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三章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事实证明,落难的大乘真圣还是不可小觑,因为你永远无法知道,他到底还有着多少旁人不知道的底牌。

眼看着袁瑛即将落于黄述州之手,无终再次召唤出了他的青铜鼎。

青铜鼎飞出,一把朝着就要将袁瑛生生撕成碎片的六七个黄述州撞了过去。

“砰”的一声响,围攻袁瑛的黄述州们可算是直接化为青烟消失无踪。

袁瑛总算抢回了自己一条小命,连气都不敢多喘一口,一把跃身爬起直朝着无终师兄那边跑去。

但她还没来得及多跑两步,本来化为青烟消失不见了的那些个黄述州却是再次一晃而现,不仅如此,这回直接翻了倍,一下子成了十二个。

“我的天,这是数蚯蚓的吗?”

袁瑛头皮都木了,大叫一声不敢停,更是拔腿便跑:“无终师兄救命呀!”

看着袁瑛身后一窜的黄述州再次紧追不舍,无终脸色也更加难看起来,偏偏这个时候青铜鼎似是受到了什么力量干扰,想要再次催动却无从得手,直接被强行逼回不得以收进储物袋中。

关键之时,张桐桐终于摆脱掉缠着她的黄述州。

她抛出一根凤尾凌,一把困住袁瑛将其从十四个黄述州的包围中强行扯了出来。

而洛启衡亦踹翻了故意缠着他的黄述州,抬手一记屠灵剑直接往那些黄述州们轰了去。

“只轰飞就行!”

无终赶紧着提醒了一句,脚下行云步强闯而出,亦终于飞身至袁瑛几人身边,所有人汇合到了一块。

当然,除了此时见不着人的张依依以外。

洛启衡那边,就算没有无终提醒,以他之力一下子想将十来个黄述州通通斩杀也根本不可能,剑气索性化杀为驱,一时间生生在他们几人与所有黄述州之间隔绝开一道剑河。

“啧啧,有两下,不过老夫这才刚刚开始热个身而已!”

十来个黄述州同时开口,却是一个个表情各异,看上去古里古怪的。

没等洛启衡竖起的剑河开始弱化,却见白光一闪,原本十七个黄述州再次主动分而化之多出一倍来,瞬间威压碾碎剑河,三十四个黄述州围成一个大圈,牢牢将他们几人包围在其中。

“这老家伙不会是蚯蚓成精吧?”

袁瑛脸都绿了,这样的分裂法的确太过可怕,要知道每一个分化而出的黄述州实力修为硬是没有半点不同之处,简直有悖常理。

更何况,看黄述州现在的状态,分明跟无终师兄所说的术法持续不了太久完全不同。

也不知道黄述州这到底是打哪里修来的旁门左道,愣是好像不需要消耗灵力维持一般。

即使这样的术法不是无止尽,可但凡只要能够持续的时间稍微久上一些,他们这些人一个个便只有等死的份。

“哼,就凭你们还想来杀老夫?老夫不死不灭之身,神佛都奈何不了!”

一众的黄述州全都瞪向袁瑛,竟敢将他与蚯蚓精放到一起,顿时看向袁瑛的杀意简直达到了顶峰。

袁瑛此刻跟同伴终于又重新呆到了一起,哪怕面对再多的黄述州却也觉得安全感十足,当下便嗤笑着怼回道:“还不死不灭之身,这牛可真是快吹破天了,也就是人家神佛忙得很没功夫跟你这么个不要脸的计较,不然还奈何不了你?一口气便直接让你灰飞烟灭!”

黄述州们哪里受得了这等辱骂,一时间也不再废话,除了留下十人继续围在那儿堵住袁瑛几人以防逃走,其他的再次直接动手杀了起来。

“拼了,老娘看你这破法术还能持续多久!”

袁瑛这人也是越压制骨头越硬,手中灵宝翻飞,配合着无终师兄与那些黄述州们战成一团。

有着无终师兄在,这次袁瑛总算不再像先前那般狼狈不堪,加之灵宠们的助阵,一进间便是打不过却也没吃太大的亏。

洛启衡则与张桐桐联手牵制了另一部分,一个凭着一把屠灵剑灵力消耗并不算大,一个手中宝物众多,时不时配合着拉洛启衡避开一把,以二对十来数,竟也生生给抗了下来。

几方一时间打得热闹,张依依此时自然不是真的在随身空间内纯粹休息。

她用最快的速度将自己的那些家底盘了一遍,终于找到了一盒子用得上的东西。

拜空间的再次小小升级所至,如今她与毛球一样也能够透地空间看到外头的情形,又好生观察了一番后,终于再次闪出了空间。

闪出空间的瞬间,张依依手中的盒子同时开启,细如牛毛的银针暴雨般散了出云,如同长了眼睛般全都主动避开了二师兄等人,直冲着在场所有黄述州而去。

盒子里的这些细如年的银针并不是什么至宝,但却绝对是此时此刻对付拥有着这么多化身黄述州的最好之物。

银针太多太密,众黄述州们哪怕再小心谨慎却也不可避免的有数针没入体内。

入体之际,张依依的神识亦跟着细分为几十股一并随着银针游走。

论到神识的强大,张依依兴许连自己此时都并没有太多的对比参照,但她对于神识的细化处理与使得却是比旁人都要精练得多,而这一招神识侵入亦是她出关前不久摸索出来的。

头一回真正用于战斗之中,张依依掌控之力相当巧妙,只是那么一息之间便立马发现了躲藏在这么多化身之中的黄述州本体到底在哪儿。

下一刻,盒中唯一的一枚三寸火魂钉如以不可思议地速度直接冲出,一下子便从钻进了那个真正的黄述州本体脑门之中。

火魂钉入体,黄述州识海剧荡,痛得大吼一声全力想将那枚火魂灯给强行逼出体外。

张依依神识一阵剧痛,当下便被黄述州直接将送入火魂钉的那抹神识给生生绞灭掉。

好在,这么一丁点的神识损失除了让她瞬间脸色苍白受了点小受外,并没有其他太大的反噬。

而火魂钉依然好好的钉在黄述州识海之中,并且开始急速转动占据前一点点破坏着黄述州的识海。

“砰、砰、砰、砰、砰……”

与此同时,黄述州的那道术法再也无法维持住,一道一道的化身随之消散不见,最终只剩下抱着头疼得不能自己的真身而已。

“小畜牲,胆敢暗算老夫,你们就等着与整个天狱为敌吧!”

忍着剧痛,黄述州试图逃跑。

但无终等人怎么可能放过如此大好之机,一下子便将黄述州反包围起来,断了他所有可能的退路。

“张阳,你还不没准备好吗?”

张依依再次散出神识密织为网,直接笼罩于黄述州头顶,与其识海中的作乱的火魂钉里应外合,准确无误地封锁着黄述州强行将火魂钉毁掉的方法。

“主人再坚持二十息!”

张阳的声音在虚空之中响起,而坚持着一道又道的电网密密麻麻交织而现,使得整个石林都被包于其中。

一息、二息、三息,电网越来越越明显,四息、五息、六息,电网转动起来形成阴阳八卦之象。

七息、八息、九息,八卦象开始急速旋转,如同黑洞般的虚影直直显于黄述州头顶。

“主人快撤掉神识!”

第十息,张阳赶紧通知自家主人。

只不过,张依依这会儿的神识却被黄述州生生拽住,甚至于想将她给拖过去。

见小师妹遇到麻烦,无终抬手便是一道灵力化力直接斩向黄述州与张依依之间,但灵力力明显威力稍欠了些,一时间竟是僵持在了那里,三方陷入僵局。

“你们几个快帮忙!”

无终再次发力,同时朝着其他几个示意。

洛启衡这回倒是第一个反应过来,二话不说直接也是一记灵力化力帮着无终补上。

坚持着袁瑛与张桐桐都立马帮忙,便是三足乌几只灵宠也在同一时间齐心协力一并拼尽灵力帮着斩断张依依与黄述州之间的强行牵扯。

终于,在第十六息时,张依依断掉了与黄述州之间的牵制,所有人都被一道巨大的灵力波动掀翻开来,气血不稳险些没乱了经脉。

张阳见状,一时间也顾不得主人那般伤得如何,抬手直接划破自己的手臂,让自己的鲜血不断地撒向那处黑洞。

吸食了张阳的鲜血,黑洞再次变幻起来,不仅牢牢将黄述州压制得无法动弹,而且在开始强行将黄述州的神识剥离出来。

“不要!”

黄述州惊恐大叫,但识海之中的火魂钉却已然彻底融化在他体内,强行阻断住他所有的反抗之争。

而头顶之上的阴阳八卦黑洞如同一只恶魔般不断地将他的神魂往外拉扯吞噬,令他根本没办法阻止。

他还是头一回见识到如此可怕的剥离神魂之法,那个被张依依称之为张阳的男修竟然有着这样可怕的手段。

不对,这完全不对,他怎么可能会沦落到现在这样的境界?

那个叫张阳的男修分明是太阳才对,是他不久前还能像召条狗似的随叫随到的派去一起追杀过张依依的天狱奴隶才对。

怎么一天不到的功夫,这个明明应该被他使唤,想怎么利用便怎么利用的东西竟然转而成了张依依他们的帮凶?

不仅仅是帮凶,他好像还听太阳叫张依依为“主人”?

黄述州怎么也想不通为何事情会变成这个样子,为何他竟然会栽在一个明明毫不起眼的小人手中?

难道这些人一早便勾结了起来?难道从头到尾他就成了他们算计之中的猎物?

他的神识在一点一点的被剥离,他的意识却是越来越清晰,不论中间到底出了什么事,又发生了些什么,但他现在完全可以肯定,这些人压根就没想过要直接杀死他,而是算好了想要活捉于他。

更为准确的来说,他们是想要收了他的神魂,而这般做所图自然更是可怕!

“你们这些小畜牲,老夫绝不会让你们如愿的!”

在最后的神识被彻底灵离吞噬进黑洞之中前,黄述州发出了毛骨悚然的尖叫。

再之外,他的肉身直直倒下,再也没有任何气息。

而天空中的黑洞总算渐渐变小直到不见,而那阴阳八卦象的电网图案也慢慢地模糊起来,最终化成一枚姆指般大小的舍利。

舍利徐徐飞向张阳手中,黄述州的神魂此时便正被封印于舍利之中。

“主人!”

张阳将那枚舍利恭敬地双手呈向张依依,这舍利里有他的血液存在,黄述州的神魂已然陷入沉睡之中,除非他或者他的主人,旁人谁都没有办法唤醒、放出黄述州的神魂。

张依依见状,也没有做那些假意客套,点了点头将那枚舍利给收了起来。

舍利带血却又流淌着淡淡佛光,与慈悲二字连不上半点的边。

张依依就算不知这枚舍利的来历,却也知道这东西绝不简单。、

看来她的神仆果然机缘气动都令人羡慕,果然不愧是他们古神一族的成员,便是神仆也毫不简单。

而事实上,不仅是张依依几个,连无终都没有看到过真正的佛门宝物。

在华仁大世界,佛修显然是一个断层般的存在,至少在他们现在所处的近万年间,根本已经没有再看到过真正佛修的身影。

而但凡与佛修有关的法器宝物等,也通通像是被淹没于时光之间,当年某一天一夜之中通通消失不见后,便再也没有谁见过那些带着佛修相关之物,更别说是舍利这样的至宝存在。

“让我看看,这就是佛修至宝舍利呀?”

袁瑛也没有直接伸手去拿,倒是颇有分寸的只是更近了些就着张依依那纤纤玉手看得更加仔细,并且感慨不已。

“没错,的确是舍利,而且这枚舍利明显出自于曾经的佛道高僧。”

无终点了点头,他在图册中看到过舍利这种东西的存在,没想到张阳身上竟然有一枚真正的佛宝舍利,并且关键之时帮着他们将黄述州的神魂给收了起来。

“主人,不好了,石林外来了很多人!”

突然间,张阳当下出声示警,而他的话音刚落,石林外的阵法便被人生生破去毁掉。