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二章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一切,都进行得十分顺利,于黄述州如此,于张依依几人亦是如此。

得了那超度秘法后,黄述州颇是可惜的咂咂嘴,到底是大阵进行之中,他也不好再多做其他动作,只能白白糟蹋了这几个小辈身上那么多的好东西。

幸好跟离开天狱比起来,这样的损失都算不得什么,而不久之后他更是能够马上飞升,界时到了上界,下界再好的宝物也算不什么,甚至于上不得台面。

是以,想到这些,黄述州自我安慰一番后,那种心疼感倒是很快都没掉。

又是一柱香后,眼见时机成熟,他再一道指令下去,示意张依依五人将灵力来不断输出连成一气,使得这五股力量完美的融合为一聚集起来。

果然,在黄述州的指令之下,张依依几人一点犹豫都没有,无比默契配合的开始一并蓄力。

他欣喜不已地看着五道力气无比顺利团结的凝成一股线,而后慢慢增长,果然不惭是他挑中的最完美的五人组合,这样的默契度是从前他尝试过那么多回都从所未有的。

凝结至一起的力量化成光球越来越大,聚于阵心上方,眼看着离他所需要的能量差距越缩越小。

可就在这时,袁瑛那边似乎渐渐开始有些灵力不支,显然这仅仅只是一个开始,很快其他几人亦出现了类似的状况。

“再快点,再快点,再大点!”

黄述州眼睛死死瞪着头顶上方已然大得出奇的光球,心中不免开始悬了起来。

这才是第二步,这些小辈可千万别让他失望,千万别过早的掉链子才行呀!

好在,他心中不断的祈求终于起了成效,下一刻,光球总算吸掉能量瞬间变成血红之色。

黄述州目露狂喜,当下朝着头顶上方的光球打出一道法术将自己与那光球连接起来,同时嘴里不断咒诵着什么。

法术与不知名的咒语很快起效,巨大而血红的光球开始快速旋转,一条光柱从黄述州头顶冲出,经过光球后再直入云霄。

光柱越来越大,颜色亦是越来越亮,而此时此刻张依依几人身上被强行剥夺而出的自然不再是所谓的灵力,慢慢开始变成精血等,最终将会是神魂!

“真正的献祭开始了,父神请收下孩儿为您精心准备的最鲜美可口的祭品,满足孩子儿离开天狱的小小心愿吧!”

黄述州忽然朝着半空大喊起来,面止扭曲,神色古怪,似疯似狂又似清醒无比。

但不可否认的是,此时黄述州眼中畏敬与膜拜完全做不得假,甚至于还满满都是如痴如醉的渴盼与祈求。

等到这些祭品完完全全被父神收下,天狱的牢门自然便会向他打开。

黄述州一眨不眨地盯着直冲上云霄的光柱,忽然间惊雷响起,阵心上方的整个天空顿时形成一道黑色的漩涡,他要离开这里的那道门果然隐隐出现。

“哈哈哈哈,孩儿多谢父神怜惜,多谢父神,多谢父神!”

看着黑色天空中渐渐开始变得清晰起来,即将完完全全出现的那扇由父神恩赐的大门,黄述州整个人兴奋得无法形容。

若非大阵还在继续,他无法离开阵心的随意动弹的话,真恨不得手舞足蹈放肆狂乐。

快了,快了,马上那张门就要彻底显现了,马上那张门就将被他打开,马上他便能够通过那道父神所赐之门真正离开这方牢狱!

黄述州不断地在心中重复着,但突然间,他脸上的笑容却是瞬间僵住,整个人由狂喜之状变为担忧、恐惧而不可置信。

因为,本来天空中那扇本来都即将正式清晰成形的门却是瞬间开始变得模糊起来,转眼便彻底不见。

“怎么可能,门去哪里了,父神恩赐的大门怎么不见了!”

黄述州愤怒的大吼,可门依然还是消失不见了,同时阵心上方的光球竟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急剧变小。

“你们这些小畜牲到底在做什么?”

黄述州反应过来后,立马发现问题出在了哪里,原本此时本当处于半沉迷半清醒状态的张依依几人,哪里还有丝毫先前的模样。

只不过,他的发现终究还是太慢,没等他来得反应,身上顿时一阵巨痛,仿佛血内都将要被撕裂成碎片。

“啊!”

黄述州忍不住惨叫起来,更可怕的是他清楚的感觉到自己体内有什么东西正在快速的被剥离摧毁。

到了这会功夫,他若是还猜不到自己竟然被几个小畜牲给反设计了的话,那可真是傻到底了。

“想破这献祭大阵?做梦!”

咬着牙,黄述州如野兽般咆哮:“老夫饶不了你们!”

“不好,他要逼出破阵引子!”

陈凡一眼便看出了黄述州的打算。

好不容易才下到黄述州身上的引子,正是他们切断自身与大阵联系的关键所在。

他们现在要做的的确是全力摧毁那道引子,但引子却必须是在黄述州体内被摧毁才行,却不能被黄述州逼出体外自行毁掉。

而他们现在离摧毁那道引子明确还需要不少的时间。

见状,陈凡当下飞身而出,直扑阵心黄述州头顶,一拳朝其打了去,全力强行阻止黄述州将引子逼出。

“兔崽子,就凭你也想螳臂当车?”

黄述州哪里还顾得上疼,冷笑着加大逼出引子的力度。

两人之间的实力相差太大,陈凡当下便被逼出了一口精血,险些被直接弹飞出去。

“定!”

大把高阶束灵符一股脑的被陈凡拍到了黄述州身上,与此同时洛启衡已然飞身而来,两人几乎算是无痕般的交换了位置。

之前的演练到底没有白费,各种各样的可能早早就被他们预计到,是以此时此刻这样的状况当然也没有出乎所料,如何应对也再明显不过。

黄述州体内被下的引子不仅是最后破阵的关键,更是此时连通五人之力反施给黄述州摧毁引子的中介。

他们最早所献出的那滴精血如今成了反噬大阵的导火索,顺着五人合力而成的灵力团早就侵入到黄述州体内的引子上。

而如今,他们所需要的是引爆各那滴精血,偏偏黄述州强大的反抗之力拖长了他们摧毁引子的时间。

洛启衡之后,袁瑛、张桐桐以及张依依皆轮换了一遍,但黄述州体内的引子依然没有被他们摧毁,甚至于眼看着即将被黄述州逼出体内。

一旦引子被黄述州逼出,那么他们的破阵便等于白费,就算黄述州此时没有那样的力气再重新立刻将他们献祭一遍,但除非直接逃出天狱,否则等那这老东西重来时,他们依然逃不过被献祭的命运。

几人再次又毫无间隙轮流着强阻了一回,但收效依然极微,反倒是引子渐渐开始突破黄述州的身体。

在实力差距面前,他们不得不承认之前的准备做得再充足,演练配合得再熟练默契,似乎到了关键时候却还是完全没用。

黄述州的实力还是被他们所低估了,谁都没想到这处大阵之中竟然不会压抑境界,他们几人已然尽了全力,可现实却冷冰冰的打破了他们曾经的希望。

所谓的几成把握根本没一点用,再这样下去,他们只有死路一条。

张依依心下一横,索性准备强行直取黄述州性命。

只要黄述州死,这大阵同样直接失效,虽然她能杀死黄述州的机会微乎其微,可现在这样的情形下却是根本顾不上那么多。

谁知,陈凡却是一把将她给强行甩了开来,而后直接倒挂黄述州头顶上头,一掌狠狠拍向了黄述州的天灵盖。

那一掌下去,陈凡的身体以肉身可见的速度开始消瘦下来,一股强悍的破坏力直接从黄述州的天灵盖进入其体内横冲直撞,总算是一把将差点露头的引子又给强行扯了回去。

“不要!”

张桐桐大惊,当下想上前阻止陈凡。

她知道陈凡这是在做什么,以燃烧精血、寿命甚至元神为代价的方式妄图以命换取摧毁黄述州体内的引子,为他们几人争取一线逃离的生机。

“拉住她!都不许过来!”

陈凡当下呵止:“不要胡闹,不这样的话我们都得死!”

“哈哈,就这么点本事也想以命跟老夫搏?去死吧!”

黄述州突然间挣脱了所有定灵符,整个人自然不再被束于阵心无法动弹,当下一把将陈凡给拽了下来,与此同进一道灵波似炸弹般朝着四周凶猛地冲开,瞬间便将张依依等全部撞飞。

陈凡狠狠被踩在地上,此时整个人已然快苍老得只剩皮包骨,仅剩的那点骨头被摔断了大半,一声声断骨的声音听起来令人不寒而栗。

“老夫要让你们这些敢骗老夫的小畜牲一个个生不如死!”

黄述州再次抬起脚狠狠朝碰上陈凡身体踏去,瞬间整个胸腔都直接塌陷了下去,而陈凡亦只剩下了最后的那丝游离之气。

“不!”

张桐桐不要命地爬起来朝着黄述州攻去,试图去救自己的爱人。

但她的攻击对于此时完全处于盛怒且实力几乎保持着真正巅峰之状的黄述州来说,简直如蚂蚁撼树。

黄述州甚至看都没看张桐桐一眼,一个挥手打出一道真气,便直接将张桐桐扇倒在地,半天都年爬不起来。

若非这会儿黄述州要折磨的对象还是陈凡的话,张桐桐现在也不可能仅是半天爬不起来而已。

陈凡看挣扎着起身,黄述州也不急着一下子把人给弄死,而是再次赤红着双眼狞笑着抬起了他的腿,想就这般一脚一脚不断地踏下去,生生将人给踏成肉泥。

当然,以陈凡现在老得只剩下皮包骨来说,肉泥这个词根本用不上,被称之为骨泥还差不多。

洛启衡、张依依以及袁瑛当然不可能就这般眼睁睁看着黄述州生生踏死陈凡,一个个当下使出各自绝招试图救人。

哪怕只能稍微拖延一点时间,他们也不希望什么都不做,就这般看着同伴去死。

“就凭你们,再修炼千年才勉强有资格跟老夫动手!”

黄述州被打断了继续朝陈凡的施暴,三两下轻松无比的便化解了张依依几人的全力攻击,当下对于这些不知天高地厚,自以为是的小辈更是嗤笑不已。

“这处大阵内,老夫的境界修为可不会被压制,你们今日输得不冤!”

又是一个挥袖,张依依几人同时被扇翻,随后重重摔落于地,一个个伤得不轻。

比起头一天进入天狱遇到黄述州时,现在黄述州的实力完全判若两人,果然这才是真正的大乘之力,完完全全不是他们几个元婴加起来便能够抵抗得了的。

黄述州甚至于连灵宠都懒得召唤出来,对于他而言,此时就这般陪着几个小畜牲玩都已经是浪费。

“你们这些不懂事的小畜牲,叫你们好好配合老夫非不听话,现在好了,本来老夫还打算看在你们懂事听话的份上,行行好留你们一缕神魂给你们一丝轮回之机,可你们自己偏偏要找死坏老夫的好事!”

黄述州气极,也没再急着动手,而是朝着一个个都伤得极重的小畜牲们狠狠骂道:“你们放心,老夫这次因为你们的拖累不能离开天狱,这个仇肯定不会那么轻易报完。老夫不会杀了你们,老夫会让你们一个个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让你们一直生不如死地呆在这处大阵之中,你们的魂魄将一天一天受着真火煎熬,百年千年日日不停,直到有一天,老夫再次找到新的比你们听话懂事得多的好人选,继续开启献祭大阵,离开这里为止!”

“哈哈,怎么样,老夫这办法挺不错吧,背叛老夫者、欺骗老夫者,一个个的下场没有最惨,只有更惨,而很不幸,你们几个立马就将……”

正说得激动之际,黄述州突然没了声,而原本倒在地上的陈凡却突然如同一张人皮般极限弹起死死缠在了黄述州身上,周身燃起蓝色的焰火,一下子便将黄述州都包裹在焰火之中。

黄述州满眼都是恐惧,一张脸似是见鬼了般生生僵在那里。

他整个人无法言语无法动弹,偏偏他的修为竟是不可思议地开始被什么东西吸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