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一章 杀人偿命、打脸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张依依满意不满意暂且不论,西门独林这番话下来却是让穆二与西门南山这两个即将面临受罚的没法满意。

穆二在家主面无表情打量他时,便已估计到自己将会是什么样的下场。

被推出去顶下所有罪名、成为抵消他人怒火的炮灰牺牲品,但即使明知如此,他也没想到家主会这么狠直接便毫不犹豫地将他交给张依依随意处理、生死勿论。

这一瞬间的心寒,可比家主直接取了他的性命更加令他难堪。

他这个忠心耿耿的家奴没想到到头来,奴才当真就只是个奴才,哪怕努力修成了元婴,却还是完全不值得家主为他说上一个字。

但身为西门家的家奴,穆二知道自己根本没有说不的权利力,哪怕心中再失望再不甘。

反倒是一旁的西门南山,哪里受得了如此苛刻的处置,当下便变了色,再没了先前的不以为然。

“不行,祖父你不能这样,孙儿愿意道歉,愿意给他们补偿,但孙儿不能去那苦寒之地百年,那会耽误孙儿将来的修炼,况且祖父您一退再退,我们西门家……”

西门南山并不在意穆二的生死,可自己如此矜贵之躯,怎么能够为了这么点事便发配至西门家最最苦寒之地,还长达百年之久?

都是那个该死的张依依,为了一个小小的破少城主便想把他往死路上逼!

云仙宗又如何,都这般欺负到西门家里头来了,祖父怎么就任由这个该死的女人为所欲为?

祖父难道就不知道,过度的退让只会让人更加小瞧了他们西门世家吗?

西门南山有着太多的理由想要劝祖父改变主意,毕竟他心中清楚只要祖父下定决心保他,便是云仙宗又能如何,难不成凭着一个张依依,还想弄得两家开战不成?

但可惜的是,他这些话没来得及说出口便被西门独林及时发现并且当众强势制止。

“你给我闭嘴!”

西门独林大吼着直接便甩了一个巴掌,生生将西门南山的脸都打歪了。

一巴掌下去,西门南山整个人都懵拜,果然没敢再说那些未曾说出口的话。

只不过,看着祖父那张怒意气腾腾的脸,他却是如同瞬间开了窍似的,可怜兮兮地开始打着亲情牌,打着忏悔的旗子,一声又一声地说着他知错了,乞求着祖父收回成全,从轻发落,求着祖父给他改过自新的机会。

西门独林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虽然看上去很是气愤,时不时地严厉而不耐烦地训斥责骂,但到底还是让西门南山把这痛哭流涕、幡然悔悟的戏码演了下去。

见状,原本不打算反抗的穆二似乎也被什么给刺激到,揪准着机会跟着开口恳求家主给他一个改过的机会,那真心实意忏悔的架式不比西门南山差半分,甚至诚恳与可信度远高于演技浮夸的西门南山。

一时间,这里还真是乱成一团。

张依依如同看笑话似的看着眼前一切,嗤笑着西门独林那点自认为隐藏得好,其实却再明显不过的小心思。

以退为进吗?

她可不吃这一套,更何况她也压根不觉得这样的处罚结果已然足够令她满意。

既然都还不满意,交代都交代不过去,那么西门独林那贼老头怎么还好意思想从她这儿再讨价还价回去?

“他不需要补偿。”

突然间,张依依的声音打断了几人间真真假假的闹剧,一字一字说道:“我的朋友现在下落不明、生死不知,再多的补偿于他也无半点意义,所以任何的补偿他都不需要。”

瞬间,整个厅内安静了下来,静得让人极其的不适。

“张仙子……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西门独林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终是有些绷不住那张老脸,脸色颇是难堪的沉了下来。

不要补偿?这竟是对他之前明明已经那么狠的处置还不满意?

西门独林心底怒意几乎有些快要压制不住,想他堂堂第一世家家主,都已经主动如此放低姿态,甚至于不惜拿自己的亲孙子开刀,没想到张依依还如此不识抬举、不知满足!

难道真以为他怕了她一个区区晚辈不成?

眼见西门独林像是要翻脸,张依依也不惧,依然淡定无比地说道:“杀人偿命,欠债还钱,这是天经地义之事。穆二任我处置,同理,西门南山也理当如此。”

凭什么以为推出一个打手走狗就能背走所有黑锅?

凭什么以为她会放过西门南山这个真正的主使,只要小惩便可就此揭过?

西门家主当她是抹不开脸面的菜鸟,给点小甜头就能晕忽不成?

今日她既然敢亲自过来找麻烦,就没打算给任何人留所谓的脸面,毕竟谁让这些人自个不要脸。

“张仙子,做人不要太过得寸进尺,老夫自认为刚才的处置方案已经是诚意十足,未曾有任何偏护自家人,张仙子需知什么叫做适可而止,毕竟我西门家并非怕事更非懦弱之辈!”

西门独林头一回正式出声警告,身为家主的威严摆在这儿,哪里容许一个晚辈不断挑衅践踏。

更何况,如果他真的在这个基础上还要一退再退,那么被践踏的就不仅仅只是他个人的颜面,而是整个西门世家的脸!

但很快,他这所谓的威严与脸便被人给直接打了个啪啪响,连多余的一会儿都没有维持住。

“我这不争气的师侄若真是个得寸进尺的人,今日就不会跑来这里跟西门家主讨要什么公道,而是直接让人给西门家主送还令孙尸身了。”

一直没吱声的乔楚终于开了口,那腔调仿佛是在说着个什么闲事似的:“我看西门家主才应该真正做到心平气和、适可而止。”

呵,真当他是块背景板不成,竟敢当着他的面威胁他家的小孩,你西门独林的脸可没有那么大。

“……”

西门独林被乔楚怼得半口气堵在胸腔内不上不下,一张老脸憋得通红,险些吐血,那滋味可真是复杂得难以形容。

“乔真尊误会了,西门只是觉得冤家宜解不宜结。我西门家已经表现出了足够的诚意,希望张仙子能够给老夫一点面子,给西门家一点面子,多少留老夫那不成器的孙子一命,好叫他有个改过的机会。毕竟张仙子的朋友如今也只是下落不明,并不见得一定就已遇难。”

不得以,西门独林只能再次低头继续当孙子,忍气吐声地亲自开口替西门南山讨饶,仿佛刚才那硬气威胁之人并非是他似的。

他现在的底线早就已经一退再退,但再如何到底是自己最受宠爱的亲孙子,若真为了这么件小事便丢了性命,当真令他无法接受。。

“是不是误会西门家主心中有数,总之你若真有足够的诚意,便少来些虚的,我师侄满意与否,可不是西门家主自认为不错就行。”

乔楚同样不吃西门独林这一套,扭头便朝着小姑娘说道:“依依,师叔给你做主,你想如何处置这两人尽管照你的意思去办。若是西门家主当不了这个家做不了这个主,那么师叔今日便受累点再去帮你找西他们家真正能够做得了主的人!便是师叔没足够的能耐本事请不动,这不是还有你师父吗?”

这话一出,西门独林算是彻底歇了心思敢怒不言。

乔楚摆明了要无条件对他那师侄一护到底,如此嚣张狂妄的态度,丝毫未曾将整个西门世家放在眼中。

更何况,乔楚连姜恒真圣都搬了出来,便说明根本就不怕把事情继续闹大。

若再被这人不依不饶的小事化大过去,只怕真得分分钟得上升到宗门与世家对立之上。

这是西门独林最不愿意看到的,也不敢去碰触的,毕竟他不是乔楚,更不是姜恒,不可能为了一个弟子而不管不顾整个家族利益。

“乔真尊说笑了,这点事,我西门独林还是做得了主的。”

哪怕都已气了个半死,西门独林也只能生生忍下,甚至于一改之前那一点带着试探般的强势,强笑改口:“既然张仙子对西门之前的处理还有不同意见,那么咱们自然可以继续商量。”

“多谢师叔!多谢西门家主。”

张依依看得是神轻气爽,在心中给自家护短十足的师叔狂点着赞。

至于西门独林那见风使舵真小人的态度,她一点都不意外。

她也不耽误功夫,目光扫过一旁面色如灰、愤怒狰狞的西门南山与穆二,似笑非笑地说道:“既然西门家主希望我给你们一个改过的机会,那么家主的面子我张依依身为晚辈自然得给。”

她故意将西门独林为西门南山一人求情说成了是替西门南山与穆二两人,为的可不是真给他们什么机会。

她只是觉得光明正大的挖坑也不错,到时不论发生什么样的结果,都可以堂而皇之地堵住西门独林以及整个西门家的嘴,也省得让人误以为他们云仙宗仗势欺人。

果然,听到这话,西门家几乎所有人都神色微变,瞬间带上了几分期待之色,只当终究要峰回路转。

不过,他们提着的心还没来得及稍微舒缓,却听张依依立马又道:“我不需要什么任意处置,也不需要西门家做任何赔偿,更不必西门南山罚去苦寒之地百年之久。因为我将给你们一个机会,与你们分别公平一战。而这一战后,不论谁生谁死,咱们之间所有的恩怨通通一笔勾消,绝无二话!”

什么样的处理都是虚的,这种事情直接来个生死战便足够。

是死是活各凭本事谁都没什么好说的,修真界解决恩怨向来如此,她才是真正给足了西门家主及整个西门世家的面子,任何人都没法说她半个不字。

只不过,这个面子你们要不要得起,这份颜面你们保不保得住可就不关她的事了。

好比西门南山自已说的,弱肉强食亘古如此,怪不得别人。

“这不公平!”

瞬间,西门南山头一个便出声反对:“你都已经是金丹大圆满了,我如今才是金丹中期,这样一战何来公平一说!”

不怪他骨头软不敢应战,毕竟形势比人弱,修为比人低,照那可恶女人的要求还是生死战,这岂不是摆明了是想换着法子要他去死?

“不公平吗?当年你们朝我朋友动手时可没想过人家的修为比穆二低得多,还不照样觉得弱肉强食理所当然?”

张依依反嘲道:“更何况真正占便宜的可是你们,毕竟我一人打两场,而你那仆从穆二还是元婴大能,我都不觉得不公平,你还怕什么?”

呵呵,又是典型的双标,欺软怕硬的怂货,不要脸倒是天下第一!

“……”

西门南山这一次还真没听出张依依太过的讽刺意味来,最先想到的竟是这提议也许还真不是那么糟糕。

毕竟穆二可是元婴初期,张依依就算再厉害,但等她先与元婴一战消耗掉绝大多数的实力后,自己再与之对上,胜算的确将十分明显。

难道,这真是那名女修想通了,到底是给了西门世家几分面子才做出的退让?

一旁的西门独林可没有西门南山这么乐观好骗。

云仙宗内一峰的弟子,他就从没听说过有战力寻常之辈。

既然张依依胆敢夸下如此之口以一挑二,那么当然是有着足够的信心可以凭本事收拾得了穆二与南山。

毕竟不借着这个由头让南山主找死的话,云仙宗就做得再过,最终也得给他孙儿留下一口气。

他下意识地想要出声阻止,但无奈却还是晚了一步被自以为得了便宜的蠢货孙儿抢先应了下来。

“好!就如你所言公平一战,以战解恩怨!”

西门南山生怕张依依改主意,当即说道:“但为了公平起见,对战之时双方须得将修为压制于同一境界,且不得使用超出本境界力量的符篆、阵法等外物。当然,灵兽不受限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