多年不见的师姐妹。

送走云师兄后,潘悦欣拉着张依依坐了下来,又献宝似的将之前得来早早准备要留给张依依品尝的各式灵果取了出来摆满石桌。

虽然她知道依依肯定不缺这点东西,可自己准备的都是她的心意,在她看来小姐妹之间的这种分享从来都与价值高低无关。

“好吃。师姐,你不是在闭关吗,怎么这么快就出来了?”

张依依也不客气,边吃边随意地与开聊起来。

她与潘悦欣当真算得上是打小的情份,在外门的那几年中,两人几乎算得上是同吃同住。

这种少小建立起来的感情没有参杂什么杂质,所以情份自然不同一般,哪怕相隔再久,也不会有什么陌生与距离感,依旧如同昨日就在眼前。

“嗯,本来是在闭关的,但我提前跟云师兄说过了,一旦你回来的话便立马通知我,反正我也不是闭死关冲阶之类的,中断一下关系不大。”

见张依依是真挺喜欢自己给她存的这些灵果,潘悦欣也格外高兴,同样也抓了个跟着一起边啃边道:“后来我听说你来找过我,出关后便立马来寻你,幸好云师兄没有忘记我的交代,不然今日可就错过亲眼见证你大发雌威,教训那姓莫的了。”

她这都多少年没见过依依了,当初依依失踪闹得满门皆知,她都不知道有多担心。

若不是云师兄再三保证依依的魂火无碍,且拐着弯地从姜恒真圣那边打听到依依应该无性命之危,她都不知要急成什么样。

如今依依总算是平安归来,闭关什么的当然没有比先见依依更重要啦。

“这些年让师姐担心了,往后若再有这样的事,师姐大可安心修炼,我福大命大,不论在外耽误多久,总还是会平安回来与师姐报道重聚的。”

张依依一次性安抚、开导潘师姐的心:“其实对修行之人来说,从来就没有什么绝对长久之处,分离更是再寻常不过之事。只要彼此心中挂念,各自珍重安好,便是最好,将来也终将会有再相逢的一天。”

看似普通普通通通的一番话,倒是莫名让潘悦欣有些热泪盈眶之感。

曾经云师兄也这般开导过她,所说之言与依依这通话大同小异,她明白,却总是无法真正的释然。

师父也说过她最大的毛病,便是拿得起,有时却总会有些放不下,这于修行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事,总会成为她的窒碍。

但这一刻,潘悦欣却是一下子放下来了,就好似那种莫名无法释然的东西瞬间消散开来,整个人都轻快了下来。

这样的感觉比不得顿悟,但却是真真切切地解除掉了她身上一层莫名的枷锁,没有任何的理由,就是这么神奇的因依依而告之终结。

“你说得对,我知道了,谢谢!”

片刻后,她郑重无比地向张依依道谢,而后笑容绽放,明媚而灿烂,开口更是随意起来:“你这些年都去了哪里呀,怎么当年在漓山派时突然就莫名消失了?”

张依依虽不知潘师姐谢自己什么,但见其像是突然间少了些什么东西,整个人精气神明显更上一层楼后,倒也知道总归不是坏事。

没有追问,她很快顺着师姐的疑惑解答起来:“当年在漓山派时发生了些意外,突然遇到了极其罕见的空间乱流不说,还被空间乱流带去了一个叫蓝羽小世界的地方。”

两人边吃边聊,一个说一个听,偶尔还夹杂着潘师姐的追问与惊呼感叹,那气氛竟是与凡间茶楼中说书现场差不了太多。

除了那些不能说道的关于自己或者关于别人的秘密,张依依算得上是从头到尾把她这近二十年在外头的经历简单明了却不失绘声绘色地说了一通。

便是后来被青铜钥匙带入战英台秘境,再从战英台秘境与小伙伴们组团生生杀出一条血路夺取回归资格牌才重新有了机会顺利回到师门也没有隐瞒。

甚至最后,她还主动告诫潘师姐那个鬼地方最好别进。

潘悦欣没想到短短一二十年间,张依依竟然过得如此丰富精彩、危机重重,简直处处都是绝地求生,压根都没几天安生日子。

也难怪依依能够成长得如此之快,毕竟这样的重压之下,非生既死,想要活下去就不得不一次又一次的逼着自己突破极限,为了活着而不断拼搏。

“依依,你这些年可真是过得太不容易了。我突然都觉得自己在宗门几十年都白活了。”

潘悦欣啧啧感慨着:“现在咱们云宗仙不少人都羡慕你羡慕得不得了,说你短短不到二十年便直接从筑期修炼至金丹大圆满都是因为拜了个最好的师父,得到了整个云仙宗最好的修炼资源等等。其实……”

说到这,她顿了顿,摇了摇头满不赞同地说道:“其实这些人分明就是只看到了贼吃肉,没见到贼挨打。”

“师姐……咱能换个比方吗?”

张依依有些哭笑不得,自己这怎么就跟贼挨到一起了呢。

“啊?哦哦,对,这比方是不太对哈。”

潘悦欣瞬间反应过来,顿时笑道:“咱们依依怎么是贼人能比,什么都不比了,反正师姐替你高兴,如今你也算得上是半步元婴,这战力依我看不说同境无敌,那至少也是数一数二吧?”

提到张依依的厉害,潘悦欣仿佛比说夸自己还开心,那种真正的为朋友骄傲与自豪的心理,没有参杂一丝一毫的虚假。

潘悦欣如今也成功晋级了金丹,不过才将将金丹初期。

她的修行速度自然比不得张依依,也与宗门内那些资质最好的天灵根弟子无法相提,但以她的资质来说却算是极其超常的飞升。

是以云师兄才会强行盯着她闭关多费些时间巩固境界,免得影响到将来的修行晋级。

而她对于曾经修为还不如她的小师妹,眨眼间就把她远远甩在身后,将来还会越甩越远的事实完全不曾在意,更没有过半点妒忌与不舒服。

她知道自己的情况,所以与别人相比还不如不断超越自己,踏踏实实将属于自己的这条道走顺走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