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七章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被黄述州当众嘲讽,而且嘲讽的对象还不仅仅是张依依一人,五人小队干脆全都只装做没听见,没有再搭理。

迷雾林离得不算太远,以他们的速度倒是很快便到了林子外围。

停落下来后,黄述州指了指前面被白雾若隐若现包裹住的小树林道:“就是这里了,再往前一旦进了雾中便出不来了。”

那些白雾看似正常并没什么危险的,而且最多也就是在小树林中,不会再往林子外扩散丝毫,仿佛林内林外隔绝着一道天然的中界线,丝毫不会出现差池。

几人神识顶多只能渗进林中六七米处,便是张依依也不过十来米,再远就直接崩溃得一败涂地。

而就他们能够观察到的林中的这么点距离,根本看不到什么特别的东西,表面上也就与普通林子没啥差别,除了点树木杂草野花之类的,其他活物一个都见不着。

不过,神识虽然无法渗透林子里面,但从外面看来,整个迷雾林占地倒并不算太大,就这么一片小小的林子,也不知道里面到底有着什么样神秘而可怕的力量,竟能叫所有活生生进去的人或生物,通通再也没有出来的机会。

“前辈当真确定我二师兄他们就在里面?”

张依依没有再多想其他,迷雾林里的秘密根本不是她现在所要研究的。

他们现在要做的只是配合着黄述州演好这场戏,同时也为他们凑齐最后一样破阵材料留下更多充足的时间。

她极其急迫的求证心理并没有让黄述州真生什么气,不过明显也没有给她好脸色。

黄述州话都懒得答,而是立马用实际行动来证明。

他大手一挥,原本什么都没有的手中便多了一盏样式古朴的油灯。

此时灯芯处并未点燃,但很快一切就变了。

也不知道黄述州往灯苡上添加了点什么粉末,而后小心翼翼地吹了一下,下一瞬灯便亮了。

再之后,黄述州又朝着那燃烧的灯芯不知念叨了几句什么咒话,随后,原本昏黄的灯光越来越明,越来越亮。

亮到最后化为一束强银白色强光直接冲着迷雾林深处射去。

白光的面积一点一点地在林中扩散开来,很是明显的像是在搜索着什么,并不盲目乱找,反倒是像有着某种无形的牵引一般,方向感十分之强。

这个过程虽并不快,好在持灯的黄述州看上去倒是并不太过费力,只是这种仪式感以及消耗灵力等等都相当真实,怎么看都不像是做假。

张依依在边上默默在看着这一切,心道这人为了骗他们相信二师兄几人已死,骗他们心甘情愿主动配合他的大阵之计,倒也算是尽心尽力、不择手段。

这样的人,甭管他当初是什么原因被人给关进天狱来的,是不是无辜都无所谓,总之如今与他们几人的梁子真真正正的结下了,是以将来黄述州还是一辈子永远留在这天狱之中比较好。

差不多一柱香之后,不断往林中深处扩散的灯光终于停了下来,似是触到了什么终极目标。

与此同时,黄述州腾出一只手朝着林中再次一挥,转眼间神奇的一幕顿时出现在众人眼前。

只见灯光之下,林中的白雾如同电影幕布一般凝结起来,而下一刻,有影像投之于上,渐渐从模糊到清晰。

“找到了!你们自己看吧!”

黄述州用没什么感情的声音提醒着张依依几人自己仔细看清,看看他所说的到底是真是假,看看他们要找的几人是不是真的已经死在了这迷雾林之中。

“二师兄?”

张依依看到那雾气所化的幕布上投影出来的竟然真是自家二师兄无终,另外还有那两个她见过的元婴师兄一并横躺在地上,早就气息全无,陡然间面色都变了。

若非她无比清楚的确定无终师兄三人就在自己的随身空间之内,只怕此时都要怀疑之前的那些是不是自己的错觉。

“这,真的是他们吗?”

袁瑛也是神色大变,强行压制着自己心中的不敢置信,下意识地朝着张依依求证。

看这几人的样子,的的确确没错,也正因为如此,所以袁瑛才会这般惊讶万分。

毕竟,照理说来,黄述州之前应该是并没见过依依的二师兄以及另外两名重伤昏迷的元婴师兄才对,便是他们几人,也是后来才知道无终师兄弟长什么样,一共活着的到底是哪几人。

“依依,你跟洛师兄才见过他们,这样看着能够确定吗?”

张桐桐见状,不动声色地提醒小伙伴们稳住神莫要掉链子。

再像真的也只是像,千万别让黄述州察觉出他们的异常来。

而这会儿她自然也意识到了黄述州当真神通了得,明明是一个骗局竟也能弄得如此之真,差点让他们都以为无终几人是不是真的出了事情。

张依依重重地呼了口气,神情明显无比的挣扎,但最终却还是不得不开口道:“是他们三人,至少看着的确是他们。可是……”

她的语气颇是哽咽,像是不敢置信,更是不愿相信:“可是怎么会这样,那结界消失之后怎么就正好将他们带到这片迷雾林了呢?我得进去看看,说不定他们还有救,说不定只是……”

“去什么去,你脑子里装的都是水吗?”

黄述州虽然骂着人,但却还是继续操控着那灯:“你自己看看,他们这样子怎么可能还活着?别再自欺欺人了,人各有命,你那师兄若是知道你为了救他而搭上自己的命,肯定也不会高兴的!”

“可前辈不是说进入这林子的人都会消失不见吗?为什么他们却还好好的在林子里面?”

张依依红着眼眶,似是将满腔的愤怒与不甘一般发迁怒到了黄述州的身上:“前辈说的话到底有几句真几句假?那是我师兄,嫡亲的师兄,我特意为了救他前来,要是他就这样死在这里面,甚至于我连尸都没法替他收的话,你让我还有什么脸面独自回宗,让我如何与师尊他们交代?”

“依依,别这样,这也不是黄前辈的错。”

陈凡见状,连忙上前拉住明显过于失态的张依依,好声劝慰道:“而且黄前辈之前也只是说进入林子的活物都是有进无出,这所谓的出不来不仅是消失同样也包括不幸遇难的。再说,无终师兄他们进这林子前便已经……”

“你闭嘴,不要你在这里装什么好人,死的又不是你的师兄,你自然不会难过!”

张依依一把将陈凡推开,一下子便将发泄的目标对准了陈凡,那模样当真是蛮不讲理。

“依依够了,看看你现在什么样子,你说这样的话也不怕寒了我们的心?”

张桐桐当下也不乐意了,直接出声站到了陈凡这边:“无终师兄他们遇难也不是我们愿意的,现在人已经出事了,难道你还非得把这责任推到我们身上,你心里才能舒服些吗?”

“你也别说了,依依心情不好很正常,都相互理解一下,别吵别闹,心平气和一点。”

袁瑛见状,到底还是关系与张依依更好一些,偏向也更为明显一些:“依依肯定也不是故意的,咱们现在都冷静一点好不好,都是好朋友,可千万别再伤了和气。”

“对不起,我不是有意要那么说的,是我不对,不该乱发脾气胡乱迁怒你们。”

张依依自然不可能真跟个失心疯一般的蠢货般不断闹,那样的话不但太假而且明显脑残。

她将尺度把握得极好,短暂的失态后倒是很快恢复了理智,甚至于还颇不好意地又主动朝着黄述州道了歉,眼中还带着几分较为明显的失落与后悔。

“算了,老夫也懒得跟你一个小辈计较,真要计较的话,就你这种狗脾气还能活到现在?”

黄述州一挥手,哼哼之后表示大度的原谅了张依依刚才的失礼与不敬:“老夫也知道那里头有你最为亲近的人,可再如何做人都得往前看,活着的人总不能一直钻那牛角尖。”

“前辈,您有没有办法能够帮我们把师兄他们的遗体带出来,再怎么样我总不能眼睁睁地看着我师兄就这般连收尸都没有替他收。”

张依依自知理亏,也没有以往对着黄述州的强势,几乎有些可怜巴巴地看着黄述州请求着。

“不能,老夫真没那样的本事,眼前这样已经是老夫的极限了。”

黄述州却是毫不犹豫地拒绝掉了:“况且,以老夫推测,他们的尸骸只怕在这林子里面也保存了不太久。”

“前辈这话是什么意思?”

袁瑛插话询问道。

“字面意思,难道你们就没发现,这林子里不论是活物还是死物,除了树木里花草以外,几乎再也看不到别的什么?”

这话正说着,还被黄述州维持的那道雾气投影上,无终三人的尸骸竟是突然间开怒慢慢消失起来。

“快看,要不见了!”

陈凡最先发现那边的异常,连忙提醒示意几个同伙看去。

而短短不过五六息的功夫,无终几人的尸骸果然就这般凭空消失不见,放眼望去就好像从来没有存在过一般,只剩下了满目静得可怜的林木花草。

“看吧,这可不是老夫搞的鬼,你就算不想要命进去收尸也没得收了!”

黄述州见状,叹了口气似是消耗极大,索性直接将手中灯给灭掉收了起来。

一时间,张依依死死盯着迷雾林深处的方向,哪怕雾气投幕已然不见,哪怕什么都看不到,却是半天都没有反应。

“这……”

袁瑛想要安慰,却不知说什么才好,一时间不由得看了看其他几个小伙伴,求助似的用眼神询问。

“算了,让她一个人呆会吧。”

一直没有出过声的洛启衡终是开口道:“其他的事,等她想明白了再说。”

这话一出,陈凡几个自然没有意见。

反倒是黄述州似有不同意见,但到底还是忍了下来没有说什么。

好一会儿后,黄述州等得有些不耐烦了,直接朝着陈凡说道:“你们要等就在这里等她吧,老夫当帮你拉的也全都帮了,早就已经仁至义尽,以后你们想如何便如何,随你们。”

说完,他转身便打算离开,还真是一幅不愿强求,任你们作天作地后果自负的模样。

“等等!”

忽然间,张依依那儿总算是有了动静,回过头来叫住了黄述州道:“黄前辈,十天后我们与您一起合作离开这里,还请前辈大人不计小人过,原谅这些日子我等的不敬与冒犯之处,依依感激不尽!”

“哟,这是总算想通透了,舍得离开这个地方了?”

黄述州自是停了下来,看着此时明显已然冷静清醒过来的张依依道:“这才对吗,我等修士岂能跟个凡夫俗子一般受困于生生死死这样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中堪不破走不出呢,以你的心性完全可以走得更长更远,着实不必自误。”

“多谢前辈提点,晚辈之前不识好歹,多多少少对前辈有所误会,前辈却还能不计前嫌点醒晚辈,着实是晚辈的运气。”

张依依的态度愈发恭敬,也无比的诚恳。

“既然想明白了,那为何还要再等十天?”

黄述州倒是极为满意此刻张依依的态度,看看,他所料的果然不假,人都是现实而自私的。

就像眼前的女子,哪怕真有几分对于同门遇难的伤心,但更多的还是救援任务失败后担心回去后被责难居多。

甚至于刚才的那一通蛮不讲理只怕三分真七分假,为的不过是让她身边那几个同伴看到她已尽了全力的无奈与无辜,既不会落人话柄,甚至还能搏几分同情多几个将来替她说好话的人罢了。

“实不相瞒,之所以还需再等十天,是因为晚辈有一秘法能替师兄超度亡灵,但因为需要的东西还差了几样,所以这几天我打算在天狱中找齐,再替师兄超度一番。”

依依语带不忍却坚定无比:“修士轮回不易,这也是我现在能为师兄唯一做的事,也算是求个心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