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章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看到无终还好好的活着而且就在眼前,众人自然欢喜不已。

至于另外两名至令还昏迷未醒的元婴师兄,他们与张依依一样暂时也没有其他更好的办法,能保住性命等到将来离开天狱再想办法已经很好。

无终与小师妹的这几个好友同伴都是头一回见面,不过对几人倒也算是有所耳闻,毕竟都是年轻一辈中最为出类拔萃的佼佼者,又与小师妹关系是极好。

内一峰的人向来不仅护短,还爱屋及乌,是以无终对于袁瑛、陈凡、洛启衡与张桐桐的态度自然十分之好,更别说哪怕没这一层关系,人家都是冒着大危险亲入天狱救援他们的。

“无需客气,既然你们跟依依一起唤我一声师兄,那便都不是外人,真论起来我还得多谢你们不畏艰险特意前来搭救。”

无终向来性子活跃,为人处事最是妥当,真论起来也算是内一峰中最会应酬之人。

他要是诚心想要叫人亲近、喜欢,那基本上有心攻略的目标都没得跑。

短短几句话间,无终便顺利的与小师妹的这些个朋友打成了一片,难得连洛启衡这样惜字如金、沉默寡言者,亦都配合给面的开了金口,完全没有格格不入的旁观感。

张依依在一旁看着二师兄长袖善舞的风姿,突然间觉得光是修个仙简直有些委屈了她家二师兄的才华与天赋。

修真联盟总盟主什么的怎么能让东方掌门去当呢,明明她家二师兄才是最为合适的人选才对,这些人也太瞎了眼,竟然没人慧眼识英才呀!

感慨之际,无终师兄已然将他们一行入天狱搜集齐五枚碎片的一些重要过程以及发生的种种,但凡能说的都毫不保留地与陈凡几人说道了一遍。

这一些之前在化骨湖底结界之中,张依依已经都听二师兄说过了,而且明显更加具体得多,但再听一遍却是又听出了不同的色彩与味道。

信念、大义、悲壮与坚持等等,种种必要的因素都被无终师兄结合得十分之好,打动人心的同时又不免替他们的付出觉得唏嘘不已。

张依依突然又觉得自家师兄有着比说书人还更具优势的真诚与朴实感,相较而言于化骨湖底时单独面对她这小师妹,倒是少了几分偶然包袱。

可这样看似表里稍微有些不太一样的二师兄却更是让她觉得无比的生动鲜活,毕竟不管他嘴里如何说,其实再怎么也的确抵不过这一路千难万难的艰辛血泪与付出的代价。

只不过,那些真正沉重的东西都下意识地被无终师兄默默带过,独自封于心底罢了。

“行啦,既然现在外头也已经知道了咱们现在的大概的处境,不论是冲着这五枚碎片,还是凭我们那师叔的性子,总之就算是将整个修真联盟都给搅个天翻地覆,哪怕付出再大的代价也定然会找出办法将我们引渡出去。”

见应该说的都说得差不多了,无终最后又道:“咱们现在要做的便是一个等字,切不可过于心急。至于黄述州,他的话切莫轻信,更别随意跟他做任何的尝试,当然也莫要打草惊蛇,一切小心行事随机应变。”

再有差不多一个月,他便基本能够恢复如初,而在此之前他并没有办法能够帮得上忙。

又交代了几句后,无终也没继续留在这里,主动让张依依再次将他送回到先前所呆的宝物之中藏了起来。

直到无终再次进入随身空间不见之后,几人回过神来这才后知后沉地发现张依依身上竟然有类似于洞府空间一般可以收入大活人那样的宝物。

啧啧,这手笔可就真是令人羡慕妒忌了。

若不是好友的话,怕是他们都要忍不住试试看能不能夺宝了。

“呃,那不是洞府空间,只是一样可以能够临时装少数几个人的宝物而已。”

张依依看着小伙伴们的眼神,这会儿总算是有了机会主动解释道:“是进天狱前我乔师叔给我的,说是以防万一有用得着的时候。看,这不就用上了!”

虽然都是极熟关系极好的小伙伴,但此时此刻张依依还是面不改色地编了个善意的谎言,将宝物的来源直接推到了乔楚师叔的身上。

并非信不过信得过的问题,只不过到底还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不然的话这么令人眼热的宝物出处解释不解释总归都觉得不太好。

果然,这话一出,连最是好奇的袁瑛都直接消了好奇之心,只是啧啧感慨了一声别人家的师叔果然粗大气粗又设想周全。

若是没带这么个可以装人的宝物进来的话,找到伤得那么重的目标之后,他们还真是没如此方便轻松。

“依依,你觉得乔真尊大概需要多久才能够再次联络咱们?”

片刻后,陈凡的关注早就从那些无关紧要之处重新移回到最紧要之处:“若是这个时候太久的话,黄述州怕是不可能就这般由着咱们什么都不做,所以为了能够在天狱之中安稳些度日,咱们还是得有其他的应对准备才行。”

“不知道。”

张依依如实说道:“要找到办法将我们带出天狱哪那么容易,兴许三五个月,兴许三五年,或者三五十年甚至上百年都有可能。”

所以,陈凡考虑的极对,等却不能坐以待毙的傻等:“不知陈大哥打算如何?”

“我打算这么做!”

陈凡果然是早有主意,听到张依依的反问,当下便将自己的一些想法一一与小伙伴们道了出来。

一行五人整整又商讨了大半时辰,最后安安心心的各回各屋,各忙各活去了。

转眼间,便过去了六天。

而这六天之间,黄述州竟真的一次都没有出面打扰过张依依等人。

当然,与此相关的便是,他所控制的那些恶灵也好,还是天狱之中结交的其他人也罢,皆没有寻到半点关于张依依他们要找之人的有用线索与消息。

又过了了四天,黄述州倒是露了一面,却仅仅只是将暂时没什么有用线索一事简单告知了一声。

再之后丝毫不曾提合作一事,完全一幅当真放开来由着张依依他们随便想干吗就干吗,决不强行干涉的模样。

倒是陈凡,后来单独去找了一次黄述州。

也不知道具体跟黄述州说了些什么,接下来的日子里,他开始时不时的便会跟着黄述州离开洞府,渐渐的变得忙碌起来。

……

“你小子这是图什么?”

黄述州看着断断续续跟了自己近个把月,都快把整个天狱跑了个遍的陈凡,很是直接地问道:“你这般做,就不怕你那几个朋友对你心生猜忌?”

“前辈多心了,晚辈既不是信不过前辈,晚辈的同伴亦不会猜忌于我,只不过就是觉得这样的寻找太过渺茫,晚辈又在您的洞府之中呆不住,所以干脆跟着前辈跑个脚,做点力所能及之事,也能觉得心中踏实些。”

陈凡笑得毫不在意,只不过这样的笑容落到黄述州眼里反倒显得有些虚假。

“是吗?你也觉得找人一事很是渺茫?”

黄述州无比敏锐地抓住了陈凡话中的不经意而出的重点,似笑非笑道:“可惜你们这一队中,做主的却是内一峰的那个女娃娃的,以她的性子怕是真得活要见人,死必见尸,说到底那里头最重要的人可是她的师兄,不是旁的什么无关紧要之人。”

“……依依这样也没错,毕竟她有她的都考量。”

陈凡的面色微微有些不太自在,转而很快消失:“虽然像我这样的散修并不太能体会大宗门的那种荣耀与归属感,但依依到底是我的朋友,桐桐更是将成为我未来的道侣,不论如何我都得尽全力地支持她们姐妹才行。”

“哈哈,你呀,没想到竟还是个情种,是个有情有义的,没丢我们散修的骨气。”

黄述州见状,不动声色地劝说道:“不过你到底还是太年轻了一些,真正的情义到底是什么怕是还没有领悟到。等你再活个几百年甚至几千年后,便会发现,你能真正的护住你的爱人、朋友,这才是实打实的情义,实打实的为她们好。”

说着,他拍了拍陈凡的肩膀,笑道:“走吧小子,看在咱们同为散修又难得如此投缘的份上,老夫先带你去个特殊的地方看看,等你看完后,自然就能明白到底要做什么才是在真正帮你的爱人、朋友,才能让你,让他们都能通通踏实安心!”

“这……还是算了吧,今日我也出来得够久了,回去太迟的话桐桐他们怕是会担心的。”

陈凡自是听懂了黄述州话中的暗示,明显有些犹豫不已。

“放心,不会耽误你太久,能够让我们一起离开天狱的大阵,你就真不想提前瞧瞧?”

黄述州索性没再收着藏着,直接挑明道:“你当老夫不知你们除了想继续找人以外,同样对老夫的合作根本就不是那么信任?今日老夫便提前让你开开眼,明明白白的看清我说的到底是真是假,免得你们一个个总将老夫当成坏人死死防得跟什么似的。”

等这最先开始在天狱之中呆得有些沉不住气的小子亲眼见识过他费了数千年自创并完善的逃离大阵后,黄述州相信根本不用自己亲自多费太多口舌,自然而然便会有人代替他游说那几个兔崽子与他好生团结合作。

天黑后,一脸喜气的陈凡跟着同样笑容满面的黄述州回到了洞府。

回来之后两人倒是没有再多做交流,很快便各自己回了自己的院子,关上了院门。

而陈凡这边,刚一进入小院后整个人的面色顿时完全沉了下来,哪里还有先前半丝的喜色。

“你回来了?”

张桐桐从自己住的屋子走了出来,头一回见到陈凡面色如此凝重,自然知道肯定是出了大事:“进屋再说,大师姐也在我这。”

陈凡微一点头,三两步便跟着张桐桐一起进了屋。

“依依跟洛兄呢?把他们一起叫过来,我有重要的事要说。”

他此时当真有些后怕,幸好这近一个来月有意无意的在黄述州身上刻意费了不少功夫,不然的话,等到他们发现异常时,根本什么都来不及了。

“下午的时候,依依说要去一趟化骨湖,洛师兄不放心她一个人去,便陪依依一声去了,到现在两人都还没有回来。”

袁瑛当下便解释了张依依与洛启衡此时的下落。

“怎么突然又去化骨湖?是有什么事吗?”

陈凡一听,顿时颇是不解。

这一个多月来,他们为了迷惑黄述州,几人时不时的自然也会亲自结伴去天狱各个地方亲自查找无终师兄几人的下落。

而化骨湖本就是依依为无终师兄他们设定的最后消失之处,所以平素自然也是去过那里重新查找的。

只是,貌似前天依依才到过化骨湖,这才隔了一天,若无特别之事的话,想来是不会这么快做戏又去的。

“我也不清楚,依依走的时候说是突然想到了什么要亲自去验证点一下,具体情况等她回来后再说。”

这次是张桐桐解答:“依依实力不弱,又有洛师兄一起,想来不会有什么大问题,迟些自然会回来的。倒是你,这是出了什么事?”

“今日我总算亲眼看到了黄述州所说的大阵!”

陈凡见状,自然也没非得等张依依与洛启衡回来后再说,当下神色凝重地说道:“黄述州以为我绝不可能看懂他那大阵的秘密,但可惜的是,我还真的基本上都看明白了!所谓的压阵者,其实不过是阵心人的养料,一旦成阵,黄述州的确有七成以上的可能逃出天狱,但我们不仅无法离开,反倒全都将魂飞魄散、永不超生!”

“浑账!那个老畜牲果然不是东西!”

袁瑛一听,当下气得直拍着桌案,恨不得现在就出去将黄述州给宰了。

“早就猜到他是另有企图,只是没想到竟如此狠毒。”

张桐桐面色冷冽:“既如此,却也无妨,反正我们本就没打算配合于他,傻呼呼地成为什么辅阵者替其血祭供养。”

“没那么简单,现在根本就不是我们愿意不愿意的问题,而是他已经将那处大阵勾连了洞府,从我们从踏入他洞府开始,便已经成为了大阵的一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