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五章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张依依早就知道黄述州不是什么好人,那么费心费力的拉着他们合作肯定也不是所谓的互惠互利。

当初二师兄便推测他或许的确靠谱的方法可以离开助其离开天狱,但成功后他们这些辅阵者却未必能够如他所言一般同样顺利离开。

如今看来,还真是一点都没有料错这人的品性,没想到那压根就不仅仅只是什么开启通道的大阵,同样更是献祭大阵,而他们几人则是黄述州千挑万选的最佳祭品。

身为祭品,他们的下场不仅仅只是死亡,更是灭魂碎魄,永远的消失于天地之间再无轮回。

更有甚者,黄述州压根就没有给他们留下任何的退路,大阵勾联此处洞府,而他们几人亦从踏入这处洞府开始便没有了任何退出余的。

如陈凡所言,如今只要黄绪州愿意的话,他们几人不论分别身处何方,但凡只要在开狱之中,那么大阵一旦被开启时,他们都将强行被送到阵中对应的位置,根本避无可避。

打一开始,他们几人便成为了人家就完美的猎物与目标。

且很明显,黄述州这样的算计早就不止一回两回了,而他们几人倒成了对方熟能生巧、不断改善后信心满满的最后一击。

“依你判断,黄述州大概还要多久便将开启大阵?”

洛启衡率先开口,倒是一改以往的沉默寡言。

到底是生死关头,连他这“懒人”亦不能再懒下去。

“这个不好说,不过这些日子我跟着他在外对转了不少趟,多少也摸清了一些他的心思。”

陈凡想了想道:“他当是希望我们能够完全主动配合于他,希望我能够主动出面说服你们尽快心甘情愿的合作。是以,不到最后不得以的情况下,我想他都不会在我们没点头同意开始前动手。”

“所以,黄述州才会一直强调我们这五名辅阵者需彼此信任,需要我们配合默契方能完全发挥大阵的威力?”

一旁的张桐桐皱着眉头,接过话道:“如此看来这一点不似做假,不然的话那是不是只要我们不按他的要求主动配合,便是开启了大阵也没法成功?”

“可问题是,对他而言仅仅只是成功与不成功,这么多年以来他肯定不知试过多少回了,既然他都能安然而退便说明他自己有的是退路。可我们不同,哪怕大阵不成,但一旦开启,成与不成只怕我们都将没命。”

陈凡说得极为现实:“桐桐,我们不比他,在这一点上,我们赌不起。”

张桐桐自然也知道陈凡说的在理,张了张嘴却是又不知道再说点什么。

她也知道这不是怕不怕的问题,而是事关所有人的性命,容不得一丁点的失误。

也正因为如此,所以依依与洛启衡回来之前,他们已经商讨了那么久,却还是完全没有什么有效的对策。

得知前因后果,屋子里所有人更是陷入沉默,似是在用心思索着对策,又似是根本不知从何提起。

张依依对于阵法当真没什么研究,那些普通的还能以蛮力破之,而如今像黄绪州这种布下了千年之久的阴毒大阵完全是没有半点头绪。

同样她也清楚,若非有陈凡这么一号在阵法上造诣非凡之人,怕是他们几人到死都不知道是如何死的。

“依依,你师叔还没有再联系你吗?”

好一会儿后,陈凡朝着张依依询问,总算再次打破了这一室的安静。

“没有。”张依依摇了摇头。

自从一个多月前师叔好不容易联络上她,说了那么两句话之后,便再无音信。

但这样其实再正常不过,毕竟就要想将他们几人从天狱中捞出去,本就不是那么容易之事。

若真这般简单,黄述州也不至于费了几千年都还一直跟针一般牢牢钉在里头。

陈凡等人听后果然也并没多少失望之色,毕竟转念一想这么重要之事若真联络上了,依依本也会主动告之他们。

“无终师兄现在情况如何?”

陈凡再次开口,他们这些人中,自然要数无终修为与阅历见识最长,相较而言,也许会有更好的解决之道。

“五天前我倒是见过二师兄一回,不过现在他怕是到了治伤最关键之际,已然封闭了五识,除非他自己主动醒来,暂时我也没办法将其唤醒。”

张依依自然也明白陈凡的意思,但是往往运气就是这么不巧。

“……”

陈凡见状,微微默了默,而后目光略过众人:“现在的情况你们也都清楚了,想要走出这个困境,事到如今我们只有两个选择,要么杀了黄述州,要么直接破了那处大阵。”

“这两个选择怕是都太难了。”

袁瑛叹了口气,说了一句大实话:“要真能两选一就可以解决的话,咱们也用不着在这里讨论这么久都没个真正有用的解决之道了。”

不是她爱泼冷水,实在是眼下仿佛进入到了一个无法进退的死局之中。

想杀黄述州太难,哪怕再加上依依那二师兄,他们合起来顶多也就是战个平手。

更何况人家还有大阵压在那儿,直接撕破脸后,哪里只是简单的与他们打架,弄不好知道自己暴露了便直接强行开启大阵了。

而破阵的话,那可就更是难上加难,甚至于可以说是毫无头绪。

陈凡是他们几人中阵法最厉害的,可他也仅仅只是看得个明白,却并没有什么真正破阵的办法,甚至于连从何处下手都不知道。

如此这般,还怎么弄?

“再难也得想办法解决,总不能真的就此坐以待毙等死吧。”

张依依拍了拍袁瑛的肩膀,也不知道到底是在给大师姐打气呢还是在给她自己打气,亦或者是给在场所有的小伙伴们打气:“其实还有第三条路呀,只要我们能够提前离开这里,黄述州还有他那破大阵还能奈咱们何?”

“依依,不是我要说丧气话,实在是你提的这第三条路貌似比前面两条还要难吧?”

袁瑛听到这话顿时有些哭笑不得,不过心情倒是莫名好了不少:“不过,要是咱们真有逆天的运气的话,指不定你家师叔下一刻就直接把我们几个给弄出去了,那可真就什么都不必担心了。”

“没错呀,说不定咱们的运气就是那么逆天般的好呢。”

张依依挑了挑眉,再次拍了拍大师姐的肩膀道:“你看看咱们几个哪一个像是短命的,所以呀,打起点精神来吧,肯定会有办法的。”

几句话明明看似没啥营养的话却是莫名的让屋子里的气氛都显得不再那般凝重,包括袁瑛在内的所有人有意无意间倒还真把顶在他们头上的那把利剑没有再看得那般沉重压抑。

“依依,你现在能不能联络到你师叔?”

陈凡脑子再闪飞快转了起来,似是下定了什么决心,在向张依依求证着他们离开天狱被外面的人营救出去的机率。

“不行,除非师叔主动联络我,否则的话我是真没办法联络到外面。”

张依依摇了摇头:“估计现在他们在外面都在那想办法,这事没那么快,师叔一早也提醒了我得费些功夫。”

所以正因为如此,他们才必须得自救呀,光指望外面的人营救,到底还是没什么保障,比方现在这样,若是不能拖住时间,先度过这一难关,那么等到师叔他们想到办法救他们出去时,黄花菜都冰得透透的了。

“那么,你身上那件宝物除了无终师兄他们以外,还能再容得下几人?”

陈凡再次追问,心中多少已经有了几丝盘算。

不论他自己最后如何,但不论如何他一定得保住桐桐的性命。

“你是想到了什么办法吗?反正再装下我们屋子里这几人都是没什么问题的。”

张依依并不知道陈凡想做什么,却还是如实地说道:“连我自己都能进去隐藏起来,只是大阵一旦开启,我们便是呆在那里面怕也会被强行拽出。”

这种时候,空间也不是万能的呀,不然她老早就吱声了。

“……”

陈凡微微叹了口气,明显也是有些失望,但与此同时,整个人的神情却反倒是更加的坚定而果断起来:“既然如此,那咱们现在便只能强行破阵了!”

听到这话,所有人的目光不约而同地看向陈凡。

“怎么破?”

“你这是有头绪了?”

张依依与张桐桐异口同声,倒是立马明白陈凡应该是有了什么破阵的思路。

比起袁瑛与洛启衡,她们两人对陈凡突然说出这话抱以很大的信心,完全不怀疑强行破阵的可行性。

张桐桐是因为爱而无条件的信任,张依依则完全是下意识地相信身为小说原男主,陈凡身上所带有的主角光茫。

“你们都过来,听我说!”

陈凡朝着几人招了招手,示意大伙都靠拢一些,而后小小声地将他仔细推敲过后的打算一五一实的道了出来。

“不行!我不同意!”

在得到陈凡的计划后,张桐桐却是第一个出声反对,而且面色十分不好看:“这样太冒险了,我不能……”

她的话还没说完,陈凡却是拉着她的手安抚道:“你得相信我,而且我们现在除此之外,根本没有别的办法可以试上一试。”

“你也说了这也仅仅只是试上一试,而这样的胜算连两成的把握都没有。”

张桐桐瞬间红了眼睛,不是她自私,可要是就这般眼睁睁地看着陈凡一人去送死,她根本做不到。

“桐桐……”

陈凡看着心爱的女人这般模样,自然也极不好受,可事到如今除了这个办法还能够试一试以外,他们当真再无选择。

“再想别的办法,我就不信我们这么多人还真就想不出其他办法。”

张桐桐的态度却是无比强硬,根本不听陈凡的解释。

“可是我……”

陈凡还想再劝,但这一回却是被张依依给打断了。

“我也不同意,风险太大,没理由让陈大哥一人去冒险送命。”

张依依很是直白地站了堂姐的队,否定了陈凡悄悄去毁人家阵眼简单粗暴的法子。

这样的举动实在太过明显,一下子便将引起黄述州的注意,哪怕他们全力拖住黄述州也没用,成功率实在是太低。

“我也不同意,这简单是让你直接去送死。”

袁瑛连连摇头:“算了算了,说句不好听的,要是你送死能有七成以上的把握让我们解除麻烦的话,那我还支持你试上一试,可现在明显两成的机会都没有,那还去什么去。”

“另想办法吧。”

最后,连洛启衡都直接表示不同意。

四比一之下,陈凡自然只能放弃他独自一人毁阵心的打算。

“陈大哥,你肯定还有其他破阵的方法,对不对?”

忽然间,张依依似有所感,语气无比笃定道:“说吧,既然你能识破大阵的真面目,就不可能完全找不到破阵的办法。”

“……”

陈凡没想到张依依如此敏锐,刚刚他也仅仅保是在心中嘀咕了一下,倒是瞬间让其捕捉到了他情绪上的那点细不可察的变化。

“的确还有一个办法,但是要比我独自一人去毁阵心还要冒险,而且是我们五人一起冒险。”

到了这个时候,他也没办法再隐瞒什么,苦笑一声道:“不过成功率倒是要比之前的办法高,大概有差不多五成左右,可一旦失败,我们五人却都将彻底完蛋,谁都没法幸免。”

“五成,不错呀,足够干一大的票了!”

袁瑛当下笑道:“这本来就不是你一个人的事,大家自是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咱们五个一起进来的,自然得一起齐齐整整的同进同退才对吗。”

“大师姐说得没错,有五成把握的不干,你偏挑两成不到的做什么,想一个人当英雄也得看看我们乐不乐意。”

张依依同样没有意见,直接点头通过。

“我也赞同大家一起。”

洛启衡应声。

“行了,都同意第二个办法,你还愣着做什么,具体怎么办赶紧交代!”

张桐桐毫不犹豫地揪了陈凡胳膊一把。

哼,谁要你一个人充什么好汉,当他们一个个都是吃素的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