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六章 小魔域、未来魔主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乔楚与魔主分身之间的对峙才将将开始,而另一边张依依被莫名带入小魔域后却是直接被眼前所见弄得震惊无比。

无数的魔物彼此之间在不断厮杀、吞噬,整个世界如同一处巨大的修罗场,所有的魔物皆毫无理智可言,不是在杀戮壮大之中,便是在挑选下一个目标继续的路上。

她虽然不知道这里到底是哪儿,但可以肯定的是,这里并非陇北四荒的人魔战场。

哪怕四处与四荒战场上一样,到处都是数不胜数的魔物,而魔气更是浓郁得几尽化形的程度。

而事实上,小魔域内的环境整体与真正的魔域相差无几。

只不过整个小魔域内基调全都是阴暗为主,没有所谓的白日黑夜之分,亦没有人族甚至于高等魔族社会所形成的所谓最为简单粗暴的次序与规矩。

这里更像是一个混沌初开之地,更为准确的来说是混沌初开的魔地,野蛮原始到一目了然。

但不论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总之她一个活生生的人族突然来到这样的地方,无异于水入油锅、羊入虎穴,以至于根本来不及多想,便几乎是下意识地做足了战斗准备。

虚无剑受召而出,本命剑在手,整个人蓄势待发了好一会儿后,张依依这才后知后觉的发现情况貌似格外诡异。

想象中没完没了的战斗并没有在她与这些魔物之间发生,因为那些凶残的魔物一个个全都还如之前一般各忙各的,压根就没有半个魔物有空搭理于她,甚至于看上她一眼都没有。

敌人都不踩她,这还让她原本打算好的以死相搏如何开得了头?

“啧,这是几个意思?”

她盯着那些还彼此之间厮杀得火热的魔物们,为了证实自己心中的一些并不那么靠谱的疑惑,当下刻意扯着嗓子说道:“有没有得空的,要不要跟我过上几招?”

话一出,她的这点小声音却压根没有引起任何魔物的注意,甚至于连半点的涟漪都没有掀起。

“没有人,哦不,没有魔族听得见我说话吗?”

这一次,她故意以灵力将声音传出,莫说周围这些魔物,正常来说,只要不聋,便是再远之处的魔物也当听得到。

但事实却是,她这一通喊话响了半天后,却依然没有得到半点回应,所有的魔物甚至连半点反应都没有,完全没有听到一般。

“啧啧,这可真是当我不存在吗?”

应证了心中某些猜测后,张依依心大,倒是对于这种未知的担忧明显释然淡定了下来。

本以为自己这样的人族少到这种比魔窟还要更像魔窟的地方,那完全就是羊入虎穴,立马便会被成千上万,哦不,是成万上亿都不止的魔物盯上,恨不得将她生吞生下去或者撕成碎片。

但不可思议地是,落入魔窟中的她却仿佛自带屏蔽功能一般,愣是在无数的魔物中来回穿梭,哪怕主动与他们喊话,却一点都没有引起任何魔物的注意,就好像她压根不存在似的。

“咦,莫不是我是进了什么幻境?”

张依依边四处观察着周围情况,边下意识地嘀咕。

如果不是幻境的话,她一活生生的人修怎么会这么被魔物们集体无视掉?

总不至于这些魔物都瞎了眼,堵了鼻,没有灵智也就算了,总不至于六官都全封闭了吧。

可事实证明,这还真不是幻境,因为很快她一拳过去,一大片的魔物就此结终。

但即便如此,还是没有任何魔物察觉她的存在。

没受到攻击,便意味着自己暂时还是安全……

但张依依也没有再贸然出手,反倒是愈发的小心谨慎起来,毕竟谁又知道这样的平静会不会是更大危险或是阴谋的前奏。

她尝试着放出神识窥探四周情形,惊喜的发现自己的神识在这里并不会受到任何的影响,一下子,方圆近万米之内的情形都在她的感知之中。

这一点,完全不同于陇北四荒战场上,那里因为魔族占领后魔气的笼罩的影响,所有人族修士的神识都大大受到压制,神识扩散感应范围至少被砍掉了十之八九。

而这里,明明魔气浓郁程度比着如今的四荒战场不知要增强了几十甚至百倍,可偏偏她的神识却一点都不受影响,这种感觉当真愈发的令她觉得诡异古怪。

要知道,她的神识强度本就非一般修士所能比拟,金丹大圆满之后神识的强度广度更是连绝大多数元婴都比不上。

而这处地方,似乎完全没有对她有任何的压制,更有意思的是,她好似对这里浓得都快化为实形的魔气没有半点不适,就好像身处灵力之地与身处真正的魔气之地对她来说本就没有差别一样。

心中的疑惑越来越多,张依依按捺住那种诡异与古怪感,神识散开至极限,快速飞行于这处陌生之地,查看着这里的种种。

她想要尽快弄清自己到底身处何方的,想要知道为何自己会突然来到这个地方,更想要尽快寻到离开回去的办法。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张依依不知在这个地方飞行了多久,也许是十天,也许是半个月,也许过了更久。

对于修士来说并不难以判断的时间在这里头却偏偏变得模糊起来,倒不是说张依依发生了什么意外,而仅仅是这么久以来的所见所闻已然令她下意识地忘记了时间的存在。

浓郁的魔气之下不断有魔物滋生而出,而滋生出的魔物间相互吞噬,不断壮大,从最为强大的普通魔物进化成中阶魔族、高阶魔族、魔将、以至魔王。

但这里的魔物明显是不对劲的,它们晋级如同一个又一个的轮回,不仅快得无法形容不说,而且这里头她所有看到的魔族哪怕等级再高却也无法称之为真正的魔!

因为这里根本就没有化形劫,再厉害再强大的魔族也无法化形成为魔修,哪怕到了魔王这样的程度,哪怕实力再强悍却连最基本的清醒思维都没有。

甚至于除了杀戮与吞噬,除了本能的生存吞并、扩张或者死亡,这里所有的魔物无论等级高低,无论实力强弱,通通都没有真正的开智!

没有开智,不能化形,那么再厉害也只是魔物,而无法称之为魔,更与魔修扯不上半点的联系。

在张依依看来,这里所有的魔物连魔族都谈不上,恐怕用魔兽来形容才更为准确贴切。

这么多天以来,张依依就像是一个局外人一样看着这一切,从最开始的谨慎好奇,到最后的麻木,笼统算起来最多也不过并不多个把月的功夫。

没错,一个新诞生出来的魔物,从生成到一步步吞噬同类开始壮大,若是顺利无阻的晋级下去,在这里仅仅只需要差不多一个月的时间便能够直接从最低等的新成魔物强大升级至魔王。

当然,这里所谓的魔王只不过徒有空壳,连真正的灵智都没有只有所谓晋级等级的魔王,与那些真正有了智慧、真正意义上渡过了化形劫,成为了魔修的魔王当然完全不同,实力亦相差太远。

所以,张依依估计着,这也正是这里连空壳子魔主都无法生成的原因所在。

一个多月下来,张依依没有停下一刻的脚步,而她的神识亦终于碰触到了这处地方某一方向的尽头,亦将这里面的情形大概摸了个七七,八八。

然而,更不可思议的是,在这一个多月里,她依然从未被任何的魔物攻击过,她可以自由穿行于这里的任何地方,不受魔气的任何影响,就像个局外人一般随意的察看着这里面的一切。

她大概猜到自己可能到了一个什么样的地方,一个类似于魔域,便却又明显并不是那个真正魔域的地方。

至于她为何会被突然带至这里,来到这里后为何能一直安危无事完全不受外界半点影响,到底是什么人或者说是什么样的力量才能造成如此局面?

这一切只是偶然或者说纯粹是巧合,还是有着某种特定的原由与目的?

张依依解决了不少的疑问,但却不可避免的又生成了更多的疑惑,更为主要的是这么久下来,她完全找不到离开这里的出路,亦想不出半点回去的办法。

她终于停下了自己的脚步,就那般随意地挑了个地方坐下来放松休息,想要看看换一种方式,会不会将发生什么不同。

甚至于她还从随身空间内取出了舒服的椅案,摆出了顶级的灵茶灵果等等,吃吃喝喝着,好不悠闲自在。

而不远处那些新一轮的魔物之间的彼此厮杀争斗则成了她打发时间的戏码,想起当初潘师姐送她的那些零嘴中似乎还有些类似于瓜子一样的灵果,素手一扬,果然还真摸出了一把嗑了起来。

大半天后,张依依沉得住气,但有人却沉不住气了。

“怎么还吃上喝上了?你就一点都不担心自己找不到出路,会死在这里头?”

片刻间,一头长得有些类似于狼,却比一般之狼的体形大了四五倍的纯黑色魔狼出现在离张依依不远的半空之中。

而随着那魔狼的出现,张依依周转至少千里之内的那些魔物则统统消失不尽,转眼见便只剩下了阴沉暗黑、了无生机的荒旷天地。

“咦,这是清场了?”

张依依看到那头魔狼的出现,不但没有半点的害怕,反倒是终于松了口气似的说道:“可算来了个带脑子的了,而且还能口吐人言,不错不错。”

何止是带脑子的呀,这头黑色魔狼给张依依的感觉可不比之前那不要脸魔主分身差,甚至于要更加深不可测。

而且若是张依依没有猜测的话,这头魔狼很有可能将是这个地方唯一一个具有真正智慧的高级魔修,哪怕他现在并不是以人形现身,而是本身魔体。

见到张依依这般反应,魔狼顿时沉默了起来,因为浑身上下黑得太纯粹,以至于儿狼头之上的细微表情根本没法分辨,喜怒之类的更是无从说起。

“你似乎一点都不意外见到我?”

片刻后,魔狼这才再次开口,语气倒也随和:“你可知这是什么地方?”

“第一个问题,我的确一点都不意外于你的出现。第二个问题,我想你应该会主动告诉你。”

张依依平静地看着前方半空中那实力远比现在的她强大的魔狼,难得积极主动地解释道:“这一个多月下来,在这个地方我总共就只察觉到了两种气息。一是那些千千万万永远在不断吞噬晋级却毫无思维智力的魔物,另一种便应该是你了。”

不仅如此,张依依还发现了一个最大的问题,那便是那些只需一个月便能够火速催熟生成的高阶魔王,最终到了魔王后便会莫名其妙主动的消散掉,所有的能量都将重归于这个地方,而后循环至始又将不断地生成数不清的各种低阶魔物。

若是将这样的过程视做一个个的轮回的话,那么她相信这绝对是一个极为良性的轮回循环,因为哪怕短时间内她并没发现有什么改变,可是这个地方的天地却明显却是能够在这样不断的轮回之中得到好处。

至于到底是什么样的好处,张依依也说不清,但就是莫名的笃定,没有理由,就好像本该如此。

“所以,你这是特意在等着我的出现?”

魔狼的语气倒也一直很是平淡,哪怕对上张依依种种不按常理出牌的行径,亦无半丝急燥,整体上来这脾气还真不像是魔。

而且,他似乎也一点都不奇怪张依依为何能够察觉到他的气息,以及可以将那些各种各样不断厮杀吞噬的魔物全都归结统一成同一种气息。

“对呀,等你出来替我解惑呀。”

张依依微微一笑,看向那魔狼的目光变得愈发从容,完全不担心那魔狼会突然对她出手。

见状,魔狼竟然也跟着笑了,一排洁白的狼牙在黑得反光的狼头中顿时显得格外诡异:“这里是小魔域,欢迎来到属于你的小魔域,我未来的魔主!”

“小魔域?未来的魔主?”

张依依当下腹诽,这魔狼怕不是傻了吧,种族都分不清了吗?

她是人,不是魔,什么小魔域,什么未来的魔主,这跟她扯得上什么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